【磁石】不死

『白云千载空悠悠』



  樱井翔醒了。


  窗外海浪拍打在海堤上,一波又一波,风吹过低沉的天空,把云压的仿佛与地平线接壤,或许明天台风就要来了,心随着风一起,惶惶不安。


  樱井小心翼翼地避开身侧还在熟睡的二宫,从床上下来,一面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一面把工作证别在包上,今天是主任当值,如果不带工作证,一定会被狠狠数落一通。


  这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上的备注是“智”,樱井摁下接通键。“喂?翔,是我。”那头的声音似乎永远都像是没睡醒,听起来含糊不清。


  “嗯,有事吗?”樱井压低了声音,二宫翻了个身,并没有醒。


  “今天要刮台风啊,工作要不就请假吧。”


  “不行啊,今天有新的库品到,而且是主任当班。”


  “哦...昨天我钓了金枪鱼。”


  “金枪鱼?”樱井捡起领带,单手系上,却怎么都系不好,“那给我留一点,明天我去吃。”
  

  “好,”智又停顿了一下,“带nino一起来吧,做给你们。”


  “嗯,挂了。”


  挂掉电话后樱井拿起公文包,走到鱼缸前喂金鱼,二宫已经醒了,侧躺在床上玩手机,看见樱井打了个哈欠说:“今天有台风,记得带雨衣。”

  
  “带上了,”樱井放下鱼食,“明天去智哥家吧,他说钓了金枪鱼给我们做。”


  二宫点点头,抱着被子缩在床上,看起来只有小小的一团。樱井走到床边坐下,低头亲了亲二宫的嘴唇,二宫伸出手扯扯樱井的领带说:“早点回来。”


  “别老玩手机,按时吃午饭。”


  “知道了老妈子,”二宫推开樱井,“快走吧,今天不是你那个主任当班么?”


  樱井又刮了刮二宫的鼻子,起身拿起公文包走出门去,在关门的刹那,二宫从床上做起来对他挥了挥手,嘴边勾起一丝笑。


  那之后过了多久呢?距离与智相遇,还是距离与nino相遇?走出家门后樱井看着远远驶来的公交车想,然后不论经过怎样的日夜,清晨的公交车站,永远还是那么多人,通勤的电车,永远挤到爆炸。

 
  谢天谢地,赶上班车后樱井还有时间去便利店买份早饭,一边吃着一边打卡,右肩被人拍了一下,扭过头相叶朝他打招呼道:“早上好,翔桑!”


  “哦,相叶君,来的好早。”樱井拿下卡,向刚来不到一个星期便自来熟的同事问好。


  “诶可不是嘛,因为听说今天是主任当值,昨天被劝过说要早点来呢。”相叶耸耸肩又笑起来,他似乎总有能发笑的理由,但这一点樱井并不讨厌。


  物流公司的仓库管理员不是什么特殊的职业,只不过一年四个季度都会忙起来发疯罢了,尤其是在上司是一个近乎变态般苛刻的人的基础上,能把这份工作做上五年的大概只有樱井一人,因此他身边永远不缺来了又走的同事们。


  正走神着,仓库主任走了进来,大家立即赶在他扯着嗓门喊之前跑到岗位上,而樱井则拿起货单装模作样地看着,实则心里惦记起那天在商场里看到的棒球衫,nino应该会很适合黄色那款,他想。

 
  “喂,相叶,不要笨手笨脚的,小心东西!”


  啊,果然吼起来了,等台风走后把棒球衫买下来吧,樱井在货单上打了个“√”。那边可怜的相叶抱着箱子跌跌撞撞,差点撞在高大的货架上,主任又一通恼火。


  “樱井,你去教教相叶!”主任扭过头来对樱井喊道,隔着老远樱井就能看到他横飞的吐沫。


  樱井放下货单走过去时,相叶已经几乎要哭出来,憋嘴看向他,樱井接过相叶手里的箱子,把他扯到没人的地方说:“小心那个高的货架,上面一般是放大型货品的,万一倒了,砸下来会死人的。”


  “嗯。”相叶揉了揉鼻子,“谢谢。”


  “主任向来是这样,别理就行,你做的不错了。”樱井又劝了一句,相叶倒是立即喜笑颜开,他总是这样,似乎永远不会因为任何事郁闷或悲伤。

  
  午休的时候风已经刮起来了,离海岸还有一段距离,也能清楚地听见浪“哗啦啦”得扑打着沙滩,樱井打开便当盒,里面是没有配菜的蛋包饭。昨晚二宫做便当时,樱井从后面抱住他,亲了几下拖进屋里,于是今天的便当就成了这幅样子,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下午风愈发大了,破天荒的主任决定让大家早放,三两散了后樱井正要穿上雨衣,这时相叶走过来说:“樱井桑去哪里,带你一程啊?”


  “诶?不必了,我坐电车就好。”


  “别客气啦,今天刮台风,”相叶殷切地拉着樱井,“何况樱井桑今天帮了我呢,总要还个人情嘛。”


  似乎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于是樱井也不再推脱,报给相叶地址便坐上车,外面的风刮得很大,若是走着去坐电车,雨衣也可能没有用。相叶小心翼翼的开了一段,赶在天完全黑之前到了樱井家,惊呼:“原来樱井桑住的是单独的复式啊!”


  “家里人给的房子而已。”樱井解释道。


  “哦,那还真厉害啊!”


  虽然完全不知道相叶的惊叹点在哪里,樱井还是跟着聊了两句才道别,进了家门,二宫正坐在玄关前手里拿着条毛巾玩,看他跑进来,眼珠滴溜溜一转说:“谁送你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被送回来的?”


  “你身上没怎么湿,”二宫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樱井,“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哪个小姑娘看上你了?”


  “看上我?”樱井噗嗤一下笑了,“看上我这种、持久性比较长的款吗?”


  “简称老怪物。”二宫打断道。


  “残念,是我的新同事送回来的,他应该是个直男。”


  “切,没意思。”二宫咂了下嘴,把毛巾扔在樱井头上,“我做饭去了,你去洗澡吧。”
  

  樱井把毛巾接住,在头上胡乱擦了几下走进屋,二宫正站在流理台前熬着锅里的东西,汤咕嘟嘟地漂出勾人食欲的香气,见樱井过来,二宫舀出一勺吹了吹递过去说:“尝尝。”


  “嗯~好喝。”


  “不好喝也得吃。”二宫放下勺子擦了擦手,“你,去摆碗筷。”


  樱井笑嘻嘻地上前抱住二宫,在脸上亲了一下,趁二宫飞踢前闪开,跳到桌边说:“nino的脸真软哦。”


  “我警告你今天晚上不准动手动脚。”二宫把锅盖盖上,一边解围裙一边走进客厅,“明天我要交稿,今晚最后校对一下。”


  “诶?那明天松本要来喽?”


  “嗯,怎么了?”


  樱井苦笑着脸摇头说:“吃完饭得收拾屋子,不然松本明天过来肯定又会强迫症似的,我看着难受。”


  “得了就你干净,”二宫扔过来一罐麒麟啤酒,“松润这样的编辑,在杂志社都抢手得很。”


  “哎呀哎呀知道啦,我家nino喜欢的我也喜欢行了吧?”


  “老大不小的,真恶心。”二宫实力嘲讽脸。


  “............”


  吃完饭樱井刷碗,二宫窝在沙发上改稿子,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会天,窗外海浪声越来越大,樱井忽然说:“你还记得咱俩怎么认识的么?”


  “记得啊,”二宫停下打字的动作,“怎么了?”


  “也是台风天哦。”


  “几十年前的事了,你还记得那么清楚。”
  

  “怎么能忘啊,遇见最喜欢的人的日子呢。”


  二宫没有表情,耳朵却红了,低下头盯着屏幕不再说话,樱井刷完碗去洗澡,出来头发还未干便把二宫扑在沙发上亲。二宫下意识的护着腿上的电脑,手里抽不出空,这功夫樱井已经轻车熟路地把他的睡裤腰带扯开了一半,二宫急了。


  “樱井翔,我跟你说的话都被你吃了是吗?”二宫推开樱井喊,“明天我要交稿子!”


  “我看你改得差不多了,不差这两个字。”樱井顺手把他的体恤也往上撩了撩,“nino,你胖了。”


  “滚滚滚你给我滚!”二宫刚想坐起来,樱井便借力把他一把扛起,一面往卧室走一面说:“胖点好,太瘦的话智哥又要说我没好好照顾你。”


  “你以为养猪呢!放我下来。”


  樱井一松手,把二宫扔在床上,自己三下两下把衣服脱了,上半身的肌肉线条和腹肌清晰可见,二宫忍不住盯着看了一会,撇开目光说:“流氓。”


  樱井凑过来,把二宫的体恤也脱下来:“我以为你挺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呢。”

 
  二宫翻了个白眼,任樱井脱衣服,说:“明天松本要是问我为什么没改好——”


  “——你就说都是樱井翔的错。”


  二宫噗嗤笑了,不再推开樱井,亲吻开始浓重,接下来的动作变得渐渐带有温度,一切融入夜的黑暗里,只余下粗重的呼吸。


  


  
  “樱井桑,来一起吃便当啊~”


  樱井回过头,相叶正站在货架下招呼着他,手里高高的举着一塑料袋饮料。樱井放下货单走过去说:“不要在这里站着,很危险的,万一货品掉下来——”


  “知道啦知道啦~”相叶双手合十做了个道歉的动作,“我们去天台上吧,正好我也想看书。”


  刚坐下还没拿出便当,樱井瞥见相叶从口袋里掏出的文库本,顿时脱口而出:“你也看nino的书???”


  “诶?”相叶低头看了看手里标着“二宫和也”的书,眼睛顿时亮了,“难道说——樱井桑也喜欢nino老师么!”


  还没等樱井开口,相叶已经兴奋起来:“没想到翔桑也喜欢二宫老师这种类型的作家,我真的太感动了,我们果然是有缘——”


  说着,相叶把手里的书拍在樱井手里,“这个!是二宫老师目前为止最新的作品,一定要推荐你看,在下一本新作之前出版之前,我已经读了很多遍了,非常有趣的设定,主角是一个不老不死的人呢!”


  樱井接过书,《不死》,这名字他记得再清楚不过了,因为这是二宫在定稿前临时改好的名字。当时临近截稿,二宫的脾气变得非常非常不好,两人吵了好几次架,因此对这本书樱井有严重的心理阴影。


  “谢谢你,我看过这本书的。”这不是废话嘛,二宫每一本初稿的读者都是我啊,樱井心说,“很有趣的设定呢。”


  相叶几乎泪眼汪汪地看着樱井,又往他身边凑了凑:“我也是这样想的,我觉得『不死』这个设定虽然十分超现实,但是老师却把它写的反倒很合乎常理,就好像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群不老不死的人活着一样呢。”


  “嗯,我也觉得....”樱井把目光在书上停留了一会,“我认为,不死,也许是真实存在的。”


  “哈哈,其实我在大学时候也总觉得老师的作品不像故事,更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的记录。比如老师的那本以核爆后为背景的作品《广岛》,读起来仿佛真的能看见战后的广岛,心里好不舒服。”

  
  “那本啊.....”樱井扬起头,记忆里的片段翻涌上来,“真的很糟糕呢。”


  “诶?”


  “没什么没什么。”樱井摆摆手,“没想到,相叶桑这么喜欢ni、二宫老师。”


  “我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在看二宫老师的书,全集全册都收齐了,还加入了老师的fc呢!只可惜老师很少在公众前出现,连签售会也不去,我都没见过老师生人呢....”


  那才是谢天谢地,樱井心想。他拍了拍相叶的后背,主动提出要求交换line,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午休结束后,下午也是乏味的一段时间,终于磨到了下班,樱井谢绝相叶的好意搭电车回家,在门口还没掏出钥匙,门便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人,两人打了个照面。


  “哦,松本君!”樱井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想起昨晚的事情,自觉亏心,“这才走啊?”


  松本关上门站在台阶上,像是居高临下地在看着樱井,他的头发有些长,弯曲着垂在眼前,稍微有些挡住了他漂亮的五官。


  “樱井桑,很久不见。”松本伸出手撩了撩头发,“ 老师说,他的稿子没改完,就帮着改了一天。打扰了。”


  “不不不当然不打扰,”樱井从包里掏出一罐蜜瓜苏打塞在松本手里,“我家nino承蒙你的关照了,辛苦你。”


  松本摇摇头微笑起来,“我才是要谢谢二宫老师和樱井桑,多次来你们这里打扰,这次如果顺利的话,一个多月左右老师的新作就会出版了。”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如果有我能帮忙的地方,也请一定说出来。”

  
  “那我就直说了,”松本慢慢拉开苏打的拉环,“ 自从老师的《不死》出版以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们杂志社收到很多读者来信,说是希望老师能出第二部,甚至把《不死》写成长篇系列。我个人认为这样也是很不错的想法,但二宫老师似乎没有这个意思,所以.....”

 
  “我懂了,我会跟他谈谈的。”


   松本微微鞠了一躬,走下台阶慢慢走远了,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樱井才拉开门,果不其然二宫坐在玄关处。


  “你都听到了?”樱井问。


  “走,去智哥家。”二宫站起身拍拍屁股,“我惦记一整天金枪鱼了。”
  

  太阳直射点自南向北往回归线上移动后,白昼变长了很多,夜的降临被推迟,于是天空在临近七点时也没有变黑,走过海堤时,倒也一点看不出前几日这里曾有巨大的风浪留下的痕迹。步行约近一小时,从海边回到市区,穿越闹市和商业区,终于到达大野家门前。


  二宫还没伸出手摁下门铃,门便自己开了,一个圆圆的脸自门缝中闪出,活泼地打着招呼说:“你们来啦~”


  “智哥,你是不是把水快烧干了?”樱井走进玄关,“屋里有股奇怪的味,nino你闻见没有?”


  “闻见了,我觉得锅快烧穿了。”二宫甩开人字拖,赤脚就走进屋中,樱井连忙捡起拖鞋跟进去。


  “没有,最近学新了一种汤的做饭。”大野揉了揉鼻子,似乎在仔细辨别,“我自己吃觉得还好啊。”


  “除了鸡的脚和麻雀你有讨厌吃的东西吗?”二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问。


  “应该没有了吧....哈哈~哈哈~”


  晚饭时大野居然真的把一锅汤跟着金枪鱼端上桌了,樱井与二宫复杂地看着,大野浑然不知般的盛了一大碗,二宫立马指着樱井说:“给他!”


  “我?nino你——啊!”话说到一半,樱井猛的把手从桌子底下抽出来改口道,“给我吧,我吃!”


  “啊,但是nino,你吃的太少了。”大野看着二宫的碗摇摇头,“你又瘦了,是翔对你不好吗?”


  “我说智哥,你怎么老觉得我虐待nino呢,我哪敢啊,明明我才是比较惨的那个。”樱井揉着手背幽怨地说。


  二宫又一记眼刀飞过去,樱井默默低下头喝汤,他才开口道:“没有,他对我挺好的。”


  “让你跟着我们从东京来到这种小地方生活这么多年,真的很对不起你。要是没有小翔,你应该可以跟那个导演去美国的吧。”


  “哪有的事,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多少年的旧事了,不要再提了嘛。”二宫笑笑便把这个话题带过,“再说,这里很好啊,我很喜欢。”


  之后又喝了不少酒,聊了许多不着边的东西,二宫和大野闹起来,樱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磨过九点,他们才从大野家离开。
  
  
  路灯亮了,两人一前一后慢慢走着,穿过闹市,临街的店面还没有关门,樱井突然停住脚,拉着二宫进了其中一家,指着他对店员说:“麻烦把橱窗里那件黄色的棒球衫拿来,给他试试看。”
  

  “你干嘛?”二宫惊讶地问。


  “在打折哦,很便宜,我瞄着好几天了。”


  “抽风吧你。”


  这时店员拿着衣服回来了,二宫只好接过来换上,樱井围着看了一圈,心满意足地笑着说:“包起来吧,就这件了。”


  “你,说实话,最近是不是干了亏心事?”出了店门二宫盯着樱井问。


  “没有,我保证没有。”


  “很可疑!”


  “嘿嘿嘿,”樱井把装着衣服的袋子换到另一只手,右手拉着二宫,“nino,那我跟你说,你不要嫌弃我。”


  “你说呗。”


  “今天,是我们相遇的纪念日。”


  夜风从脸颊旁刮过,有海的味道,灯火阑珊,伴随着街道边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二宫转过脸与樱井对视着,半晌说:“我记着呢。”


  “诶?”


  二宫凑过来,在樱井嘴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我的记性很好的。”他说,“就算一个世纪前的事情,我也一定会记得清清楚楚。”


  樱井愣了愣,笑道:“喂,这也太夸张了吧。”


  “总之,我不会再写《不死》了,”二宫重新把脸转回前方,“我的故事里,不能再有我自己的影子。”

  
  樱井没有回答,只是更紧地握住了二宫的手。






  看着相叶搬着箱子栽栽歪歪地走过来,樱井立即扔下手里的东西跑过去喊:“相叶桑,小心一点!”


  “啊啊啊,没事没事,啊好疼!”相叶身子一歪撞在身边的货架上,樱井吓得一哆嗦。这边相叶努力地把自己的身体调整,跌跌撞撞地站稳,把箱子放在脚边喘气。


  “真的没关系,别在意哈哈哈~”


  “相叶桑,你这样真的太危险了。”樱井哭笑不得地说。


  “知道啦知道啦,下次不会的。”相叶双手合十朝樱井认真道歉,“谢谢前辈啦!”


  樱井叹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开,忽然余光瞥见货架高处,瞳孔猛地收缩,他甚至来不及大喊,身体便不由自主地冲了过去。刚推开相叶的瞬间,那一大堆箱子便不出预料地如期落下。有如被万斤大石砸中,剧烈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黑,随即他的世界再无声响。


  樱井翔醒了。


  二宫抄着兜站在他的床前,就好像一直站在这里一样的理所当然。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樱井,把手从兜里拿出来,拉起樱井的氧气罩,又“砰”的松手弹回他脸上。


  “你真是麻烦死了。”二宫说,“真的。”


  樱井眨了眨眼,“好疼。”他说。


  二宫一脸不悦地看着樱井,病房外从他苏醒开始一直很吵闹,樱井听见其中有相叶快破音的叫喊,他重新把目光放在二宫身上,开口道:“你怎么进来的?”


  “智哥呗,他认识这医院的高层,”二宫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事情被闹得有点大,好像有记者来了,他正在找人压下去。”


  “抱歉,但我真的好疼。”


  “活该。”二宫瞪着樱井,“你为什么要去逞英雄?”


  樱井闭上眼又睁开说:“如果我不救他,他一定会被砸死吧。”


  “人的生老病死难以避免,我以为你很久之前就知道了。”


  “可是那孩子,是你的饭啊,他说他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看你的书了。”


  病房外的喧闹更加厉害了,ICU中的沉默使两人都清楚地听见了相叶的哭声。二宫低下头玩着手指,好一会才说:“你真是个好人,但不准再这样做了。”


  “大概不会了,”樱井伸出手把氧气罩重新调正位置,“我已经要痛死了。”


  “你活该。”二宫站起身拍拍裤子,“话说回来,你根本就不知道死是什么感觉吧?说什么大话。”


  “哈哈,nino,其实我特别喜欢《不死》,真的。”


  “为什么?”二宫翻了个白眼。


  “因为在你的故事里,也有我和智哥的人生,”樱井摇摇头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我们都是一样的啊。”





  半年后,著名小说家二宫和也出版了他的第一套系列小说《不死》的第二部,销量在发售初月就登上各大书屋和在线网站的销量榜首,甚至听说原著版权已经被买下,要进行真人版电影翻拍。


  午休时间坐在天台上,远远就能看见对面大楼上关于二宫新作的宣传板,异常显眼。樱井不由想起今早二宫一面槽着“这些宣传板也太傻气了吧”一面给他装便当的样子,莫名想笑。


  “前辈。”


  樱井回过头,身后的相叶递过来一瓶饮料,“二宫老师竟然写了《不死》的第二部诶。”他在樱井身边坐下说。


  “这不好吗?你不是很喜欢《不死》嘛。”

 
  “嗯,说实话,我没想到老师会把这个系列写下去呢。”相叶撑起下巴看着前方说,“但是竟然.....”


  “为什么要这样想啊?”樱井问。


  “翔桑,”相叶转过头看着樱井,“不死,是真正存在的吧?”


  “さあ……谁知道呢?”


  天空很蓝,秋日的风再不似半年前那般带着热浪,阳光也不再灼热,只是空气中始终有海的湿气。时间流逝,终有不变的事物存在。


  ——一如往日。
  

  

End.

Samhian.



【如果有人喜欢这个设定的话,想写系列

  ps:感谢看牙战士】

评论(27)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