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八重樱下(1-4)

WARNING】:

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

只是一个随便的中短,画风很糟糕!真的很糟糕,点开之前小心,这篇是两个月前沉迷阴阳师的我写给自己看的怪力乱神系列,本来没想发,但柿子读了说很喜欢,就当是让她高兴吧。当做复健争取很快写完,今天我有二更,耶。


关键字:【妖魔鬼怪、爆炸的脑洞、略微黑色】



【正文】



1.【樱夜】


  二宫和也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夜晚。


  那是一个很美的夜,春的晚风交杂着花的味道拂过脸颊,星空在头顶眨眼,蓬勃的草丛中长满了刚刚抬头的嫩草。那颗百年八重樱在他头顶伸展着开满花朵的枝条,花团锦簇,压满枝头。


  他向后退了几步,手里的刀上粘的血流到他手上,四周的草丛里全是斑斑点点的血迹。二宫身前西川的表情还停留在最后一刻的狰狞上,樱花花瓣落在他身上,覆盖住深深的、已经不再流血的刀口。


  二宫面色惨白,发着抖抬起头,他浑身一震,刀差点掉在地上。


  那颗百年的八重大樱前,站着一个身穿和服的男人,好像一直就在那里一样,静静的一动不动。借着皎洁的月光,二宫看见他的脸上挂着毫无掩饰的、开心的笑。





  二宫和也,男,31岁,东京出身。单身。


  但仅仅这几句话不能概括他至今为止曾风风光光的人生——出身东大生物工程系,毕业后在东京一家颇有名气的研究所就职。从毕业到现在取得的学术成就看来,是个不折不扣成功人士。对二宫来说,现在正是他人生最顺风顺雨的时候。


  二宫的噩梦开始于三个月前西川牧实的到来。西川牧实是从地方研究部调来所里的外派,三十五岁左右,身材高大,面貌端正,虽然为人不太友善,但总归是个颇有建树的科学研究者,所以一开始二宫把他放在自己的小组时也没太在意,只是照常的当做同事看待。

  
  然而某天下班后,西川把二宫叫到实验室,一开始二宫以为西川是有什么事情想和他私自谈,但当西川开始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二宫立刻明白西川想做什么。下意识的为了自卫,二宫拿起一旁的火焰喷灯防身,迫使西川后退自己逃了出去。


  第二天心惊胆战的来上班的二宫并没有告诉别人这件事,因为他不想在研究结果快出来的节骨眼上把事情闹大。但从那天开始,西川就开始针对他实行种种报复式的行为。


  一开始只是恶作剧级别的骚扰,后来发展成恐吓甚至跟踪,二宫知道一定是西川做的,但他没有证据。西川也是高智商的科学家,如何天衣无缝的把二宫逼疯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二宫并不想就此投降,他在西川的折磨下生挺了两个月,他知道只要自己的研究课题完成,二宫就会带着推荐信去美国的大学,到时西川与他就彻底无缘。


  但在研究结果论文刚发表的第二天,来到研究所的二宫发现所有的同事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他。直到所长叫二宫去谈话,二宫才知道,昨晚所里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上说二宫的研究是完全抄袭同组西川牧实,并附带了更加详细的说明。二宫百口莫辩,他看见角落里的西川脸色如常的打着字,攥着拳头的手松了又紧。


  二宫从研究所辞了职。西川也没有再纠缠他,听说他替代了二宫的位置,把研究课题搞得风生水起。而辞了工作的二宫却四处碰壁——因为西川的所作所为,他在业内的名声一下坏了,眨眼间曾经的那些辉煌荣耀全都消失不见。


  人在什么时候会产生恨意?二宫觉得是在长久的怨念中,他恨西川牧实,虽然恨的不多,但是他恨这个男人。他想报复西川。


  两个星期前,他从原来的同事那里得知西川休了年假,正要去乡下某个小镇散心。二宫带上了行李,跟踪西川一路来到这个临着山又小又不开放的镇子。二宫不知道他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他实在无法压下心中的恨意。


  那天他听见西川和店主打听夜里进山散步的注意事项,他想起西川的第二专业是自然科学,或许这也是他来乡下休假的原因。二宫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他小心的跟着西川进了山。


  春日正是樱花的季节,八重樱比一般的花花期更晚,所以在满山的樱花都在飘落时,那个巨大的八重樱正在盛开。


  西川发现了他,当二宫不小心踩到小树枝滑倒时,发出了很大的动静。西川转过头,看见了二宫,他走过来,冷笑着把二宫踹倒,尽管二宫不停的反抗,但西川依旧开始扒他的衣服。


  恨意中诞生的一定是杀意。二宫在被西川紧紧压住的瞬间,抽出了怀里的刀子狠狠捅进西川腹部,西川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随即面色如灰的松开手。


  二宫抽出刀,向着西川砍了第二次、第三次....他不再是为了反抗,他是为了泄愤,是为了报复这个毁了他人生的男人。终于,浑身都是血的西川一动不动,面目狰狞的倒在地上,二宫的理智才慢慢回到脑子里。他这才发现,他捅死了西川。




  那个男人还在树下看着他。二宫看了看地上的西川,那瞬间他做出了决定,他一步步走近男人,借着月光他看清了这个男人:大眼睛,尖下巴,身上有种贵气,虽然这个男人并不年轻,却依旧很帅。


  二宫扬起刀子,朝着男人砍下去。男人的笑依然挂在脸上,下一秒二宫的手腕已经被一只铁钳一样的手擒住,刀子掉在了地上。


  樱花的花瓣飘落在男人的发上,二宫看着男人,忍不住颤抖,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不敢去想接下来他会被怎么样。


  男人凑近他,上下看了看。


  “别担心,”男人笑着说,“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我只想和你做个交易。”


  “什么意思....”


  “我帮你把这个人埋了,但是你要听我的话帮我做几件事。”男人说,“我不会害你,怎么样?”


  夜色还是那么美丽,二宫看着男人,他还抓着自己的手腕。二宫又看了看西川的尸体,颤抖着问道:“你是谁?”


  “我叫樱井翔。”男人笑的眼角微微皱起鱼尾纹。



2.【松庭】


  镇子里的人说,几百年前当地有一个繁荣的大家族,这家族在刚来这里时栽下一颗八重樱树,此后几百年这颗树和这个家族一样开枝散叶,欣欣向荣。后来这个家族败落,但当地人依旧把这颗八重樱当做守护小镇的神树。


  二宫按了按那座古宅前的门铃,日式的大门口接听筒被打开,传出来一个声音:“是谁?”


  “额,我是来取东西的。”二宫忐忑不安的说。


  “取东西?”声音那边很是诧异,“老爷没有说过有人要来取东西。”


  “我是替人来的,你告诉老爷,我要'井'的钥匙。”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随后应了一声。二宫尴尬的站在门口,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和那个男人达成协议,虽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男人在分开前告诉二宫,今天来替他取东西,并告诉他该怎么做。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大门自己打开了。一个二宫只在晨间剧里见过的那种严肃老头拄着拐杖,威风凛凛地瞪着二宫,还没等二宫说话,老头一把揪住二宫的领子问:“是谁让你来的?”


  老头的力气太大,搞得二宫没法呼吸,他费了半天才推开老头喘息着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玉佩,老头看见了,一下子把二宫松开,夺过玉佩仔细看着。


  这枚樱花型的玉佩是男人离别前给二宫的,男人说要是门里的人不配合,就给他们看这个。老头对着玉佩琢磨了很久,才抬起头对二宫说:“你跟我来。”


  二宫跟着老头走近宅子。这是一个和式气息浓重的老宅,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很富有,二宫看到主宅门口挂着一副匾,上面写着“松庭”二字。


  老头带着二宫走进屋子,过了一会老头拿着一个小小的袋子给了二宫。“这一天总算来了,”老头把口袋给二宫时说,“我们家保管了这钥匙好几代,现在终于要物归原主了。”


  二宫一头雾水接过钥匙。老头叹了口气继续说:“你只是个外人,既然你说你是帮人办事,我也不去问那人是谁了,你替我转告他,我们松本家一直都没忘樱井家的帮助。到今天总算是两清了。”


  “好吧...”二宫点头,“还有一件事。”


  “什么?”


  “那个人说,拜托给我在这里找个地方住下,最好是通向后山的。”


  老头沉默了一会,最后点点头。“今天晚上过来,我给你房间。”


  二宫心惊胆战的走出了宅子,他颠了颠手里的口袋,不沉,但是里面一定有什么小东西叮当作响。这就是樱井翔吩咐他替自己取的东西。


  其实二宫知道自己见过樱井一面:在他随西川刚来的那天,心情烦躁的二宫进山散步,碰巧看到了正站在溪边赤脚洗脚的男人。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浴衣,洁白的脚腕露出来,沾着水,木屐扔在溪边,脸上还有独自一人时特有的笑。


  樱井翔。二宫把男人的名字默念了一遍。刚见到这男人时,二宫以为自己看到了古装剧里大户人家的少爷。他身上带着绝世孤高的少爷气,清清冷冷,没有可以隐藏,不经意间透露出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樱井要和他做这个交易,他也不相信樱井,但他现在必须为自己想办法——比如和樱井合作,所以他替樱井去这个大宅子里取了“钥匙”。


  二宫知道西川住在哪里,但他没有做任何事,如果有可能,他希望伪装成西川进山散步迷路最后失踪的假象,这样与自己就不会扯上关系。何况没人知道,二宫跟随西川来到了这里,想到这里,二宫稍稍安心了一些。


  晚上二宫带着自己不算多的行李来到了松庭,他听镇子里的人说,松本家是打原先那个家族败落后兴起的新家族,在镇上已经有很大的势力。不过现在除了老先生外,松本家的后人都离开了这里。


  在女仆的带领下,二宫被带到一个标准的和式房间。拉开拉门后,经过一个和式园林般的庭院,有一条小路通向山里,他这才发现原来松庭本就是依山而建的。


  二宫在女仆走了以后换好衣服,坐在地板上把玩小口袋,一边细细思考樱井翔的来头。


  “晚上好二宫君。”


  二宫抬起头,樱井的藏青色袍子不怎么显眼,但他脚上的木屐踩在石子路上的声音却格外清楚。他一脸笑意的从小路走过来对二宫说:“辛苦你了,那人我已经埋了,把钥匙给我。”


  “你为什么要帮我?”二宫攥着口袋低声问。


  樱井眨眨眼,虽然他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但是身上的少年感还是很重。他一定没结过婚,二宫想。


  “就像你的事情鲜为人知一样,我也不希望我的事被人发现。秘密是相互保守的,正巧你能帮我保守我的秘密,因为接下来我还有事拜托你。”他走到二宫身边伸手扯过口袋笑到。


  二宫打量着樱井,他的皮肤很白,有种不属于人类的白,他的手碰到二宫时,二宫打了个哆嗦,因为他从没碰过比樱井还冷的手。


  “你到底是谁?”


  樱井一屁股坐在二宫身边,他随意的抖了抖衣服,笑眯眯的说:“二宫君,你相信妖怪吗?”


  “你不会说你是妖怪?”二宫冷冷的看着樱井,“抱歉我可不信这一套——”


  樱井摊开手,用动作打断了二宫。他向掌心吹了口气,忽然间凭空出现的樱花花瓣伴着旋风在他手心里刮起来。樱井一面笑看二宫,一面耍弄着樱花 ,转眼花朵在手心里变成了各种各样的造型。


  “我是那颗樱树的妖怪。”樱井收回手说。


  二宫“唰”的从地上站起来,几步退到房间一角。樱井笑吟吟的看二宫脸色变得煞白,继续道:“我不想暴露我的身份,所以请不要说出去。”


  “你、你你....”二宫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樱井把手指挥了挥,樱花随着一股风飞到二宫眼前,不断的旋转,二宫伸手接住一片,粉色的花瓣上还带有淡淡的香气。


  “人类与人类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了。”樱井托着下巴,月光打在他的侧脸上,“二宫君你的事情不也是不能被人发现吗?我也如此,那我们正好能做这个交易:我替你把那人埋掉,你替我来取东西。你看,这多方便。”


  “你....这个妖怪要人的东西做什么?”二宫捏住花瓣低声问。


  “那个樱树,”樱井伸出手指着山,现在已经是太阳落山,山那边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见,“是樱井家种的,知道樱井家吗?”


  二宫点点头。 


  “几百年来,这个镇子都把那颗八重樱当做守护者,因为人的念力加持在树身上,就有了我。”樱井笑着解释道,“我是樱树化作的妖,人的念力越强来越强,成为一个咒,所以我就有了人形。但归根结底,我也是樱井家的妖怪。”


  要不是亲眼所见,二宫肯定觉得现在自己疯了,这种《今昔物语集》里才出现的故事,竟在他眼前完整上演。他花了半天才消化掉樱井的话,“这和钥匙有什么关系?”


  “别离我那么远嘛,过来告诉你。”樱井招招手,乐呵呵的说。


  “不要。”


  樱井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他真的很像个人类,二宫心想。


  “松本家啊....是在樱井家败落以后接替樱井家守护这个镇子的家族。樱井家有一口井,要接替这个镇子,就必须镇住井,但松本家的人没有镇井的能力,所以樱井家最后一个后人替松本家做了镇井的法术。那之后樱井家后继无人,井的钥匙就留在松本家那里,因为那个后人说会有人替他来取。”


  樱井撇着嘴讲完这一大堆话,似乎还在不满二宫不过来坐到他身边。


  “那你干嘛不自己去取,偏要等我出现?”


  “那个后人说,必须是‘人’去取才行,钥匙上是有咒的。”樱井无奈的抖动小包,“而且,钥匙是用来开井的,我没必要突然把那个井打开。”


  “难道井里有什么?”二宫问。


  樱井挽起嘴角,“有啊,”他神秘的笑了笑,“人类看不到的怪物,现在我要把它放出来。”


  二宫退后几步,瞪着樱井。“你想干什么?”


  “别担心。”樱井摇摇头,“因为你也得帮我,我需要一个人类。”


  “我不同意!”二宫下意识大喊。


  樱井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二宫身前,他比二宫高一点,他伸出手捏住二宫的下巴,迫使二宫强直视他。


  “我有办法把那个死人处理掉,我也有办法让那死人来找你,别忘了我是妖怪,这点事难不倒我。而且,杀人是要偿命的,你欠了一条命,理应造报应。”


  他松开手,二宫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樱井重新笑了起来:“别怕,nino。以后你会习惯的,我们有很长的日子去做这件事。”


  那一刻,二宫彻底的真实感觉到了“报应”这个词的意义。杀人偿命,没有偿命的他就要通过这种方式去弥补自己的罪恶。


  樱井翔,这就是他的惩罚。

  
  
3.【春日祭】


  春日的下午阳光很温和,把小镇的时间拉的很慢,所有人都闲散着享受美好的春日。二宫站在小镇街道的一旁,盯着后山死死的看着。


  “nino~~~”


  二宫打了个寒颤,他转过头,樱井小跑着朝他过来。究竟他是怎么踩着木屐健步如飞的,二宫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我也要和你一样,穿这样的衣服?”二宫皱眉扯着身上米色的浴衣问。


  “因为晚上有春日祭~”樱井高兴的回答,“春日祭是这里特有的祭典,特别好玩,过去几百年我总是一个人去,不过这两年总会被人搭讪很麻烦所以——”


  “够了!”二宫喝住樱井,不然樱井还要继续说下去,这个妖怪的话比他想的多太多,“你要我和你去那个祭典?”


  樱井点头,“对呀对呀对呀,一起去嘛nino。”
  

  “你很烦。”二宫撇过脸狠狠地说,樱井毫不在意地笑起来。有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樱井把头凑到二宫耳边。


  “你现在必须听我的,”樱井把声音放低,“没得选哦~”


  在二宫的脸色变白的瞬间,他移开身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般对二宫笑了笑,大步向前走去。


  在小镇与山交界的地方,有一个神社。神社很小,甚至没有名字,但小镇的人有一个习俗:每年的春日祭要从拜神社开始。


  樱井从藏青色暗纹袍子里掏出一枚硬币丢进去,又摇了摇绳子,认真的双手合十,低头许愿。二宫站在一边看着,他从不信这些,也不愿意花莫名其妙的钱给莫名其妙的神,但现在他十分动摇。也许神明可以把这个家伙从我身边带走吧,他绝望的想。


  “好了!”樱井抬起头,“下去逛吧!现在是好时机!”


  顺着樱井的目光看向下面灯火通明的祭典,那是镇上的人专门布置好的各种小摊,和夏日祭一样,许许多多的人身穿浴衣在其中穿梭游玩。


  二宫艰难的想摇头,但樱井根本不给二宫机会,他抓住二宫的手一把拉着他跑下神社长长的石阶,一头扎进祭典中。


  夜色比那个夜晚还美——头顶是繁星,空气中弥漫着拔丝苹果和章鱼烧的香气,还有一丝丝樱花的气息。黄色的灯笼下交织着恋人脸上的笑容,小贩的叫卖声,浴衣上的花纹,还有春夜的风。


  樱井依旧没有放开二宫,他冰凉的手紧紧攥着二宫的手指。在这空间与时间都变得模糊的时刻,二宫任由樱井带着他向前奔走。他们越过人群,挤过各式各样的小摊,终于站住了脚。


  面具,整整一个货架的面具,琳琅满目,栩栩如生。摊子旁边的小马扎上坐着一个年轻人,正用毛笔仔细的涂抹一个木质面具。


  “satoshi kun~~”樱井轻声唤道,那青年抬起头,圆圆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在看见樱井时微微动了动嘴角,“我是来买面具的,给他。”


  名叫智的青年把目光放在二宫身上打量了几番,“你要带他去山里?”他放下手中的笔,随意从货架上抽出了一只半脸面具递给樱井。


  “是啊,我已经拿到钥匙了。今天是祭典,很多东西都会进山,很方便办事。”樱井接过面具,二宫发现那是一只狗脸面具,侧面用黄色的颜料写了一排看不懂的小字。


  “哦。”青年淡淡的点了点头,“那么代我向特地过来的大家问好。”


  “什么嘛,明明你才是山神诶。”樱井撇嘴笑了笑,“钱我刚才已经给神社了,记得去收。”


  二宫猛地瞪大眼睛,那青年——山神继续拿起画笔涂抹着面具,不再看他们一眼。樱井拉着二宫快步走开,随手把面具塞进二宫手里道:“进山后带上它,这样你身上就不会有人的气息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二宫单手费劲系好面具,“山里有什么?”


  樱井回过头,眼角的鱼尾纹一挑一挑:“春日祭,是所有的一切都来参加的,春天的祭典。”



  远远的,二宫看见了在黑暗的树林里浮动着的白色的光。起初是零星的几只,接着变得多起来,很快就是一大片,成型的、涣散的,各个形态。樱井站在他身边,嘴角的笑没有丝毫减弱,他伸出手,把拇指和食指中指稍稍分开,分别压在二宫眼皮上。


  “开心眼,见鬼神。”


  在樱井的手离开二宫眼睛时,二宫目瞪口呆:所有的光忽然有了形态,不再朦胧,每一个光团都变成了一个身穿和服的怪物,有的三头六臂,有的类似人形却独眼多嘴,各式各样形态不一。


  这就是百妖夜行的春日祭。


  “我不让你说话,你就不要说话。”樱井直视者前方,“别害怕,只要有大野的面具,你不会被它们发现。只要跟着我就好。”


  二宫还没来得及点头,樱井就从树丛里钻了出去,他只能紧随其后。


  “很久不见,各位!”他提高声音把妖怪们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满脸笑意。


  “这不是樱井少爷吗?”某只妖怪首先叫道,“少爷今天也特地来了?也难怪,今年少爷开得那么好。”


  “不能浪费春日啊,”樱井笑着加入百鬼夜行的大队,二宫默默跟在他后面。


  “这是?”


  二宫浑身一抖,不由自主拽着樱井的袖子。


  “外面捡来的小犬妖,才刚化成人形,今夜带他来看看春日祭。”樱井一把揽过二宫用随意的口气说,“话说回来,相叶呢?”


  “找松本大人去了。”头顶上的某个似鸟非鸟的妖怪说,“您这几位大物都是难得一聚,相叶大人很早就过来了。”


  樱井还没说话,一个声音忽然从头顶上传来:“sho酱!”


  二宫抬起头,几米高的树枝上,站着一个身穿墨绿色和服的青年,笑起来满脸褶子。青年轻轻一跳,从数米高的树上轻盈落下。


  “十年没见了吧?”青年走到樱井身边开口道,“开的更好了呢。”


  “彼此彼此,aiba kun,你气色也很好,想必这几年也长了不少?”


  “嗯,润也是这么说的。”相叶笑着说。


  二宫这才明白,原来相叶也是树妖。这个高个青年看起来和那些妖怪不同,他外表看起来与人类毫无异样,但二宫仔细观察才发现,相叶的眼睛是翠绿色的。对上眼神的瞬间,二宫撇开头,相叶饶有兴趣的打二宫一番道:“sho酱,你这小宠物倒很可爱。”


  樱井能感觉到身边的二宫身体一僵,他强忍着笑意说:“怎么,你也想要一只?”


  “不必,”相叶笑着说,“我就喜欢这只,对了,它叫什么?”


  “哈哈哈...”樱井几乎要笑喷,“ka...kazu,它叫kazu。”


  “好名字。借我两天怎么样?”


  二宫本来就苍白的脸色血色全无,他也顾不上樱井占了他那么多便宜,使劲的往樱井身后躲,樱井大笑起来,一把把二宫搂来,“你看看,它自己都不愿意,它可认生了。”


  “奇了怪了,几乎没有讨厌我的动物。”相叶不甘心的望着二宫,随即下一秒脸上就扬起灿烂的笑,“嘛,先不谈这个了,待会润就来,咱们一道走走吧!我先去神社拜一趟!”


  他跳上树枝,转眼就像突然出现那样突然消失。二宫直到他离开,才差点脚一软坐下地上,樱井不动声色的搂着他的腰在他耳边低声说:“他是千年树妖,灵得很,不过别怕,他心很好,发现了也不会说出去。”


  二宫侧过脸,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能感觉到樱井呼出的气凉凉的。他狠狠地瞪了樱井一眼,“你才是狗!”他小声说,“谁让你给我取名字的!”


  樱井愣了,随即捂着嘴,“可是....你不觉得kazu这个名字、真的很可爱吗?”终于,他彻底爆笑起来。


  
  在林中的空地上,百妖围坐成一圈赏夜闲聊。夜色愈发美丽, 八重樱奋力的怒放,伴着春风和樱花瓣,纷纷扰扰,这样的美景甚至让有些害怕的二宫都惊叹不已。


  樱井坐在他一旁,拦着他的肩膀,尽管不舒服,但二宫还稍微觉得安心一些。


  “哟,开始了啊。”


  相叶在二宫身边坐下,朝他们一笑。接着,一个穿着暗紫色和服的浓颜青年也在樱井身边坐下了。他很英俊,但二宫发现他的眼睛是紫色的,他也是妖。


  “松润。”樱井点点头对青年问好。二宫听樱井说,他是一颗松树,姓松本是因为百年前松本家人求阴阳师把他请来做了松本家的守护神。


  “你把钥匙拿回来了?”松本的表情有些严肃。


  “嘛嘛,迟早的事,我也总不能老在你家放着吧?”樱井扭过头对正试图跟二宫说话的相叶使了个眼色,相叶立即点头道:“对呀!”


  “你想开井我拦不住,但是你当年费了那么大劲做的事,如今重来一遍,可没人会帮你了,你要想清楚。”松本淡淡的叹气。


  樱井没接话,只是看着夜色出神,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二宫左右不安的想动一动,但樱井却把他搂的更紧了。


  “呐。”一片沉默中,相叶开口了,“要不待会去井那里看看。”


  几分钟以后,三只妖外带二宫已经走在了林间小路上。说是路,却杂草丛生,坎坷曲折,二宫不停的绊脚,被樱井一次又一次搀扶住。他们是怎么在穿着木屐的情况下这样如履平地的?二宫心想。


  “你有必要把它也带着吗?”松本指着二宫说。


  “当然有必要。待会要它有大用处。”樱井又一次扶住二宫道。


  终于穿过小道,一片林间空地出现在眼前。月色顺着树梢泄下来,把那口井染的格外朦胧模糊。没错,只是一口普通的石井,凑近看,能看见井壁上刻着“樱井”二字。


  樱井向前走了几步,他一面围绕着井转悠,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不慌不忙的样子,但相叶和松本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二宫看见他拿出了那个松本老头给他的口袋,樱井从袋子里掏出了一把石头。他把石头一颗一颗边走边丢在自己脚下,最后退回原处。


  “把这个丢进井里。”樱井把最后一颗石头递给二宫,二宫看见上面染着暗红色的斑点,就好像石头被血浸泡过一样,“然后马上跑到我这里。”樱井说。


  “为什么?”发问的不是二宫,而是松本,“打开封印的不能是妖。你这样没有意义!”


  “去吧,”樱井给二宫使了个眼色,“别怕,什么都不会发生。”


  二宫踌躇地接过石头,樱井在他背后推了一把,他慢慢走近井,井深不见底,不知道是干涸了还是还有水。二宫回头望了望樱井,心一横把石头丢进井里。


  很长很长时间,二宫都没有听见有东西落进去的声音,但他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在振动,是山,整座山以这口井为中心在振动。


  “回来!”樱井大吼一声,二宫才想起他的话,在振动越来越强烈的时候,二宫慌张的跑向樱井。接着,井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冲了出去,巨大的气流把二宫一下子冲倒。樱井一把接住他,二宫向前落在樱井怀里。


  “出来了!”相叶在旁边惊叹到,“山之脉...被放出来了!”


  二宫回过头,他看见一条像龙一样的巨物从井中咆哮而出,飞舞在空中。樱井把二宫放在一边,迎面而上,他手中似乎出现了一把长刀,在眨眼间,他一刀砍下了怪物的头。怪物长啸一声,消失在空气里。山的振动在怪物的头落下时也停止了,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的一瞬,但杀气已经把这小小的空地填满。


  樱井收回刀,转头盯着他们,面色阴沉。


  “哈~”松本忽然笑了,“翔,你竟然真的打开了井。”

 
  “不,是nino,”樱井指着傻傻的坐在地上的二宫,“不过,也被发现了吧,他是人类。”


  二宫这才发现,那半脸的面具因为刚才的动作,已经碎了。相叶看着他,饶有兴趣的说:“原来不是犬妖,我说怎么不喜欢我。”


  樱井也笑了,但面色忽然又严肃起来。 “错了,”他低声说,“山之脉....杀不死。”


4.【山之脉】


  “糟了,我想的太简单了。”樱井看着夜空,这片才经过一番惊天动地打斗的天空与刚才无异,还是缀满繁星,还是那么宁静美丽,但这三妖一人间的气氛却格外凝重。


  “其他的妖会发现吗?”松本率先开口道。


  “不会。”樱井走近井,抚摸着上面“樱井”二字的刻痕,“大野知道我要开井,但山之脉从被镇在井里时,就只能被樱井家的后人感知到了。而且,我的目的就是山之脉,其余的无所谓。”


  “你真是疯了。”松本叹气道,“你为了开井,甚至带了人类来,多少年了,你到底要把自己——”


  “算了润!”相叶忽然打断了松本,“别说了。”


  二宫这才发现,井边站着的樱井脸色十分阴沉,他的眼神里包含着一种二宫看不懂的悲凉和无奈。松本也没再说什么,他轻轻叹了口气道:“春日祭要持续七天,你多小心吧,有事就来找我。”


  樱井没有答话,只是点点头,松本随即转身离开了。沉默在他们之间维持了很久,最终被相叶打破——


  “sho酱,你的小人类在流血。”


  樱井扭过头,二宫的米色和服下不断渗出血迹,他软绵绵的瘫坐在地上,面色惨白。樱井大步走过去一把撩起二宫的衣服,一道长长的伤痕刻在二宫大腿上。


  “是山之脉的气伤到了他。”相叶也低下头瞧了瞧,“用法术可以治好,但是他失血有些多。”


  二宫抬起头,脸色已经变得极其苍白。樱井伸出手,在二宫的伤口上方轻轻拂过,口中念动着咒语,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最后化作一道白色淡淡的痕迹。


  “对不起。”樱井摸了摸二宫的头,这是二宫第一次看见这个妖怪如此郑重其事的和他说话,“有力气站起来吗?”


  二宫摇了摇头,樱井脱下二宫脚上的木屐,把他背了起来向前走。相叶吓了一跳,连忙捡起木屐跟上,也许是因为突然间的大量失血,二宫攀着樱井的脖子意识模模糊糊,但他还是听见了两只妖一前一后的谈话。


  “你打算怎么办?”相叶问。


  “怎么办?”樱井重复了一遍,“当然是等那东西来找我了,它不会忘了我的,毕竟三百年前亲手把它封进井里的是我。”


  二宫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把井封住的,难道不是樱井家的后人吗?他想。


  “我已经不是人了。”樱井低声说,“这个小人类,他杀了人,所以我相信他有胆量帮我开井。”


  “一定要杀了它吗?”


  “是啊,必须杀了它。樱井家一代代所做的只不过是封印,但自最后一个后人死去那天起,樱井家就没法再控制了,就是因为这样的执念,我才存在。所以,我一定要在我还能动手前把这个怪物杀死。”


  他们走出了山林,踏上一条小路,二宫这才发现这是通向松庭的路。相叶在他们身后站住脚:“我就送到这里,sho酱,你多保重。”


  樱井点点头,相叶又转向二宫:“原来你不是犬妖,那我告诉你,不要太过好奇你所不知道的世界,sho酱不是坏人,你要帮他。”


  他最后露出了那副笑的可爱的表情,跳上树梢,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樱井背着二宫走进院子,他把二宫放在房间外的地板上,撩开和服仔细的看着二宫的伤口,虽然无影无踪,但和服却被血染红了大片。


  “山之脉,是什么?”


  樱井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二宫,二宫也直视着樱井。


  “一个怪物。”


  樱井低下头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二宫惊讶于樱井的回答,这让他十分意外。


  “又或许说,它就是山的瘴气所凝结成的气脉。这座山的地理位置造成了气越来越多,山神也无法清除掉它,最终它有了形态,成为一个怪物。樱井家没有来之前,它每年都要吃掉很多人类。”


  “樱井家用井镇住了山之脉?”


  樱井点头,他继续道:“樱井家是阴阳师世家,樱井家先人造了一口井,把山之脉封印在里面,但是樱井家最后一个后人已经死了,松本家虽然能守井,但是没有力量封住山之脉。百年来,封印松动,若不把它放出来,它总有一天也会出来祸害世人。”


  “你为什么找到我?”二宫问。


  樱井停下手上的动作直视着二宫,他看二宫的眼神里带了几分叹息:“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没想到山之脉会伤到你,算是我对你的补偿,相叶不也说过了吗,不要接触我们的世界。”


  “那、杀死山之脉以后,你要把我怎么样?”二宫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抓住樱井的手提高声音道,“把我杀死西川的事情告诉别人吗,还是也一并杀了我?”


  樱井把二宫的手从他冰冷的胳膊上拽下来,“不。”他轻轻的说,动作意外的轻柔。


  二宫瞪大眼睛看着樱井,樱井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把衣服脱了。”


  “啊?”二宫愣住了。


  “你想穿着带血的衣服睡觉吗?”樱井一面脱下外套一面反问道,“我不喜欢人血。”


  “你要在这里过夜?”


  “不然呢?你被山之脉伤到,它记住了你,万一夜里它找你来,难道你能逃得过?所以我今天也在这里呆着。”樱井站起身从柜子里抱出被子铺好道。


  可是只有一床被子,二宫本想这样说,但他终究没有开口,只是从包里翻出干净的衣服,“你转过去。”他说。


  樱井有点惊讶的眨眨眼,转过身背对着二宫,二宫脱下带血的衣服扔在一边,樱井忽然转过头盯着他看。二宫想也没想抄起枕头拍在樱井脸上,发出一声十分有质感的闷响。


  “哎哟!”樱井捂着脸退到一边,“不就是看了一眼吗?”


  二宫冷着脸飞快的套上上衣,他没想到樱井会回头,他没看到,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樱井把枕头放回床铺上,对二宫砸他毫不在意,只是钻进被窝说:“对不起,快睡吧。”


  二宫走到床边把被子掀起来也躺了进去,樱井的身体一如既往的冰冷,他背对着二宫躺着,寒气却依旧能传过来。


  他真的是为了杀山之脉,才把我放在身边的吗?二宫看着那个背影想。这个奇怪的妖怪,到底有什么心思呢?



  二宫是冻醒的,他能感觉到背后一团寒冷的物体紧贴着他,甚至铁钳一样的手还扳着他的肩膀把他牢牢箍住,他无力的动了动,樱井翔纹丝不动的抱着他。


  “喂!松开我!”二宫扭动着身体想把樱井弄醒,但这根本不可能,樱井依旧稳如泰山。二宫只好自己伸手一点点掰开樱井的手,正在他和樱井较劲的时候,樱井忽然开口了:


  “别,我想抱着你。”

  
  “你没睡?!”二宫侧过脸,樱井那只大眼睛在微光的房间里格外的亮。


  “早醒了,我又不是猪,怎么可能那么大幅度还不醒?”


  “那你干嘛不松手?”二宫生气的想推开樱井,忽然被一把拉进樱井怀里。


  “因为你很温暖。”樱井轻声说,“我已经好几百年不知道人的温度是什么样了。”


  他的眼里有种悲伤,正不断的翻上来,二宫撇过头,没有再挣扎,因为他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也受不了这样的樱井翔。


  “樱井翔,”二宫轻声开口道,“你曾经,是人类吗?”


  樱井没有回答,屋子寂静的一丝声音都没有,不知怎么想的,二宫伸出手抓住了樱井的手,樱井也自然而然的扣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间,他听见樱井一声叹息。
   


 

TBC.



评论(1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