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cp我先萌为敬

【木村拓哉x二宫和也】
我真的不打tag了啊(也没法打!哈哈哈我自己都被自己爆炸的脑洞吓了一跳
请避雷!!!请不要挂我hhh!只是一个迷妹的胡思乱想
虽然我觉得之后真人会发糖很多的hhh
起因是那个有趣的po nino给拓发line的事情 我就突然间爆炸了 都是深爱过的两个人 没法不跳....然后和柿子两个人聊了很晚 篡出这个 大概会持续更新(..... 未婚现实向拓x现实向nino
真的不知道这cp叫什么 可能叫国民爱豆组吧

1.
回家的时候 把他从沙发上一把捞起来
他咯咯地笑着 扭动身子 于是干脆把他的嘴堵上了
用不可言语的方式
暂停的游戏机从手中掉落  他的腿缠在了自己的腰上
心痒 痒得像个十几岁的青年 恨不得将恋人揉进身体里 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2.
带他去自己年轻时最爱的海边冲浪 他裹得只露一双眼睛
“前辈,我是有偶像包袱的职业爱豆露诶。”
这么说着 坐在后备箱里的宅男 陪了自己一整天
3.
他是极易害羞的人
从他背后抱住他时 能看到他红的发热的耳朵 这时就会忍不住说些他羞于回应的直球
就好像等红灯的时候亲吻坐在副驾驶的他一样
有种少年时牵住喜欢的女孩的手的快意
4.
听说他从不爱回复别人讯息 番组上后辈们的控诉都要把他淹没了 似乎这就是他的人设一样
叮铃!
“吓我一跳~nino给我发来一条line”
笑是真的止不住
5.
他的声音很尖 自己的声音很沉
他的皮肤很白 自己的皮肤总是黑的
他的身体哪里捏起来都软软的 自己的肌肉永远在线
这大约就是反差鲜明吧
尤其是当他们交缠在一起时
6.
每次离开家时 他都能被自己轻易抱得双脚离地
他永远都瘦的下巴发尖 瘦的面色苍白 瘦的令自己忍不住一袋又一袋的买东西塞进冰箱里 直到宅男因为冰箱合不上而生气
“浪不浪费啊!这么多东西不是钱买的吗!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这星期胖了吗?吃完昨天的东西了吗?让我看看肚子,是不是又玩一天游戏?今晚不准玩了!必须吃晚饭!”

宅男从没有吵的过自己 大概是因为除了笑和臭脸自己没有别的表情了吧
但 在他面前 自己总是在笑的
7.
又因为体重的事情吵嘴
心情本就不太愉快 竟一气之下去阳台抽烟 留下宅男在客厅里  又很快就后悔
在打算回屋道歉时 脸颊被亲了一下
“不要生气了哦....”
他轻轻地说

接着把他扛了起来 冲向卧室
今晚不吃晚饭 吃宅男

TBC.

【磁石】八重樱下(5-8)

【还是老话】:

注意自己避雷,这章有H,不接受的划过去就好。

指路八重樱下(1-4)

我承认这篇我就随便写写,没走太多心.....(别找借口!


5.【樱井】

  二宫起床时才刚刚凌晨,但他不是自然醒来,他发起了低烧,樱井还躺在他身边,但二宫一动就醒了过来。似乎是看出二宫不对,樱井爬起来仔细的检查他的伤口部位,浑身因为低烧而无力的二宫任由樱井动作。

  “戾气太重,你的身体受不了,所以才发烧。”樱井摸着二宫的额头说,“我去找相叶,他能治,你不要乱动,等我回来。”

  二宫点头,他不想动弹,懒懒的赖在床上,看樱井穿好木屐披上外套,一面睡意朦胧一面系着腰带。

  “快点回来。”二宫小声说。

  樱井点头,顺着小路进了山里。二宫躺在床上,却还能闻到身侧樱井躺过的地方有微微的香气。也许就是因为他是樱花的妖怪吧,二宫笑了,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笑。

 
    天蒙蒙亮的时候樱井带了相叶回来,相叶正进来的当儿樱井忽然想起了什么,对相叶耳语一句,便又匆匆离开。只留下二宫和相叶在房里呆着,相叶检查着二宫,忽然没头没脑的问道:“sho酱为什么会选中你?”

  “我不知道。”二宫低声说,他不想告诉任何人他和樱井的那个协定。

  “那你了解樱井家吗?”相叶又问。

  “算知道一点。”

  相叶笑了,笑容里呆着让二宫摸不着头脑的悲伤,“去找个老人问问,你能知道很多事。”他小声说道,“如果,你想了解樱井翔的话。”

  他给二宫周遭划了法阵,又给了二宫一副药,在樱井还没回来时就匆匆离开了。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的,二宫觉得身体舒服了很多,他慢慢坐起身披了件衣服,拿着药走出房间准备煎。

  “二宫君,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二宫回过头,松本老头的佣人安西,也是那天在门口接答的欧巴桑正用围裙擦着手从厨房走出来,看见他一脸奇异。

  “啊....有点发烧,想煎个药。”二宫如实的回答,安西仔细瞧了瞧二宫,看出来他的不对,走过来说:“药给我吧,我给你煎药。”

  二宫随着安西走进后厨,自打住在这里开始,松本老头对二宫经常是无视性的爱答不理,但安西却总会给二宫留下点饭菜,偶尔还和他聊聊天,对这个欧巴桑,二宫还是很喜欢的。

   安西手脚麻利的把药放进罐子里煎起来,二宫知道,她每天都给松本老头煎药,动作已经娴熟得很。他抱着胳膊坐在一边的小马扎上,默默地看着安西。

  “你们年轻人啊,别看身体好就不注意,要不然生了病比我们老年人还受罪。”安西唠唠叨叨的在二宫身边忙活,二宫突然想起自己的妈妈,鼻子一酸,为了掩饰这种难过,他转开了话题。

  “那个.....安西桑,你知道樱井家的故事吗?”

  药罐咕嘟嘟的冒着烟,透过雾气安西抬起头,“你想知道樱井家的故事?”

  “嗯,我听镇子上的人提起过,有点好奇。”

  “樱井家啊,”安西直起腰锤了锤后背,“曾经对这个小镇来说,是守护者。传说他们是阴阳师世家,族人天生精通法术。樱井家在山中栽了那颗八重樱,造了一口井,这样做是为了镇住那个时代各种祸害人间的妖魔,保护这个镇上的人。”

  “那为什么现在樱井家不在了?”

  “最后一个后人在封妖时死了。”安西叹了口气,“他封妖之前把很多东西留在了松本家这里让松本家保管,那边的房子里还留着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二宫惊讶的站起来,安西奇怪地看着他,二宫连忙说:“没什么,我觉得药可能是好了。”

  安西把熬好的药盛出来后就去准备早饭了,二宫偷偷的抱着药溜出屋子朝院子的深处的小仓库跑去。他不仅是好奇地想看看,更是因为相叶的话“如果你想了解樱井翔”。樱井翔与樱井家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绝对不是樱井自己说的那样简单吧,相叶给了他暗示,那么那些东西里会有答案吗?二宫想知道。

  仓库没有锁,也许是松本家的人觉得这些东西没有价值不值得锁起来,所以二宫轻易地就进了仓库。屋子里黑乎乎的,二宫掏出手机充当手电往前走了几步,顿时四周掀起一股尘土味。

  二宫把手机四处照了照,仓库里堆得东西太多他一时找不出哪一个才是樱井家的遗物,刚又迈出第二步,他就被旧拖把猛得绊了一跤,手机从手里脱手而出飞到一边。他跌跌撞撞几步走过去捡起手机,手电筒还开着的手机光打在仓库的墙上,不经意间,二宫看清了那副巨大的挂轴。

  “樱井氏·族谱”

  他仰起头,顺着看下来,绣着樱花的华美卷轴上记录着樱井家每一代子嗣和族长的名字,二宫屏起呼吸,目光最终落在卷轴的底部,然而还没等他看清,门口就传来一个声音。

  “樱井氏第十五代族长:长子,樱井翔。猝于xx年。”

  手机掉在地上,二宫猛地回头,仓库门口说出这句话的人正倚着门框抱胸微笑,眼角的鱼尾纹顺着笑意流露出来。

  “是相叶告诉你的吗?”樱井淡淡地一边问一边走过来。

  二宫摇头,又点头,扭过脖子不看樱井。

  樱井忽然笑了,他伸出手一把把二宫的脸捏住强迫他看着自己,“既然你想知道,”他捡起手机递给二宫,“那我就带你去看看。”

  “樱井家此后再无子嗣。”

  樱井松手后,二宫终于看见卷轴底部写着这样一句话。

  

6. 【相互的谜底】

  樱井走在他的前面,木屐踩在山地上健步如飞。相叶的药很有用,一天的休息后到了晚上二宫几乎没有受过伤的感觉了,但他依然跟不上樱井。

  夜晚头顶的星空很美,闪烁着光,微风带着花瓣飘散,香气越来越浓郁,二宫已经能看见月色下那颗朦胧而参天的八重樱。

  终于,他们来到了那颗树下,落满花瓣的地面踩上去软绵绵的,樱井走近树干,围绕着这颗合抱粗的大树走了一圈,最终站住脚蹲下,用手扒开厚厚的落花。

  ——一个小小的土包。

  樱井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花瓣。

  “三百年前,我被埋在这下面。”他指着土包,笑意不减。

  二宫瞪大眼睛,但很快就脸色如常,不仅是已经猜到了这一点,而且自从遇到樱井后,他的心里承受力今非昔比。

  “我曾经是人类,但是我死了,为了封住山之脉,我耗尽生命。”樱井放下手继续说,“松本家把我埋在这颗树下,从那时起树就和我成为了一体。我并没有超脱,因为山之脉没有消灭,所以过重的怨念和肉体一起被有灵气的树吸收,最终让我变成了妖。”

  “那你就是把山之脉封进井里的那个樱井家的族长么?”

  樱井微笑着点头,在二宫看来,他没有丝毫的掩饰,大方利落地承认道:“没错,我就是最后的后人。”然而二宫还没有继续询问,樱井便跳上了树枝。

  “我们的世界和你们完全不一样,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的事情,最好做个决定,现在还来得及。过几天我再来找你,我说过,我不想害你。”

  他居高临下地对二宫说,随即融入夜色。花瓣落在二宫的发上,他愣愣地望着樱井离去的方向发呆,一切仿佛都在这个夜停止。

  三天后樱井才再次出现,彼时二宫正坐在屋里玩PSP,樱井冷不丁的从后面窜出来吓了二宫一跳,马上要打倒boss的马里奥就这样挂了,气得二宫白了樱井一眼,推开他冷冷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以为nino你会知道的,”樱井把手搭在二宫肩上,“还是说,你打算把一切都彻底忘了?”

  “没有什么忘不忘的,你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那很好,只要等我杀死山之脉以后,我就抹掉你的记忆。”

  “不准!”二宫尖声反对道,“你不能抹掉我的记忆!”

  “那你为何还要去做多余的事情?”樱井收回搭在二宫肩上的手淡淡问,但二宫用沉默回答了樱井。

  这个人类在某些时候比看上去大胆且执拗得多。想到这一点,樱井只好把语气放缓道:“二宫,我说过我不想害你,只要山之脉被消灭,我就放了你。所以你别再做多余的事情好么?等一切都了解后,我就让你走,你可以回到你们的世界过你的生活,还——”

  “放屁!”二宫回过头对樱井大吼一声,眼眶发红,他不停的在喘气。

  “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的人生已经毁了,在杀死西川牧实的时候,就被我亲手毁了!因为西川我失去了一切,就算再回来又怎么样?我一辈子都要背负杀过人的罪恶活着!我根本就无法回到那个世界了,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他狠狠地推了樱井一把,力气大的樱井都被掀倒,接着二宫扑上去骑在樱井身上开始打樱井。动作越发地疯狂,直到樱井不得不一脚把他踹出老远,这一脚樱井踹的带了力气,二宫小小的身体一下撞在拉门上。

  “你这妖怪怎么可能懂,你根本就不懂!”

  二宫捂着肚子大声撕喊道,他的眼中爆发出压抑的阴沉,那是埋藏在他心底不知多久的怒和怨,终于在樱井翔面前彻底显露无疑。樱井从地上站起身,凝视着二宫,这次二宫没有移开眼睛,他像是一只发狂的小兽,怒视着樱井,没有丝毫畏惧。

  “我的确不懂,但你不用对我喊,你应该对那个对你不公的世界咆哮去。”樱井走到二宫身前一把把他扯了起来,“但我告诉你,二宫和也,活着就是最好的未来。”
   
   二宫挣扎着想推开樱井,但樱井没有松手,然而下一秒,他就忽然抱住了樱井,把脸埋在樱井的脖颈处,不住的颤抖。

  

  二宫把浴衣从身上脱下丢在一边,几乎就赤裸着暴露在春的夜晚中是有点冷的,他抖了抖,拿起毛巾跨入水中。这个季节似乎不适合泡温泉,但不得不说,温水能让身体格外放松舒适,他仰头靠在池边的石头上,看着水雾出神。

  被山之脉伤害的后遗症还在持续,二宫的腿一直在疼,相叶那天告诉他山里的温泉可以治疗,然而带他来这里的还是樱井,因为春日祭还在继续,相叶没有过多的时间抽身,虽然他看起来好像真的很喜欢二宫。

  尽管二宫还在介意前一天他与樱井的事,但樱井并没有过多的表示,他只是把二宫带到温泉就默默离开了,过分的安分,反倒让二宫有些不安,不过二宫也庆幸樱井没有留在这里。

  他伸出手,抓起一片落在水面上的樱花,这里离那颗八重樱不近,但花瓣依然被风吹到了这里。二宫静静地凝视着花瓣,忽然觉得樱井与着樱花格外相称。

  “很美吧?”他浑身一激灵,樱井不知何时站在了温泉边,抱着胳膊朝他静静地笑。

  二宫抓过毛巾一把遮住自己,樱井一副淡然的表情走到二宫身边蹲下看着他:“有什么不能看的,我也算是个男性啊。”

  “你干嘛?”二宫拉开与樱井的距离警惕地问。

  “我想看看你的伤,”樱井指着二宫,“我昨天踹了你一脚,太用力了,你现在不疼吗?”

  我当然疼,二宫狠狠地想,但他只是用毛巾把自己遮挡起来,“我没事,你快走!”

  樱井摇摇头,站起来开始解腰带,吓了二宫一跳,“我也想泡温泉。”他说。

  “不要!”

  “我又不是想对你干什么.....”樱井无奈地停止了动作,“我只是想脱衣服。”

  “你转过去,我穿衣服!”二宫命令道,樱井叹了口气,二宫连忙拿起浴衣套上,正系着腰带时樱井忽然开口道:“你后背上的伤我看到了。”

  二宫的动作一僵猛地抬头瞪着樱井,樱井转过头对上他的目光,微微一笑,他慢慢走到二宫身前伸出手帮他拿起腰带。“那天换衣服我就看到了。”

  二宫抿着嘴没说话,樱井继续道:“你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我也好奇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故事,可以当做交换把你的故事也告诉我吗?”

  他抖了抖手,打好一个漂亮的结在二宫身后,二宫摇了摇头。

  樱井收回手,“为什么?”

  “我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二宫说。

  “你指的是什么样的关系?”

  “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告诉你。”二宫冷冷地回答。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樱井一把拖起二宫的下巴,“我现在告诉你。”

  他凑近二宫,俯身吻上了他的嘴唇。

  就像那带着樱花气息的风一样,二宫瞪大眼睛看着樱井,任由樱井亲吻他的唇。最终,二宫做出了反应,他向前猛推开樱井,伴随着一阵水花,樱井被二宫推进了温泉里。

  樱井从水中站起来,水顺着他的发留下来,他的浴衣也被完全打湿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二宫,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二宫恼羞成怒的脱下木屐砸向樱井,但被他轻轻侧身就躲了过去。

  “二宫和也,”樱井撩了撩头发,“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7.【温泉】

  樱井从温泉里慢慢爬出来,脱下木屐踢到一旁,便随意的找了个石头坐下。二宫用手背狠狠地擦着嘴唇,怒视着樱井,大吼道:“你开什么玩笑!”

  樱井撩起头发微微笑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二宫和也,你不懂吗?”

  二宫的动作僵硬了一下,他看着樱井,咬下嘴唇,“你根本不了解我,我也不喜欢你。”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觉得我们是一类,”樱井把发上的水拧干,“你很聪明,就像那时的我。我们都是会把自己的想法贯彻到底的笨蛋,所以我死了,但是我不想看见你步我的后路。”

  “你说这些根本没有用,你这个妖怪!”二宫尖声反驳道。

  “难道妖怪就不能喜欢人类了吗?”樱井冷静的反问,“你问为什么我找上你,因为你杀人时眼神和我一模一样。我们都太聪明了,聪明的能把所有事看穿,这种聪明最终只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就像那时的我一样,我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和我很像。

  “我曾经是人类,因为深深地怨念变成了妖怪,我不希望你也是这样。但这只是我接近你微不足道的一个理由,作为曾经有心的人类来说,我能确信的就是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而且,二宫,你对我有什么心情,恐怕你自己都说不清吧。”

  二宫表情僵硬的扭过头,樱井浅笑了一下继续说:“你问我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是共犯,nino。我替你埋了你杀的人,而你帮我放出了魔物,如果有地狱,那么我们肯定是一起下去。”
  

  “你这个无耻的妖怪。”第二只木屐丢到了樱井身上,但樱井并没有躲开,他捡起鞋走到二宫身前,二宫退后几步望着他。他们相互对视着,最后笑的却是二宫。

  “你以为我怕过你么?”扬起的嘴角下痣随着动作移动着,二宫抓着樱井的衣襟把他拉近,凑上去吻住了樱井。

  木屐被扔到一旁,樱井湿哒哒的浴衣把二宫的身体打湿,他们在温泉边拥吻,就像是热恋的恋人,格外激烈,带着能把对方吞噬的热情。唇齿和舌头交融在一起,仿佛打仗一样的吮吸啃噬,最终二宫在最激烈的时候抽身而出,分开时他们相互的嘴唇之间还挂着银丝。

  二宫用手背擦了下嘴,在樱井还没有开口时,他狠狠地一推樱井,樱井向后踉跄几步再次掉进了温泉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水中爬出来的樱井大笑着伸手捉住了二宫的手腕,伴随着巨大的水花,他们一起掉了进去。

  雾气腾腾的水雾对面,樱井看见二宫光洁的肩膀,还有肩膀后面延伸出的狰狞的、仿佛纹身一样四散的伤疤。

  二宫撩起一片水花,“别看我。”他闭着眼睛冷冷地说,仿佛知道樱井正肆无忌惮地看着他。

  樱井游了过去,凑到二宫身边,揽过他的肩膀,俯身细细地亲吻着他的侧脸,直到二宫不耐烦地推开樱井道:“别太得意忘形。”

  “怎么算是得意忘形?是这样,还是这样?”说着,把二宫的脸扳过来亲个不停。

  “流氓。”二宫推开樱井躲到一边,樱井也没有再过去,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握住二宫的手,十指相扣。“告诉我吧。”樱井说,“作为交换,我告诉你关于我的所有故事。”

  手里的手指动了动,最终他的主人发出一声叹息,扭头道:“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

  夜空下的温泉中,仿佛划开了另一个世界,微妙的表像背后,是罪恶的黑暗,还有岌岌可危的深渊。

 “回去吗?”

  因为长时间泡在温暖的水中,二宫的眼神格外朦胧,就像小兽一样温软懵懂,在这时,他比樱井更像是一个妖怪。“好啊。”他眨着眼睛微微点头。



  胳膊肘撑着半卧在榻榻米上、浴衣半遮半掩的开口中露出大片的肌肤,月光打在腿上,配上那恰到好处的眼神——“过来”,这就是被眼神所传达出的话语。魅惑,樱井望着二宫这样想。这人身上的确带了那样的气息,就好像他天生为此而生一样,轻易间就能把人拖入这无底的黑洞。

  他提起衣服的下摆跪在榻榻米上,俯身凑近,他是碰到了二宫露在外面的腿,于是樱井便轻轻托起二宫的脚吻了吻光洁的脚背——他发出了一声略带色气的叹息,随即笑个不停。

  “笑什么。”

  “啰嗦,要你知道?”语气又变回了樱井所知道的那个二宫和也,然而此情此景下这般的语气,却有了点别的意味。

  这里不是松庭,他们在温泉边的一个房子里,听相叶说这屋子原是守温泉的人呆的,不过这些年没什么人来,温泉也废了,屋子还留着。除了他们,这个房子里没有别人,于是这个地方理所当然地变成了他们的。

  樱井双手加大力气,把二宫仰面推到在榻榻米上,也许是太使劲,二宫的浴衣在倒下的时候散开了大半,露出纤细的锁骨和白皙的身体,他果然是魔性的,能让自己喜欢的人百分百沦陷,比起自己,这个人才更像妖吧。

  二宫在他身下时少了平时的抵抗,樱井轻易的把他从浴衣里抽出来,终于这副身体完全暴露在他眼前——身上铺着银色的月光,也挡不住二宫耳上的红潮。他在害羞,一想到这里,樱井反倒觉得自己占了利,便逗弄般在他耳尖轻吻了一下,怀里的人立刻抖了抖,娇嗔似的喊了一声。

  最终也没有再继续做下去,毕竟是第一次,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樱井怕伤了二宫,双方都有点累了,樱井抱着二宫躺下,彼此面面相对互相对视。

  “为什么呢.....”不知是谁的低语划过耳边,樱井抬起头凝视着那张苍白的脸,听清了下一句喃喃自语:

  “为什么要喜欢我呢?”

8.【神社】

  真舍不得,春日祭还有一天就要结束了,这是站在小摊前挑面具的时候二宫听身边走过的jk说的。

  他抬头盯着坐在摊前小马扎上丝毫分分钟就能睡着的摊主大野,终于用手指戳了戳把他捅醒:“喂,那个狗脸面具怎么卖?”

  “啊啊....”大野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直起腰,“这种面具我不卖给人类.....”

  “少废话啦,我要你必须卖我,多少钱?”

  大野抬起头用他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二宫,二宫也不吃这套,毫不犹豫地用更湿润的眼神回盯过去,最终大野妥协般地小声说:“1000yen....”

  “你抢钱啊,一个面具都卖这么贵,怪不得没人买。”二宫正要掐着腰和大野理论上一番,似乎是料到二宫的反应,大野一副“行行好别再打扰我睡觉”的表情说:“去神社投钱,300yen就够了。”

  二宫心里琢磨了一下,扯着面具就朝神社小步跑去。太阳快落山之前,空气中都浮动着金色的气息,踩着木屐费力爬上神社,把钱投进去后二宫并没有离开。此时的神社很安静,四周都很安静,一切都安静地沐浴在夕阳下。

  二宫闭上眼,把从大野那里买来的面具轻轻系在脸上,一睁眼,樱井正站在鸟居外。

  “nino。”樱井露出了带着鱼尾纹的笑容,“过来。”

  二宫站起身,静静地看着樱井,没有动。

  “你还在怕我把你怎么样么?”樱井歪着头叹了口气,“明明都——”

  二宫突然举起手臂,做出一个张开的姿势,仿佛是在索要拥抱一样,鸟居外的樱井有些迷茫的歪了下头,在狗脸面具的遮挡下,他看不清二宫的表情。

  “怎么了?”樱井问。

  “你不是樱井翔。”狗脸下发出的声音有些闷。

  “如果我不是樱井,我是谁?”鸟居外的樱井笑了。

   “你是个骗子。”另一个声音说出了回答,鸟居外的樱井抬头,从神社房顶上站起来第二个樱井,手里拿着一柄长弓。

  “蹲下!!!”话音未落,二宫头顶划过一支带着火焰的长箭,灼热的火光燎着二宫的衣服,刺向鸟居外的樱井,顿时四周一片烟尘。

  等烟雾散去,二宫站起身,鸟居已没有人影——巨大的山之脉身体内深深刺入长箭,不断冲撞着鸟居。樱井从房顶上又射出一箭,这一次怪物用爪子抓住了箭折断,二宫附在地上,听见了怪物的嘶吼:

  “樱井翔!把我杀了,你也会消失的!!!”

  樱井没有说话,他抽出了第三支箭,搭在弦上,盯着怪物蓄势待发,怪物再次咆哮了一阵,在箭射出来前冲上天空,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重新回归寂静,二宫还未从地上站起,房顶上的樱井摇了三摇,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咚”的从房顶滚了下来,一头栽倒在地上。

  二宫跑过去,扑在樱井身边抱起他的肩膀大喊:“樱井翔!你醒醒!”

  “.....我没事,”樱井一脸惨白的睁开眼,“我就是,有点恐高。”

  “.......”

  一切要追溯到三日前樱井与二宫的夜谈。

  前天夜里樱井对二宫说:“既然山之脉已经被放出来了,那一定会来找我,与其等着,不如我先下手。它会变成人的样子去迷惑人类,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怎么做?”

  “它那日伤了你,对你的气息有印象,你要是做诱饵一定没问题。你带着狗妖的面具把他放了出来,所以你要带着狗妖的面具去引他,因为它是山所形成的怪物,理论上同山神是一体,你就呆在神社里, 它自然能发现你。”

  二宫眨了眨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樱井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笑道:“我会把神社以鸟居为界化成结界,它进不来,这样即便它变成我的样子,你也能分辨出来。此时你只要给我攻击的信号就好,我一定会护你周全。”

  “那倒不必,”二宫歪头任樱井揉着,“只是你确定你真的打得过那个怪物?”

  “要是打得过我还会成妖么?”

  二宫话语一顿,趁他愣神的功夫,樱井便起身走到门外,“三日后见。”说着他便跳上了树。



  “你说这算失败还是成功?”樱井把弓放在一边,朝坐在他旁边的二宫问。

  太阳最后一丝光芒就要消失在地平线上,四周泛起了凉意,神社中除了他们并无别人。二宫扭过头瞥了樱井一眼说:“就你恐高这一点来说,挺失败的。”

  “我自小就恐高。”樱井也不避讳,大方的承认,似乎是在等二宫嘲笑他一番。

  “其实我也很讨厌海,因为我会晕船。”

  本以为会被狠狠吐槽的樱井转过眼,二宫也撇过头,两道目光正好对上,相互对视许久。

  “看我干什么?”二宫的耳尖有点发红。

  樱井伸手把二宫的碎发掖在耳后,说:“nino,有人夸你长得很好看么?”

  “那当然,我是good looking guy。”

  樱井“哈哈哈”的笑不停,二宫打开樱井的手起身就要走,却被樱井一把拉住袖子道:“别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放开,别碰我。”

  “我不放!”

   二宫一面拉着衣服一面强往前走,樱井不得已站起身往后拖他,正拉扯着,二宫脚底一滑,他们一同扑倒地上。

  “胖子你真沉快给我起来!”

  被樱井压得仰面朝天的二宫后脑勺磕在神社木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樱井撑着手臂抬起身,正要开口询问二宫是否有事,突然眼神定在他身上,话语便停顿住了。

  ——因为刚才的拉扯,二宫的浴衣衣襟被扯开,上半身露出了大半,此时二宫正好仰面躺在樱井身下,这个暧昧的姿势下,某种暗示心照不宣。

  樱井试探着伸出手附在二宫脸颊上,像是在征求二宫的意见。

  “啧。”二宫用他非笑似笑的薄唇发出了一声叹息,他细长的眼睛中波动着清明的光,仿佛是给樱井的一个讯号。

  亲吻顺理成章的进行了下去,二宫伸出手臂搂住樱井的脖子,他们相互搂抱在一起,一面加深着吻、二宫的手一面向下伸去——他解开了樱井浴衣的腰带,把它远远的甩到一边。

  “这是在神社。”

  樱井伸出手把二宫额前的发撩开,露出他的额头继续亲吻。二宫点着头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回应,樱井笑着扬起手,像是施展法术一样在空气中挥舞着,于是四周彻底安静了下去。


  “你会死吗?”二宫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杀了山之脉以后?”

  “会。”樱井注视着山下已经开始亮起灯火的城镇,“我也会放你走。”

  “可是你杀不死它。”

  “会有办法的,不该存在的东西总会消减,就像山之脉,就像我。”

  蛐蛐的叫声在夏夜的晚风里回到了耳膜中,花香终于没有前几日那般浓烈了,八重樱的花期也即将结束。

  “我背上的伤,是被一群人打的。”

  樱井回过头,二宫躲在黑暗里,见他回头也不再避讳,掀开浴衣背过身,这次樱井终于看清了二宫背后一道又一道狰狞而鲜活的伤疤。

  “是西川干的,就是我杀了的那个人。”二宫平静地讲述着,“在我辞掉研究所的工作以后,某天晚上我被一群人群殴了。”

  泛着粘稠的黑色记忆在讲述中被翻了上来,那是二宫刚刚辞退研究所的工作不久,那个深夜他在回家的路上被一群蒙着面部的人拖进了巷子里,殴打如同暴雨一样降临在身上,不论是挣扎还是叫喊,都更加变本加厉。

  二宫的意识在疼痛中变得模糊,隐约间他听见了西川的声音:“不要打脸。”于是背上被铁条留下了一道又一道伤痕,他已经无力去反抗,不知过了多久,这顿毒打才暂停,人群散去前二宫勉强睁开眼,把西川离开时的背影深深刻在视网膜里。

  人在什么时候会诞生恨意,又是在什么时候会把恨意变成杀意?

  黑暗中二宫的眼睛仿佛在灼灼闪光,他笑了笑,轻声说:“所以,我也没法回去了。”

  “因为当我把刀子刺进西川的身体里时,我就知道,我变成了和你一样,因为魔障而诞生的怪物。”

  

TBC.

  【看到这里估计也猜得到这是BE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