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16-17)

【磁石】电车终点(14-15)

其实写完上两章的时候16,17已经完成了但我忘了发了......直到今天才想起来(土下座

我是真的烦lft的排版,腊鸡!


正文:


16.苏醒

  

  黑暗里有双眼睛睁着,一个低沉的声音说:“要醒了。”


  “谁?”


  “你。” 


  “我?我正醒着呢。”


   “哦,”那个声音笑了,“不,你没有,因为我还没有醒。”


  “什么?” 樱井朝着黑暗喊,“你是谁?出来!”


   那双眼睛闭上了,黑暗里慢慢走出一个人,他把手放在樱井的肩上,“我是你,真正的那个。”樱井翔微笑着说,“现在,醒醒吧。”


  是的,樱井正在苏醒,他已经睁开了眼睛。


  医院的天花板还是和记忆里一样惨白,全身打满绷带,但依旧痛不欲生,绑在脸上的氧气罩带子勒得樱井非常别扭,还有床边的花,樱井总觉得有点煞风景——居然是白色的。


  “你醒了?!”


  樱井瞥过头,二宫三步两步从病房门口跨到床边,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此时少年的力气比平时不知大了多少倍,几乎要把他从床上生生揪起来。这下樱井痛的眼冒金星,脱口叫道:“nino!放手!”


  二宫一抖松开手,樱井立刻捂着胸口大口喘气,缓了半天才抬手指着他哆哆嗦嗦蹦出一句话:“疼!”


  “我差点以为你死了!”二宫尖声喊道,他也跟樱井一样哆嗦着,“你去哪了?那天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消失了?到底怎么了?”

  

   “我本来就差点死了!”樱井揉着胸口回喊道,“在我从生死边缘回来以后,你能不能稍微做件好事让我歇一会?”


  他们相互瞪着眼睛,樱井才发觉二宫的脸色也无比苍白,他能想象到,本就身体虚弱的少年这几天几乎没有合眼,劳累奔波让他像张纸片,随时就能倒下。


  “我....”樱井顿了顿,艰难开口道,“是相叶,相叶雅纪,那天他把我打昏,踹下悬崖了。”


  “你.....”


  “我爬上来了,”樱井举起缠满绷带的双手,“本想一死了之的,但一想到你,我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必须活着。”


  二宫闭上嘴,紧紧地盯着樱井,他的眼睛有些泛红,不知是累的还是什么,接着瘫倒般的跌坐在樱井的床上,扑过来抱住樱井的脖子。少年把脸埋在樱井的脖颈中,紧紧抱着他,久久不肯放手。


  “nino,”樱井抚摸着少年的头发低声说,“我现在最畏惧的,就是死亡。”


  托了今井的福,三天后樱井转进在他的医院里,认真养伤。二宫周旋了这一切,将樱井照顾的无微不至,他更没有问樱井相叶杀他的动机,甚至对那件事一点都没再追问。但樱井终于知道了一点,为何那时二宫没有选择把他直接杀死,而是把他丢进地下水沟、推进地铁轨道——他在试探,试探樱井是否真的失去了记忆,是否真的忘了如何使用他的力量。


  没错,就是他那逆天的力量。虽然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樱井已经想起了如何把世界抓在手中撕扯玩弄,那感觉太爽了,像是从水面下浮起的第一口空气,令他几乎战栗。相叶以为他死了,因此樱井不敢再使用这个力量,但他一旦想起那种感觉,就觉得自己像成为了神一般。


  但樱井是畏惧的,他开始害怕自己想起过去的事情,那些杀戮的梦、零散的感觉,甚至头上的疤痕,这些种种都在明示樱井:他的过去绝不美好,一定充满着血腥。没错,他杀了二宫最重要的人,但那是谁?樱井为什么必须杀掉他?


  这些问题在樱井躺在床上时争先恐后的涌进他的脑海,迫使樱井不得不去正视。樱井害怕过去的自己,也更害怕它与现在的自己兼容,到那时究竟谁可以幸存呢?如果过去的他能杀死二宫最重要的人,那么二宫对他来说也是无足轻重。这太显而易见了,曾经的樱井翔是存在着的,但现在的樱井翔是活着的。他们有本质上的不同。


  也一定是从地铁站那时开始,发现樱井失忆的二宫改变了直接杀死他的决定。为什么,他在等待什么呢?难道是在等待另一个樱井苏醒吗?肯定如此,他不甘心于杀死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樱井,二宫一定在等待着,等待樱井跪在自己面前亲口说出这件事的始末,等待着把刀亲手插进自己的胸膛。


  樱井抽出烟点上,望着远方叹息,他竟开始痛恨相叶的仁慈,若不是因为他,另一个樱井不会醒来。如果另一个樱井一辈子不醒来,那二宫会不会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


  “你找死啊?”


  二宫一把从樱井手里把烟夺过来,丢在地上碾了几脚,怒气冲冲地吼道。见樱井毫无反应,怔怔地看着他出神,二宫以为樱井是无视他,更加生气了,尖声说:“抽烟?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能站起来了就以为好了吗?跑到楼顶来,怎么晚上的风没吹死你?听见了吗,下去!”


  这孩子,现在还不知道樱井翔在苏醒。等他的记忆完全恢复的那一天,二宫还会像现在这样吗?那一天可能很快就要来了,可那之前他们两个所度过的日子,又算什么呢?


  二宫还在樱井身前喋喋不休着,于是樱井扔开拐杖,把少年一把拦在怀里,低头吻住了他。这个吻很急躁,却不带什么欲望,只是嘴唇碰嘴唇。樱井把嘴紧紧地贴在二宫的嘴上,两人就这样维持了一会,樱井才松开手。二宫退后几步,他有些强掩羞涩地别过头,耳朵却已经通红。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樱井伸出手把二宫的碎发别在脑后,“对不起,nino。”


  “行了吧,下不为例。”二宫狠狠地瞪着樱井说,“下楼!”


  樱井笑了起来,他捡起拐杖,跟在二宫身后一瘸一拐地走了下去。


  初夏过后,热潮便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樱井出院那天,东京像灶上的蒸笼,热的叫人喘不来气。风水轮流转,樱井突然想起他带着二宫出院时,两人还不太对付,每天时常唇枪舌剑,刀光剑影。现如今那个满头刺的孩子正站在他身边,轻轻地抓着他的手。


  开车来接的人是松本,樱井住院时他也曾来探望过几回,更撞见过二宫,他们二人在外人前也并未遮遮掩掩,即便未做亲昵之举,松本也看出来些端倪。某日松本趁二宫不在偷偷旁敲侧击樱井,樱井懒得废话,直接承认道:“我与这小孩现在算是在一起。”


  “什么?”松本被樱井的直白吓得大吃一惊,“那孩子还没成年!你们差了十几岁!”


  “你这样看我,倒像是我强迫他一样,我可没做什么。”


  “难不成是他主动....”松本的表情略微复杂起来。


  “你情我愿。”樱井淡淡地说,“但是是我先的。”


  此刻松本打开车门,见到站在医院门口这“你情我愿”的一对,脸色有点乱七八糟。“你们两个,”松本指着樱井和二宫说,“公共场合,注意点。“


  二宫终于把手从樱井手里抽出来,迅速窜上后驾驶,樱井无所谓的笑笑,今天气温很高,又是中午,医院前除了松本也没什么人。他拄着拐杖走到副驾驶坐了进去,松本惊奇道:“你不坐后面?”


 “后面是留给少爷坐的。”

  

  从倒镜里望见上车就玩起游戏机的少年,此刻早已插上耳机沉浸在游戏里。


  “行了吧,我不吃狗粮。”松本也笑了,“祝贺你出院,待会去吃饭吗?我请,小少爷来不来?”


  “小少爷不用来,他不喜欢。”樱井又瞥了眼二宫,他还是心无旁贷的玩着游戏机,话语权全权交给樱井,“咱俩就成,正好我们聊聊。”


  “哦~成年男人的话题吗?”


  “没准呢。”樱井盯着后视镜笑道。


  送二宫回家后,樱井同松本去家附近的拉面店坐下了,才入座,他便忍不住抛出问题道:“大野最近如何?”


  “原来你惦记的是他?”松本假装失望道,“看来我也是没地位了。”


  “住院时他没来,我也联系不上他,之前跟他说过一件事,本想再问问的....”


  “什么事?”松本话刚出口,又想起自己的职业,便立即调转话题,“大野去夏威夷了,明天就回国。”


  樱井提起来的好一段心才放下,“哦,这样。”他心不在焉的抓起一枚柿种,“也没什么,不过是我有个箱子,想打开,却记不得密码。之前问过大野,他竟同我说,可以帮我撬开。”


  松本“噗”得笑了说:“这不算玩笑,大野没开事务所之前,是安保公司的技术员,专门开锁呢。”


  “重点不仅是箱子里面的东西,”樱井摇头道,“还有密码。”


  “密码?”


  “大野或许跟你说过吧,我失去了以前的一部分记忆,而那个箱子,正好是与那一部分丢失的记忆有关,如果我想起来密码,那一定能对我找回这段记忆能有帮助。何况,箱子里的东西也是一个重要线索。”


  柿种在手里捏来捏去,最后化成粉末,樱井略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见樱井脸色渐渐变差,松本踌躇了一会说:“不如直接带着箱子找大野去打开吧!”


  “什么?”樱井猛的抬头瞪着松本,“你开什么玩笑?”


  “既然知道密码就可以对你的记忆有帮助,那就直接让大野把密码开出来吧,对他来说,这也不算什么。”松本把手放在樱井的肩膀上,“相信我,翔,你一定能想起来的。”


  二宫不在家。


  这让抱着侥幸心理的樱井有些欣慰,他感觉自己在背叛二宫,这种感觉很奇怪,但他还是从地下密码箱拖了出来。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樱井想,也许他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


  他扯下一张纸,在上面写到:


 “冰箱里有苏打,晚上吃咖喱乌冬面吧。”


  樱井轻轻地关上了门。


  箱子很沉,但摇晃起来却感不到里面有什么,密码是六位的,这一点有些特别,樱井把它递给大野时,突然发觉自己心跳的很快,快到他的手微微发抖。


  “哦,这种密码箱~”大野瞥了一眼,轻快地说,“也不算难,一会就可以了。”


 “嘿,我就说交给大野没问题吧!”松本拍了拍樱井的肩膀,“翔,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肋骨疼,可能是刚才拎箱子的时候碰到了。”樱井转过头,双眼紧紧地盯在大野手中的箱子上,灼灼的目光几乎能把箱子瞪穿。


  大野倒丝毫没有觉得别扭,双手稳健的拨动着密码锁,用极快的速度进行调试匹配,一时间室内除了锁转动的喀嗒声外什么都没有,安静的有些过分。樱井一眨不眨地看着大野的动作,在开足了冷气的房间里,他的衣襟一分一秒的被汗所打湿,心跳声几乎要盖过耳边的锁声。


   “喀”。


  樱井不禁屏住了呼吸,目光紧紧黏在从箱子前起身的大野身上,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在颤抖。


  “密码是这个,”大野指着箱子说,“至于箱子,你也自己打开吧。”


  樱井拼尽全力走到箱子前,在看到密码时,他浑身一震,突然捂住头战栗个不停,松本刚要冲过来,却被一旁的大野拉住。


  “328513....?”松本念出密码,“这是什么意思?”


  大野盯着樱井,他就静静地看着樱井从战栗变为颤抖,他大口喘着气,手掀开了箱子,那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照片,上面沾着点点凝固后的血迹。樱井拿起它,捏住死死地瞪着,接着他跪倒在地,抱着头打滚,像是疯了一样嘶嚎。


  刀、血、黎明、少年....


 “在没有到达终点之前,不在死在这里。” 


 “这是你的钥匙,你绝不能忘记的东西。”


   .......


  就是在那一天!就是那一天!


  那一天,那个黎明。在头痛欲裂的地狱里,他从地上站起身,血顺着额角不断的流下——那是真正16岁的二宫为他的恋人的复仇一击。他踉跄着,从抽屉里抽出一本相册,将里面其中一张照片拿出来,血滴在照片上,染红那张年轻的脸。他在失血的晕眩中拼尽全力掀开地板,把保险箱拎出来,将照片扔了进去。


  “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他用染血的手指拨动着密码,喃喃自语道,“绝对、不能....忘记。”


  绝对,不能忘记自己。


  在失忆之前,他最畏惧的不是死亡,见了太多“自己”的他,最害怕的,是失去真正的他自己!


  这是他留给自己的钥匙,拿到它,就能唤醒真正的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松本目瞪口呆地看着樱井,大野站在一旁,面色凝重。


  地上的樱井终于停止了嚎叫,松本刚要上前,樱井突然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大笑,这是松本从没有听过这样的笑声,就像是世界濒临末日前人类的最后狂欢,在绝望中带着最原始的欢愉和解脱,肆意而疯狂,令人毛骨悚然。


  樱井一面笑着一面从地上站起身,他把相片揉成一团丢开,一脚狠狠踹在桌子上,实木的桌子竟被他踹翻了。樱井大口大口喘着气,呼吸却渐渐平稳下来,他背过身子,抬起手把袖扣系好、领带摆正,不慌不忙的样子与刚才大相径庭。


  待整理好衣物,樱井慢悠悠地弯腰从地上捡起揉皱的相片,轻轻地把它展开抚平,就好像刚才把它狠狠揉烂的那人不是自己似的。他缓缓转过身,在看到樱井眼神的那一刻,松本几乎打了个冷战。


  这是怪物的眼睛!


  樱井抬起嘴角笑了一下,那瞬间松本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意,没错,就是杀意。明明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连骨折都还未痊愈的消瘦男人,但松本不可抗拒的畏惧了,在这一刻他突然笃定,这个人,可以掌握他们的生死。在他的目光前,松本被钉在原地,无法移动。


  “离开这里。”


  大野把手挡在松本身前,他就这样直视着樱井,平静而不可动摇地命令道。


  樱井眯起眼,他把目光在大野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开口说:“多谢你们。”


  “恭喜你,”大野抬起的手没有放下,“终于回想起以前的记忆了。”


 

  “不,”樱井微笑了起来,“只是真正的的我苏醒了,仅此而已。”


  他抬起手,手指转动着,把沾着血渍的照片缓缓翻过来展示给大野和松本。这张照片与樱井的锁屏几乎一模一样,照片上还是那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十七岁少年,但这个少年的眼神,与举着相片的人别无二致。


  这双眼如同刀锋般锐利,像神一样高高的蔑视着他们,眼中的冰冷丝毫不加遮掩。




17.真正的秘密


 “我想,我还没有必要去防备我的患者吧?”町田平静地说着,把病例放进公文包内,“别站在门口了,进来坐坐吧,你也很久没来了。”


  樱井从阴影里走出来,自门口缓步走进屋子里,却连一丝声音都没有。他在椅子上款款坐下,像闲庭信步游荡着寻找猎物的野兽,饶有兴趣的端详着町田。


  “我不再是你的患者了,町田先生,”樱井说,“托您的福,我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町田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难道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理由吗?”他低着头问。


  “有一件事您说的太对了,以至于我回想起来,不禁要为您喝彩,甚至来特地告诉您。”樱井把手机拿出来打开,将锁屏展示给町田,“锁屏上的这个的孩子,他的确不是我。”


  町田抬起头,在接触到他的眼睛的那一刻,这个冷静的男人也忍不住撇开了视线。


  “您在害怕什么呢?”樱井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像是被揉皱又展平过的相片,“我就如此让人畏惧吗?”


  他把相片递到町田眼前,同手机放在一起。


  “这才是我,不是存在过的那个,也不是活着的那个,而是这个活生生的,站在于你眼前的这个,我。”樱井轻轻地把相片放在桌子上,“而我,就是我最严加看守的秘密。”


 “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


   他想起来了。

  

  一切的开始在那个物理实验室,他记得那天很热,父亲抱着弟弟,母亲牵着妹妹,被冷落的他略有些不开心,因此站在角落里。爆炸发生的很突然,倒塌下来的房梁与墙角形成了一个三角形,让他幸免于难。


  从那一天开始,神给了他一个礼物,并把礼物放在了他的手上。从那以后这双手无数次的撕开世界的纬度,让他为所欲为,让他无所不能,让他蔑视着世间众生,但在那之前,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当樱井刚刚意识到自己可以控制物体的时候,并非是出自他的本愿,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念头,哪怕一个玩笑,都会有让樱井措手不及的后果。在商店橱窗里瞥过一眼的手表,第二天便出现在自己的床头;前一天发生口角的同学的书包,隔天被高高挂在学校的旗杆上......樱井的力量不能受制于他自己,反而牢牢地控制着他,将他逼得几乎疯狂。


  有一天,绝望的少年愤恨地想:若是我没有经历那场事故,又该怎样?


  于是第二天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存在着没有失去父母的、没有被那该死的力量所束缚的、依旧是快乐无忧的樱井翔。除了取代他,少年别无他法,于是他在放学的路上杀了这个樱井翔。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在怀里的人眼中的光渐渐溃散时,他突然意识到他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但那之后的事,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发现自己可以控制住这个力量了,甚至于他可以回到原本属于他自己的世界里,从那时他明白了一点:他拥有的,是魔鬼给他的礼物,这份礼物,需要他自己来培育。


  “知道为什么吗?”樱井在椅子上转了个圈,抬起自己的手细细端详着,“每一个世界的能量都是守恒的,少了一个樱井,这一部分能量就会回到另一个樱井的身上。在同一个世界里杀死的自己,最终会让我变得更强大,更稳定。”


  “仅仅是因为这个?”町田面色惨白的问,“你杀了那么多的自己....”


  “如果我不能控制住它,那就是它控制我。”樱井收回手,冷冷地望着町田,迫使医生不得不别过头,“那么失控的我,下一次会把自己放在哪里?悬崖边、高空上、深海里?还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缝隙中?我不要一生活在恐惧里,更不要因为它而痛不欲生!”


  他一拳砸在桌子上,“我不仅要活着,活在自己的掌控中,我的命运抓在我的手里。”他注视着被砸出裂痕的桌面,冷冷地说。


 “那为什么...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您是我的心理医生,”樱井收了手微笑道,“我需要向您倾诉,对吗?”


  他垂下双眼,那瞬间有一丝悲凉从双眸里划过,很快却又消逝不见。这一刻町田忽然明白了他的痛楚,何等擅长洞察人心的心理医生脱口而出道:“在记忆苏醒后,你仍然不法自拔,是因为那个还爱着二宫的你牵制着你自己吗?”


  樱井瞪大双眼,他猛地站起身,转瞬间差异和震惊变成了怒火,被戳中心事的他恼羞成怒的挥起手,下一秒町田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拎起,重重推在墙壁上,这一击令他顿时口喷鲜血昏迷不醒。


  “町田!” 


  樱井大吃一惊,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竟使出了如此大的力量,然而在他刚要跑过去之前,一个声音冷冷地开口道:


  “离他远点,樱井翔。”


  樱井回过头,相叶站在他面前,他穿着银色质地的外衣。就像是科幻片中的未来世界使者一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命令道。




  “姓名:樱井翔。编号0125,坐标α轴Ⅰ世界,主世界线为β。罪名:搅乱平行世界间平衡,打乱因果律,导致世界线变动,空间紊乱。违背了2253年时空法三大基本条例第一条:不得破坏宇宙的规则。因此我来阻止你。”


  樱井非笑似笑的看着相叶,仿佛刚才相叶说的那些话与他无关一般完全无视,他走到町田身边,摸了摸他的脉搏。


  “有一件事我要跟你道歉,相叶。”在确认町田还有呼吸后,樱井站起身漫不经心地说,“我错怪你了,你的确是国家的一份子,你是黑衣人吗?”


  “别把这个当儿戏,樱井翔,我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未来。”相叶的目光随着屋子里踱步的樱井而移动,“你做的事使各世界线之前出现了不可挽回的变动,严重威胁到宇宙的平衡,我们不能放任你这样做。”

  

 “所以,你就是正义的使者?”


  “我不是,樱井。”相叶看起来在极力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这让他有些微微发抖,“但你的确是错误的,你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延续自己的生命。”


  “那你要怎么样,杀了我?像那次一样,把我推下悬崖?”樱井戏谑道,“我是应该感谢你的仁慈,多亏了你,我才幸存下来。”


 “是的,但这次我不会再怜悯你了。”相叶举起手里的刀,身体微微颤抖,“今天,一切都会结束。”


   樱井眯起眼,盯着相叶。


  “没用的,樱井。这个外套,是专门为了你而设计出来,用来克制你的力量的必胜武器。”相叶向前走近了几步,“没有人能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即使是神明也不行。”

  

  “神明?”樱井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相叶,随即大笑起来,相叶诧异的看着樱井,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真的有神明,相叶,那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力量呢?我的人生,从十五岁开始,就永远的结束了,剩下的日子只是单纯的存在着。一开始我担心我的秘密被人所发现,后来我担心无法控制住这个力量的自己又做荒唐事。再后来我的恐惧源于对自身的畏惧。直到终于有一天,我可以抓住我的命运了,换做是你,你会怎样做?”


 

  樱井用锐利的眼神直视着相叶,咄咄逼人地问,这让相叶一时语塞。


  “你不会明白的,你们都不会明白的。”樱井抓起桌上的笔,低声说道,“从我可以抓住我的命运那天开始,我就是自己的神。”


  话音未落,办公桌上的笔筒里的笔齐齐飞出笔筒,像子弹一样朝相叶射来。与此同时,摊在桌上的病例也像拥有生命似的飞舞在空中,一张又一张似锋利的刀刃,在空气中擦出凛冽的风声。


  相叶拎起外套的兜帽,将银色的披风展开,笔和纸片在触到他的身体前,便失去了控制落在地上。相叶一路朝樱井走来,樱井便看着他一动不动,他们用目光进行了短暂的交锋。下一秒先动手的是相叶,他的速度很快,夹着风的空气从樱井眼前飘过,但樱井更快,他竟直接在这狭小的房间里展开了空间跳跃,接着出现在相叶身后的他一脚踹在相叶后背上,把他踹出老远。

  

  相叶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他很快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有点惊讶,毕竟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还是不敢相信。知道吗,我们的确都称你为'神'。”他大口喘息着,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愤怒,连语气都颤抖了。


  “我,”樱井投过他冷漠的眼神,“很快就是真正的神了。”


  相叶似乎有些没明白樱井的话,但这不妨碍他用更快的速度冲过来,他们的交锋很快,快到双方的影子都变得有些发虚。但谁也无法占据谁的上峰,在又一次的交手后,樱井先退后了几步,他的脸色有些发白。


  “住手吧,樱井。”相叶说,“你失忆了一年,在这一年里,你对自身能力的控制力大大削弱了,何况是这样频繁的进行自身移动。你撑不了多久的。”


  樱井把手撑在桌子上,扶着腰喘了一会,“看样子逃也是没有用的,你总能找到我,对吗?”他断断续续地说。


  “直到我的任务完成为止。”相叶毋庸置疑地回答,“否则我将永远留在这里,永远。”


  他突然扯下外套,在樱井还未反应过来前,将它蒙在了樱井的身上,相叶用双臂紧箍着樱井,将外套紧紧包裹住他的身体。樱井在外套下无法使用能力,本能的发力把相叶往墙上撞,两人扭打成一团,但相叶的手从没让外套离开过樱井的身体。很快力气更大的相叶占据了上峰,他在樱井的剧烈反抗中一步一步拖着樱井往窗口边走去。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察觉到相叶的意图的樱井更加大力的挣扎起来,他奋力向前倾倒身体,但在相叶强有力的双臂前徒劳无功,樱井越是挣扎,相叶抱得越紧,以至于樱井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被他生生抱了起来。


 “我只有这个办法了,樱井翔。”相叶的口气中带着不可动摇的视死如归, “只有这样,才能结束一切。”


  “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尖叫和挣扎无法阻挡相叶坚毅的脚步,在相叶几乎要碰到窗沿时,一个声音插进了这场混乱中,并轻而易举的打断了他们。


  “把樱井翔放开。”


  二宫站在门口,他的手中端着一把乌黑的手枪,然而在他说出这句话时,枪并没有指向相叶,而是顶在他自己的下颚上。


  “相叶,放开樱井翔。”少年用低沉的声音重复了一遍,“不然,神乐龙平就将永远消失。”


  樱井望向相叶,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二宫身上,脸色一片煞白,但丝毫没有惊讶之色。


  “博士......”相叶面如土色地开口道。


  “我叫你放了他!”二宫突然瞪大眼睛咆哮了一声

  相叶愣住了,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间,樱井将胳膊肘狠狠向后顶在相叶腹部,吃了痛的相叶下意识松开双臂,这时樱井双手一扯,把银色的外套从身上脱下扔在一边。相叶下意识的想去捡起它时,二宫开枪打在了他的脚下。


  “不许动。”二宫看着相叶命令道。


  “博士,不要这样。”相叶近乎哀求的开口道,他看起来像是要哭了一般难过,“我求您不要这样,您还可以回去....”


  樱井退后了几步,他不太明白现在的状况,但他确信这是他所无法掺和的局面。相叶和二宫还在对峙,但很明显二宫从气势上已经压倒了相叶,他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相叶突然笑了,随即眼泪顺着脸颊一起流下来。


  “我懂了。”相叶一面流泪一面说,“您,真的像教科书上写的那样,是一个伟人。但,也不过如此。”


  他晃了晃身子,从窗边翻了下去。


 “相叶!?”


  二宫冲到窗边,他看见下落着的相叶身后,一个巨大的裂缝把空气撕扯成两瓣,在他身后敞开,相叶就这样掉了进去,如同落入水中的石子,泛起点点的涟漪,随即裂缝完好无损的合在了一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二宫回过头,在房间的一角,樱井靠着墙瘫坐在地上,单手捂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当他们的目线相对视时,樱井率先展开了一个笑容。


  “好久不见。”


  二宫举起手中的枪,对准樱井扳开扳机,“十六年,”他用冷静到几乎没有起伏的声音说,“我们终于见面了,樱井翔。”






TBC.


两个地方,怕大家不懂解释一下:

328513=翔(这个梗可以wb搜索)

相叶是被翔哥给送回自己的世界里了 没有便当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