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关系

想写一个双向暗恋死别扭的梗,失败了,但还是有H(喂



  下了班便直奔居酒屋,不出所料,相叶大野早就坐在那个位置等他,见他从门口掀了帘子走进来,相叶放下酒杯招手喊:“nino~!”


  “已经开喝了?”二宫坐下瞥了眼一瓶已经被打开的麒麟啤酒问。


  “没有没有,就是应个气氛,大家都是社会人嘛嘿嘿~”相叶挠挠头笑嘻嘻地说。


  “少来,你个养海豚的顶多算动物人。”


  “不要瞧不起养海豚的好不好!”相叶一拍桌子,“我们海洋馆今年可是赢得了东京最佳海洋动物饲养基地的称号!这可是整个东京都海洋馆时隔三十年又一次拿到——”


  二宫翻了个白眼,拿过啤酒倒了一杯喝起来。趁着相叶滔滔不绝,大野偷偷凑过来,小声问:“呐,nino,今天不要紧吗?”


  二宫“啧”了一声问:“什么不要紧?”
  

  “就,出来和我们喝酒。”大野看了眼表,“八点之前要回去的吧?”


  “我是独身的成年人。satoshi,你明白独身这两个字怎么写吗?没有门禁,没有家规,没有女朋友发邮件来问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二宫抓起一把花生塞进大野嘴里,“懂?”


  “可是,翔君不要紧吗?”桌子对面的相叶话刚出口,大野便被呛了一下,不出所料,身侧的二宫把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


  “你说樱井翔?”二宫笑着把手搭在大野肩上,“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对吧,satoshi?”


  “对,对!嘿嘿....”


  樱井翔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又打了一个。


  “你感冒了?”松本皱皱眉递过来一张纸。


 “没,就是觉得有人在骂我。”樱井接过来纸巾擦了擦说。


  “嗯,我猜肯定是你的二宫。”


  “松润,”樱井叹了口气,“我和他只是室友,没有什么关系。”


  “是你不想和他有什么关系,还是你们真的没有关系呢?”松本把手撑在下巴上,拖起他那张五官精致的脸,“翔,或许我每次见面都应该问你一个问题:今天樱井翔向二宫和也告白了吗?”
  
  
  “.....并没有。”

  
  松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和他吵架了?”


  “没,就是他最近对我都爱答不理的,我不知道怎么去应对。你知道,我对这种情况一直很苦手的.....”
  

  “我以为,我们公司最受欢迎的人气王、庆应毕业的高材生、最年轻的部长,这种情况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松本放下酒杯淡淡道。


  “松润,你到底站在哪边?”樱井好气又好笑的放下酒杯,“不要每次喝酒都岔我。”


  “樱井部长,你与你的同事二宫和也认识三年同居两年暗恋他两年,建立在他也知道你喜欢他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不,告,白???”


   “不是的!”樱井大喊一声站了起来,顿时整个酒吧的目线都集中在了他身上,“因为、因为——”


  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开始,而二宫和也与樱井翔的开始,就是在三年前公司的新人欢迎会上。三年前的二宫刚从大学毕业,还不像现在这样到哪都柔韧有余,那时他端着纸杯坐在大厅角落旁独自喝着,显得怪可怜的。

  
  而那时樱井翔也不是公司里最年轻部长,然而依然是积极向上正直无私,在路边捡起的钱会交给警/察,发现有困难的人必须会去帮助。所以,在看到二宫一人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饮料时,他便走过去主动跟他问了好。


  二宫似乎对樱井的出现有点惊讶,不过他们很快就聊到了一起去,出乎樱井的意料,二宫意外的挺能说,只是不大喜欢融入团体,他们大半个晚上都在聊天,甚至交换了邮箱。不过那时樱井也没想过他会与这个新人职员之间发生什么。


  正式入职以后二宫被调在樱井手下,大约是看到入职会那天两人相谈甚欢,上司便顺水推舟地做了这个安排。樱井倒是挺高兴,他不讨厌这个聪明的男生,甚至对他很有好感,于是两人愈发熟络起来,很快就变成了好朋友。


  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事。


  那是一个雨天,樱井与二宫带着公司的文件开车去关西谈合同,在高速路上因为路滑,发生了车祸。当樱井从车里爬出来时,二宫被卡在副驾上,流了很多血,受伤严重。


  当时天色已经不早,高速上也没有来往的车辆,手机在车祸中也被撞碎。樱井试图把二宫从车里拖出来,这时二宫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意识,指着地上比划,樱井才发现油箱漏了,这意味着车子随时会起火。


  剧情就像电视剧一样狗血起来,二宫抓着樱井的手说你快走,别管我了。樱井没有理二宫,他在自己二十八年的人生里逞了一把英雄,不知从哪里的力气,他硬是把二宫从车里拖了出来。等他们离开有十米远时,整个车子就在火焰中付之一炬。


  之后樱井背着二宫在高速上走了半小时,才终于拦到一辆车把他们送到医院,医生说再晚一会,二宫便性命不保,多亏樱井,二宫才捡回一条命,而且是两次。


  在二宫住院的日子里,樱井也经常来探望他,那天开车的人是他,所以樱井一直固执的觉得他差点害死了二宫,对二宫的抱有这份愧疚让他对二宫无微不至的关照。


  说不准自己就是在那时喜欢上二宫的?事后樱井想起这件事,不知是该后悔还是该庆幸。总之那时他只是满心愧疚,在快出院之前,主动找到二宫,问他愿不愿意与自己合租房子。


  原因很简单,虽然出院,然而二宫的伤并没有完全好,樱井希望能借此照顾一下他,而当时二宫住的公寓也正巧合同到期,于是两人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室友。


  同居后,两人一起上下班,有时晚上也会一起去外面吃饭,周末樱井陪二宫打两局游戏,也或者是二宫被樱井拖出去兜风,现在二宫回想起那段时光,也觉得心里一片温暖。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樱井对二宫的态度开始变得不同了。若二宫回家晚了樱井的电话就分秒不差的打过去,出差到哪里回来伴手礼也都少不了二宫的份,甚至在二宫过生日那天,樱井送给他一把手工制作的吉他,上面刻着“NK”两个字母。


  连傻子都看得出来,樱井翔喜欢上了二宫和也。
  
  
  至于二宫,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示,就算是默认了樱井这种追求式的行为。似乎他也像大家一样,在等待樱井跟自己正式告白,然而樱井并没有向二宫告白,整整两年来,他都没有。


  作为樱井的死党兼同事,松本科长屡次询问过他至今不向二宫告白的原因,却总被樱井搪塞过去。在这种微妙的氛围下,虽然二宫与樱井目前只是单纯的室友关系,但大家也似乎觉得,他们就是一对。


  “你给我坐下!”松本把暴走的樱井一把摁回椅子上,“真不想当做认识你啊.... ”


  “抱歉....”


  “所以说,你究竟在犹豫什么?”松本叹了口气问。


  “我没有犹豫。松润,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谢谢你。”樱井颓然道。


  “.....不管你怎么想,你能不能先对二宫表明你的态度?”松本又叹了口气,“难道,你是在害怕表白失败吗?”


  樱井摇摇头,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苦笑。“不,不会失败的,不论怎么样,他都会答应。”他慢慢坐下说。


  “啊,那不是很好吗?”


  “不,这样并不好。话说——”樱井突然话锋一转,“他最近对我的确是有点生气。”


  “哼,我要是他我也会生气。”


  “所以我该怎么办?”樱井把求助的目光投在松本身上,“松润,救救我,你一定有办法。”


  “.....我再管你最后一次,”被樱井那双极大的眼睛盯了半天以后,松本终于投降道,“但是,你必须跟二宫摊牌了,无论结果如何,明白吗?”


  “唉,我明白。”樱井再次叹了口气,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本以为踏进家门会是一片漆黑,因为樱井知道二宫今天找他的竹马和亲友喝酒去了,每当二宫生气时,他一定会去找那两人,顺便用不做晚饭表达对樱井无声的抗议。真是死傲娇,樱井总这样想。


  然而当樱井推开家门时,被亮着灯的屋子和坐在地毯上低头玩PSP的二宫吓了一跳。樱井用一面分析着现在的情况,一面小心翼翼地拖鞋走进屋子,在二宫身边坐下试探地说:“我回来了。”


  “哦。”二宫头不抬眼不睁的应道。


  “那啥,nino,你现在有空吗?”


  “没有。”


  “嗯我看出来了。”樱井瞅着屏幕上杀得不可开交的马里奥,“nino,周末你想去海洋馆吗?我们、顺便看看相叶去。”


  二宫打游戏的手终于停顿了,他抬起头盯着樱井,于是樱井连忙把票从口袋里抽出来举在手上,像等待着老师评价的小学生一样紧张地低着头等待二宫的回答。


  “哦,那就去吧。”二宫说。


  樱井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又小心地再次凑上去问:“nino,你回来的挺早?”

   
  “你要是没话,就别找话。”二宫停顿了一下,“相叶喝多了,所以我让大野先把他送回去,之后自己回来了。”


  樱井尴尬地哈哈了两声,又觉得自讨没趣。站起身走到浴室,拉开门,水雾弥漫,浴池里一缸热水温度恰到好处。他回过头,二宫正从地上慢慢站起来,一边锤着腰一边走回房间。


  然而理想永远太丰满,而现实则过分的骨感。周末早上起床后,樱井只在桌子上看到了一张纸条,“今天加班,下午海洋馆见。”落款,N.K.,顺便一提,没有早饭。

  
  虽说如此,樱井还是提前一个小时就开车到了海洋馆门口,看望相叶当然不是主要目的。昨晚松本告诉樱井,海洋馆的海豚表演是每周末一次的限定活动,当属现在东京一日游排行榜第一位。


  樱井在海洋馆门口转悠外加抽掉三根烟以后,二宫终于出现了,他甚至还拎着公文包,脖子上挂着工作证,跟穿着休闲装的樱井简直是两个格格不入的风格。


  “nino,nino,这里~!”樱井挥起双臂大声喊道。


  二宫一脸“你谁”的表情走过来,上下打量樱井一番开口道:“你一直都在等着?”


  “也没有,就十来分钟而已。”


  二宫哦了一声,转身走向海洋馆,樱井连忙跟上。大概因为今天是周末,情侣和小孩都不少,相比起来樱井与二宫的组合倒是相当稀奇。两人一路无言,跟随着人流走走停停,渐渐走到了水母馆。


  在樱井的印象里,二宫不喜欢海,也不喜欢鱼,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二宫对会发光的水母那么感兴趣,此时二宫在那种水母的水箱前已经站了大概十分钟。一旦他对什么东西表现出兴趣,那么眼睛一定会闪闪发光,以至于樱井总觉得他下一秒会装过头来对自己说:“翔酱,我想要把这个弄回家。”


  二宫在水母前又站了一会,接着掏出手机贴在玻璃上,用很近的距离拍了一张照片,他笑了起来,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举动。等二宫回过头,正好看见盯着他发愣的樱井,被吓了一跳。


  “你,一直都在?”二宫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慌乱。


  “啊?不,”樱井也慌了,毕竟没有人会盯着一个看水母的男人这么久,“不是的我只是.....”


  二宫撇过头没再说话,迈开步子从樱井身边逃也似的走了过去,不过樱井也的确在幽暗的灯光下看到了二宫潮红的耳朵——他果然害羞了。


  海葵专区里几乎没有游客,只有二宫和樱井两人,而二宫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一朵黄色的海葵,不知是他真对海葵那么有兴趣,还是相比看着自己,海葵更有趣呢?樱井想。


  “nino,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二宫把目光从海葵上移动到樱井身上,“你问。”他说。


  樱井沉默了,他攥紧拳头深呼吸,终于开口道:“nino,你到底——”


  “游客朋友们,每周末限定的海豚表演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始了。如有想要观看的朋友们,请尽快移步至海豚表演馆,我们的表演马上就要开始。再重复一遍,游客朋友们——”


  二宫仰起头,重新看了眼那朵黄色的海葵,“我到底怎么了?”他抱着胸淡淡地问。


  “.....等下、跟你说。”


  二宫盯着樱井,两人对视了一会,二宫重新开口道:“我想看海豚,走吧。”


  海豚表演馆里的人比想象中多很多,当樱井与二宫进场时已经几乎没有空座位了,好不容易捡了最后一排两个空座坐下后,表演才终于开始。这期间两人一直没说话,樱井百分百确信二宫又在生自己的气。


  当穿着潜水服的相叶骑着海豚出场时,二宫一直冷若冰霜的脸终于有了点表情,他一眨不眨的盯着相叶,半晌竟笑了起来——原来是海豚在表演顶球。但樱井完全心情看表演,他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二宫身上,终于在全场鼓掌的时候,二宫突然狠狠踩了樱井一脚,掌声盖过了樱井的尖叫。


  “你要是再这样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我就立刻走。”二宫说。


  “对不起!”樱井捂着脚欲哭无泪,“我不看了!”


  散场时观众全部涌向仅有的那个出口通道,本来二宫和樱井的距离就不近,终于在涌动的人群中完全被挤开。樱井尝试着翘起脚朝被挤得离他有几米远的二宫喊了一句“我在门口等你”,但也只是依稀看到了二宫的侧脸,随即就被吞没在人流里。


  这真是人生中最失败的约会,樱井叹了口气把自己挤皱了的衬衫拉平,不知道二宫是不是此刻想手刃了自己呢?他转过头,目光突然停在纪念品商店的货架上,顿时灵光一现。


  等二宫从出口踉踉跄跄的出来,样子也不比樱井好不到哪去,他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整理着歪得不知哪去的领带,看起来有点搞笑。见他走过来,樱井连忙冲过去说:“nino,抱歉.....”这道歉在他自己听来都毫无诚意。


  二宫把工作证从脖子上摘下来,在手指间甩来甩去,樱井总觉得下一秒他就会把牌子拍在自己脸上。“哦,我没事。”他回答。


  “这个,”樱井把身后藏着的东西在二宫眼前举起来,“送给你。”


  工作证从手指间滑了下来,二宫停止动作盯着樱井手上的瓶子,半晌瞪着他开口道:“你把这个买了?”


  “嗯。”樱井把装着发光水母的瓶子递给二宫,“我看你、好像很喜欢的样子,所以就买下来了。”


  二宫接过瓶子,放在手上看了一会,“谢谢。我很喜欢。”然后他竟笑了,“我们回家吧。”


  在樱井发动汽车的时候,二宫坐在副驾上抱着瓶子,乖的像个十几岁的少年,安静的狭小空间里涌动着某种奇异的暗流。


  “那个——”


  “其实——”


  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被对方在同一时刻打断,樱井和二宫都笑了,最终樱井做了个手势示意二宫先讲。


  “其实,我不是因为喜欢才看那个水母很久的。”二宫低下头注视着手中的瓶子,“我以前做过一个梦,梦见有人叫我把这种水母装在瓶子里,挂在身上,在黑暗中给人表演跳舞。”
  

  “......???”话题比我想的跨度有点大?樱井哭笑不得地想。


  “这个梦太真实了,在梦里我不是现在的我,我是一个明星,很受欢迎的那种,”二宫转过头盯着樱井,“你猜你是谁?”
  
  
  “额,你的经纪人之类的?”


  “不,你是我的队友,我们是个组合。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年。”


  哪怕以樱井对二宫的了解,他也一时分辨不出这是二宫在跑火车还是讲真话,只能随声附和道:“好厉害.....”


  “有人说,梦中自己经历的事情,是真正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发生过的,我想在那个世界里,我和你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二宫又低下头看着水母,“翔,你究竟,怎么看待我?”


  沉默。


  “nino,在你住院的时候,对我说过一句话,你还记得吗?”樱井拿起烟想点燃,又放下了,“你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所以以后不管是什么事,只要你能做到,你一定会答应我。”


  黑暗中,只有二宫手里那只小小的水母在发光。


  “我也想问你,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究竟如何看待我,我又该怎么看待你。我很害怕,因为我确信不论我向你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会因为我曾救过你而答应我。你,二宫和也,实在太擅长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了,所以我非常害怕因为我们之间的这层关系,而伤害到你。你明白吗?”
  

  二宫一直低着头,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樱井,他一动不动,仿佛时间在他的身上已经彻底停止。这样的缄默持续了不知道多久,二宫终于抬头,对樱井说:“我要回家。”


  结束了,樱井想。


  从浴室里出来时,屋里静悄悄的,二宫的屋子房门紧闭,看起来像是对樱井无声的拒绝,似乎一闭上眼,樱井就能听见二宫在他耳边说:“对不起,翔。”

  
  某部少女漫说得好,如果道歉有用,要警察做什么?如果感动有用,要告白又做什么?天下早就皆是有情人了。


  樱井推开卧室的门,没有开灯,只是慢慢摸索着在床上坐下。他把手伸向床头,寻找着烟和打火机,却在触碰到某种柔软的物体时被吓得一哆嗦:“我擦!”


  樱井拉开了床头灯,在看清床上的“东西”时连话都忘了该怎么说——二宫躺在他的床上,全身都裹在樱井的被子里,身体的线条被隐约勾勒出来。他好瘦啊,在这种时候樱井的脑子里竟然只有这样一个想法。
  

  二宫盯着樱井,慢慢从床上撑起身体,露出裸露的肩膀和锁骨,樱井顿时明白过来一个危险的事实——他、是、裸、着、的。


  “nino,你别这样,好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身体根本没法动探,甚至连眼睛都黏在他的身上下不来。二宫笑了一下,他嘲讽式的笑容在此刻也染上了别的什么意味,接着他凑过来,很轻很轻地把唇贴在樱井的嘴上,他伸出手勾住樱井的脖子,把两人一起拉倒在床榻上。


  这瞬间,樱井突然觉得自己用两年铸就的大堤,轰然崩坍。他把浴巾从自己腰间扯下,扔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二宫也随即发出了笑声,不知是在嘲讽还是真的欢欣。


  这都不重要了。

  


点这里
  



  那只从海洋馆带回来的发光水母,还没来得及取名字,便在水中消失殆尽。二宫摇晃着瓶子,转头对看着他的樱井说:“翔,不要再买水母了吧?”



  “nino,”樱井难过地递给他一张纸,“你看,我画了它,为了纪念一下。”


  “哇,”二宫盯着樱井的画,“真是丑爆了,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我该说谢谢吗?”


  “不必了!”
  
  
  二宫咯咯得笑起来,樱井气得把手压在他肩上,一口亲了下去。


  还是没有告白,也没有什么标志着他们关系的节点,只不过他们的确睡在了一张床上,清晨出门前会相互接吻,下班回家的路上会在电车中悄悄地十指相扣。什么都发生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月末的时候因为谈下一个不小的合同,boss给樱井和二宫赏了一笔奖金,甚至还包括两张东京迪士尼的门票。


  “boss,你给我们两个大男人迪士尼门票做什么?”樱井哭笑不得地问。
  

   “you们,年轻人就是要去迪斯尼,才能增进感情。”boss回答。

  
  似乎boss早已看穿了一切。


  樱井记得上次去迪士尼,还是十年前跟全家一起的事情,不过他也根本没想过自己再次踏入这里,还是跟一个男生。于是他兴奋了,甚至兴奋过头了。


  相比自己high到飞起来的tension,二宫一直很淡定,他淡定地看着樱井拿着摄像机在路上乱跑,淡定地看着樱井用奇怪的迪斯尼周边把自己打扮得乱七八糟,淡定地看着他指着花车对自己大喊:“nino你快看是froz✘n!!!!”


  三十岁的樱井翔踏入迪斯尼乐园,就变成了四岁,不能再多。


  然而二宫还是陪樱井一起吃了咖喱猪排饭,一起去米奇屋跟米奇照相,一起排队玩了很多游乐项目。自海洋馆约会那天以来已经过了一个月,他们之间的关系变了,却依旧还是没变。


  “nino~!”


  远远的,二宫看见樱井手里拿着两杯饮料朝二宫坐着的长椅跑过来,他的脖子上挂着那着叫做雪宝的小怪物,身后的背包上系了一个气球,跑起来一颠一颠, 这一刻二宫突然很想爆笑。


  樱井在二宫身边坐下,端着杯子认真地问:“nino,你要蜜瓜苏打还是冰拿铁?”


  “蜜瓜苏打。”


  樱井把饮料递给二宫,咬着吸管认真地喝着,却伸出手抓住了二宫的指尖,二宫也没有抽出自己的手,任由樱井与自己十指相扣。


  “翔,”二宫看着前方,轻轻问出那个问题,“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没有转头,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然后樱井转过头看着二宫。


  “我爱你。”樱井说。




End.

Samhain.




【瓜说

今天是2016年2月22日,去年的今天瓜在lofter上发了第一篇文

瓜这篇文送给自己,也送给你们

瓜爱你们】


评论(2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