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8-9)

【磁石】电车终点(6-7)


8.催眠师



  二宫出院那天天气也很好,从今井医院成立到现在,他大概是第一个做完开胸手术一个月就出院的人,虽然恢复力异于常人,但这样做在二宫的主治医师看来也实在太过胡闹,无奈樱井只好又拜托了今井,勉强又拖了一个星期才顺利出去。


  事先樱井买了几件常服给二宫带来,然而因为并不了解尺寸,穿上都太大,结果导致二宫在上车前被风一吹,身上的衣服就呼哒哒的动起来,惹得樱井笑不停。

 
  “你笑什么?”二宫瞪了樱井一眼,“也不看看谁是罪魁祸首!”


  樱井捂住嘴,在握上方向盘的时候又忍不住笑出声,二宫从后座伸脚过来,一脚踹在驾驶座上。“别笑了!我有那么好笑吗?”少年用极尖的嗓子喊。


  “行行行,我保证我不笑了。”樱井抹了把眼泪,“我带你去吃饭。”


  “我不去,不吃。”


  “难道你想让我把你像在医院那样扛下来?”樱井问。


  二宫的耳朵登时红了,又踢了樱井后座一脚不再讲话。这半个月下来,樱井与二宫每天斗智斗勇,每天过得都缤纷多彩,若不是因为自己本身并不讨厌孩子,恐怕现在樱井看到16、7的青少年,心里都会犯怵。


  “别生气嘛,”樱井把倒镜掰了掰,“出院第一天,想吃什么自己挑吧。”


  从倒镜里,樱井看到二宫抬起眼瞥了他一眼,瘪瘪嘴说:“我要吃汉堡肉。”


  “诶?”意外的普通啊。


  二宫没理樱井,低下头玩起游戏机不说话了,上周樱井才刚从电玩店买来的新游戏卡,到了今天已经要全部通关,这一点让樱井叹为观止。或许二宫真的就只有十七岁,不然怎么会打游戏打得这么好?樱井想。不然怎么会这么可恶?


  小孩到底是要哄着的,樱井又一面安慰自己一面带着二宫去了某家高人气家庭餐厅。点上来的汉堡肉里有一大块生的西红柿,二宫几乎想也没想就甩在了樱井碗里。

  
  “二宫和也!”樱井拔高了声音。


  二宫咬着叉子不说话,似乎一脸委屈,水灵灵的大眼睛在眼眶里波光粼粼,这下在外人看来,樱井反倒是有错的那一方了。


  在被周围的女性目光杀死前,樱井没撑住,叹了口气把西红柿吃下说:“这是最后一次。”
  

  二宫露出了迷之胜利的微笑。
  

  饭后的消食活动是买衣服,尽管二宫又是一万个不愿意,但他也不想再穿樱井的衣服,便只能跟着去了商场。挑了一大堆,二宫似乎都打算试试,慢吞吞的进去一件件换上,樱井耐心的坐在一边等着,旁边的店员上前搭话道:“这是您的弟弟么?”


  “额,不是,他是我的、我的——”


  “仇人!”二宫猛的拉开帘子,拽了拽身上的衣服冷冷说,“他是我的仇人。”


  樱井把头转向店员,做了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就是这样”的表情,在对方理解的眼神下掏出卡说:“这几件都要了。”


  二宫翻了个白眼,随手拿起一顶帽子扣在樱井头上说:“你戴着试试,挺好看的。”


  樱井笑笑,把帽子摘下来递给店员说:“把这个也算上。”


  “怎么这么相信我?”


  “我觉得你不会害我,”樱井顿了顿,“至少是现在的你。”


  樱井的公寓有两个卧室,大概是因为以前家人偶尔也来过夜,考虑到这样的情况才买了两居室,没想到现在竟派上了用处。不过二宫比樱井想的麻烦的多,他把自己的东西扔进樱井的屋子,强行霸占了樱井的地盘。


  “我要住这间屋子。”二宫一屁股坐在床上说。


  “随你。”樱井靠着门框一脸习惯,“但是你得去上学,听到没有?”


  “凭什么?”


  “就凭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小鬼。”樱井伸手在二宫脑门弹了一下,顺手把学生证递给了他。大野的身份伪造的堪称完美,二宫和也变成了栉森秀一,是樱井家远方亲戚的孩子,来东京上高中,由樱井代为照看。


  “后天带你去上学,不能做坏事。”


  “这个名字,看起来像青少年犯罪电影中家庭不幸的主人公。”二宫捏起学生证不满地说。


  “你以为现在的你就不是少年犯了吗?”


  二宫撇撇嘴背过身开始玩手机,出院以后樱井给他也买了一个iPhone,省的他每天都要来抢自己的玩了,“你怎么还不走?”过一会见樱井还坐在床上,二宫终于开口道。


  “想和你聊聊。”


  “聊什么,之前半个月我们都在医院闲扯,难道你想和我谈谈天气?”


  “你,原先住在哪里?”樱井坐在床的另一角,扯过二宫的外套慢慢叠好问。


  二宫愣了一下,“什么原先?”他的口气突然变得有些生冷了。


  “就是没有跟我接触之前的你,我有点好奇。”


  二宫沉默了一会没说话。或许这个问题越界了?还是现在依旧为时尚早呢?樱井想。但是他想知道答案,和二宫在一起的每一天,对这个人身上的谜团的好奇心都让他坐立难安,甚至远远超过他对二宫的恐惧。


  因为只有在这个少年身上,才能窥探到自己深不见底的过去的一角。


  “各种地方,桥洞,公园,废弃大楼。只要是不花钱的地方,都会住。”二宫说,“在来到这里以后,就是这样的生活。”


  “来到这里以后??”樱井抓住了重点。


  “难道我一直都是无业游民吗?”二宫一脸看白痴的表情,“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去住桥洞的。”


  樱井沉默了,二宫也没说话,他们仿佛有些尴尬的对坐着,终于樱井开口道:“是因为我吗?”


  二宫露出了那副非笑似笑的表情,“因为樱井翔。”他回答。


  好一个回答。
  
  
  “你就不能给我一辆自行车吗?”二宫一手拎着书包,一手从盘子里试图捏起一片面包,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樱井。


  “坐下吃早饭。”樱井打了一下二宫的手背,少年没能拿起面包,不满地瞪了樱井一眼,还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待会我开车送你。”樱井又说。


  “我要自行车,不然我自己坐电车也行。”


  “不行,今天是第一天上学,我要带你去。”樱井一本正经地说,“自行车以后再说。”


  “你真烦。”


  “谢谢。”


  路上二宫一直坐在后座上玩手机,樱井开了半天车,还是忍不住叫道:“二宫。”


  “干嘛?”

  
  “我能叫你nino吗?”


  “无所谓,你愿意怎么叫怎么叫。”


  樱井盯着后倒镜里的少年,“你不会挂科的吧?”他问。


  二宫发出了一阵不屑的气音。


  等看着二宫猫着背一步步慢吞吞的走进校园里,樱井才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点起一根烟后,慢慢地吐在车里。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他盯着来电显示看了好一会,才摁下接通键。


  “是樱井翔先生吗,我是町田,之前通过电话的,就是大野君的朋友,那个催眠师。”


  “嗯,我知道,您好。”樱井望着手里即将燃尽的香烟说。


  “关于第一次预约,本来是在明天下午的,但是我突然有点事情,可不可以改成别的时间呢?给您造成了麻烦,非常对不起。”


  “没问题,今天下午就可以。”

  
  “哦?”町田有些惊讶,“今天是工作日,您不要紧吗?”


  “不要紧,就今天吧,谢谢您了。”


  町田报出一串地址,又说好时间,等通话结束,香烟已经燃烧殆尽,樱井抖抖手,把它扔在烟灰缸里。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上司的,樱井瞥了眼,把手机扔在挡风玻璃前,随后一脚踩下油门。


  工作日中午的体育用品店里人稀稀拉拉的,看到樱井这样的顾客走进来,柜台边的店员姑娘忍不住瞪大眼睛,打量了樱井几下才开口问:“请问您需要什么?”


  “自行车。”樱井伸出手指着一台展示用的说,“学生使用的那种,有吗?”


  “是给您的孩子用的吗?”店员指着某一辆车子说,“您看这款,这样的高度很适合十二岁以下的孩子。”


  “不不不,是十七八岁的那种。”


  店员又迷惑了一下,带着樱井走到一片新的区域说:“这些都是适合青少年使用的款式,需要我给您介绍吗?”


  “嗯....”樱井垂下头看了看价签,“都不便宜啊。”


  “我们的产品都是美国进口,非常适合人体——”


  “行了。”樱井做了个手势示意店员,“这里能刷卡吗?”


  直到今天,当樱井把自己月工资的三分之四花在一辆自行车上时,他突然觉得自己不仅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而此后自己的生活质量,也将极速下降。



  
  町田慎吾是看起来跟大野岁数相仿,气质上也很相似,两个人都是安安静静的感觉,好像天塌下来了也不要紧似的。诊所在一条小巷的二层民宅里,也很符合樱井对这种私人诊所的印象。


  “第一次见面,不用先进行催眠。说到底这也只是辅助式的治疗,我们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神乎其神,这一点您是明白的吧?”简单的进行自我介绍入座后,町田说。


  “我明白,”樱井双手交叉握在一起,町田没有穿白大褂,这给他莫名减轻了一些压力,“那么我们要做什么?”


  “聊天吧。”町田笑了笑,“谈谈你的事情,或者谈谈我的,什么都行。”


  樱井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于是町田率先开口道:“樱井桑是智君的朋友吗?”


  “应该不算吧,我是他的客户,被介绍过来的。”樱井摇摇头,“原本是委托大野桑帮我调查事情,于是我们才认识的。”


  “哦?智君从没介绍过他的客户来我这里。”町田笑了,“也许智君很喜欢您呢。”


  “我看不出来。”


  “您知道我和智君是怎么认识的吗?”他问。


  “唔....钓鱼?”


  “不,是跳舞。”町田看着樱井略微惊讶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您看得出来吗,智君跳舞跳得非常好。”


  “我的确有些以偏概全。”樱井回答。


  “这不是以偏概全,您的性格就是如此,看待事物比较主观且理性。因为您对自身非常有自信,并且不会轻易信任他人。您的性格还真是鲜明可见。”町田撑起双手,“放松点,樱井桑,我不会害你,请不要用敌对的态度面对我。”


  樱井盯着町田看了一会,把手从桌上放了下来。“您跟心理医生很像。”他说。


  “或许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能窥探人心。”町田回答。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樱井与町田聊了很多东西,虽然大多都无关紧要。他谈起自己喜欢四处旅行,喜欢听Xjapan;在政府的工作是多么乏味无聊,每天下班去的荞麦面店里人有多么多.....町田认真地听着,不时插嘴几句说些什么。


  渐渐的,樱井突然又觉得自己鲜活起来了,原本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冰冷而平面的,可当他仔细的回想自己的记忆时,他又觉得自己有血有肉,如此真实。


  当闹钟提醒他们时间到了的时候,樱井才发觉自己同町田聊了两个多小时,自己有多久没与别人这样轻松的闲谈了呢?樱井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吗,町田桑?”


  “您说。”


  “你觉得这上面的孩子,是我吗?”


  手机锁屏上那个十七岁的樱井翔,静静地定格在那个瞬间,町田接过手机,看了很久。


  “那我也想问您一个问题,”町田抬起头看着樱井,“樱井翔这个人,到底是存在过,还是存在着呢?”


  “我不知道。”樱井直视着町田回答。


  “这孩子,”町田把手机推给樱井,“他不是你,他存在过。”




9.回忆

  
  “栉森秀一同学。”


  少年低着头玩手机。


  “二宫和也君。”


  二宫一动不动。


  “nino~”


  二宫抓起沙发靠垫砸了过去,“烦死了!”少年大吼。


  樱井叹了口气把靠垫捡起来,走到二宫身边坐下,“你就不看看自己前面那辆漂亮的自行车吗???”他伸出手指着说。


  “看到了。”


  “那你怎么不赶紧表示一下谢意呢?这辆车花了我月工资的三分之四诶。”樱井继续难过地说。


  “哦。”二宫终于抬起头看了眼樱井,“离我远一点,热死了。”


  “........小白眼狼。”


  二宫抬脚踢过去,却被樱井一把抓住脚腕,失了重心的他身子栽歪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小白眼狼,说谢谢。”樱井笑咪咪地看着二宫说。


  出乎樱井的意料,二宫没有挣扎,他抖了抖,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你给我松开!”他的声音陡然变尖。


  樱井愣了,二宫趁机发力挣脱后跳下沙发,几乎是跑进卧室,等他关上房门,樱井才缓过神来,揉揉鼻子笑了起来。


  “原来居然是容易害羞的类型........”


  晚饭樱井试图去做了一下,然而在切火腿的时候就放弃了挣扎,三十年的单身生活不是白过的,现在他的自理能力仅限于叫外卖。正拿着电话苦恼喊什么外卖,二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瞥瞥正在厨房里傻站着的樱井满脸不屑。


  “晚饭想吃什么?”樱井赶紧问。


  “我拒绝吃外卖。”二宫回答。
 
  
  “......难道你想吃我做的饭?”


  二宫嘲讽般地笑了一下,溜达到冰箱前打开门看了看,“你回屋去。”他说。


  “什么?”


  二宫拿起围裙系在身上,“我叫你,回屋去。”他推了一把樱井,“留在这里碍事。”


  “诶?”樱井惊讶地走回屋,关门之前小心翼翼地问,“你该不会是想做饭吧?”


  二宫一把带上了门。


  “你,”当樱井重新坐回椅子上望着桌子上的饭菜时,忍不住抬头盯着二宫好一会,“你不会下毒吧?”


  “你是不是活得很狭隘?”二宫翻了个白眼。


  樱井举起筷子吃了一小口,“哇塞,真好吃。”


  二宫没说话却一脸得意。


  “就算下了毒,现在死掉也没有遗憾。”樱井认真地说,“以后你来做饭好吗?”


  “求我。”


  “嗯求你,”樱井双手合十,“nino,你做饭真好吃!”


  “.......随便,反正你愿意吃,我无所谓,正好我也不想吃外卖,更不想吃你做的饭。”


  吃完饭樱井刷碗,二宫坐在沙发上玩手机,“nino,你不去写作业吗?”樱井问。


  “在学校写完了。”


  “哦,”樱井把洗好的盘子从水池里拿出来,“学校生活怎么样,有没有融入进去?”


  “就是那样而已。”


  “一点都不热情啊,栉森君。”樱井甩甩手上的水珠,“对你的监护人稍微热切一点好吗?”


  “烦人,你不要说话了。”


  死小孩一点都不坦诚,樱井把洗好的盘子码在碗架上恨恨地想。明天还要去上班,过了十点樱井便回到房间,正要睡觉,忽然收到了一封没有标题的邮件,樱井看着便有不好的预感。


  “翔君,很久不见,近来可好?我都有些想念你了,明天去找你吧。”


  署名,相叶雅纪。


  中午午休时樱井跑到天台上吃午饭,坐在长椅上刚打开便当盒,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哟,我也没吃午饭呢,分我一半好不好?”


  樱井转过头,相叶笑嘻嘻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樱井身边,他穿着一条全是破洞的牛仔裤,露出大片大片的皮肤。


  “好久不见!”相叶盯着樱井便当盒里的饭团,“分我一个吧,我超饿的。”

 
  樱井把饭盒递过去,相叶立即拿起一个吃了起来。“翔酱,你到底用的什么香水?好香。”相叶在樱井的眼神下坦然自若,边吃边问。


  “你来找我做什么?”樱井问。


  “我啊,”相叶咬下一口饭团,“最近超级忙,但是也一直在关注着翔桑的事情呢。”


  “你监视我。”樱井冷冷地说。


  “并没有!”相叶连忙摆摆手,“我不做那种事,只是偶尔看看你在做什么,比如,我知道智君给你介绍了一个催眠师对吧?”


  “那又怎么样。”樱井眯了眯眼睛,“我暂且容忍你对我的侵犯,相叶,但这不代表我会熟视无睹。”


  “嘛。”相叶又吞下了最后一口饭团,“翔桑,你现在跟二宫和也生活在一起诶,你没有听我的话吗?”


  “我凭什么相信你?”


  “哈哈,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话,但我还是想劝翔桑你,有些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追究。对你对我,包括对二宫,都是好事。”


  樱井默不作声地盖上便当盒,“我给你十秒钟,从我眼前消失,不然我喊保安来。”他说。


  “行了,我走。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最后我要跟你说一句,祝你一切安好。再见。”相叶站起身拍拍裤子,把最后一口饭团放进嘴里,倒是很快又在脸上挂起了微笑。


  “相叶雅纪,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国家的一份子啊!”相叶把手放在额前做了个敬礼的姿势,“和樱井桑一样,为了国土安全而努力着。”


  “胡扯。”


  “对了,你的小二宫,学校生活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太平哦,你最好关注一下。”相叶边说着,笑嘻嘻地退后几步,从楼顶走了下去。


  


  樱井开车到二宫校门前的时候,才刚放学,他坐在车里等了很久都不见二宫走出来,终于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


  “回家了吗?”好一会电话才接通。


  “在路上,现在在便利店里。”二宫的声音似乎是没有起伏的,“干嘛?”


  “没怎么,我就是想知道晚上吃什么。”樱井盯着校门口说。


  “哦,炖菜。”


  “那太好了,我先挂了,你早点回来。”


  “知道了。”说着二宫就挂掉了电话。


  二宫撒谎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他在学校有必须隐瞒樱井的事情;二,他在学校遇到了麻烦。但不管怎么说,樱井相信二宫不会怎么样,以他的能力而言,这个披着小孩屁的魔头不是普通人能对付得了的。


  樱井把手机在手里把玩了一会,便发动汽车离开了学校。


  晚饭前二宫准时回来了,却似乎看起来心情很好,甚至跟樱井扯了一会闲话才睡觉去。樱井满肚子狐疑,等到第二天早上,打开手机刷推特后才恍然大悟。


  一个名为「xx中学高三x班欺凌全过程拍摄」的视频仅一天便在推特上突破了十万点击量,成为搜索话题榜榜首,而视频里这所高中,正是二宫的新学校。


  点开视频,在体育用品仓库里,一群男生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男孩,各种拳打脚踢。拍摄者的角度很隐蔽,大约是巧妙的偷拍,男孩被打的已经没有力气,只剩下喘气声,而领头几个主犯的脸,倒是清晰可见。


  上传时间不过是昨晚的这段视频在短短一个晚上就引起了推特上大规模的话题以及转载,甚至引起了某些媒体的关注。根本不用去想,樱井便把这段视频与二宫联系在了一起。


  此时二宫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地把果酱涂在面包上,看起来心情非常好的样子,甚至轻轻地哼着歌。


  “这是你拍的吗?”樱井把手机放在二宫身前问。


  二宫头也没抬,继续认真地涂着面包。“是哦。”他说。


  “为什么要这样做?”


  “没有为什么啊,只是烦了。”二宫放下餐刀,似乎是很满意自己能把果酱涂的如此均匀,“而且,每天都要被迫参与这种无聊的欺凌活动,太浪费时间了,还不如让他们暂停。”


  “你!”


  “我有做错什么吗?”二宫咬下一口面包,“我可是在做好事诶。”


  樱井叹了口气,终究没能说出什么,把手机收回兜里,坐在二宫对面也开始吃早饭。


  他在帮助那个孩子,多么显而易见的答案。然而樱井心目中的二宫,向来是一个有一不做二的人,只要能保护好自身利益,那么别人的死活与他并无关系。


  那么,二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加班回到家时已经过了九点,踏入玄关,屋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又黑又暗,电视是开着的,二宫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看见樱井走进来只是换了个姿势,没搭理他。


  “你做了饭?”樱井把目光转向餐桌上惊讶地问。


  “嗯。”二宫懒洋洋地应道。

  
  “你专门给我做的吗?”


  “你废话太多了。”


  ”nino,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是个好人?”


  二宫终于抬起头,一脸“你有病”似的看着樱井,说:“应该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帮那个被欺凌的孩子呢?”樱井一边脱下外套一边问。


  二宫眯起眼,从沙发上坐起来盯着樱井。“你在说什么?”他问。


  “因为那段视频,那几个孩子,就是欺凌者们,现在连门都没法出了呢。 ”樱井解开领带扔在沙发上,“人肉搜索后,基本信息暴露,家门外涂满了各种涂鸦,收到无数恐吓和骚扰,有时夜里还会被扔石头进去。这教科书式的结局,是你想要的吗?”


  二宫眨眨眼笑了起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摇摇头,“我只不过是顺手而已。”


  “不,并不是。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了想,除了能帮到那孩子以外,这种举动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大胆地推断了一下,你就是为了阻止这种行为才这样做的吧?”


  把锅盖掀开,蒸气伴随着食物的香味一起扑面而来,格外撩人,房间里瞬间被牛肉炖土豆的味道充满。在食物面前,人似乎也不会很有攻击性了。


  “很久以前,”二宫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掉,“在我真的只有16岁的时候,在学校一直被欺凌,没有理由,就像那个孩子一样。”


  “听起来不是很光辉的过去,比你现在差远了。”


  “完全不,很弱的。”


  “然后因为这样你有感而发,立志长大后消灭所有校园欺凌?”樱井撑起下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很没意思了。”


  “当然不是,我一直被欺负着,只不过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有个转校生来了。他是个少爷,脾气不好又趾高气昂,就好像全世界必须按照他的指示运转似的,很招人讨厌。”


  “然后呢?”


  “然后他跟班里欺负我的人打了一架,讲了很多傻话,说什么欺凌是最无耻的,只有人渣才会欺凌弱小,然后就没有人欺负我了。”二宫把头微微扬起来,“现在想起那家伙说的话,其实也蛮有道理的,所以才会这样做吧,算是对他的赞同。”


  “那么,那个帮你打架的孩子后来怎么样了?你们成为朋友了么?”


  “他一年后死掉了。”


  筷子掉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死了?!为什么?”


  “对哦,死了。”二宫把目光从天花板拖到樱井身上,“因为他是个傻子啊,哪有傻子会活很久呢?”


  在二宫的眼睛里,樱井第一次看到如此深沉而凝重的悲伤与痛苦,毫不掩饰,却无处发泄。



TBC.



【虽然我是个不挑的人,但是lft新版真的太难用了orz】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