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6-7)

上章指路 久违了,最近实在不太热衷搞cp.......


6.魔咒

  初夏刚刚来到,还不算灼热的太阳用恰到好处的热度照耀着大地,在这片蓝天下,龌龊与黑暗比比皆是,但扬起头来看上一眼,似乎也能因此全部忘记,心情更是好的不得了。

  
  “今天是个好天气。”


  樱井回过头,松本抄着兜站在天台入口处,左手拎着一个塑料袋,上面的印有一家涉谷著名寿司店的标志。


  “是啊,”樱井用手指掸了掸烟灰,“所以我以为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不会有任何麻烦事找上门。”


  “你觉得我是麻烦事,所以才不接电话的么?”松本讥笑道,“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你。”


  “不,只是把手机放在了病房里而已。”樱井把烟掐灭,“现代人对电子产品的依赖已经算得上病态,所以我不希望自己也变成这样。而且,找人不就是你的本职工作吗,侦探先生?”


  “名牌大学毕业的公务员说起话来还真都是一套一套,”松本哼了一声,“不用想太多,我只是来探病的。”


  樱井笑了笑,指着松本手里的塑料袋说:“那里面装的恐怕不只是寿司吧?”


  “如果要说我真的喜欢你哪一点,一定是你聪明的脑子。”松本耸耸肩,从塑料袋里抽出一个信封递给樱井,“这是业务费用表,俗称账单,顺便说一句,我们不接受刷卡。”


  樱井抽出信封里的纸看了看,表情也没什么变化。“谢谢,这段时间麻烦你们了,等下我去银行取钱。”他说。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私人的。”


  “可以,你问吧。”樱井把信封重新折好塞回塑料袋里说。


  “做公务员很赚钱吗?”松本直截了当的问,“我个人觉得,100万的调查费也不是随便一个公务员就拿的出来的。”


  “我也觉得你们有点黑。”樱井认真思索了一下,“不过看在你们救了我并找到二宫的份上,我也不亏。”


  “你很擅长跑题。”松本又笑了起来,“是相叶救的你,按理说不算我们的功劳,而找到二宫也不过是幸运罢了。”


  “我没跑题,我的主要收入来自于炒股——话说回来,相叶怎么没来?”


  “哦,他回老家了,本来他也只是来帮忙的原社员而已。”松本轻描淡写地说道,樱井的心突然向下沉了沉。


  “你有他的电话号码吗?”


  “有啊,你找他有事?天台上吹风真不舒服,我们下去说吧。”松本吸吸鼻子说道。


  回到住院区,樱井才想起自己的手机放在病房里,多亏今井的安排,二宫住在单人间,费用与普通病房也无差,因此樱井才敢大胆的把贵重物品留在屋里。推开病房的门,二宫正盘腿坐在床上,一面啃苹果一面玩樱井的手机,似乎是得益于他怪物般的恢复能力,术后一个星期他便可以吃正常食物了。


  “你似乎很自觉。”樱井关上门看着二宫,“我记得我有上密码锁。”


  二宫头也不抬的继续玩着手机说:“你的密码我闭着眼睛就能想出来,把自己当做锁屏的人,密码也一定会是自己。”


  “我的手机锁屏是你给我设定的,要不是为了配合锁屏,我也不会用我的名字做密码,不过在这一点上,倒是看出我们两个是同时代的了,都用过BP机。”樱井叹了口气,“把手机先还我一下,我有用。”


  “以我对樱井翔的了解,就算不用自己照片做锁屏,他一定会用自己的名字做密码。”二宫退出游戏诡笑着把手机还给樱井,“你觉得呢?”


  樱井接过手机,叹了口气道:“把被子盖好,不要压到点滴。”


  二宫翻了个白眼滑入被子中,樱井这才走出门对早已等待在门口的松本说:“久等了,告诉我相叶的号码吧。”


  “我说,你真的要照顾这小孩?”松本抱着胸懒洋洋地问,“他可是个超级大麻烦,你若把他交给我们,保证你一辈子都不会再看到他。”


  “他不是小孩。”输入“328513”解锁后,十七岁的自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iPhone熟悉的页面,“他很聪明,比我聪明的多。”


  “随你吧,反正我们的合同已经到期了,剩下的我也没必要再管。”松本把寿司袋子递给樱井,“不过,万一还有什么事,我会帮你。”


  “谢谢你。”樱井伸出手跟松本握了一下,“再见。”


  “再见,诸事小心。”


  见樱井进来,蜷缩着坐在床上的二宫立马跳下床从他手里夺过手机,单看这一幕,恐怕任谁都只会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十七岁少年罢了。


  “要吃寿司吗?”樱井把袋子放在床头问。


  “不要,我不吃生的东西。”


  “真够挑食的,”樱井打开袋子掏出芥末和酱油,“怪不得这么瘦。”


  “噫,你现在的口气让我感觉就像在跟一个十七岁的小屁孩讲话。”二宫从手机前抬起头,“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婆婆妈妈?”


  “你不理我,我自然要跟你讲讲话,不然我是为了什么照顾你的?”樱井夹起一个寿司塞进嘴里,真好吃,他想。


  接下来是一段短暂的沉默,似乎是游戏通关了,二宫终于关掉手机直起身看着樱井说:“那你要跟我聊什么?”


  “我有一个问题一直不懂,你为什么要把我当成这部手机的锁屏?”樱井指着手机问。


  “因为我喜欢这张照片,就这样。”二宫随意地回答,“我想喝饮料。”
  

  “你不说我很婆婆妈妈么?”


  “我要蜜瓜苏打,冷的。”


  樱井再次叹了口气,深刻的觉得不论二宫是不是烦人的十七岁少年,决定照顾他的自己脑子一定是被门挤了。


  医院的超市里没有蜜瓜苏打,樱井开车到几个街区外的商业区才在一家Mosbuger里买到一杯。快餐店旁边的电器店正在打折,身穿滑稽制服的店员一面挥舞着传单一面大声呼喊着任天堂游戏机八折之类的话,似乎生意也很不错的样子。


  真想不通现在的人为何这样着迷于这样的东西,明明就是浪费时间,这样想着,樱井走进店里对店员说:“我要一台那个打折的游戏机,还有所有的配套游戏。”


  照顾小孩真麻烦,刷卡时樱井突然脑子里浮现出二宫用那张脸翻着白眼说我不是小屁孩的表情,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要是被护士发现ICU病人夜里溜出来买饮料喝,我可少不了连带责任。”


  二宫扭过头,深夜的医院大厅里,樱井低沉的声音愈发有辨识度,他瞥了眼表慢吞吞地说:“你怎么还不回家?”


  “为了防止你做什么坏事,我决定暂时先住在医院。”樱井抱胸走过来,“然后就发现你从病房里私自溜出来了。”


  二宫哼了一声,没理他继续弯腰摁下自动贩卖机的按钮,樱井只好说:“你哪来的钱?”


  “我没有用钱,”二宫笑了起来,紧接着自动贩卖机咕咚得掉出了一罐咖啡,“总会有这种小概率事件,而我的特长就是碰上小概率事件。


  “这么说来你很幸运?”樱井走过去拿出钱,在自动贩卖机前抉择了一会,最后也决定喝二宫手中的那一种。


  “不,小概率事件也包括不好的事情,比如飞机失事,那么小概率的事件,也会发生不是吗?”


  “可你也没有遇到过飞机失事啊。”樱井在二宫身侧坐下,“难道不是说大话?”


  瞬间,二宫的眼神忽然猛地收紧,但只是短短地一刹,这股冰霜便消失了,他又回到那副无所在意的模样。“比如千辛万苦找到的人竟然失忆了。”他非笑似笑地看着樱井,“但这并不是我所碰到的最小概率事件。”
  
  
  “听起来确实有点糟糕。”樱井脱下风衣递给二宫,“既然你不想回去,那就穿上这个吧,夜里很冷。”


  “谢谢。”二宫大方接过来,毫不客气地穿上。


  “你不怕么?”樱井好奇地问。


  “怕?”二宫又笑起来,他的这种笑容从来不像是笑,更像是嘲讽,“不,没有这个必要,你一直都是个体贴而绅士的人。”


  樱井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回由二宫之口说出以前的自己,见樱井这幅愕然的样子,二宫似乎有点满意般的继续说:“别这么惊讶,现在的你跟以前的你在某些方面也没有改变,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什么意思?!”


  “以前的你脾气不太好,就好像全世界只有你是对的。”二宫无所谓地说,“这幅高高在上的做派到了现在都没变,所以你以前经常和人打架,看起来跟个叛逆少年似的。”


  “哈,你说的也没错。”樱井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不由苦笑,“我有点印象。”
  

  似乎二宫描述的更像是十几岁时的自己,但从他的真实年龄来看,以前自己与二宫相识的可能性也很高,并且他并没有过分隐藏这些的意思,只是樱井现在仍有一个关键性问题想要搞清楚——


  “你为什么从外表看来只有十七岁?”


  二宫把喝空的咖啡罐扔进垃圾桶里,空旷的走廊顿时只剩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我不是说了么,我的特长是吸引小概率事件。量子穿梭机在实验中出了点问题,导致作为实验对象的我变成这幅样子,简单来说就是事故造成的。”
  

  “你...是个科学家?”


  “顶多算研究员,”二宫轻笑着摇头,“我并没有什么高等学位,也没拿过什么奖,只是个普通的——。”


  “——疯子。”樱井打断道,“没有研究员会把自己当做量子穿梭机的实验品,更不会有人跟自己想杀掉的人在一起喝咖啡聊天。”


  二宫托起下巴,樱井的风衣对单薄的他来说有些过于大了,显得他像偷穿了长辈衣服的小孩,二宫把食指轻放在嘴唇间,用很轻的声音“嘘——”了一声。


  “别说出来。”他眨了眨眼睛,真的如同小兽般无害,“所以,你不会把我送到警察局的,对吧?”


  樱井注视着二宫的眼睛,这双深渊般的眼睛仿佛吐出了一句咒语,于是他垂下头凑近二宫低声说:“当然不会,我会带你回家。”


  魔咒生效。



7.因果律

  
  这世界上总有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某天你被从天而降披着小屁孩皮的杀人狂缠住,生命屡次收到威胁;又比如你突然从一个无事一身轻的单身汉变成了每天穿梭与单位和医院之间的模范监护人——这一切都是如此的、日了狗。


  作为可悲的当事人,樱井对于这些自然是格外愤恨的,无处发泄便只能通通倾诉给松本,经过一系列事件后,他跟松本的革命友谊倒是迅速发展了起来。然而在樱井滔滔不绝声情并茂地讲了三十分钟也没吃螺丝的情况下,松本只是在电话那头说了句,人生如戏,习惯就好。


  樱井翻了个白眼车钥匙从车上拔下来,说:“这就是你安慰我的方法吗?”


  “别在车上坐着了,快下去吧。”松本继续实力冷漠着,“是你自己哭着喊着要把那小屁孩留下来的,不关别人的事。”


  于是樱井挂掉电话一面痛恨着自己一面走向住院区,多亏今井翼,他在医院里甚至白白混到了一个空病房住,但是每日在单位和医院之间奔波也实在是让他有些力不从心。好在二宫的恢复能力实在非人,仅仅半个月他便生龙活虎,就差没继续出来作妖了。

  
  正寻思着要不要下星期给二宫办出院手续,在楼道口的樱井忽然看见走廊尽头的二宫病房里走出来一个人,虽然只是匆匆离开的背影,但樱井几乎没有迟疑的就认出了相叶。


  还没来得及叫住,相叶便消失在了走廊尽头,樱井心里忽然慌张起来,狂奔至二宫病房前一把拉开门,把正坐在床上玩游戏机的二宫吓了一跳。


  “我靠,你干嘛?害得我都死了——”二宫不满地盯着屏幕,樱井深吸几口气,环顾四周,一点人来过的痕迹都没有。


  “刚才是不是有人来了?”他问。


  二宫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是,他说他叫相叶雅纪。”


  “他来做什么?”


  “我哪知道他来做什么,只不过跟我说了几句话而已,大约就是问问我身体怎么样之类的,莫名其妙得很。”二宫继续垂头玩着游戏,“还有,就算真的说了什么,你觉得我会如实告诉你吗?”

  
  樱井攥紧了拳头又松开,才说:“相叶不是普通的人,他是侦探社的探员,保护过我,或许他对你有恶意。”


  “我看那是因为你对谁都有恶意吧,”二宫扯过床头一个塑料袋,“这是他给我买的荞麦面,你要是觉得他想害我就拿去丢掉,反正我也不吃。”


  樱井叹了口气,“下个星期出院吧,”他说,“你现在多大?”


  “17。”


  “我给你找个高中上学吧。”樱井说。


  二宫噗嗤一下笑了,摇头晃脑地关掉游戏,“樱井先生,你真是无所不能神通广大。”说着把装着荞麦面的塑料袋扔进樱井手里,“拿走吧,我要睡觉了。”说完二宫真的翻身一卷被子躺进被窝里,不一会便睡着了。
  

  自从二宫入院那天开始,樱井就没再见过相叶,因为地铁轨道里相叶对自己说过的话,樱井确信相叶也不是因为机缘巧合才出现的人,他身后的谜团不必二宫更少,或许他也对自己是个威胁。


  不过至少相叶一定不会傻到在荞麦面里下毒,从住院部出来后樱井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便打开塑料袋,拿出便当盒的时候一张纸掉了出来。


  【不要过多接触二宫】


  樱井捏起纸片,凝视上面的字迹一会,把它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接着开始慢慢地吃起荞麦面。又忽然笑起来,自言自语道:“可是,这小屁孩有趣极了啊。”


  刚吃完荞麦面,樱井溜达到天台抽烟,正琢磨着下周一要交的报表怎么写,忽然肩膀被猛的一拍,吓得烟差点掉在地上。回过头,樱井看见二宫左右摇晃着身体笑得开心,他掐灭了烟好气又好笑地说:“你怎么又溜出来?”


  “睡醒了饿。”


  “病房不是会提供午饭吗?”见二宫只穿着蓝色的病号服,樱井只好又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给他披上,“快下去吧,被护士发现就不好了。”


  二宫眯眯眼说:“我也要烟。”


  “不行。”

 
  “我要烟,我不吃病房的饭。”二宫又重复了一遍,格外像青春期令人糟心的小孩,樱井又劝了几次,二宫自然是不听指挥,他便渐渐失了耐心,退后几步冲上来扛起二宫吼道:“小鬼哪来那么多事情,给我回去!”


  “我靠!你干嘛樱井翔你放我下来!”


  刚做完手术,又没好好吃过饭的少年几乎没有重量,樱井扛着在他肩上左右扭动的二宫,迈着大步从天台下去,一路赢来无数侧目,最终到底病房后,才把二宫扔在床上。


  二宫揉着脖子狠狠瞪着樱井,“真是厉害,樱井先生,我以为你的肌肉都是装饰性的呢。”说着伸脚便踹樱井,自然是被躲开了。


  “是你太轻了,”樱井把病号饭从床头柜子边端过来,“吃饭。”


  “不吃。我不要吃!”


  樱井盯着二宫,“行,你不吃我吃。”说罢他便真的开始低头认真吃饭,二宫瞪大眼睛盯着樱井,好一会他抬起头说,“你要是不吃,我就把你的饭全吃了,你吃不吃?”


  二宫再次狠狠瞪了眼樱井,伸手把餐盘里的煮地瓜夺来,狠狠地塞进嘴里,仿佛在咬的是他那样解恨。





  狭小的办公室里还是乱七八糟的,樱井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有一个星期没见大野,他竟黑了一圈,露出洁白的牙齿对樱井打招呼道:“翔君,好久不见!”


  “你怎么、黑了?”


  “我刚从冲绳回来!带了好多鱼,要一条吗?”大野笑着递给樱井一杯咖啡,“对了,你是来找润的吗?他刚出去。”


  “不...”樱井端起杯子,“我只是想来问问,相叶去哪里了?”


  “相叶君?他回老家了,本来就是来临时帮忙的嘛。”


  “可是,我没打通他的电话,就是松本给我的那个。”樱井停顿了一下,“然后我去那家中华料理店了——从松本那里打听来的——那里根本没有相叶雅纪这个人。”


  大野看着樱井没回答,樱井继续说:“在我被推到地铁轨道里的时候,相叶对我说过一句话,从那时开始,我就觉得他的出现也不是偶然。大野桑,我问你,相叶雅纪到底是什么人?”


  屋子里很安静,樱井手中的咖啡冒着袅袅白气,墙壁上的时钟咔塔卡塔地走着。


  “听说过因果律吗?”大野问。


  “知道一些,但并不是很了解。”

 
 “那么来打个更形象的比方吧,拿樱井君来举例子——曾经的你做了一些事情,这个因导致了果,即二宫的出现;但是并不是一个因就只有一个果,第二个果就是相叶。”


  “你是说,相叶的出现也与没有失忆的我有关么?”樱井放下杯子,“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是在一年前来到这里的,很突然地就走进来对我说,他想在这里工作。然后便通过了面试顺利入职,做侦探对相叶来说实在有些大材小用,我曾经调查过他,当然没有结果。”大野摇了摇头,“他说他可以不拿工资做事,但有一个条件,要我修改一下我的社员们的记忆。”


  “修改记忆?”


  “催眠与暗示。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很管用,我有熟人做这个,当做是公司福利介绍职员们过去,给他们的潜意识里植入一个叫做相叶雅纪的人,包括所有的编造好的故事桥段,就这样。”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樱井盯着大野问。


  “撒...大概就是、那种感觉吧,看到相叶君的时候,就像樱井君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有一种感觉,感觉你们的出现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就算没有我,这些还是会发生。”


  樱井放下杯子,装在玻璃上的陶瓷发出很刺耳的撞击声,在不开口时,周身散发出的气息使他具有一种强大的压迫力,然而大野却没有丝毫的畏缩,他只是揉了揉鼻子说道:“这样吧,我给二宫和也找一个身份,怎么样?”


  “什么?”


  “难道他的伤好了以后,也要作为黑户留在你那里吗?翔君不是想让二宫去上学吗?”大野笑起来,“当做赔礼吧,一个正式的身份。这对我们来说不是很困难,同意吗?”

 
  樱井沉默了一会,站起身,“如果有相叶的消息,马上联系我。”说罢便朝门口走去。


  “翔!”


  樱井回过头看着大野,他们对视了一会,大野递给樱井一张名片,“这是我的那个催眠师朋友的联系方式。”他又顿了顿,“通过催眠,或许对记忆恢复能起到治疗的办法。”


  樱井走过来接过名片,消失在楼口。



TBC.


【终于开始谈恋爱了....想哭】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