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微处之光

【回归初心,诚惶诚恐】


  送松本去机场的那天,是相叶久违的开车,副驾与驾驶座的位置交换带来些许异样的违和感,相叶在红灯时侧过脸看着松本。这时阳光从云层后面洒下来,落在松本的脸上,把他的睫毛打出一片浓密的阴影。

  然后松本把挡风板拉下来说,太耀眼了,有点不习惯。

  

  初次见面是在相叶工作的酒吧里,松本被杂志社的同事们拉着聚会,第二摊续在了这个酒吧,刚从烤肉店出来,突然在这样幽暗的环境里,亢奋的神经舒缓下来,人便有些疲倦。

  然后,大约就是在这时注意到他的吧?

  站在吧台后面安静的调着酒,头顶昏黄的灯在他的五官下打出一片奇异的光晕,他摇晃着杯子,仿佛世界与他自己划开了一道线。他是如此的专注,似乎与自己手中的酒瓶融为了一体,如同把自己投入杯中,再融合成一杯酒。

  松本从自己的桌边慢慢走到吧台前,他正放下调酒杯,把杯中的液体倒在高脚杯里,于是他们便对上了视线,两三秒后,他先笑了。

  “您好。”他的嗓音有点低沉,又有点沙哑,“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这时松本终于看清了他胸前名牌上的名字,不留神便脱口而出,“相叶雅纪、桑?”

  “是我。”相叶眨了眨眼,墨般的瞳孔里有戒备和好奇。

  松本踌躇了两三秒,突然为自己突兀的举动而悔过,他有千百种仿佛知道这个青年的名字,却偏偏选择那个最笨拙的方式。既然如此,便只能将错就错,松本掏出名片说:“我叫松本润。”

  相叶伸手接过名片仔细读着,“您是S.T.O.R.M的模特?”他惊异地抬头望着松本,“好厉害。”

  “谢、谢谢。”

  相叶又笑了,似乎他的笑有种能安抚人心的魔力,松本看着他,竟也笑了。

  “要喝什么?”相叶问。

  “你最拿手的那种就行。”松本轻轻回答。

  当然,若要说这是一见钟情,也根本谈不上,只不过是某个瞬间,因相遇所发出的共鸣感罢了,至少松本是这样想的。但他忘了一件事,共勉感是滋生任何可能的事物,甚至于萌生一切。

  与相叶认识一年后,他们开始作为室友同租,彼时两人基本上已经到了可以同穿一条睡裤的程度——当然,松本绝不会同意的。与第一面的印象略有不同,相叶比松本想象的更沉稳,他私下比工作里话少很多,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周末一起联机打游戏、或是轮流买少年jump看。

  都是单身的年轻人,都是正好处于并不安定的年纪,这些完全的奠定了后来的基础,毕竟他们之间有一个极其戏剧化的前提:共鸣感。在某个黄昏,吃完晚饭后在河边散步时,相叶忽然站住了脚。

  润,怎么办?他问。

  怎么了。

  我觉得好像喜欢你,就是那种女朋友式的、也不是,总之——相叶认真却举不出例子的样子有些搞笑,反使松本笑了出声。

  “我觉得你喜欢女孩子。”松本说。

  “我也觉得我们喜欢女孩子。”相叶回答,“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时风吹过散步的河堤,夕阳拂过草地,蛮有青春剧的背景感。

  那就这样吧,松本说,我们来交往看看。

  昼夜交替的奇异时刻,沉没在地平线下的太阳将天空晕染的如同初遇酒吧的般幽暗,只是从细微处,还透着些许的光亮。

  从同居者变成了交往的情侣后,两人之间变得不那么坦诚了,松本再不敢洗完澡直接披着浴巾走出来,而相叶也不会随意冲进浴室问他搓不搓背,他们都腼腆了。

  第一次拉手是去超市买晚饭食材回家的路上,松本只记得相叶的手有点凉,他们的身高几乎持平,只是探了探手松本便触到了相叶,没有过多的纠结,他们便紧握住彼此的手,随即十指相扣。

  后来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有的或许值得纪念,有的无足轻重,不过松本唯独清楚记得与相叶的第一次吵架。

  因为那天,“光”来了。

  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日子,松本破天荒的提前结束回家,进了家门却发现屋里的窗帘全部都被拉上,没有开灯的屋子里暗的几乎看不清五指。

  “相叶?”松本喊,“为什么把屋里弄这么暗?”

  过了好久,相叶才从他的屋子里钻出来。松本自认为自己很了解相叶,他是个藏不住事的人,从屋里出来的那一刻起,松本就从他的表情里发现了不对劲。

  “松润你回来了?好早!”相叶没话找话似的说了一句,随即把自己卧室的门关上,看起来做贼心虚似的笑了笑。

  “今天收工早,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松本上前想拉开窗帘,相叶抖了一下飞奔过来阻止道:“别!”

  “干什么?”松本被相叶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从我回来开始你就不对劲,你到底在做什么?”

  “没没没没没没有!什么都没有!”相叶一把抓住松本的手,刚要开口说话,卧室房间的门忽然裂开了一个缝,从缝隙中钻出一颗小小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们。

  ——一只黑猫。

  松本和相叶停止了拉扯,一起盯着这只突兀出现的小猫面面相觑,两人一猫对视了一会,松本扭过脸说:“相叶雅纪,你给我解释一下。”

  “松松松松松松润我错了....”相叶嗖得一下窜到卧室门前把小黑猫抱起来,“但是它真的很可怜啊,我实在是看不下去——”

  根据相叶的话,故事开始于今天早上,他在扔垃圾时听见垃圾堆里有很小的叫声,扒拉开发现是一只小黑猫。它看起来不到一岁,又瘦又脏,大概是失去了母亲的流浪猫,相叶于心不忍便把小猫带了回来。没想到这猫竟不喜欢光,见光就躲,一个劲往暗处钻,相叶就只能把屋里的窗帘通通拉上,正哄着小猫,松本就回来了。

  “松润,我真的很想把它留下来。”相叶抱着小猫哀求似的说。

  “你还记不记得房东合同上写的不准把除了你我以外任何活物带进来的规矩?”

  相叶愣了一下,“有写吗?”他可怜巴巴地反问。

  “当然有啊バカ!被发现赶出去的话我们两个根本找不到比这里还便宜的公寓了!”松本恨不得打相叶脑袋一下,“总之明天赶紧送到流浪动物救助站去。”

  “不!”很少见的,相叶反对了松本,“不可以送过去!它这么小,送过去又没有专人照顾很快会死掉的,所以我不同意!”

  “相叶雅纪你是个大人了,成熟点做事行不行?”或许是因为工作一天的劳累让松本有些恼火,“如果我们没有地方住的话,也会很快死掉!”

  “可是它和我们不一样,它才那么小——”

  “哪里不一样?”

  “你、你这是偷换概念!”

  “少跟樱井学那些一套一套的话,”松本揉了揉眉头,“我不想吵架。”

  相叶有点泄了气,又说:“可我们已经吵架了。”
  
  “那就不要再吵了,明天是周末,我们一起去救助站。”松本口气也软了下来,瞥了眼小猫说,“今天先暂时看护一天吧。”

  相叶也看了看小猫,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除了畏光这一点,这只小猫没有任何问题,它比松本所见过的任何动物都乖,一点也不怕人。晚上看电视时,小猫护着遥控器不让人换台,而新闻里正播放着呼吁人们关注流浪动物的新闻。

  “咦,它喜欢看sho酱诶~”相叶指着电视上著名的主播樱井翔先生笑着说。

  “....这猫是不是有点聪明过头了?”松本正嘀咕着,小猫用爪子扫了扫他的手背,碧绿的眼睛眨巴眨巴十分勾人。

  “....把流浪动物送到救助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电视上主播先生还在一本正经地分析着,“被送进去的动物,在半个月内如果没有被人领养,会通过药物安乐死。”

  我靠,不会吧。松本下意识的看了眼猫,一旁的相叶一下扑来大喊:“润!!!不要——”

  小猫盯着他,楚楚可怜。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松本连说了三遍,“不送了,我们收养可以了吧?”

  “真的吗?!”相叶一下勾住松本的脖子,“真的吗?!”

  松本一脚踹开相叶,起身往卧室走,相叶趴在沙发上喊:“松润你生气了吗——”

  “我哪有时间生气,上网找新房子啊!”

  谢天谢地,第二个星期松本就在“HOME'S”网站上找到了新房子并且与房东解约,彼时小黑猫有了它的名字——“光”。

  明明畏光,却一定要叫做光,或许没有比这再奇怪的了,但光似乎很喜欢它的名字。当相叶认真地坐在它对面告诉他这是它的名字时,光轻轻地叫了一声当做回应。

  或许这就是松本与相叶交往后最大的一个变故了,他们搬进了新房子,养着一只捡来的小黑猫,而这只神奇的小猫畏光,却比人还聪明。

  新家的窗帘因为光从来没有拉开过,有时松本想偷偷透个气,光就会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用爪子轻轻扫他的脚背,一如初见那晚般。相叶有次开玩笑似的说:“因为咱们家有光,所以不需要外面的光了嘛。”

  沙发上的光听见这句话,喵了一声,似乎是在赞同。

  后来回想起来,松本觉得这大约会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每天回家能看见一人一猫在沙发上逗乐,买晚饭食材时光会自己跑出去玩一会,和相叶一起做完饭后他便会回来,比钟表还准时。晚上两人会坐在沙发上陪光看新闻,对于那位报道了拯救自己的新闻的主播,光似乎抱有奇异的好感。

  “把樱井叫来吃饭吧。”有天照例看新闻时松本说。

  “诶?”

  松本挠了挠光的下巴,又说:“既然光这么喜欢他,把生人请来给它见见吧。”

  于是在电视和两人对话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樱井翔周末被请来吃饭了,这位每年夺得好评率第一位名头的新闻主播是相叶的朋友,听说认识的缘由是因为樱井在相叶工作的酒吧里喝醉吐了他一身,不过谣言的真实度不可置否。

  “哇,好可爱的猫!”还在玄关里换鞋时,樱井就看见了趴在沙发上的光,“哎呦磕死我了怎么这么暗——”

  “那是光,它见不了光。”松本从厨房里伸出头说,“它可喜欢你了,每天都看你的新闻。”

  “因为见不了光所以叫做光?好有趣。”

  樱井还没走过去,光便从沙发上跳下来缠在樱井腿上,一人一猫三两下就混熟了,玩的不亦乐乎,在沙发上翻滚,看得两位原主心情复杂。

  “你们没带光去看医生吗?”等玩累了,樱井抱着光坐在沙发上问。


  “早就去过了,医生说小猫畏光是正常的,长大就会变好。”相叶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锅盖搅了搅面条,不料被沸水烫了一下,“啊啊啊疼!”

  松本扔开手里的勺子,一把拽过相叶的手放在凉水下细细地冲,一边数落道:“做事怎么总这样毛躁?做个饭都能把自己弄伤,真是バカ!”

  相叶又疼又挨了骂,泪眼汪汪转头向樱井说:“sho,你看他又叫我笨蛋,太过分了......”

  樱井一面把光的眼睛捂上一面撇过脸说:“我不看,我代表这屋子里剩下的单身群体拒绝你们虐狗、以及虐猫。”

  “........”

  吃完饭樱井又跟光依依不舍好一会才准备走,在玄关穿鞋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最近台里在做一个企划,正好是关于各行各业的深入报道之类的,你俩有空来吗?”

  相叶用胳膊肘兑了一下松本说:“让润来啊,他一定很适合。”

  “大约有几天的随身跟拍,就像情热大陆。”樱井解释道,“不费什么时间,会有报酬,不用马上给我答复,过两天我会联系你们。”

  等樱井走了,松本抱起光揉揉它的头毛说:“我要去吗?”

  光喵了一声,似乎在赞同。

  负责松本日常跟拍的AD叫做二宫和也,一个年龄与外表极度不符的男生,初见时松本以为他是个实习生,相互自我介绍后才知道二宫竟比自己大,已经是干了快十年的老手。

  二宫是个能迅速让人对他产生好感的人,仅仅一两天,他们便混熟了。在松本工作时二宫会安静的等着他,结束了便会凑上去问几个问题,有时打开摄像机,有时又像是随口问的。松本看不透他,但能感觉他挺喜欢自己,拍摄之余,他们也在一起喝了几次酒。

  “J,”摄影结束那天二宫叫着他给松本起的别称,“你觉得你的生活会有转折点么?”

  “转折点?”松本笑了,“难不成我会因为这个片子闻名全国?”

  “难说,我觉得有可能。”出乎意料的,二宫认真回答道。

  松本敛了笑问:“你当真?”

  二宫沉思了一会说:“我做一行也不短了,还算会看人,我觉得你是个一定会放出光芒的人,或许你天生就是super star。所以我建议你不要仅仅只拘泥于做个平面模特,未来有很多路等着你。”

  节目播出那天晚上,松本抱着光看电视,一旁相叶挂在他身上玩手机游戏,松本突然扔下光,抓过相叶的肩膀吻上了嘴唇。小猫轻盈的落地,看着沙发上两个主人翻滚在一起,舔了舔爪子轻轻地走了出去。

  那天早上松本起床后,相叶扑在他胸口,差点把手机屏幕拍在他脸上大叫道:“松润,你看——”

  没错,二宫的话真如预言般灵验,由樱井主持播出的这期“职业者素颜”企划在社会上获得了巨大反响,因为真实反应了现实状况而大受好评。而作为其中颜值高又克己认真的平面模特,松本的名字节目在播出当晚就占据了推特搜索词榜首,一夜之间,他闻名全国。

  “你会大放光芒。”

  松本看着手机,眼前忽然浮现出二宫那般志在必得的笑容。

  从那天起,松本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业内的娱乐业大头,S.T.O.R.M会社自然没有放过这次机会。他从一个平凡的平面模特被公司包装成kirakira的偶像,甚至没有时间去适应,松本就发觉自己的世界完全改变了。

  起初是越来越多的杂志取材,每当松本回家时相叶都已经去了夜班,玄关处只有光静静地等待着他;后来松本开始被公司安排着上一些番组,甚至接一些小的代言,他的人气蒸蒸日上,休息日越来越少。松本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和相叶一起去买晚饭是在什么时候了,更不记得他有多久没抱着光看新闻,因为他没有时间、一点都没有。


 即便如此,但相叶也从未表露过任何反对,他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全心全意地为松本感到高兴。若是在久违的周末逛街时,相叶也会小心的走在松本身侧,绝不拉他的手——他比松本更要看重这些,更想守护它们。

  某天深夜松本回到家时,看见玄关处不仅有光,还有相叶,不等松本开口相叶便说:“我请了假,因为有点想看看你回来时的样子。”

  松本扔开包,扑过去抱住相叶,他们怀里的光发出轻轻的叫声,仿佛在为这久违的时刻而欢欣。

  那之后松本与二宫在番组上见过一次,二宫依旧还是一副柔韧有余的样子,看见松本在盯着自己,大方的朝他笑了笑。录制结束后二宫来松本乐屋里送慰问品,两人聊了会,二宫问松本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松本点点头又摇摇头。

  并不是反感这样的日子,但松本心中对相叶的愧疚愈发积累起来,甚至包括对光,每当赶下一个通告的途中,他都会忍不住挂念着他们。
  
  后来有一天松本在深夜才结束外景,便偷偷变装潜进相叶工作的酒吧,幽暗的酒吧里相叶站在吧台后面认真地调着酒,昏黄的光在他脸上投下朦胧的光影,吸人魂魄。松本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也这样站在微光下,对他温和地笑。

  只要有相叶和光,那么日子就是美好的,对吧?

  第二天松本接到了总公司的安排,要求他调到国外分社进行某个片子拍摄,期限没有告知,除了同意外,他无路可选。命运在这时总是格外讽刺,明明已经接受了现实,却一定又给你当头一棒。

  相叶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轻轻叹息了一下,便安慰松本说:“别担心,我和光会去看你的。”

  如松本想的一样,相叶身上有种柔软、甚至令人心疼的坚韧,面对这样的相叶,松本永远不知该如何去触碰他的内心。

  

  
  驶入机场停车场后车速慢了下来,幽暗的地下停车场里只有一辆接一辆驶进驶出的车辆的灯光。相叶停车时松本提前从副驾下来等着,习惯性的想捞起脚边的黑猫,才想起它没有来。

  光在松本走之前缠在他脚上,轻轻叫了三声,这只小黑猫什么都明白,因此松本甚至都不敢与它对视便匆匆离开了,现在想来,他竟有些心痛。

  送机口处松本和相叶对站着,两人都不知说些什么,一时气氛有些尴尬,最后松本主动伸出胳膊抱了抱相叶说:“再见。”

  相叶什么都没说,但松本知道他快哭了,不出所料,在开口说出第一个字时,他便落了泪。

  “我等你回来,松润。”相叶用手背抹着眼睛说。

  跨越近十二个小时的时差,几万公里的距离,还有无法抑制的思念。在这个欧洲小国家,走出屋子便能看见阿尔卑斯山的轮廓,天黑的很晚,人懒散而无事可做,仅仅两个月,松本便觉得自己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思念日本。

  松本住在公司安排的一所公寓里,有个日裔移民邻居叫大野智,大野比他年龄大,说起话来不紧不慢。他并不关心松本的身份,只是受松本的经纪人之托帮忙照应一下他,虽然大野的出现丝毫没有缓解松本对于相叶和光的思念,但他也不会很孤单了。

  大野是个好人,也或许是因为在异国他乡无人依靠,松本很轻易地就在与大野喝酒时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他听,大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却在第二天串门时给松本了一副窗帘。

  “记得要留一点光,这样才有希望。”他对松本说。

  因为颠倒的时差,松本发给相叶的line通常半天后才能收到回复,在连聊天都变成了奢求的时候,他们依靠每天的几句问候和几张照片来维持着关系。有一天深夜,松本试着拨通视频电话,出乎意料地,竟接通了。

  屏幕那边相叶抱着光对他挥手,几个月的时间没见,相叶竟愈发消瘦了,脸颊从两边凹陷下去,他摇着光的爪子向松本打招呼,笑起来倒依旧温暖。

  “Masaki....”松本喊了一句便不知该继续说什么,“你、还好吗?”

  “嗯,光也是。”相叶举起小猫,“你看,它都这么大了,可还是怕光,那个医生说错了呢。”

  松本转过头,瞥见厚重的窗帘后透出的微光照射在地板上,形成一片小小的亮处。

  “也许不是怕光,”松本说,“只是相比灼热的太阳,它更喜欢微光吧。”

  “嗯?”

  “相叶,我们分手吧。”

  说出这句话时,松本没敢抬头直视相叶,他畏惧相叶眼里无声的悲伤,他也不敢去看那只小猫。接下来是漫长而窒息的沉默,就这样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后,相叶说:“好吧。”

  好吧。

  挂掉电话后,松本站起身走到窗边,一把扯下厚重的窗帘,阳光瞬间倾泻进屋里,灼得人想要流泪。

  第二天大野的家在凌晨四点被松本砸开门,睡眼惺忪的大野还未说话便被松本拖出屋子说:“我带你吃早饭去。”

  亏松本的邻居是个好脾气,由着松本把穿着睡衣睡裤的他拖下楼带上车,全程没有任何反对,在开了近一个小时后,大野突然问:“润君,你今天不上班吗?”

  “我把手机关机了。”

  大野沉默了一会,又说:“没有窗帘的房间是不是有些刺眼?”

  松本看着前方的道路,没有回答。

  “微亮的光芒,才让人觉得安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远方的地平线上,太阳终于露出了端倪,在这颗耀眼的恒星还未曾把全部的光与热铺撒开之前,四周的光晕是如此蓬勃,因为即便是、

  即便是——

  “咔嚓!!!”

  被闪电恍然惊起的那一秒前,松本做了一个梦,他梦见相叶带着光来砸自家的门,边砸边说:“我等你回来,松润。”表情是松本从未见过的阴郁,仿佛开了门松本便会被他一刀捅死,幸好这个闪电惊醒了松本,若这梦再继续下去,不知还会有什么可怕的情节。

  松本从沙发上爬起来,把脚边的空铝罐扔进垃圾桶,一面揉着颈椎一面走向厨房。外面的雨越来越大,看了眼表,凌晨两点半。

  自分手后已过了一个月,但松本觉得他的生活已经没办法再剥离开过去的影子。早上醒来时松本总以为光会坐在床边轻轻地上下晃动身体叫他起床;每当路过一个酒吧时,他也总觉得里面的吧台深处会有一个穿着黑色马甲的调酒师抬起头对他微笑,头顶打下的灯光幽暗而温暖。

  但是,他们还是分手了。

  距离和时间永远是磨断情感的最锋利之器,即便是还温存在胸中几丝热度,也会在接下来的时日里、几万公里的间隔中,消失殆尽。

  如同有人把云层撕开裂口倾倒一般的雨,似乎永无尽头。松本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他与相叶并没有删掉对方的line,或许发一条问候过去,相叶也会像以前那样认真地回复。松本踌躇了一会,敲下“光还好吗”这几个字后,按下了发送。

  几乎是瞬间,就收到了回复。

  “光昨天去世了。”

  就像是有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松本自头顶到脚底都被凝固住,他的手开始颤抖,接着是身体,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思维都脱离了头脑,只有一个躯壳还在顽固的战栗。

  手机发出了轻微的震动,第二条消息也来了。

  “三天前开始,光很不对劲,带它去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要不行了。医生说,它怕光是因为得了一种很罕见很罕见的病,但在发病的时候才发现,所以已经没有办法医治。就在昨天早上,光走了。”

  头脑中还是一片空白,但眼角似乎有泪流了下来,是感性先于理性,还是、愧疚和自责?

  “我打算后天火化它。”第三条消息。

  意识终于回到身体里,松本站起身,迈出第一步,随即把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破碎的屏幕四分五裂,映照出他惨白的脸。

  数十个小时的飞机路途后,松本在出租车上睡了一会。离开前砸开大野的门对他说自己要回日本时,大野也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告诉他记得拿伞,然后又对他说:“窗帘我会帮你装回去的。”这句话似乎有什么别的意味,可是他已经没有心思去猜测了。

  两人曾经共住的公寓钥匙还保留着,松本抖了好几次才打开门,走进玄关屋里依旧是一片黑暗,如同那年光来的那天一样,接着相叶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看到松本,他没有很惊讶,只是淡淡说了句,你回来了。

  “对不起。”

  相叶摇了摇头说:“为什么回来?”

  “因为我想道歉。”

  “润,你觉得你做错了吗?”

  松本往前几步打开了灯,在白光下,相叶是如此的消瘦疲惫,他倚着门框,用很轻的声音叹息了一下。于是在这瞬间,松本勉强筑起的堡垒轰然崩塌。

  “全部都是错的。”松本陡然拔高了声音,“从一开始就都是,我不该答应与你交往,也不该同意你把光带进来,更不该接受樱井的提议,每一步都是错的,所以、所以——”

  “不对!”相叶打断了松本,短暂的沉默后相叶又开口道:“错的是我!是我要决定对你告白,是我带光进来,是我鼓动你去参加节目,是我没有求你留下来,是我同意和你分手,也是我——用光来骗你回来!”

  寂静。

  隔着阳光的房间,被这句话夺取了声响后,唯有沉默逐渐弥漫。卧室的门又裂开一个缝,黑色的小猫从房间里钻出来,仰起脸望着松本。

  “你....”松本怔怔地看着相叶,竟无言以对。

  “我不想和你分手。”相叶低下头,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但语气里却没有一丝愧疚,而是异常坚定,“我想了很久,松润,我很生气。”

  他抬起头,直视着松本说:“所以我骗你说光生病去世了,因为我知道这样你一定会回来,就算你因此而讨厌我也没关系,这是我的报复,报复就这样分手扔下我和光的你。”

  他哭了,用手背擦着眼睛,却挺起脖子继续说:“然后我问光想不想帮我,光同意了。”

  松本站在原地,这时光从屋里走到他脚边,缠在他的腿上,他弯下腰抱起光,黑猫对他叫了叫,尾巴扫在他的脸颊上。

  “就算你骂我揍我,或是一走了之,我也保证不会再做什么,包括光,如果它想跟你走,那你就带走它吧,相比我,它真的更喜欢你。”

  “我不会带走光。”松本垂下眼,此时他觉得自己的心几乎要飞出喉咙,“我....我也不生气,我很谢谢你,真的。相比你,我真的又糟糕又胆小。”

  相叶吸了吸鼻子,眼泪不断地从眼睛里落下来,松本想递过去手帕,却被他推开,固执的自己拽出一大堆纸巾胡乱擦着。

  “相叶,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相叶没理松本。

  “要是我现在土下座对你道歉,你会原谅我吗?”

  相叶把鼻涕纸团成一团砸到松本身上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光挣脱了松本,从他怀中跳下来,同时松本扑过去抱住相叶,力气大的几乎让他双脚离地,相叶被勒得发出一声叫喊,却没有挣脱他。

  “我觉得,”松本的鼻尖贴着相叶的,恐怕再近一点就可以接吻,“还是这样做比较有效。你能原谅我吗?”

  “你让我踹一脚。”相叶说。

  “诶?”

  下一秒他的左大腿被相叶狠狠地踹了一下,松本从不知道相叶纤细的身体里有如此巨大的力量,也或许是相叶的怒气夹在这一击中,松本被这一脚踹得直接跪在地上,生理性的眼泪随之夺眶而出。

  “我靠!相叶雅纪你——”

  才喊出一半,松本却缄口了,站在他对面的相叶脸上虽然还挂着泪水,眼睛却亮的发光,如同璀璨星辰。

  ——他绽开了一个笑容。

  

  
  刚打开门,黑猫就率先从相叶的怀里跳下来走了进去,似乎很满意房间里幽暗的光线,轻盈地跳上窗台。“这就是你住的房子么?”相叶转过头笑着问。

  “嗯,经纪人给我找的房子。”松本扬起头,发觉那副厚重的窗帘已经被安回了窗户前。

  “你安的窗帘吗?”相叶好奇的打量着窗帘。

  “是,但在和你分手的时候,本来我已经把它们撤掉了,是大野、就是我的邻居重新帮我装回去的,这幅窗帘也是他给我的。”

  “诶?”相叶眯起眼睛,眼白似乎掩盖在了笑容里,“他是个好人呢。”

  “是啊,他还说——”松本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也笑了起来。

  “怎么了?他说什么?”

  “他问我,为什么微亮的光芒,才让人觉得安心。”

  “嗯,为什么呢?”

  这时趴在窗边的光伸出爪子撩开厚重的窗帘,一丝光倾泻进屋中,在幽暗的屋子里细微而明亮。“因为.....”松本抓住了相叶的手,接下来的话语吞没在唇齿厮磨中。

  因为微亮的光芒,不用去想抓住,即便是不曾拥有,看见便足矣。相比灼热的阳光,在黎明到来前,那黑暗中闪耀的光,更像是希望 。

 

  ——就如同你。


END.
Samhain.


【至少两年没写模特单篇,实在忍不住写了,就随便看看吧,毕竟我永远写不好自己萌的cp
  一个没有故事的故事,强行文艺失败orz
  当真是玩了S.T.O.R.M这个梗一年hhh】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