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Young and Old(下)

指路上篇:戳我

还是 @五元一只阿尽哒uu 虽然先发给你但是还没有收到回应,好忐忑orz


【正文】



  二宫从更衣室走出来时,门口的学生们全部发出了惊叹声,来自女生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腿上时是羡慕而惊奇的,而男生们则大多肆无忌惮,把二宫从上打量到下。


  “怎么样?”二宫拎起裙摆转了转身体,“我觉得怪怪的。”


  “不,二宫老师,您穿女仆装真的太好看了。”一直站在人群后的樱井突然开口说,随后一片附和声。


  二宫叹了口气,把双马尾假发的刘海拨了拨,“真是败给你们这群小鬼了。”他无奈地笑了起来。


  距离学院祭三天前,校长才在晨会上告知全校,不仅每个班要有自己的主题节目,班里也必须挑人扮个变装,风格不限,总之就是越出彩越好,学院祭结束后全校投票选出最有趣的班级变装,第一名奖品竟然是三天的交流游学名额。


  这本来是一件激励班级全体团结在一起的事情,结果在挑人的过程中,二宫才发现学院祭上真正不参与班级话剧的只有他和樱井,但樱井是学生会长,根本没空在班里呆一整天,结果变装的任务就这样理所当然的落在了二宫头上。接下来全班匿名投票,“女仆装”这个选项以过半的票数脱颖而出,二宫看着投票结果,哭笑不得。


  第一次穿裙子,腿下凉飕飕的感觉实在太奇怪,况且高跟鞋有点大,脚在里面晃来晃去,但是这些问题一点都没有阻挡二宫的人气。从站在班门口开始,哪怕什么都不做,路过的生徒和老师们都会站住脚对二宫投以惊异的赞扬目光。


  “哇,高三一班的担任二宫老师扮女仆真的超好看!”“对,一点都不违和!腿超细啊,笑起来好可爱!”“待会去拍一张照吧!”


  “我都要爱上二宫老师你了。”某个老师路过时跟二宫开着玩笑说,“超可爱的。”


  “是吗?我也发现自己超级有人气呢。”二宫笑着递过一杯自己倒的饮料,“要叫一声ご主人様么?”


  对方老师正要继续说笑,忽然感觉背后有人甩过一记眼刀,浑身一抖回过头,发觉樱井正站在背后。


  “是樱井同学?”老师被几米外一脸阴沉的男生吓了一跳。


  二宫抱着胸,非笑似笑地对那老师说:“我学生好像有话跟我说,您先忙去吧,待会见。”


  等只剩下二宫和樱井两人了,樱井才盛气凌人地走过来,一副冷相。


  “怎么了?”二宫故意不戳破,装傻问。


  樱井走上去抓住二宫的手腕一把拉近过来,在两人鼻尖抵在一起的距离下狠狠地说:“不准管别人叫什么ご主人様!”


  二宫眨眨眼道:“樱井同学,我这可是为了班级里的所有同学着想,你知道,我平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难道你对此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么?”


  樱井眯起眼:“不满的地方多的去了,我不乐意你被所有人看着,我也不想听你用那种口气和人讲话,因为我嫉妒。”


  “噗。”二宫看着樱井这一脸的一本正经,给逗乐了,“要求还真多。不是刚才你亲口夸好看的么?”


  “我后悔了,”樱井的脸绷得紧紧的,“要让全校都看到我喜欢的人的样子,真叫人不爽。”


  二宫终于忍不住笑弯了腰,伸手揪了下樱井的鼻子说:“学生会主席怎么这么闲了,还有空回班监督自己班任?”


  “我提前安排完的,为了来看下你。”樱井垂下眼声音突然小了,耳朵赤红一片。


  “嗯,好感动。”二宫又笑起来,“既然闲着,陪我去仓库拿东西吧,樱井同学。”


  说着,二宫就拉着樱井往仓库走,沿路二宫这幅装扮自然又是招摇地引人注目,樱井跟在后面摸不着头脑。进了仓库,二宫也不着急拿东西,一屁股坐在跳马箱上。


  “来这里做什么?”樱井终于忍不住问。


  “那时候,你把我关在这里来着吧?”


  樱井愣了一下,点点头。“提这个做什么?”似乎是因为提起自己的亏心事,声音也小了不少。


  “你看,你欠我一次,我呢,现在想讨回来。”二宫翘起腿,黑色的丝袜在腿上撑开,在幽暗的环境里有些说不出的诱惑感。


  “干嘛?”樱井问。


  二宫从跳马箱旁边扯出一个纸兜递给樱井,笑吟吟地说:“穿上吧。”


  樱井接过来抖开,一件女仆装在他眼前展开,他瞪着二宫半晌道:“怎么会有两件?!”


  “为你准备的第二件啊~”二宫撑着下巴笑到,“班主任和学生会长一起穿女仆装迎客,第一名绝对志在必得。樱井同学,为了大家的利益,你牺牲一下怎么样?”


  樱井瞪了二宫半天,愣是没说出话来。


  “脱吧,我不看你。”二宫背过身去,“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找别人去。”


  似乎是这句话触动了樱井,他眼一闭心一横道:“我穿。”


  等二宫回过头,樱井正低头弄着头上的发带,二宫看着樱井惊呼:“哇,樱井同学,你的腿也很细!”


  樱井扭过脸说:“感觉好奇怪。”


  “但咱俩现在是情侣装啊。”二宫笑嘻嘻地说。


  樱井转过头,盯着二宫的脸说:“本来就是情侣。”


  “所以就别嫉妒了,反正和我交往的人是翔君你啊。”二宫继续笑着说,“不是吗?”


  樱井抖了一下,黑暗里巧妙的能隐藏住他脸上的红色,他走上前几步至二宫身前,抓住他的肩膀,二宫扬起脸看着樱井,接着樱井低下头吻住了二宫的嘴唇。这个吻很纯情,只是嘴唇贴嘴唇,五六秒以后两人就分开了,二宫摸着嘴唇笑起来说:“翔君,你身上的味道好香。”


  即使是在黑暗里,二宫也清楚地看到樱井脸上的潮红。


  学生会长和高三一班担任一起穿女仆装站在班级门口的场面太美好,虽然贴了禁止拍照的牌子,但学院祭结束后校园论坛上也流传着大量两个人的盗摄,二宫一面翻着一面心疼自己的肖像权。


  幸好第一名也实至名归给了高三一班,下了晨会后二宫走回办公室的路上,忽然后面有人把他拽进某个空教室,没头没脸的就一通乱亲。


  “樱井同学,”好不容易才得了空喘口气,二宫抹着嘴好气又好笑地说,“我们得约法三章,第一条就是学校里不准动手动脚。”


  樱井舔了舔嘴巴,凑过来在二宫脸上又响亮的亲了一下,挑衅似的看着他。


  二宫掏出手机打开锁屏,屏幕上便是穿着女仆装的樱井。“违反规定的人,穿女仆装的照片要被传推特上去的哦。”他笑吟吟地说。


  “你、你偷拍我?!”


  “觉得太好看了忍不住就拍了嘛。”二宫把手机在手里转了一圈,“多亏翔君,自从上次被锁在仓库里后,我可是时时刻刻都记得带着手机呢。那么,樱井同学,你同意吗?”


  樱井被噎得又说不出话,半晌才不情不愿的点头同意。


  见樱井这幅沮丧的样子,二宫又觉得好笑,伸手给他重新整理了下领带说:“放学或者周末是OK的哦,顺便提一句,这周六我有空。”


  樱井的大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二宫捏捏他的鼻子又道:“走吧,第一节是我的课,要是班长和班任一起迟到就太糟糕了。”




  从地铁站一出来二宫就看见倚着花坛玩手机的樱井,正要招手喊他,樱井就收了手机走过来。意外的,他只是穿着很普通的连帽衫和牛仔裤,但左耳上依旧还带着那枚刺眼的银钉,走近到二宫身前,喊:“老师。”


  “还叫老师吗?”二宫笑了笑,“又不是在学校。”


  “嗯?那、怎么——”


  “叫nino吧,大家都这样叫的。”


  樱井尝试着叫了两三声,二宫便笑着一一应了,这下樱井高兴得几乎能上天一样,眼睛都kirakira的。


  两个男人约会,也就是在大街上溜达来溜达去,又很没新意的把约会地点选在新宿,樱井倒还好,但三十代的宅男二宫觉得自己有点赶不上潮流,好在樱井是事前安排派,二宫便听之任之跟着他转。


  虽然是年下,不过樱井主动掏钱买了冰激凌,二宫吃了两口觉得发腻便转手给樱井,樱井就吭哧吭哧把两个冰激凌都干掉了,结果嘴角还粘着奶油也浑然不知。二宫绷不住笑,用手指给他抹下去说:“翔君吃东西的样子好幸福。”


  又舔舔手指上的奶油:“看得我都饿了。”


  樱井的脸“腾”得红了大片,愣了半天低声说:“那就去吃饭。”


  然而第一次约会去吃的食物却一点都没有意境,乱哄哄的烤肉店里人声鼎沸,尽管坐在屏风后面的隐蔽位置,还是被一波波声浪击得头昏。在这片气氛里,二宫心不在焉的翻了翻菜单,立刻给樱井道:“点吧,我随便。”


  然后想了想补充一句:“不准点蘑菇。”


  “你挑食。”


  “我不挑食。”


  樱井“啪”得合上菜单,直接坐到二宫身侧捏住他脸说:“切,挑食又不吃东西,瘦了那么多。”


  “长本事了啊?”二宫好笑地打开樱井的手,“敢这么对班任讲话。”


  “不仅敢这么讲话,敢干的事多的去了。”说着,樱井压着二宫的肩膀凑过来,啃住嘴巴又是一通亲,这次一点都不浅尝辄止,亲的二宫觉得快憋坏了樱井才松开他坏笑。好在服务员及时来上菜,避免了更激烈的行为出现,二宫推了把樱井说:“坐回对面吃饭。”


  “不去。”说着抓住了二宫的手臂。


  二宫用筷子戳了下樱井肋骨说:“我是左撇子,咱俩吃饭要打架的。”


  樱井转转眼珠,起身乖乖坐回去,又说:“那咱俩组队打双人桌球说不定很无敌。”


  “哦?那可太好了,我有个理想就是做桌球界的王者。”二宫伸手用夹子夹起肉放在烤炉上,瞬间发出“滋滋”的声音,“可惜因为要上大学就没能实现。”


  “才不是,理想这种东西,只有拥有就一定会去实现,不论时间。”


  烤炉上的肉,才放上去一会,就已经开始变色,伴着油光飘出诱人的香气。


  “那,”二宫把烤肉翻了个面,“翔君的理想是什么?”


  樱井盯着二宫的动作好一会,说:“考上庆应的经济系,然后从政。”


  肉熟了,被夹子夹起来时,颤巍巍地抖着,二宫把它放进樱井盘子里。“有把握吗?”他问。


  “不知道啊,”樱井抬起头与二宫对视上,“但总要做了才知道吧。”


  二宫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便又开始烤肉。“下星期开始,放学来办公室补习吧。”他低着头,“周末来我家。”


  “诶?”


  “要是考上庆应的话,我可是有奖金拿的。”隔着油烟和热气,二宫的笑容有些朦胧,却深深刻入樱井的记忆里。


  第二周开始二宫真的为樱井开设了特别补习班,对象只有他一个人,地点是学校图书馆,周末则换到二宫的公寓。又不知道二宫通过什么方式,周末搞来一堆庆应内部的资料给樱井看。


  休息的时候二宫端着茶回来,发现樱井趴在阳台上,手里拿了根烟在抽,二宫放下杯子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干嘛呢?”


  “没干嘛,歇会。”樱井闷声说。


  “是不是觉得有点难?”二宫也趴在樱井身边问。


  樱井没说话。


  “你不是说想从政吗?”二宫转过头笑起来,“想象一下作为政治家的你,意外的很合适。”


  樱井终于撇过脸,眉头舒展了些,二宫伸手把烟从他手里拿过来说:“约法第二章,不准抽烟了。”


  “什么?”樱井愣了下。


  “抽烟会浪费学习的时间,尤其如果考试时烟瘾发作,很影响注意力。”二宫把烟头摁灭,“相对的,如果能坚持一星期,下周六我就开车带你去海边玩。同意吗?”


  听起来好像也不算亏,樱井想了两三秒立即点头道:“可以。”


  二宫又露出非笑似笑的表情,“失败的话,一个月不能kiss哦。”他说。


  “哼,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难以想象这个星期樱井是怎样度过的,但从感觉上来讲,似乎不太顺利。他明显的比以前焦虑了许多,甚至差点在学生会例会上发脾气,嘴里也总是嚼着一块糖,气场低起来生人勿近。于是大家都在议论:樱井会长这是怎么了,难道失恋了?


  好在放学后来二宫这里补习时樱井总算平和了一些,但也是黑着脸,二宫看着好笑,问:“樱井同学,你看起来怎么这么不开心啊?”


  “我没事。”又黑着脸吃了颗糖。


  “哈哈哈!”二宫到底没忍住笑出声,“樱井同学,你真可爱。”


  “不准笑!”樱井一拍桌子怒了。


  二宫捂着嘴肩膀一抖一抖,樱井干脆低头看书不理他,于是二宫凑过来用手戳了下他的脸,樱井皱着眉头抬起头,侧脸便被亲了一下。


  “好点了?”


  “.....嗯。”


  可喜可贺,樱井真的坚持了一个星期没抽烟,于是在周六二宫如约开着帕杰罗来接樱井,车开出市区不到半小时便上了高速,二宫把车窗打开,风呼呼的灌进来,吹的人睁不开眼。


  “不是说去海边么?”樱井从包里掏出墨镜戴上说。


  “所以我们去千叶,”二宫手搭着方向盘,“我有个朋友家在千叶,让他招待我们。”


  “哦~”樱井应了一声,“还有多久,我饿。”


  二宫不知从哪里扯出一个纸袋扔给樱井说:“午饭。”


  “就Mosburger?”樱井打开掏出一个汉堡,“还是凉的。”


  “还有蜜瓜苏打和冰咖啡,”二宫转过头灿烂一笑,“选哪个?”


  “........冰咖啡。”


  到达千叶海边的时候已经快日暮了,等着他们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二宫说这是他们的导游相叶雅纪。相叶是二宫的初中同学兼竹马,家里在千叶经营一家中华料理店。人很温和友善,听说樱井是二宫的学生后,不一会就与他混熟了,倒冷落了开车的二宫。


  “诶,翔酱,你怎么会跟nino来这里玩啊?”


  话还没出口,先被二宫打断道:“我学生,我带哪去不行?”


  相叶眨眨眼笑起来,倒真不问了。“那啥,太阳快落山了,你们先回酒店吧。”他伸过手,掌心躺着一枚卡片。


  两小时后,在拥有面向大海的全落地窗双人房里,二宫坐在双人床上推开樱井说:“不行。”


  “为什么不行!”樱井有些生气地问,“我又不是小孩子!”


  “但你还没有成年,我要对你负责,我不能同意和一个未成年人sex。”二宫回答,“如果我真的这么做,反倒很不负责。”


  “不负责?”樱井的声音陡然拔高,“这种口气句式真的让我很受不了,大人们都是这样来搪塞的吧?我可听过太多次了。”


  “我有搪塞过你或是不遵守与你的约定吗?”二宫平静地反问。


  樱井顿时有些偃旗息鼓,气势瞬间跌了下去。“那你为什么——”


  “考上庆应的话,多少次都可以。”二宫断然打断道。


  “你说什么?!”


  二宫抬起手在樱井脑门上弹了一下,疼的樱井捂着头缩了缩脖子。“我说,快睡觉!”他咧起嘴笑道。


  少年也笑了,有些示威似的向二宫仰起下巴,又猝不及防的在他嘴上啃了一口,迅速滑入被子里。二宫舔舔嘴,掀开另一边的被子也钻了进去,下面有只手立即抓住了他的手,两只手纠缠在一起,最终变成十指相扣。


  “睡吧。”不知是谁轻声说,于是夜就这样来临了。


  千叶的海边旅行结束时,相叶跟樱井交换了line,回东京的路上樱井问二宫相叶是不是知道,二宫一巴掌拍在樱井后脑勺上说,这个周末没做的题全部加到下周一的补课上。


  接下来的日子,天气越来越冷,入冬以后樱井也不再怎么出去飙车了,一是因为下雪有些危险,二是因为周末要去二宫的家补课,没时间再玩这些。


  便利店里偶遇松本的时候,二宫惊讶了好一番,他把那撮白毛染了回来,清爽的好像另一个人。聊了天,二宫才知道原来松本打算考京都一所以舞台策划专业出名的大学,所以敛了心。分开时松本对二宫说:“翔要是没考上庆应的话,我会来找你算账的。”


  原来所有人都在为梦想而奔波努力,只是方式各不相同罢了。


  年后很快迎来的是高中生们最热衷的节日情人节,或许是因为学院祭上的女仆太印象深刻,又或是二宫老师本身就招人喜欢,才一个上午过去,二宫的办公桌前已经堆出了巧克力山。


  作为往年收到巧克力数量最多的樱井会长今年的劲敌,二宫带着这堆巧克力山来到天台上,很自然的拆开其中某一盒吃了起来。还没吃几块,一只手忽然凌空过来夺过他手里的巧克力,二宫抬起头,樱井盛气凌人地站在他身边。


  “樱井同学,你是不是给我装了GPS?”二宫想夺回巧克力,却没能得手。


  “不准吃!”樱井绷着脸说。


  “怎么就不能吃了?”二宫眨眨眼问。


  樱井不知从哪掏出一个大袋子,走到二宫身边,一面把他所有收到的巧克力扔进去一面说:“约法第三章,不准收除我之外别有用意的礼物。”


  说着直起腰,从上衣外套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二宫,脸上绯红一片。


  二宫看了看樱井,又看了看巧克力,没忍住笑,接过来说:“小鬼,真浪费。”


  樱井也笑起来,他揉了揉被冻红的鼻子说:“有我的那份就行了呗。”


  在冬阳里,少年的笑似乎更明媚一些。







  少年在狂奔,在气温已经转暖的春日里,这样的疾跑似乎让他出了不少汗,他大口喘着气,风一般的穿过操场,爬上三层,闯进校长办公室。


  “哟!樱井同学,恭喜考上庆应。”校长放下茶杯站起来朝樱井微笑着祝贺。


  “二宫老师呢?!”樱井冲到校长办公桌前,“他怎么不在了?!”


  “啊,是这样的,他昨天来跟我提交了辞职书,”校长从抽屉里拿出一封辞呈,“就是这个。”


  樱井抓起辞呈,封面上“二宫和也”四个字的签名让他几乎眼前一黑,“为什么,他在哪?”樱井问。


  “我也不知道,上面没有写原因,二宫老师说他下个学期开始前要搬走,所以现在应该在在家收拾吧?诶樱井同学你——”


  少年已经像来时那样,风一般的冲了出去,校长也不恼,坐回椅子上端起茶杯,一面喝一面笑了起来。


  二宫打开门的时候,樱井还维持着疯狂砸门的动作,突然的门开让他踉跄了一下。二宫对樱井的出现一点都没有表示惊讶,只是淡淡说:“不要这样,邻居会来投诉的。”


  樱井抓住二宫的肩膀冲进房间,一把把他摁在玄关处走廊的墙壁上大吼道:“你为什么要辞职?!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辞职与否是我的自由。”二宫挣脱樱井的手走进房间里,“相对的,是否把这件事说出去也是我的自由。”


  “你的自由也包括欺骗我吗?”樱井冷冷地问。


  “我从未与你约定过要把我未来的计划也告诉你,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根本没有欺骗你的意思。”


  “你这样一走了之,跟欺骗相比又有何区别?”樱井冲过来拎起二宫的领子,“在你看来,我到底是什么,作为成年人的你消遣的玩物吗?”


  “我从没那样想过。”


  “那之前的约定又算怎么回事,我告诉你,我考上了庆应,你倒是来给我个回应啊,有本事就不要逃跑!”樱井拔高了声音大吼。


  “唉,”二宫突然叹了口气,“樱井君,有时候你真的很笨。”


  “你说什——唔!”


  接下来的话被二宫的吻打断了,樱井这时才发觉原来虽然二宫看起来瘦小,但力气竟比自己大。樱井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中失去了防备,就这样二宫就这样推着他打开了一扇房门,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你、你、你——”樱井直起身刚要说话,突然被二宫从床头柜里拿出来的东西砸了一身。


  “我说过,考上庆应的话,多少次都没问题。”二宫又扔过来一个小瓶子,“现在就是实践能有多少次的机会了,翔君。”


  樱井觉得脑子里乱成一锅浆糊,正要开口,二宫直接伸出双手狠狠扯住他的脸拧了拧。


  “啊啊啊疼!”


  “我没穿胖次。”二宫冷笑,“愣着干嘛!”


  下面的事情自不用说,便是期盼已久的挑灯夜战了。


  两人的初次并不是特别顺利,倒不如说双方都累个好歹,凌晨时二宫因为生物钟睁开眼睛,隐约听见隔壁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动了动觉得腰以下几乎没有知觉,干脆又睡了过去。


  真正醒过来以后腰真的像要断了一样,二宫慢慢下床挪到客厅里,看到樱井正坐在沙发上看书,抬头见二宫走出来吓了一跳,站起来叫:“老师?”


  “你怎么还没走?”二宫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声音又沙又哑。


  “我怕你醒了以后不舒服.....”樱井看着二宫,声音越来越小。


  “已经不是不舒服能形容的了好么,”二宫哭笑不得,“今天早上醒来我好后悔,我为什么要答应和你交往呢?真麻烦啊,本来我都打算在这里做一辈子老师了呢。”


 “诶?什么?”樱井没听明白。


  “去大学报道那天再拆开。”二宫伸手递过来一个信封,“我去洗澡,累死我了。”


  樱井接过信封,摸不着头脑的举起来朝着阳光看了看,感觉里面是折好的几张纸,薄薄的。


  “对了,”二宫转过头来,“要是偷偷提前拆开的话——懂么?”


  “懂。”樱井把手放在背后,“我不会提前打开看的。”


  二宫又露出那副高深莫测的笑,“是个惊喜。”他说。


  打开的窗子里吹进春日的风,在这草长莺飞的日子里,心底有什么事物伴随着风在悄悄萌发,只是此时还未曾有人知道,那会是什么。




  


  报道的那天天气已经回暖了,站在庆应的校园门口,身边是熙攘的人群,那都是像他一样为了今日而做出无数努力的人们。樱井掏出信封,深吸一口气慢慢撕开,不出所料,里面只有两张折好的纸。


  第一张纸上只有一句话:我在这里等你。


  樱井皱皱眉,掏出另一张纸打开,是一张聘书,大学下属的研究院从三月份开始将聘用二宫作为新的研究员兼助教,最下面是二宫的签名,时间是今年一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愧是、不愧是二宫和也!


  樱井放下信,不远处校门口站着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向他微笑着挥了挥手,在春日的风中,在所有的人都仿佛消失的时刻,樱井朝着那人大笑起来。


  没错,是他。




End.

Samhain.



【祝:二宫和也先生电影票房大卖】

评论(33)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