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4-5)

复习指路:

电车终点(楔子-1)

电车终点(2-3)


4.失忆



  “第...六次?”大野在樱井身边坐下,递给他一支烟。


  “这次我看到他了。”樱井接过烟,“他就是那个少年。”


  大野从抽屉里扔出一个信封,滑出来的照片里全部都是这个白衬衫少年。“我们抓到过他好几次,但是没办法查出他到底是谁。他来自哪里,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不论用什么样的方法,都一无所知。”


  樱井沉默地拿起照片,点燃烟抽了一口。


  “现在来谈谈目前为止所能知道的线索和推测。”大野把照片一张张码放好,“一,他想杀你的原因是为了所谓的'复仇',而复仇的理由建立在你以前做过、但现在完全遗忘的事情上。不要反驳,刀子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至今为止你一共经历了六次谋杀,其中最近的两次你和他有了接触,但他只是单单为了给你留下讯息么?就拿上次和来说,他为什么不在列车来的那一刻再把你推下去?为了让你回忆一生以后才去死吗?”


  “没想到你想的这么细。”樱井掸掸烟灰说。


  “这叫换位思考。不过这是润的推断,不算我的。”


  “我以为你们社的外勤和内务不是一个职位。”


  “人手紧张没办法嘛,所以只好让他帮忙分析,其实我不是很聪明的。”大野说,“所以综上所述,他还有第三个目的。”


  “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大野摊摊手,“对了,文件后来你送过去了吗?”


  “嘛....”樱井揉揉鼻子,“相叶把我打昏以后,我隔了半天才醒过来,所以文件是他给我送过去的。”


  “哦哦哦!”


  “大野桑,相叶雅纪真的是你的社员么?”


  大野玩着手中少年的照片,没有说话,樱井叹了口气,起身拿起外套说:“我走了,谢谢你。”


  “翔君,”樱井开门前大野忽然开口,“我觉得有些事情忘记了的话,还是不要让想起来比较好。”





  此后平静了几天,脚伤好的差不多后,樱井又开始开车通勤了。


  回家路上樱井在便利店里买了晚饭,路过厨具货架时,他突然想起青山公司说自己订购的是两把勃朗宁直刀。为什么自己要买这种东西?显然是不可能为了做饭,而且还一口气买了两把,这又是为什么?


  进屋以后樱井干脆顾不上吃饭,直接翻箱倒柜地找刀子,既然买了,就一定放在家里,至于是在哪里,找找看就绝对能发现。同时樱井也开始回忆起自己过去的种种经历,希望能因此回忆起什么。


  虽然高中时有些叛逆,但从一流大学毕业以后樱井就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开始在政府机关工作。樱井从大学时代开始炒股,并从中赚了许多钱,但他从未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为他没有任何亲近的朋友。他一直都活的小心翼翼,与人交往若即若离,就好像是把自己与他人划开,又好像是在掩盖什么,如履薄冰。


  ——为什么我一定要这样活着?


  突然间,樱井被这个问题所迷惑住,这一刻,樱井发觉对自己而言,自身是那么陌生。为什么他是个对生死如此看淡的冷漠之人?为什么他从不在乎人情世故?为什么他潜意识的保持着小心翼翼的活法?这些问题没有答案。


  没错,对樱井而言,他也不曾了解自己,甚至他有点畏惧自己 。因此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买刀、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遭到谋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过去对于自己是那么扑朔迷离。然而,这时樱井突然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指向唯一一个答案。


  【失忆


  难以置信的烂俗理由,但一旦用此来解释的话 ,全部的迷题都会迎刃而解。排除一切的可能,剩下的哪怕再不可能,也一定会是真相。


  樱井确信,他失忆了。并且,他在失忆前做的事情招致了现在的杀身之祸。那么,他失去的是什么时候的记忆,又是在什么时候失忆的呢?不得而知。


  现在唯一能知道的就是,樱井关于去年春天那一部分记忆消失了,他的大脑下意识完美了失去的缺口,使他一直相信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然而事实很可能是,他在失忆之前是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人,那样的人格是造成他现在待人处事方式的重要原因。


  樱井打了个冷颤,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失忆前的他,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是什么样的性格会让一个人对生死淡漠、甚至对人情世故毫无触动?突然间樱井对自己产生了一种厌恶和畏惧,他战栗了。


  最终也并没有找到刀,或许在潜意识里他根本不想找罢。窗外天色已晚,樱井坐回榻榻米上吃着已经冰凉的便当,家里太过安静,于是他想要打开电视,四下翻了一圈,遥控器却不见踪影。


  顿时樱井有些焦虑,一种强烈的压迫力让他很暴躁。刚想坐下,他感觉到家居服的口袋里有一个硬硬的长条东西硌着自己,便下意识掏出来,竟就是到处都找不到的遥控器!樱井吓了一跳,这时他的神经已经异常敏感,手一抖便把遥控器甩了出去,遥控器掉在木制地板上,发出空洞的撞击声。


  回过神,樱井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相信一开始遥控器不在他的兜里,而且但凡正常人都不会把遥控器装在家居服兜里。这简直是灵异事件,不,若是灵异事件就好了。樱井慢慢蹲在遥控器旁边,伸出手敲了敲地板。


  寂静的房子里再一次响起了空洞的声音,樱井收回手,长叹一口气, 颤抖着站起来。下面是空的。


  手指抚过地板边界,樱井如愿以偿地摸到了那个凸起点,一鼓作气掀开——


  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贮藏的洞,然而里面放着的各种工具却并不是那么平常。樱井在其中一眼就发现了一把勃朗宁直刀,但他并没有心情去管另一把的去处,因为剩下的东西很快就夺走了他的注意力。


  绳索、手套、折叠军刀,樱井甚至还发现了一些安眠药和玻璃小瓶装的透明液体,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然而上面奇怪的外文字就让他不寒而栗。手指往下探了探,最下层有个袋子,樱井心一沉,把它掏了出来。


  袋子里有一把手枪。樱井抑制住冲出喉咙的尖叫,仔细掂量了一下,从分量上来看,这把小巧的手枪显然是真的。樱井深吸口气,又从袋子里掏出剩下的东西:消音器,十枚子弹,机油以及一些养护工具。


  眩晕感铺天盖地的袭来,樱井颤抖着把袋子放到一边,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家地板之下,全部都是杀人之器,而这些东西,一定都是自己放进去的。为了什么?答案显而易见,樱井不愿再去看那些东西一眼,甚至他对自己都有些厌恶。


 最后小格子的底部还有一个手提箱。樱井深吸一口气把它拎了出来,是上锁的普通密码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沉。樱井试着摇了摇,感觉不出来里面有什么。他尝试着输入了几个自己可能设定的密码,意料之中的没有成功。


  樱井放下箱子,把所有工具都扫回地洞里,拿起唯一一把勃朗宁直刀夺门而出。他必须知道,自己的第二把刀子去了哪里。


  从青山进口商品代销公司的官网上很快就找到了地址,樱井心急如焚的一路飙车过去,到达的地方却是一片废弃的大楼。樱井下了车,尝试着走进去,门口贴着一张纸:


  “青山公司已搬至xxxxx,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我靠!”樱井一掌拍在门上,玻璃门抖动着掉下许多灰尘,看清门上的倒影时,他猛的哆嗦了一下转过头。


  少年站在樱井身后几米开外,就好像一直站在这里一样,自然而言。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刀,与樱井手中的那把样子无二,只是有些磨损感。在这诡异的寂静中,少年往前走了几步,举起手中的刀子。


  “等等!”樱井喊,“告诉我理由!”


  少年清秀的五官开始扭曲,他瞪着樱井,突然暴怒着用极尖的嗓音嘶叫道:“你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竟敢什么都忘了!”


  “我知道我忘了!”樱井突然也暴怒起来,“所以至少给我一个理由!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到底为什么要杀我?”


  少年缄默了,他的眼神始终是带着悲痛的,他停下脚步,许久开口道:“忘记自己罪孽的人,该怎么定罪?”


  樱井愣了。


  “我叫二宫和也。”少年说,“你还记得么,这个名字?”


  樱井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也许听过。”他回答。


  “没有必要记住,也许你会想起来,你记忆力很好。”二宫举起刀子,“就算你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因为以后没有必要了。”


  “我是不是杀过人?”樱井退后几步,“我真的不记得。”


  二宫歪歪头,点点头,“是,用这把刀。”他晃了晃手里的刀子,“人的记忆总会封闭许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樱井闭上眼,深吸几口气,在极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后,他说:“那么告诉我,我杀了谁?”


  二宫没有说话,下一秒他举起刀子冲了过来,他的动作很快,在极短的距离中,刀子直袭要害。但樱井的动作更快,身体的本能远远大于意识,他从不知道原来自己如此擅长近身搏击。电光火石间,他的身体擦着刀尖而过。甚至樱井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左手抓住二宫的手腕时,右手的刀已经刺了过去。


  少年的胸口处,深深没入那把尖刀。


  二宫跪了下来,血色从他脸上迅速消失,胸口的白衬衫不断渗出血迹。樱井的大脑一片空白,心中却没有一丝恐惧,他注视着眼前的场景,掏出手机摁下911,又停了手。


  樱井脱下外套包住二宫,抱起他冲上车,几乎是不加思索,他从挡风板下方抽出一打名片,输入了其中一个陌生的号码。


  “翔?”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一丝诧异,“是你吗?”


  “我....”樱井后头看了一眼面色如土的二宫,“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在这种情况下,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你。”


  “有人受伤了?”对方语气沉了下来,“情况很糟?”


  “刀子,在他胸腔里。”樱井抓着电话,“是我干的。”


  “有车么?”


  “正在车上。”


  对方报出一个地址,樱井扔下手机,踩下油门,车子像箭一样飞了出去。


  夜色笼罩住这个城市,弥漫上黑色的幕布。


  一只手捡起地上的勃朗宁直刀,相叶注视手里的刀子,又退入夜色笼罩中,悄无声息。



5.交涉


  看见手术室的灯灭了,樱井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奔着主治大夫跑过去询问道:“他没事吧?”


  “已经脱离危险了,刺入的地方很微妙,避开了心脏,只是伤到一部分肺叶,不过情况也不是很乐观,恐怕后期恢复不容易。”


  樱井长嘘一口气,瞬间的放松感让他几乎坐在地上,身后有人扶住他,递上一杯咖啡。


  “多谢。”樱井接过咖啡低声道谢。


  “不是说再也不会来找我了吗?”杏眼青年低声问,“你、到底又做了什么?”


  “我.....”樱井抬起眼,眼前的青年一脸焦虑,从手术开始后,他随樱井一起陪在这里已经四个小时了,“真的谢谢你,今井。”


  “你到底怎么了?”今井皱眉道,“为什么又回来,你还没有住手么?”


  “不是的,”樱井摇摇头,“今井桑,我、我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樱井翔,我是、我失忆了。”


  “你说什么?!”今井站起身一下提高声音,“你说什么瞎话!”


  “我忘了一部分记忆,真的!”


  “那你怎么找到我——”


  “是本能!在我刺伤那个少年以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你,就好像脑子里自动有人对我说,遇到这种情况,要去找今井翼!”樱井攥着纸杯,“其余的我都不知道,都忘了,真的!”


  今井颓然的坐回椅子上,用令樱井毛骨悚然的悲伤眼神注视着他,半晌才开口道:“你从来就是这么幸运的人,真好。”


  “你告诉我,我以前是不是经常做这样的事情?”樱井抓住今井的肩膀,“告诉我!”


  今井任由樱井摇晃着他的肩膀,却没有言语。


  “求你了,有人要杀我!我想知道过去的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告诉我吧!”


  深夜的医院走廊里,只有樱井的咆哮在回荡,今井抬起眼看着他,最终开口道:“我所知道的也不多。”


  “我和你是在大学社团里认识的。一开始是你你主动接近我,而我觉得与你这样一个每年拿到奖学金的优等生接触很光彩,于是我们就逐渐成了好朋友。”


  鲜有人在这个时间进入院长办公室,两人对坐在办公桌两边,今井点起一支烟静静地讲着。


  “毕业后我继承了家里医院的管理,你当了公务员,但是——”


  今井停顿了一下,用极度悲凉的眼神看着樱井。


  “有一天,你跟我打电话说你受伤了,希望来我的医院帮忙看一下。然后你来了,肩膀上流了很多血,我问你怎么了你也不说,后来我听大夫说,你肩上的伤是子弹擦过的痕迹。”


  樱井心里一沉,他记得左肩上的确有一道伤疤。


  “之后你总来找我,不算很重的伤,但都很蹊跷,不是刀痕,就是像坠落导致的骨折。我问过你为什么,你从不告诉我,我若要是把你的事说出去,也恐怕脱不了干系,就只能把这件事当秘密保守起来。”


  “今年年初,我突然接到你的电话,你说你不会再来找我了,让我忘了你,说你给我添了这么多麻烦真的很对不起,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了。我有担心过你,但我害怕主动联系你会给我带来麻烦,就也当做忘了你,直到今天为止。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


  今井把烟掐灭,烟雾逐渐散去,樱井双手捂着脸,“原来的我,是什么样的人?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他问。


  今井思考了一会,说:“你是一个很冷漠的人,甚至让人畏惧。但你很聪明,并且很懂得该如何与人相处,虽然你总是故意与人保持距离,但如果你想受人欢迎,那么你一定会是最受人欢迎的。而且你在为什么事忙碌着,我觉得你有一个目标,你就像是为了完成这个目标一样活着。”


  “我杀过人么?”樱井问。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杀过。”


  “我也是这样想的。”樱井惨笑了一下,“把刀刺进那孩子的身体里时,我一点都没有犹豫,就像找你的本能一样,我本能的想杀了他。”


  今井摇摇头,丝毫没有惊异的神色。


  “对不起。”樱井低声说。


  “何必为过去的自己道歉呢?”今井叹息着站起身,“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就是一个为了能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透过ICU的玻璃,能看见浑身插满各种管子的少年在氧气罩下微弱的呼吸着,樱井不禁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把这些管子抽走,他会死去吗?


  “术后已经8小时,他该醒了。”今井递给樱井一张纸,“这是他的各项结果,你看看吧。”


  一眼扫过去,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樱井翻了翻便放下问:“这种伤,大约要多久才能痊愈?”


  “至少要3个月,之后也要进行一系列的周密复查。”今井叹息了一声,“不过这孩子一辈子恐怕都不能太剧烈运动了,记得以后每年来医院。”


  樱井把拳头攥紧又松开,“我知道了。”他说。


  “监护人这一栏填你的名字吗?”


  “写吧。”


  “年龄?”


  “额...17?”估摸着也就这么大。


  正在说话的空当,忽然眼瞅着ICU里的二宫睁开了眼,樱井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望着今井,今井拍拍他的肩膀说:“自求多福吧。”





  “你还真能捅篓子。”樱井回过头,大野、松本和相叶三人竟都站在他眼前。


  “这是意外。”


  “鬼信这是意外。”松本哼了一声。


  “现在的当务之急难道不是该避免你们的委托人因为正当防卫过度被起诉吗?”樱井看着大野,“你说呢?”


  大野笑了笑,一旁的相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SB扔给樱井:“事发时青山会社门口的CCTV『注1』,我已经全部都载下来,原版删掉了。”


  樱井接过USB踹进兜里,大野开口道:“樱井君,这一部分从协议上讲已经超出了我们的业务,如果要继续合作下去,恐怕要改变合作内容。”


  “不必了,就到今天为止,我支付所有以前的费用,感谢你们在这段时间为我做的一切。”


  “你要救打算杀你的人吗?”大野问。


  樱井没有说话,微微鞠躬便转身离开了。


  把手放在氧气罩上,少年睁开眼望着他,这样的他,看起来格外脆弱不堪。


  “知道这是什么吗?”樱井晃了晃手里的药瓶,“一种剧毒的生物碱,从我家的地板下找到的,只要注射进身体里,人会立刻死于心力衰竭。你看,现在你的命在我手里。 ”


  少年看着他,眼神如冰一样寒冷,却没有畏惧,他竟轻轻牵起嘴角,仿佛在嘲笑樱井。


  “我知道你不会怕我,”樱井用针头把瓶子里的液体抽出来,“但是我很想知道,如果自己千方百计想要杀死的人当着自己的面死掉,会是什么感觉呢?”


  二宫的瞳孔陡然放大,他挣扎着想起身,樱井一把摁住他说:“不要动,不然我就注射进我的胳膊里,相信我,一分钟以后你就会看到你最不想看到的场面。”


  “你...想、做什么?”少年艰难的发出沙哑的声音。


  “这我要问你,二宫和也。”樱井垂下眼,“明明你有那么多机会杀掉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这些机会。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二宫没有说话。


  “回答我!”樱井把针尖顶在自己的皮肤上重复了一遍。


  “为了试探,”二宫撇过脸气若游丝地说,“为了证明你是否真的忘记了那些事。”


  “那么,你在证明这些以后想怎么做?”


  “杀了你。”


  “你说谎。我现在才明白过来,你是故意的,你知道曾经的我擅长近身搏斗,但你依然来找我,青山会社留在官网上的地址没有变,是你改的吗?”樱井冷笑起来,“你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在最后关头鲁莽大意呢?”


  二宫看着樱井,突然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他伸出手掀开被子,从慢慢床上坐了起来。对一个刚刚做完开胸手术的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樱井退后几步,惊异地看着二宫。


  “我一开始的确是想直接杀了你的,我制定了几个计划,不出意外你必死无疑,但我忘记了一个重要的因素:你,是一个超级幸运的人。但是屡次的失败让我发现,你似乎失忆了,对周身的暗杀,你似乎很茫然。”


  “Tisiphone,是我第一次尝试着去验证这一点,如果是以前的你,绝不会在看到涂鸦后在排水沟里坐以待毙;把你推下地铁的时候,也本来想亲自看着你的反应,但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状况。”二宫盘起腿非笑似笑地说,“就这些,谈不上失败,但我很少有这样的误差。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不,”樱井摇摇头,“那几次你大费周章,只是为了验证我失忆么?细数下来,疑点太多了,你到底在密谋什么?”


  二宫把手撑在下巴上不说话。


  樱井沉默了一会,把针头从皮肤上移开,说:“你的外表与真实年龄有多大差距?”


  二宫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赞叹,“17岁,包括异于常人三倍的愈合能力。”他毫无遮拦地说。


  “唉,看来我之前做的事情一定很坏,不然怎么会招惹上你这样的人。”樱井叹了口气,复而微笑起来,“不过,我对你的本身和我以前记忆的好奇程度超过了恐惧,所以我打算在你痊愈前,都在你身边待着。”


  “我可是无所谓,但不怕我趁机杀了你吗?”二宫歪歪头,“欧吉桑。”


  “还真是敢叫啊,”樱井走上前把二宫摁回床上,“现在我是你的监护人。”


  “这样有自信?”二宫抓住樱井的手腕,“我可谋杀了你七次。”


  “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而且现在的你,对我没有杀意。这很神奇,在你确信我失忆后,你竟对我失去了杀意,甚至导演了这个意外故意让我刺伤你。为什么呢?”樱井挣脱开二宫的手,抽出自己的手腕。


  没等二宫开口,樱井又说:“不用你来说,反正你也不会告诉我。我是谁,我做了什么;你又是谁,你来自哪里,你又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这些问题,我会全部解开。包括,找回我的记忆。”


  二宫眨眨眼,这时他的笑容与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别无二样,恍惚间樱井觉得他好像很开心。“希望你尽早想起来。”二宫说。


  于是他们相识而笑,各怀鬼胎,心平气和。




注1:监视摄像头




【再不更新我自己都想不起剧情了orz】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