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2-3)

2.复仇神


  圣经中,神用洪水清理了所有不听教诲的人们,在大水退去后,地面上的罪人全部被消减了,一切重新开始。大概是因为水这种东西,真的具有净化能力,所以才会被神当作武器吧。


  樱井扬起头,头顶的井盖口边探出的是松本独具特点的脸,此时他浓烈的五官完全皱在一起。“樱井翔,你没事吧?”他往下探了探问。


  “我没事。”樱井环顾四周,掏出手机打开手电,“但是可能脚有点扭到了。”


  “靠!”松本气的拍了一下地,“这是第几次?”


  “第五次。”樱井扶着墙慢慢站起来,及脚腕的水把他的衣服全部打湿了,上周刚买的西装完全K.O.,实在可喜可贺。


  这次是掉进井里,在距离上次摩托车事件不到三天后,樱井又一次不出意外的中弹。明明只个是日常外勤,加上松本也好好的跟在身后,他便有些大意了,结果走到路口脚下忽然一空,在松本的大喊中,樱井“咚”地狠狠掉了进去。


  虽说的确没有大碍,但是左脚似乎扭到了,樱井废了半天劲才站起来,又摸了半天把水里的coach包也捞起来,这也是上星期刚买的,现在和西装一起挂了。


  “喂,现在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更坏的消息,你要听哪个?”松本扒在井口悲痛地看着樱井。


  “.....先听坏的。”樱井把包倒过来抖了又抖。


  “这是个排水沟,所以不需要检修,就没有梯子。”松本指了指光秃秃的井壁,“我得去找人借梯子。”


 “听起来不算太坏。”樱井靠着墙壁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更坏的呢?”


  松本沉默了一会,看了眼表。


  “还有十五分钟。”他用极度难过的眼神看着樱井,“距离排水沟放水时间。”


  万幸的是,今天樱井带的是防水的精工表,在黑暗的排水沟里,他也清楚的看到表上显示着“10:15”。“这个消息真是坏透了。”樱井放下手腕说,“排水沟会全部充满水,对吗?”


  虽然这个地铁隧道大小的排水沟现在只是流动着及脚腕的水,一旦大闸全开,不难想象一个人会被怎样冲走,毫无生还可能。


  “樱井桑,你不要担心,”松本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虽然我觉得你也没有在担心。我现在去找人借梯子,趁现在,你最好做点什么。”


  “比如写封遗书?”樱井笑了,“可是水冲过来,什么都不会剩,就像圣经上那样。”


  “你竟然还有时间想这个....”


  “我大概是乐观主义者,而且也不太怕死。”樱井挥了挥手,“但你还是快去吧。”


  松本叹了口气,随即脑袋就从井口消失。


  樱井转过头重新打开手电四处照了照,毕竟手机的灯光有限,他只能面前看清自己周遭的事物,忽然被排水沟上方墙壁上的字迹勾去了注意力。似乎是用城市涂鸦的那种喷漆,在排水沟上方,极其猛烈的印上几个字,在手电微弱的光照下也极具冲击力。


  【Tは


  “Tは?”樱井把这几个字念了出来,“T 是?”


  毫无疑问这是一条来自谋杀者的信息,他在排水沟的上方墙壁喷下这三个字母,等待樱井掉入井中后看见他所留下的话,可是他想传达什么呢?


  樱井思索了一会,并没有找到答案,抬起手看眼表,时间已经过了10分钟,他觉得好像能听见水沟深出传来的隆隆轰鸣。再过五分钟,他或许就真的要带着涂鸦一起长眠了。


  “樱井翔!你还在吗?”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一声大喊,“我带了人来,马上救你出去!”


  “你最好快点,还有三分钟就——”


  一个影子轻盈地从井口跳落在樱井眼前打断了他的话,高个子男青年一把拽过樱井,用极其反人类的大力把他直接扛在肩上,顺着松本放下的梯子就爬了上去。


  整个过程不过两分钟,等他们刚收起梯子,下方随即传来大水的轰鸣,眨眼间樱井原来站的地方就被水流吞噬,三人一起看着井底的场景,都有些发愣。


  “好险!好险啊!”未等樱井说话,高个青年率先大叫,“润,下回我可不帮你干这个啊!


  “多谢你,相叶。”松本爬起来拍拍青年的肩膀,“樱井桑,起得来么?”


  樱井摇摇头,转头立即向相叶点头道谢:“谢谢您救了我。”


  “没事,这种情况肯定是要帮忙的嘛,松润来搭把手~”相叶连忙过来扶起樱井,“我叫相叶雅纪,你是松润他客户吧?我俩以前都在智的侦探社干活,后来我爸非让我回去帮他开饭店,我就只能辞职了,说起来松润还算我后辈——”


  “相叶雅纪!”松本大喊一声,“能不能别老哇啦哇啦的?”


  “对不起对不起,”相叶嬉皮笑脸的道歉,“那啥,咱先去医院吧,你说呢樱井桑?樱井桑你在听么?”


  在松本和相叶斗嘴的功夫,樱井一直注视着着井底深处湍急的水流。“T ほ....?”他小声说。


  “你说什么?”


  “没什么,”樱井转过头,“我们走吧。”


  神奇的是,在外勤途中掉进井里算工伤,医药费被报销的同时樱井还获得了五天有薪假期养病,话说回来,作为一个公务员,本来每天也没什么事情做,樱井只能在家里待着放任自己长蘑菇。


  每天晚上松本会过来,到底也是自己的疏忽导致客户受伤,心里过意不去的松本总带着慰问品来看樱井一两眼。第四天晚上也准时敲门,樱井一开门,发现却是松本的老板大野智。


  “晚上好,翔君~”大野笑着挥挥手,“我来看你了哈~”


  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时,大野看起来像个小孩,樱井单脚跳着把冰绿茶递给他说:“大野桑怎么来了?”


  “嘛,”大野挠了挠头,“因为我社的疏忽,造成客户受到伤害,我这个做社长的心里很过意不去。”


  “所以?”


  “所以,”大野从缝着小鱼的布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樱井桑,你看看是不是他?”


  樱井接过文件夹,里面只有一枚照片,是一个白衬衫青年骑着山地车匆匆而过的场景。


  “这是在你掉进井里前一天那个路口拍到的画面,我截图下来了。”大野指着纸上的少年,“你觉得是他么?”


  “你问我?我都不知道是谁要杀我。”


  “凭感觉来嘛,我就是凭感觉把这个男生截下来的,靠那种'就是他!'的感觉,其实反倒很准哦。”


  “哦,”樱井把照片反复看了看,“我见过他。”


  “诶!”大野眨眨眼,“在哪里?”


  “末班车终点站,我和他做同一个车厢。”


  “你怎么就确定那个男生就是他?”


  樱井把照片还给大野,“你说的,靠感觉来。”他笑了笑,“我很相信自己。”


  大野打量了樱井一下,“翔君在瞒着什么呢吧。”他小口喝着绿茶,把话题自然转移了。


  “没有瞒着哦,正打算讲给你。”樱井用手指扣了扣桌子,“我在下水沟里的墙上看到了一些东西——”


  樱井原原本本地把他在排水沟看到的涂鸦跟大野说了,但是关于摩托车骑手的事情却并没有提及,大野认真听完,静静想了一会问:“为什么是排水沟?”


  “嗯?”樱井愣了一下,“不行吗?”


  “如果我是凶手,我会选择更加有保障的做法,而没必要在杀人的陷阱里做文章。通过排水沟谋杀的方法风险性太大,尤其建立在已经多次失败的基础上,除非他想传达给你什么。”


  “要说传达,那涂鸦不就是么?”樱井苦笑着摇了摇头,“只不过我并没有搞清楚他想告诉我什么。”


 大野笑了笑说:“所以问题要回到原点上,为什么是水?”


  “因为....”樱井沉吟了一下,立即拍手道,“圣经!洪水的惩戒!”


  “bingo!”大野点点头,“这是不完全的信息传达,他也是在试探你。”


  “试探我?把自己放在神的角度审判我所谓的罪孽,让我在临死前忏悔一下?”


  “我猜并不是,也许他是想让你回忆起一些事,一些你以前曾经做过的事。”大野认真说。


  樱井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如果我以前真的做过什么不可原谅的事,那我可不会找什么侦探来帮我,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为什么要杀我。从目前知道的线索来看,大概因为是我曾做过某些事情导致了凶手杀我的动机。”


  “比如杀人?”大野冷不丁地说。


  “杀人?”樱井噗嗤一下喷了,“大野桑也这样觉得?”


  “开~~玩笑啦~~”大野从沙发上轻巧地跳起来,“我该走了,晚间海洋天气预报要开始喽。你也别多想,保重身体最重要。”


  樱井叹了口气把杯子放在一边,起身跳脚跟着大野至玄关,大野一开门,和某样东西撞击的铁门发出了“嘭”的声音。


  “诶,这里有个盒子啊?”大野捡起来白色的盒子,“樱井桑,快来看一眼。”


  没有任何标记、尺寸大约是鞋盒大小的白盒子,看见它时,樱井突然有种强烈预感,就好像谜底要揭晓前那一秒一样,心怦怦直跳。他吸了口气把盒子拿起来掀开,充满塑料泡沫的盒子中央躺着一个小巧的物体。


  ——一部苹果手机。


  “这是怎么回事?”大野惊讶地望向樱井,“樱井桑买的吗?”


  樱井发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他拿起手机反复看了看,几秒后才确认自己能发出声音。


  “Tisiphone.....”


  “什么?你说什么?”


   “下水的沟Tは、还有这部iPhone,加起来就是T是iphone,Tisiphone——报仇女神底西福涅。而洪水,是来自神的武器。那个人想告诉我,这是神明对我的复仇。”


  樱井转过脸,举起手机竟然笑了起来。


  “或者说,是他代表神明对我的,复仇。”



3.交锋



  盒子里的iPhone5s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反复检查后大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于是樱井尝试把它开机了,屏幕亮开后樱井吓了一跳,大野凑过来看了看顿时大爆笑。


  “樱井桑,这是你吗?”大野捂着嘴“fufufu”的笑着问。


  “我想,这应该是高中的我没错。”樱井汗颜地看着锁屏上的炸毛男生说,“那时候我比较、额,叛逆。”


  照片上的男生戴着墨镜,头毛像夸张的炸开,用极其拽的姿势在走路,强大的气场无声的传达出一句话:敢来搭话就揍你哦。


  “哈哈哈!”大野抬起脸瞧了樱井一会,“樱井桑高中时就是个帅哥呢。”


  “没有没有,”樱井端详着这张照片,“但是...总觉得不像我。”


  “不像你?”大野笑够了揉揉眼睛,“我也没想到樱井桑高中时是这样的人。”


  “不是这个意思,我说不清,总之我觉得这个男生他、他不是我。”


  樱井自己也描述不出来这种感觉,便只能划开锁屏,果然里面也什么都没有。抱着不死心的想法,检查了一下文件,最后他在通话记录里发现了一个号码。


  “哦哦哦~”大野又一次凑上来,“出现了,凶手的线索,快开启下一个关卡!”


  樱井好笑地推开大野,“这不是私人手机号码。”他跳回屋子打开雅虎,输入通话记录里面的号码,随即显示是一家公司的电话。


  “啊~”大野看了看,“是个进口商品代销公司?”


  网页上显示着公司的官网,樱井点了进去,主页介绍上写着这家公司专门代理销售各种国外进口的工具。比如刀子、锤子、铲子以及许多装修工具等等,价格基本偏高,但一看就是很高级的专业牌子。


  “好奇怪哦,”大野歪歪头,“手机不是用来传达复仇信息的么,这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真的要传达,直接寄张字条来不就好了。”樱井盯着网页,“这是隐藏关卡,要靠key开启。”


  “嗯?”


  樱井掏出自己的手机照着号码拨通了过去,顺便打开了免提,不一会就有人接通了电话。


  “请问是、”樱井撇了眼网页,“青山进口商品代销会社么?”


  “是的,晚上好樱井翔先生。”


  樱井和大野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您知道我是谁?”他轻轻地问。


  “我社对购买过我们商品的顾客个人信息都会保留,方便在您下次光顾时能更及时提供服务。”对方解释道,“您的号码和姓名都保留在我社网络中,当然我们保证不会外泄。”


  “哦哦哦!”樱井转了转眼睛,“对,我想起来了,我留过,那您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我上次在您这里订购了什么东西?”


  对面传来一阵键盘敲打的声音,樱井沉默地拿过烟盒抽出一只烟,“好了,找到了。”对面很快回答道,“在去年年初,您在我们这里订购了两把勃朗宁直刀。”


  “好的谢谢您,麻烦您了。”樱井挂断了电话看向大野,“真神奇。”


  “你是指这部手机里居然有你去年买过的刀公司的电话吗?”大野问。


  “不,”樱井摇头,“我完全不记得我买过刀,更不记得我在这个公司留过什么电话和个人信息。”


  “不记得?去年的事情都会忘么?”


  “不是!”樱井突然觉得有点烦躁,“我根本就没有买过什么刀,也不记得这个进口公司!”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这里会留着你的联系方式和购买记录?”大野懒洋洋地指着iPhone,“为什么这部手机里又有它的电话呢?”


  “我不知道!”樱井猛地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我说我不知道!”


  大野完全没有被樱井的样子吓到,继续说:“记忆里不存在不代表现实中没做过,人是会欺骗的,包括自己。大脑会把不好的事情选择性遗忘和扭曲,这是事实。”


  “你的意思是,我在这家公司买了刀,然后用这把刀做了不好的事么?!”樱井瞪着大野,“我去年的那个时候在忙着做报告,根本没有时间做任何事!”


  “我只是在说我的猜测而已,你为什么这么激动?”大野反问。


  “啊!”突然间意识到这一点的樱井顿时口气弱了,“确实是这样...我怎么会这么不冷静....”


  “潜意识抗拒。”


  樱井看着大野,但这次大野没有回望。“我真的要走了,”他抓起外套,“下次见面再谈,我会派个更靠得住的人来保护你,再见。”


  等大野走后,樱井拿起手机看了又看,把脸埋在掌心中叹息。


  星期一早上的天气比上周好了很多,虽然因为脚伤樱井还是有些行动不便,但假期都用掉以后他只能开始上班。相对的,他也必须放弃开车,选择做电车通勤,不过这次有两个人加入了他的通勤大队中。


  除了松本,上次把樱井从井里救出来的青年相叶雅纪也开始负责保护樱井,虽然听说他是一家中华料理店的老板,但据他所说现在替他管饭店的是他的弟弟一家。跟第一面印象一样,相叶是一个很温和友好的活力青年,很快就跟樱井拉进了关系。在这两人的保护下,樱井倒不怎么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关于那部iPhone,樱井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上次因为掉在排水沟里,他原来的手机进了水有点反应迟钝,于是他干脆直接换上了这部手机。大野知道后咋舌道:“翔桑你真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人。”


  樱井本身没什么心理负担,他觉得自己不是因为这种事而焦虑的人,当然他还是把锁屏保留成最开始的样子:高中时期的樱井翔张牙舞爪的出现在屏幕上,每次打开都让他格外怀念。


  一回机关领导就大力表示欢迎,大概是因为没人能比樱井把工作做得更好,等他回来领导立即把一个印着“极密”的文件袋递给他说:“樱井君,拜托你送到市政府去,我知道你的脚可能不太方便,但除了你我都实在放心不下。”


  于是返工第一天,樱井又一次开始了外勤工作 。重新去地铁站坐电车时又是一番折腾,早上的上班高峰还没有完全过去,人流把樱井和松本相叶一下冲散掉,等他回过神来发觉跟这两人都已经分开。


  站在站台边歇了一会后樱井习惯性地确认了一下公文包,才发现那份极密文件竟然不见了,他顿时一个激灵:这份文件弄丢的话,他不会是丢了饭碗那么简单。


  然而冷静地思索了一下,樱井百分百确定自己有好好把文件放进包里拉上拉链,而且就算是小偷也没有偷一份文件的意义,毕竟樱井所在的机关隶属经济省,说是极密文件,大概也只是一些数据分析罢了。


  手机在樱井的沉思中突兀地振动起来,樱井的心“咯噔”一下,屏幕的来电显示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凝视了几秒,选择接通电话。


  “喂?”


  对面首先是一阵嘈杂,好像对方也处在一个喧闹的环境中,樱井不得不调大音量又问了一遍:“请问是哪一位?”


  “你包里的文件,现在在我手里。”那声音听起来像个少年,连语气也是轻轻的。


  樱井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是你?”他问。


  “是我,”少年说,“你记得我么?”


  “我记得。”樱井低下头看着地面,“末班车上。”


  “不,你忘了。”少年的声音很平静,“但我在怀疑你,你很擅长说谎,而且你一直很聪明,并无所畏惧,我很佩服你。”


  “是你做的吗、复仇神?”


  “是我,”少年爽快地承认,“你还是像以前那样聪明。”


  “好吧,假设我真的有那么一段忘记的记忆,那么你就是因为这段过去而来杀我的么?”


  “哈哈哈,”少年又一次笑了,“不是告诉过你么,这是复仇。”


  樱井转过头四下寻找着松本和相叶,“那你想做什么?在这里把我杀死?”他似乎在人群里看见了一闪而过的相叶。


  “去站台边,来找你的文件。”少年挂断了电话。


  樱井叹了口气,转手拨通了松本的电话:“你和相叶现在在哪里?”


  “我和相叶也不在一起,你在哪里?”


  “我要去站台,如果你找到了相叶,赶紧去那里找我,”站台已经出现在樱井眼前,“这次应该有点麻烦了。”


  “什么?樱井?你怎么了?”


  樱井挂断了电话,注视着不偏不倚躺在轨道上的文件袋,上面清楚地印着“极密”两个字,如果列车进站,文件一定会被完全扎成两半。


  “各位乘客,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请退至站台安全线内等待候车。”


  樱井深叹口气,终于打算退后几步,忽然身后有一个声音说:“捡起来啊。”


  一股力量施加在樱井后腰上,瞬间重心不稳地樱井一头栽进轨道里。人群发出剧烈的骚动,在这片混乱里,樱井扬起头看见了少年,他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樱井,随即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列车进站时带来的风已经伴随着刺眼的灯光从隧道里刮了进来,樱井转过头拿起文件,把它放进包里。不断有人对樱井喊着上来之类的话,但只有他知道,自己的脚根本爬不上去。


  ——那件事还没有完成。


  这个想法突兀地出现在樱井脑中,他不禁迷茫了,是什么事?为什么他会在这样的关头想起它?


  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骚动,高瘦的青年挤开人群,直接伏在站台边伸出手大喊:“抓住我的手!”


  樱井看着相叶,一动不动。


  “你还有没做完的事情!”相叶提高了声音,“你不能死在这里!”


  樱井抖了抖,不知自己从哪里来的力气站起来抓住了相叶的手,相叶立即把他拉了上去,两人伏在站台上,身后电车呼啸着进站。


  “什么事?!”樱井揪住相叶的领子大吼,“到底是什么事,告诉我!我到底——”


  相叶转过头,一掌劈在樱井脖子上,他眼前的世界陷入黑色的沉寂中。




【我大概只是在胡写而已(。实际上根本没打算剧情的orz

 帝都今日下雪把我冻成狗!好冷Q___Q

 希望蛋巡一切顺利w】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