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楔子-1)

【平行空间百度百科指路: 】


楔子(1)



  Ⅱ世界 1999年 




  他长着和对面的男孩一样的脸。


  或者说,路对面的男孩是他曾经的脸。嘛,都无所谓,他已经不太能记得自己17岁时到底是什么样了,而他也没必要去思考一个将要死去的人究竟和自己有多像。


  男孩染着黄色的毛,头发有些嚣张的炸开,左耳的银钉闪闪发亮,眉毛夸张的竖着,用极拽的姿势站在路边戴着耳机听歌,仿佛随时都会同路过的人打起来。


  真是和自己十七岁的时候一个样。他攥紧了拳头,不经意地碰到了腰间冰冷的刀子。算了吧,这样的男孩他再了解不过,过分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没有用处,毕竟他还要杀掉更多自己。这样想着,他嘴边扬起一个笑容。还好来的时候顺手拿了点药,毒杀还是最省力的。


  男孩在等人,这是毋庸置疑的,时间已经是放学后一个小时,他还执着地站在路边停留——在等他的女朋友?他疑惑地回忆起自己的十七岁,除了学业和父母的压力,并没有更多了。那是谁?


  男孩终于动了,他摘下耳机胡乱塞进包里,然后快速扯平自己的衣角,又胡噜了一把自己炸的没救的发型,在骑着山地自行车的白衬衫少年在他面前停下时,男孩扬起了一个极其耀眼的笑容:


  “nino!”


  他不喜欢尾随,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像跟踪狂一样杀人,寻找最好的时机一击毙命,这才是他的风格,也是最保险的手段,但现在他面临着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


  前面的两个男孩从相遇后就再也没有分开了,他们一起去了游戏厅,又去了没人的棒球场,甚至还在一起吃了晚饭,他只能一路跟着,极其不耐烦的看两个少年腻腻歪歪。男孩在那个叫nino的白衬衫少年面前就像是遇见暗恋学长的少女,做什么都畏畏缩缩,好几次他的手想搭在推脚踏车的nino肩上,又在马上要碰到时飞快地收了回去。


  真是个笨蛋,他点起一支烟想。


  要不连那个nino也一起解决掉算了,他看了眼表,来Ⅱ世界已经近48个小时,如果在未来24小时内不回到Ⅰ世界,他的能力就会透支,迄今为止最高的停留记录也不过70小时,再以上他没有更大把握了。


  到了九点,他才终于看见两个少年在十字小巷打算分别了,又是一顿令人暴躁的磨蹭,男孩在结结巴巴了无数次以后对nino大声吼道:“我喜欢你二宫和也,和我交往吧!”


  噫!又不是月九,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碾了碾,真冷,秋天的夜真冷。


  对面二宫愣了,两人大约沉默了几分钟,二宫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好啊。”真烂俗啊,他想。


  接下来的场景他在男孩扑上去的时候就选择扭头回避,他不想看见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吻一个男生。


  然后意想不到的是计划被打乱了,男孩和二宫一起走到家门口才分别,他失去了最好的时机。不过他也没有完全失去机会,世界的不同会导致平行世界线:包括二宫和也的出现,也包括作为独生子的他父母常年在国外出差。今晚是最后的机会,他只能野蛮一些了,反正现场也只会留下他自己的指纹。


  男孩在二楼的房间在十二点才关灯,他又静静地等了很久,才小心地进入房子里。把身体在空间内移动很耗费能力,他还要回去,要节省体力。他休息了一下,轻轻的走上二楼,拧开房门——上锁了。


  他皱了皱眉,男孩的警戒性超出了他以前所杀死的所有自己,这也是为什么他两天来都没能下手的原因。没办法,他屏气闭眼,再一次尝试把自己塞入挤压的窒息中。


  他进去了。


  男孩就躺在他眼前的床上,身体一起一伏,他抽出刀,找准位置刺了下去。没有想象中的贯穿感,男孩尖叫着睁开眼弹起身,他退开几步慌了。血从男孩的胸口流出来,但刀子掉下来了,果然没有刺进去。


  这是从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他慌了,愣在原地。男孩捂着胸口疯狂喘息着拉开了灯,他才看清男孩的睡衣下面有平整的板面凸起,这层薄薄的防护,救了男孩一命。这时房间四处已经沾满血迹,男孩注视着他,一面后退一面艰难地说:“你....果然....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他第二次慌乱了。


  男孩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绝望的笑,“杀掉自己。”他拉开抽屉,掏出了一个像对讲机一样的东西,“我也可以。”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男孩要做什么,那种感觉便铺天盖地的来了。那是令他崩溃的痛苦,在男孩摁下“对讲机”的按钮时,他顿时跪倒在地打滚,这个无法描述的折磨充斥着他的大脑,让他几近疯狂。


  男孩从地上捡起刀子,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身前俯视着他,他们长着同样的脸,只不过一个30岁,一个17岁。“你杀了多少个自己?我又将是第几个?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因为我要活下去,我要和nino在一起。”男孩举起刀子,几乎要哭出来一般说。


  在没有到达终点之前,不能死在这里,他睁开眼咬牙想。


  接着,他终于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一下猛的起身抱住男孩把他狠狠撞在书架上,剧烈动作让男孩发出一声惨叫,“对讲机”掉在了地上。崩溃的感觉消失了,他摇晃着捡起刀,对着刚爬起来的男孩后背狠狠刺了下去,男孩又发出一惨叫,但没有倒下。


  他努力站起身想扑过去,这时男孩已经爬上了书桌,手上拽着一个大包,等他趴到窗边时,只能看见夜色下男孩跌撞远去的身影,没入背上的刀反射着灼灼的月光。






  二宫和也意识到自己在流眼泪。自翔死在他眼前后,他失去了触感和知觉,甚至连意识都与身体所剥离。他只是机械的在逃跑,漫无目的,终于在天色即白的时候,他找到了一个破旧的垃圾堆歇了一会。


  对于一个16岁的少年来说,二宫仍不能把从昨晚到现在的所有事全部消化,他只记着翔用无神的眼睛看着他,说出一句:“逃。”便没了呼吸。之后他只不过是在机械的重复着逃匿的动作,仅此而已,而此刻恋人死去的悲伤突然铺天盖地的袭来,把他压得喘不过气。


  二宫又抹了抹眼泪,努力平复情绪,他相信翔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以他要逃。翔告诉了他一切,并把包给了他,他从大包里哆嗦地掏出“对讲机”仔细看了看,这是那个人的弱点,也是他反击的机会。


  二宫站起身,捡起旁边的铁条——他要替翔报仇,替所有被杀死的樱井翔们报仇,他没有犹豫地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随即便打算付诸于行动。


  突然,四周的声音被全部抽离了。二宫眼前的空气仿佛被挤压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中心伸出一只手,他退后了几步,拿着铁条的手不断发抖。紧接着漩涡被那只手撕裂开,一个人凭空生生在他眼前出现。这时二宫意识到自己在哆嗦。


  樱井翔站在他眼前。


  这是三十岁的樱井翔,头发已经柔顺的伏在脑袋上变成了黑色,眉眼也少了猖狂和野气,甚至连脸上硌人的棱角都磨平了,如果他的翔没有死,到了三十岁也一定是这样,这样的英俊。


  “你是谁?”二宫不禁脱口而出。


  “我是樱井翔啊。”对面的人微笑着说,“你不认识我了么?”


  二宫又退后了几步,从上到下审视着樱井翔,眼神依旧警惕而畏惧。


  “nino,把那个给我。”


  他指着二宫手里的对讲机,连笑起来的样子都那么像翔,二宫死死的盯着他,说:“你不是翔。”


  “对啊,我不是你的翔。”他慢慢走过来,“你的翔死了,被我杀死的。本来我也想杀掉你,但是我不喜欢做多余的事,所以把你手里的那个东西给我,我就离开。”


  二宫攥紧了铁条,终于爆发出一声低吼:“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樱井站住脚,用三十代人特有的疑惑式歪头思索,“因为杀掉你的翔,我的能力才能有更大突破——他跟你说了吗?关于我的事情。”他认真的回答道,看起来像一个精英上班族。


  “你的翔很聪明,”不等二宫开口樱井便继续说,“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要来的人,甚至他还抓到了我的弱点,就是那个该死的小机器。那电波会阻碍我对空间移动的掌控能力,让我的头疼的要命。要是真的出什么问题,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回你的世界么?”二宫发觉自己的声线在颤抖,“为什么会这样?”


  “当然,每一个世界线里都有樱井翔,哦,看来这些你不知道。”樱井似乎真的耐心讲解起来,“假设把你们的世界称为Ⅱ世界,那我的世界就是Ⅰ世界,我们这两个世界相互之间的关系是平行的,只不过有不同的世界线和结果。比如有的世界里我是上班族,有的世界里我是政治家,有的世界我甚至是偶像,很有意思吧!”


  “所以你为什么要杀翔。”二宫尖叫道,“别废话!”


  “我是在15岁时发觉自己能凭空移动物品的,一开始我很惊讶,但并不害怕,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可以移动很多东西,包括大一点的猫狗宠物,于是我觉得,也许我的能力并不是移动物品,而是对空间有控制能力。然后我就移动了自己,这次我来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平行空间,我遇到了另一个自己。”


  “我发觉自己回不去的时候,就杀了那个自己,因为一个世界里不能存在两个自己,至少我要成为活着的那个。但杀掉我以后,我发现自己的能力提高了,我能回去了,从那以后我就知道,杀掉平行空间中的另一个自己,能让我的能力变得更强。”


  二宫觉得自己的血凉了,他瞪着樱井:“就是因为这个?”


  “是,也并不完全是。”樱井叹了口气,“你的问题真多,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了,快把那个给我。”


  “不。”二宫斩钉截铁地退后几步,“死都不会。”


  “nino,别闹,你没有本事杀我的,因为我是翔啊。”


  他往前走了几步,似乎在跟二宫确认自己的身份,二宫愣了,红肿的眼睛里闪烁着光,他伸出手,把“对讲机”递给樱井。


  “好孩子。”


  二宫直视着他,摁下了启动键。


  对面的樱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二宫的心在这样的叫声下变得格外慌乱,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樱井在地上翻滚,终于举起手里的铁条一步步走了过去。


  樱井抬起眼,朦胧的眼睛里似乎有千万句话没有说出,他注视着二宫,一下又一下地摇头,二宫忽然想起翔,他难过时眼睛也似这般令人心疼,不知不觉间二宫停下了脚。


  似乎是等待这个时机,樱井突然站起身狠狠地撞在二宫身上,二宫发出一声喊叫,手里的“对讲机”飞了出去,电波停止了。樱井跪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二宫爬起来拿着铁条,一击打在他头上,樱井又倒了下去,但四周突然开始起了奇异的变化——空气又一次被抽空了,樱井在漩涡中慢慢深陷,随即消失不见。


  樱井回到他的Ⅰ世界去了。


  二宫把铁条扔在地上,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吼叫,在黎明中嚎啕大哭。




楔子(2)





  Ⅱ世界 2015年




  手划过冰冷的控制台,电子屏幕上反射着冰冷的探照灯光,空旷的试验场只有他一人。他把眼镜拿下来,揉了揉眼睛。


  “你真的想好了吗,神乐?”


  他转过头,试验场入口的观测台上站着一个穿白大褂小个子圆脸青年,静静注视着他。


  “我不是神乐龙平,”他把胸口标着“主开发员神乐龙平博士”的名片扯下来,“我是二宫和也。”


  青年没有表情,只是眨了下眼。“你就这么想去那个世界吗?留在这里不好么?都十六年了。”他慢慢从观测台上走下来说。


  “大野,你不懂。”二宫把手抄在兜里转身环视着试验场,“这十六年,我只打算为一件事活着,就是去那个世界复仇。为了这一天,我做出了多少努力,你也没必要知道。杀意的种子一旦播下,就会在岁月中变成恶之花,永无止息。”


  “但是量子穿梭机还没有过一次成功的实验,你不要冒险,它不可能把你也带走。”大野提高声音说。


  “不要紧,主开发是我,量子穿梭只是幌子,实际上我有改动过。我说过,为了这一天,我做了很多努力。”二宫扬起头,一步步爬上巨大机器的梯子,“之后的事情拜托你可以吗,智?”


  大野用极其悲伤的眼神看着二宫,像是永别般点了点头,“你会回来吗?”他问。


  “我不知道。也许不会,但我一定会杀了他。”


  二宫走进舱内前对大野笑了一下,把白色的大褂脱下,大野才看到他背着一个大包,他关上了舱门,随后电子屏幕亮了。


  ——“S级权限,确认启动。”


  ——“请选择穿梭范围及穿梭类型。”


  ——“重复:穿梭目的地,Ⅰ世界,时间无法设定;穿梭体类型:生物体。”


  “确认成功,准备启动穿梭:3.2.1.0——”


  大野闭上眼,四周忽然如白昼般明亮,伴随着一声巨响,再睁开眼时,一切都安然无恙,唯独试验机舱内的二宫消失不见了。






1.谋杀


  黑色的,一切都是黑色的。


  樱井转了转头,他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都是黑色,黑色要把他吞没在漩涡里,他无能为力。突然空气仿佛被抽空了,死寂的黑色中出现了漩涡般的扭曲,他退后了几步,注视着这样奇异的场景,却丝毫没有感觉意外。


  空气被漩涡中伸出的手撕开了巨大的裂缝,紧接着爬出一个人。樱井颤抖起来,努力把尖叫压在喉咙中。


  ——那张脸,和他没有区别,只是沾满了血,另一个樱井翔从漩涡里彻彻底底的爬了出来,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刀,樱井注意到刀上刻着一个大大的罗马数字“Ⅷ”。


  “很久不见。”8号樱井穿着一件有些奇怪的衣服,看起来像是演出服,“还记得我吗?”


  樱井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脑中却出现几丝零碎的记忆片段。“你是谁?”他颤抖着问。


  “竟然忘了,这不符合你的风格,”8号把刀从自己的胸口一下抽出来,樱井顿时有些反胃,“记得吗?在演唱会的后台,你把刀子就这样插了进去。”


  8号比了一个动作,樱井捂起嘴开始干呕。


  “看来你没有想起来,那我再提醒一下。”8号叹了口气,“在你去我的世界、就是Ⅷ世界把我杀掉时,你才20岁。你的头发是黄色的,还带着耳钉,我看到你时还以为在做梦,然后你就把我杀了。”


  他说的都是真的,樱井脑内有一个声音说。


  “不同的世界线会产生不同的结果,但它们相互没有影响,而你打破了这种平衡,你杀掉了平行世界里的自己。”8号平静地说着,“你看,现在我们都来了。”


  无数的漩涡出现在樱井身边,从空气的裂缝里伸出的手都染着血,每一张脸都是相似的,但是每一个人都死去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樱井退后几步,跌坐在地上,“我没有杀过人,我没有!”


  “你竟然忘记了,原本记忆力那么好,真可惜。”8号把刀举过头顶,“那我告诉你,这是复仇,来自被你杀死的樱井翔的复仇。”


  周遭的樱井们凑了上来,他们有的手上拿着刀,有的拿着绳子,甚至还有毒药,他们笑着,把樱井团团围住。


  “放开我,放开我!!”


  8号笑了起来,就像每一个樱井一样,眼角会露出眼角纹,他手中的刀落了下来。


  “再见。”


  “不!!!”


  樱井猛地大喊一声,睁开眼睛,登时愣了。


  视野充斥着刺眼的白色,四周是空无一人的座位,电车正缓缓减速。樱井揉了揉眼睛,耳边传来广播里女声的低柔报站声:“乘客朋友们,本次列车已行驶至终点站,请拿好您的个人随身物品......”


  樱井摇摇晃晃站起来,努力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发觉竟出了一身冷汗。“是梦....”他喃喃自语道,突然有些庆幸。


  “本次列车是今日最后一趟末班车,请您尽快下车,请勿停留.....”


  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12:30,他才想起今天赶了加班,也难怪会在电车上睡着。樱井抹了把脸,拎起包正打算下车,忽然浑身一震。


  ——一个少年。


  他静静地坐在对面的座位上,很自然而已的突兀出现,没有一丝唐突,反倒是樱井在这样的气氛下,有些不自在。


  少年约摸只有17岁,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和黑色校裤,斜挎着书包,棕色的刘海服帖地趴在脑门上,瘦小而安静。樱井呼出一口气,少年抬起头望向他,在和少年对视上时,樱井不由又震了一下。


  这眼神怎么会是一个少年的呢?像刀锋般凌冽,仿佛能穿透他的灵魂,就好像审判台上的神明审视罪大恶极的犯人一样,怜悯而冷漠,不带一丝温情。在这样的眼神下,樱井觉得自己僵住了,一动也不能动。


  “这是终点站。”少年突然开口了,“快下车。”


  樱井抖了抖,回过神来,急急忙忙跳下车,少年却还坐在座位上。


  “你也快下来啊!”樱井对少年喊。


  少年摇了摇头,继续注视着樱井,眼神却完全淡如水了,仿佛刚才樱井看到的一切只是幻想。车门关上了,少年扭过头不再看他,樱井怔怔的看着他随着末班车一起离开终点站。




  樱井翔,男,33岁,单身,现居东京,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公务员。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兢兢业业的活着,在大家眼里是一个优秀而认真的好青年。


  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樱井总会总一个梦,梦见无数自己从裂缝中爬出来杀死自己,但他在潜意识里从没有害怕过这个梦,甚至在梦醒时分会觉得淡淡的安心。


  杀戮,恐惧,黑暗,这些对他仿佛似曾相识。曾经和前任女友因为电影院订票系统出错看了《死神来了》,一旁的女友吓得脸色发白,樱井却脸色如常地吃着爆米花。


  “你不害怕么?”出场后女友抓着他的手臂问。


  “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觉得很熟悉,感觉自己也做过那种事情。”这是樱井的回答。女友打了他一下,嘟囔着“说什么呢”就走开了。


  后来分手时女友直言不讳的对樱井说,樱井翔,你绝对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骨子里有一股让人畏惧的无情。你这种人,让人不敢接触。


  大约是因为没有心吗?樱井站住脚,注视着路边死去的麻雀,又慢慢走开。不知道什么是怜悯和悲痛——在潜意识里他也这样认同着自己。


  自与前任分手后过了大约半年,樱井住在外租的公寓里,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有时会突发奇想独自开车跑到东京都外忍者旅行一天,但也只不过是一个人活着而已,无聊的活着。


  然后这样的生活在今天被打破了。


  大约两分钟之前,一个花盆从樱井原来站着的地方掉下来,要不是因为同事把他叫过去,那么砸碎的不一定是花盆那么简单了。


  “好危险啊!樱井桑有没有受伤?”一边的同事慌忙跑来询问道。


 樱井退后了几步,扬起头看着花盆掉下来的那栋楼。一个普通的公寓式居民楼,只不过唯一放着一排花盆的窗台玻璃上贴着“出售”几个大字,没有人住在那里。


  “我没事。”樱井挥挥手,弯腰捡起一片花盆碎片,“意外而已。”


  这当然不是第一次,除去今天跑外勤遇到的意外,上个星期一樱井去别的机关办事的时候是第一次。本来坏掉的电梯前挂着的警示牌消失了,幸好在乘坐进去前被路过的清洁工提醒,不然他现在大概已经在太平间躺着了。


  第二次是在周五,樱井去档案馆给领导拿文件,等出去时却发现本来开着的保险大门关上了。周末档案库休息,在地下手机也没有信号,万幸的是因为樱井迟迟没有回机关,等的不耐烦的领导给档案库打电话,他才免于闷死的命运。


  经历过这些事后,樱井充分有理由认为这些意外并不是巧合,虽然他并不会当作什么大事,但也意识到这是因为有人想杀他。反过来想,这又是很搞笑的,作为一个小公务员,樱井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被三番五次的暗杀。


  但毕竟给自己的日常生活带来了麻烦,于是请侦探变成了唯一的选项,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樱井在下班后真的去了一家侦探事务所。


  进门后接待他的是个浓眉大眼的青年,虽然是很小的事务所,但青年给他的感觉也很靠得住。老板则是一个叫大野智的面包脸,有点搞不清自身设定的样子,但意外的却能把樱井话里的重点挑出来。


  “所以说,你希望我们找到想杀你的人?”等樱井把话说完,大野问。


  “如果真的能找到的话,我也很想问问他为什么。”樱井想了一下说,“还有,保证一下我的人身安全吧,总跑外勤很不方便呢。”


  “了解!”大野拍了下手,“润,你愿意吗?”


  那头倚着桌子的浓眉青年立即挺直了身子,爽快地走到樱井身前伸出手:“我叫松本润,从今天起保护樱井桑的人身安全,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樱井同松本握了手下淡淡说。


  那之后第五天,中午松本在樱井吃便当时窜出来,虽然平时他都好好的躲在暗处跟随樱井上下班跑外勤,这次却很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怎么了?”樱井把饭团放下问。


  “真的会有人想杀你么?”松本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我真的没有遇到过比你还活的循规蹈矩的人了。”


  “那不是循规蹈矩,我只是在按计划表做事。”樱井认真反驳道。


  “呐,我说,你很有钱吧?”松本指了指樱井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为什么一定要做个公务员,你不是名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么?”


  “我以为你们的工作不包括调查客户背景。”


  松本“啧”了一声说:“没有冒犯,这是我们的惯例,防止跟一些不好的东西扯上关系。”


  “我像是不好的东西?”樱井被这句话逗笑了。


  “老实说,”松本抖了抖烟灰,“见你第一眼,我以为你是——”


  “是什么?”


  “——杀人犯。”松本眨了眨他漂亮的眼睛,“干这行时间长,接触的人多了,就会一面看人,估计智君也是这么觉得,才让我跟着你。”


  “看来我是特别待遇,很荣幸呢。”樱井拿起饭团说。


  松本挑了挑眉:“你不生气么?”


  “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我的前女友也这样说过我,她说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冷血无情。”


  松本拍手大笑起来,樱井也笑了笑继续说:“也许我就是那样的人吧,所以反倒对周遭都不在乎了,就这样活着感觉也不错。”


  “好吧,也许有人觉得要把你这种潜在危险人物除掉,才打算杀你。”松本笑够了说,“但要我说,樱井桑,你还真是个好人。”


  “怎么个好法?”


  “好好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的人。”松本这样总结道,“提醒一下,午休要结束了。”


  樱井看了眼表,把饭团包装纸扔进垃圾桶,直接拿包起身。


  “不回公司?”松本跟在后面问。


  “下午有文件要去取,”前面的路口是绿灯,樱井决定直接走过去,“我的工作就是外勤居多嘛。”


  “樱井翔,回来!”松本突然大喊一声。


  因为松本的话,樱井脚步一顿,一辆疾驰的摩托车擦着他的衣角驶了过去,几乎没有减速。


  “我靠!”松本跑过来拉着樱井的胳膊把他拽到人行道上,“那个疯子,你没事吧?居然是真的有人要杀你!”


  樱井眯起眼,眺望着那辆开走的摩托的方向摇了摇头,“你看到了吗?”他问。


  “什么?”松本愣了,“你说什么?”


  “短袖白衬衫,”樱井轻轻地说,“和那个少年一样。”



TBC.



【虽然放弃了怪力乱神,但我依然热爱非现实向hhh不要当真

  久违的长篇,不定期更新,没有保障,欢迎捧场】

评论(2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