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非定番式 下

上章指路【磁石】非定番式 上

@dー12世界から来た 努力把N写的十分霸道总裁啦,谢谢你的脑洞w希望下章也可以喜欢


【正文】


  机翼划破铅尘般厚重的云层,引擎发出巨大的轰鸣的同时,飞机滑翔着缓缓下降,在接触地面时机身不断上下抖动,最终这架从夏威夷驶来的JAL客机着陆在跑道上。


  “矮个子,黑皮肤,圆脸,猫背。”


 樱井翔再次读了一遍短信,同时努力在脑中勾勒这个人的轮廓。难得的休息日还要来机场接人这种事,虽然很麻烦,但拜托者是松本润,樱井便爽快同意。


  很快,接机口走出一大群乘客,樱井一打眼就认出了大野智——那个踩着人字拖走路不紧不慢的猫背男生。他举高手臂朝着男生喊:“大野桑,这里!”


  男生抬起头,没等樱井重复第二遍,他已经加快脚步“啪嗒啪嗒”跑了过来。“您好!我是大野智。”他笑着张开嘴露出小虎牙,这样的笑容有种跟年龄有些不符的稚气。


  “初次见面,我是松本润的朋友樱井翔,替他来接您。”樱井伸出手跟男生握了下,“松润三天前因为紧急出差去了上海。”


   “我知道,润告诉我了。”大野与樱井并肩走向出口,“还好没有媒体什么的来,不然可就真的添麻烦了。”


  樱井笑了一下,掏出车钥匙示意道:“没关系,我开车来的,我们上车吧。”


  大野智,男,三十六岁,歌手。这是雅虎搜索后立刻就能得出的结果,但樱井很难想象他身旁这个瘦小的圆脸男生就是长期霸占o榜的名歌手,尤其是当他看见樱井的宝马时,像小孩子一样发出一声叹息:“啊!樱井桑好厉害!”


  “并没有很厉害的。”樱井拉开车门说。


  “因为我没有驾照嘛,而樱井桑看起来就是那种立派的社会人啊。”


  “现在还没有驾照?”樱井有些吃惊,大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似乎是为了掩盖这一点,他转移了话题。


  “其实松润跟我说起过樱井桑,那部现在最火的子供向动画Yattaman主角小双侠就是樱井桑配音的吧?”他歪了歪头,认真地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樱井发动车子,打下方向盘。“对,是我。”离开黑暗的地下停车场,视野瞬间一片明亮,“不过,五年前我还一直住在会漏雨的出租屋里,立派的社会人这种形容词,完全不符合我。”


  “哦?”大野眨了眨眼,“好像也在杂志上看过呢,樱井桑的事情。”


  “嗯,我大学毕业以后有五年是在电视台工作的,之后辞职转做cv,不过完全是那种外行。”在取材时说过无数次的话,现在讲出来也很顺嘴,“所以接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一般只是给游戏配音或者录个通知什么的,生活很拮据,到后来甚至事务所都倒闭了,付不起房租。”


  “诶,后来呢?”


  “后来朋友、就是松润帮我介绍了一个大公司的游戏配音,完成那个配音以后我利用这个经历不断的去面试新工作,加上那部游戏本身在发售后就卖的很好,就这样我渐渐能接到一些正经的工作,也有了新的事务所。”


  轻描淡写地把这十年用几句话说出来,一点也没有那种“这是我的人生”的感觉啊,樱井看着前方的路想。


  “然后樱井桑就接到了小双侠的角色了么,好厉害。”


  “算是吧。”樱井轻轻地点头,“比较出乎我的意料,这部动画居然能火成这样呢。”


  沿路的大楼顶部上,著名便利店和Yattaman的合作产品的广告牌相当醒目,像是在无声印证着这个事实,甚至在今年,Yattman还登上了红白歌会的舞台,在海外也拥有很大的观众群。


  “一年没回来,感觉东京变得很快。”大野注视着沿途的风景说。


  “什么都变得很快。”


  大野转头看了樱井一眼,樱井立即解释道:“自从Yattaman去年火了以后,我的生活一下子就变了。”


  “哦,”大野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我懂!”


  一夜之间Yattaman的受欢迎程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作为主角配音的樱井,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无数的番组杂志取材加上高学历背景和一张还算帅的脸,樱井的人气瞬间飙升。也因为在电视台工作过,深谙番组套路的他很适合综艺,更是因此圈了很多饭。


  纷至沓来的是无数工作邀请,樱井的名字被放在事务所官网顶部,甚至有传闻说高层打算把他艺人化培养。事业上的成功让樱井与父母的关系也开始缓和,今年樱井久违的回本家过了年,在母亲的意思下,他搬回港区,彻底告别悲剧人生。


  “就在这里把我放下吧~”大野随便指着前面说。


  “就在这里?”


  “没关系,就这儿了。”大野下了车,从包里翻出一张CD递给樱井,“这个作为谢礼吧,是我下个星期发售的单曲。”


  封面是大片色彩的涂抹,极具艺术感,大野说这是他画的,樱井收下了,心中对大野愈发有了好感。或许他们会成为朋友,樱井想。





  五年前,在S.T.O.R.M本社大楼一层扶梯上站不起来的樱井如今重新踩上这截扶梯时,对这段经历也记忆犹新。那时本社大楼里全都是行色匆匆的社员,没有人对他多侧一眼,但今天,每一个人都对他频频侧目,有些女性社员看见他还会发出小小的尖叫。


  到达17层后,樱井被漂亮的秘书引进会客室,经纪人在一旁小声嘀咕道:“果然是S.T.O.R.M,连会客室都这么气派。”


  “我们也不是来做客的,”樱井拉开椅子坐下,“有些怀念啊,我以为我早已不会来这里了。”


  “嘛,谁知道逆斗魔城会这么快出第四部呢?”经纪人摇摇头,“不过樱井桑也是好运气,这样的高人气游戏肯定会让你更红的。”


  自打樱井火了以后,各式各样的工作邀请应接不暇,但他执意选了逆斗魔城第四部的boss角色作为自己的新工作。在外人看来,樱井这算盘打的精,五年前的高人气游戏五年后也受到市场追捧,乘着S.T.O.R.M的顺风车,肯定不怕不继续红。


  但这工作由樱井接下也于情于理,毕竟在樱井没红时就配音过boss,怎么说他接这工作都没问题。今天樱井来这里也是为了正式签合同,很快就要与负责人见面,他放在桌下的手攥紧了又松开,在这世界上,只有他自己知道到底为什么他今天能坐在这里。


  门开了,樱井把目光投向门口,随即克制不住的浑身一震。走进来的人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他依然抑制不住的有些失措——跟五年前相比二宫和也唯一的变化就是有点胖了,但依旧是瘦小而单薄,自从那个夜晚后,他们还是第一次重逢,但樱井从没把他从脑中抹去。


  “介绍一下,这是声优樱井翔先生,樱井桑,这是S.T.O.R.M的东京地区开发部总管二宫和也先生,他也是逆斗魔城的开发者。”二宫身后的秘书说话时,二宫就像是第一次见面般,朝樱井露出一个生疏而礼貌的微笑。


  他们之间隔着那么一段距离,如果有可能,樱井恨不得把这段距离瞬间消除,他注视着二宫的笑容,企图从他的眼睛里找到什么,但仅仅几秒他就放弃了。


  “您好。”樱井伸出手,用更加塑料的微笑迎上二宫,“在配音逆斗魔城第三部的时候,我对您就已经久仰大名了。”


  他们装模作样的握了手后,大家开始切入正题,内容还是跟以往没什么区别,但一套流程走下来也费了不少时间。等事情弄完大半天也过去了,散会前,樱井突然说:“二宫先生,如果可以的话,今晚能不能一起吃个饭?”


  在座的人都被樱井有些唐突的话震惊到了,尤其是二宫身边的秘书先生,一连把笔掉了三次。


  “关于这个角色的拿捏,我有一些私人问题想请教您,毕竟你才是这个游戏的创造者对吗?”樱井的笑更加彬彬有礼了,“我想把这个工作做好,相信您也是这样想的。”


  众目睽睽之下,二宫只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樱井,“当然,对于工作,我向来亲力亲为。”他非笑似笑地说,“但是今天不行,具体时间再议。”


  “没问题,一切看您安排,我期待与二宫桑一起探讨。”樱井接过名片说。


  逆斗魔城第四部的制作了引起来不小的震动,S.T.O.R.M与樱井的强强联合被各方所看好,毕竟五年前逆斗魔城第三部发售后樱井所配音的boss就广受好评,所以S.T.O.R.M方面高度重视这件事,甚至不惜砸大钱为此做宣传。


  配音工作开始了不过一两天,樱井从录音室出来就遇见了某个熟人,看见樱井,大野智倒很自然地向他挥了挥手:“樱井桑,你好~”


  “大野桑,你怎么在这里?”话一出口,樱井就明白了,“难道是拍CM,也在本社这边?”


  “对,逆斗魔城的CM。”大野笑着走过来,“今天不拍,只是和经纪人过来确认合同内容,没想到遇到了樱井桑。”


  “哦,原来这样。我是来这里配音的。”樱井点头,“对了,上次大野桑给我的CD很好听。”


  “不用这么隆重,”大野又露出了小孩一样的笑,“谢谢你喜欢。”


  天色已晚,大楼外的街道上已经点起了路灯,樱井看了看手表,对大野说:“要一起去吃晚饭吗?”


  “好啊,但是我不会开车,要麻烦樱井桑了。”大野笑着,不假思索便答应道。


  但今天樱井并没有开车,他是骑摩托来的,五年前那辆破二手摩托到了今天竟然还没有坏掉。把头盔扔给大野时,樱井突然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身后的大野跨坐在摩托上搂住他的腰,就像五年前那个人一样自然。


  “就这样跟着第二次见面的人去吃饭吗?”樱井问。


  带上头盔后,大野只有眼睛还露出来,“没关系啊,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变得弯弯的。


  发动的引擎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发出巨大的声音,踩下油门前,樱井在倒镜里看见远处的电梯口站着一个人,那个瘦小的身影,他从没有忘记。


  “不,我是个非常坏的人。”他一脚踩下油门,摩托车飞驰着离开,倒镜上那个人影越来越远,却一动不动,直到再也看不见。





  “六本木深夜!知名歌手大野智与声优樱井翔!目击!”


  星期X杂封面上印着的红色大字在一堆杂志中格外显眼,樱井伸出手,和旁边另一只手一起抓住了杂志,在看到对方的脸以后,二宫立刻收回了手。


  “哟,二宫桑,你好。”樱井向二宫笑了笑,把杂志从架子上抽出来,“好久不见啊。”


  二宫转了转眼睛,眼神落在樱井手里的炸鸡上,这是便利店里最后一份,本来应该属于他,但被樱井捷足先登。“你怎么在这里?”他冷淡地问。


  “买杂志啊,”樱井抖了抖手里的X杂,“第一次上封面,总要买一份看看嘛。”


  “哼。”二宫转身便走,樱井急忙追上他。


  “二宫桑刚才是要拿这本吗?”他把杂志递给二宫,“要不要看?”


  “不用了,谢谢。”


  “真的不看么,上面有竹内结子哦。”


  二宫在收银台前停下脚,从打折货架里抽出一包烟扔在收银台上,“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樱井桑,我跟你还没有熟到像你和你朋友那样能被X杂拍到的地步。”他顿了顿,“而且,请不要随便替我决定我喜欢的type。”


  说话呛人的特长五年来二宫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但是樱井不是脸皮薄的人,他把炸鸡放在收银台对收银员说:“这份炸鸡算进二宫桑的。”


  二宫抬起眼睛,扫了樱井一眼,“你——”


  “我没付钱。”樱井抢先说到,“让给你,当作生鱼片的谢礼。”


  听见“生鱼片”这个字眼,二宫拿钱的手抖了抖,话也压在了嘴边,樱井立即趁机又说:“明天晚上您有时间吧,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饭吗?”


  二宫沉默地盯着樱井,眼神没有一丝波动,樱井不能从中找到一丝破绽,然后二宫突然笑了,“当然可以,谢谢你的炸鸡。”他拆开烟包从里面抽出一根烟丢给樱井,“不过我的车坏了,还要麻烦樱井桑做个司机来接我。”


  “没问题,乐意之至。”樱井捏起烟说。


  下班以后不久,樱井就看见停车场的电梯口走出来一个瘦瘦小小的人,他连忙从摩托上直起身挥了挥手:“二宫桑,这边。”


  二宫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樱井才发现他手上捧着一个头盔,“真够节省的,一个头盔用五年。”他忍不住小声说。


  “开车。”二宫目视前方,毫不顾忌地搂上樱井的腰,“不然就不要讲话。”


  预定的饭店在银座,是一家高级和食店,进入包房以后身穿和服的服务员在一旁上了七七八八一大堆东西,两人对坐着,樱井兴致勃勃,二宫则毫无表情。


  “二宫桑,”樱井等服务员下去掏出一个纸袋,“打开看看。”


  二宫打量着纸袋,伸手接过来拆开,抖搂出一件体恤,上面写着“game boy”几个字。


  “这是什么。”


  “去年在国外出差时看到的体恤,立刻想到二宫桑就买下来啦。”樱井扬起嘴角,“很适合你哦。”


  “我不要。”二宫皱着眉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樱井眯起眼,眼角的鱼尾纹随之出现。“nino,你不适合装傻,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他直起腰,“这五年来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今天能对坐在你对面。”


  “是的,我们把话说开吧,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可能对你来说那只不过是一次错误,所以你在第二天早上就那样走了,而我则在那破旧的屋子里为我的人生叹息,这多可笑。二宫和也,我用五年爬到这里并不是为了送你一件体恤和你吃一顿饭,我只是为了现在能有资本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你,我要让你回头。”


  樱井的口气丝毫不带停顿,他直视着二宫,就像是在看一只志在必得的猎物。


  “二宫和也,我要追你。”


  在听完樱井这番话后,二宫的脸上一丝波动都没有,他默默把体恤塞进纸袋里,抬眼打量樱井一番,开口说:“我不要体恤只是因为它太薄了,穿上会露奇酷比。”


  “你不要回避我。”


  “我没有回避你,”二宫淡淡地说,“我就在原地,樱井翔,只要你追的上来。”


  他扬起嘴角,露出非笑似笑的神情,与五年前一模一样。


  这个夜晚樱井把菜单上所有名贵的日本酒都点了个遍,高高矮矮的瓶子在他面前呈一字型排开,他一面喝一面对二宫说他这五年来是怎样度过的,二宫静静地吃着东西,把喝光的酒瓶扶起来。时间仿佛能在这个夜晚里回溯至五年前他们初遇的时刻,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人生又将是怎样的光景?


  ——樱井醒了。


  睁眼后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宿醉带来的头痛十分沉重,樱井晃动着脑袋挣扎起身,身上的毛毯滑落,他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胖次。这是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墙壁上的表显示现在已经近中午,他闭上眼睛,渐渐想起昨晚的事情,但他也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醒来会在这样的地方。


  房门突然打开,走进来的二宫正拿着他的衣服,樱井下意识扯起毛毯裹在身上。二宫把衣服扔在床上说:“别遮了,昨晚我给你脱的衣服。”


  “我.......”如果地上有缝,樱井也不屑于把自己塞进去了,他干脆自暴自弃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二宫露出一副“你果然忘了”的表情说:“不知道昨晚是谁放完豪言壮语后喝多了在包房里爬不起来的,两个服务员才把你抬上出租车,不过你放心,你那辆破摩托在我家楼下放着。”


  “所以这是你家?”真是废话,樱井出口便后悔了。


  “废话,我不把你带回来你要睡大街么?那样的话今早头条就一定会是'当红声优夜宿街头'了。”二宫懒洋洋的倚着门框,“到我家以后,你自己抱着马桶吐到半夜,我只好把你的衣服都扒下来洗了,然后你就很自觉的自己爬到我床上睡着了,就这样。”


  “.........”


  此时此刻,在听完二宫的话以后,樱井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那你睡在哪里了?”他问出一个更白痴的问题。


  “客厅沙发,不过也没有多久,昨天我洗衣服到三点。”


  樱井对二宫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对不起,二宫桑。”


  “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二宫翻了个白眼,“说实话,昨晚我忍住了没打你,求你不要再当着我的面喝酒了,这是为我们好。”


  “我知道这话说着没有用,但是我还是想跟您道一次歉,真的真的对不起,二宫桑。”樱井九十多鞠躬向二宫,“请把昨晚的账单给我吧。”


  二宫“哼”了一声走了出去,樱井心里冰凉。转眼望向床上,他的衣服不仅被整齐的叠好,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樱井把衣服套上,同时在心里把自己扇了三百个耳光。


  等樱井穿戴好走出房间,二宫正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玩X-box,准确的说,他玩的是神风勇者最后一个关卡。樱井站在二宫后面,看他用极其变态的技巧过关斩将,到boss被干掉为止,二宫总共花了十分钟。


  “厉害!”屏幕上出现“YOU WIN”的红字后,樱井情不自禁喊道。


  二宫放下游戏手柄,回头看了眼樱井说:“你还打算呆多久?”


  “我马上就走!”樱井立刻拿起包冲到玄关门口穿鞋,二宫起身走过来,慢吞吞地说:“体恤。”


  “啊?”樱井动作一僵,差点绊了一跤。


  “我改变主意了,把衣服给我。”二宫伸出手,“对了,还有饭钱和打出租的钱一共五万五日元,明天我把账单给你,记得还我。”


  樱井火速把体恤从包里掏出来递给二宫,他觉得自己可以喜极而泣了,哪怕在知道昨晚他花了五万多块钱的情况下,“请务必给我账单!”他泪光闪闪地说。


  二宫扯过体恤,倚着门框,突然笑了一下。


  “バカ。”




  熟悉的布景,熟悉的流程,甚至在看到那些拿着台本打手势的AD时,樱井也是产生了那样的熟悉感。这是他曾经最想要登上的位置,今天他坐在这里,用不一样的方式重新回味这一切。


  “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零,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五年后那个曾经有些青涩的男主播已经变得成熟立派了,樱井记得他刚上任时才二十出头,现在已经是新闻零的当家主播。


  “今晚的SP特辑我们请来了两位现在备受瞩目的人物,一位是因为yattaman动画而人气高涨的声优樱井翔先生。”镜头切在樱井上,不用提示,樱井便微笑起来打招呼。


  “另一位是S.T.O.R.M游戏集团游戏开发部的总监二宫和也先生,同时也是现在大人气游戏逆斗魔城系列的主要开发者。”


  坐在樱井身边的二宫今天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总算多了几分三十代人的成熟感,他也扬起嘴角笑了笑。


  “今天的对谈能邀请来两位真的是非常难得,现在逆斗魔城第四部的制作引起了社会非常的大关注。尤其是樱井翔x二宫和也的强强联合使逆斗魔城第四部的期待值飙升,两位怎么看?”


  下意识的,樱井和二宫对视了一下,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二宫率先开口道:“与其说是强强联合,不如说是机缘巧合。逆斗魔城从第三部开始就有了樱井桑的加盟,那时樱井桑还不怎么出名吧?所以这次能有幸邀请到樱井桑,也是出乎我的意料。”


  “那樱井桑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开始新工作的呢?为什么不选择一部动画作品而是选择逆斗魔城第四部这个游戏?”


  樱井看了二宫两眼,说:“对我来说,逆斗魔城这部游戏是我cv生涯的正式开始,我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才得到配音的机会,而这次配音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这个游戏对我意义重大,所以在接到S.T.O.R.M的邀请时,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它标志着我五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所以我会全力以赴把工作完成,二宫桑也是这样想的吧?”


  “当然,”二宫眯起眼睛,“我很高兴能和樱井桑合作。”


  之后又谈了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但樱井也没有再上心了,他只是不断的瞥着对面的二宫。虽说是上电视,但二宫也没有化妆,一派素颜,可皮肤还是一如既往的白,打光下刀削般的侧脸轮廓看得樱井心里痒痒的,这个人真好看啊,他想。


 这五年来,樱井从没有一天忘记过二宫,他尝试过把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男生忘记,但这太困难了。闭上眼睛,樱井就会想起二宫的笑、二宫的尖嗓、二宫的嘴唇、二宫的拥抱。他没有怨恨过二宫的离开,他只是痛恨着那个要在原地注视着二宫离去的自己。


  于是樱井翔发誓,他要站在跟二宫比肩的位置上告诉二宫,他要让他回头。他要告诉二宫,自己有多么喜欢他,多么想和他在一起。


  今天,他做到了。


  到了十一点新闻放送才结束,之后又是寒暄打招呼,一套流程下来已经过了午夜,樱井谢绝番组的好意,径自下到地下停车场,午夜的地下停车场里,只有他的皮鞋跟磕在水泥地上发出的清脆“咔嗒”声。


  听见声音,站在帕杰罗前面的二宫抬起头,看到樱井走过来他有些迷茫。“你不是跟番组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二宫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别告诉我,你又要留宿大街——”


  樱井几步上前,夺命似的抓住二宫的胳膊,直接把他扔在车门上,力气大的撞得二宫发出一声嘶叫:“干什——”


  樱井捏住二宫的下巴,又快又急地吻了上去,随后整个人伏在二宫身上,把他紧紧压在车门上。二宫似乎是被樱井一连串的动作弄愣了,睁大眼睛瞪着樱井,任由他撬开自己的嘴在里面横冲直撞。樱井像是要把二宫吃了一样,狠狠地吻着,再干脆把二宫的眼镜扯下来,在他脸颊上也亲了几口才松手。


  松手后二宫用袖口擦了擦脸,本来set好的头发被刚才激烈的吻弄得乱七八糟,虽然他脸上没有什么波动,但耳朵已经烧的通红。樱井没有犹豫,把钥匙从二宫手里一把扯来,打开副驾的车门把他扔上去,自己也坐进驾驶座,直接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踩下。


  “你要去哪?”方才的长吻后,二宫声音已经哑了,说话时倒多了几分弱气。


  樱井转过头,笑着把眼镜架在二宫脸上。“当然是去酒店。”他从内袋抽出一张卡,“准备的万全,就差你。”


  到达的酒店比二宫想的那种love hotel高级了不知多少倍,原来真的有人为了滚个床单订这种五星级酒店,被樱井一路拽着拖进豪华双人房后,二宫望着头顶的大吊灯想。


  樱井三下两下把上衣脱了,二宫打量着樱井说:“锻炼的不错。”


  “待会希望你还有闲心说话,”樱井随手丢开衬衫,“锻炼是为了有劲做体力活。”


  他一步上前把二宫压倒在床上,领带外套眼镜通通扒下来,一面扒一面说:“二宫和也,我想你太久了。”


  二宫“fufufu”的笑了,自己吻上去打断樱井的抒情,两人在摩擦中便开始起了反应,樱井伸手抽出二宫的腰带,扯掉裤子,顿时浑身一震。


  “你——!”


  褪到膝盖的裤子下没有胖次,直接露着抬了头的下面。二宫笑了,揽着樱井的脖子吹出一口气道:“为了准备的万全嘛,下停车场之前在乐屋我就把内裤脱了。”


  一直被玩弄着掌骨之间的到底是谁?樱井瞪着二宫,目瞪口呆。说好的按定番来呢?!


  “醒醒了,”二宫拍拍樱井的脸,“赶紧拿套子去。”


  起身掏床头柜的时候,樱井的手机突然响了,二宫从床上撑起来说:“关掉。”


  来电显示上竟然写着大野,樱井盯着迟疑了一下,二宫不耐烦地夺过来说:“关个手机这么磨蹭——”


  完了!想起那次地下停车场的经历,樱井心叫不好,然而已经晚了,二宫把手机砸在樱井眼前说:“怎么不急着接?快接吧。”


  “nino,我——”


  “叫的那么亲是干嘛?”二宫一脚把樱井踹下去,“樱井桑,别把我们想的太熟。”


  “你这样有完没完?我跟大野没有什么!”


  “这么着急跟我澄清有用吗?我跟你的关系清清白白。”二宫掀起被单裹住自己,“别碰我。”


  “好,我不碰你。”樱井长吁一口气,“我再说一遍,我和大野没关系,现在你不愿意和我做没关系,我不会强迫,我会等,等到你心甘情愿,等到你相信我。”


  二宫没有说话。


  “还有,我说我想你,不仅包括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虽然我也许从没有得到过它。”樱井捡起衣服一件件穿起来,“我走了,明天房间直接退掉就好。”


  他整理好衣服,转身就走出房间。这一刻,樱井不仅气二宫,更气自己,这一通电话让他看清了他们的关系有多脆弱。这样的他们,除了肉体关系,又有什么可能?如果真的这样,他宁愿得不到。


  那之后,二宫与樱井有一个星期没有说话,即便是有时在本社遇到,也相互无视,其实樱井的肠子都悔青了,却找不到机会跟二宫说那个电话是他托大野给自己画图的事情,本想着偷偷摸摸在配音结束后把图送给S.T.O.R.M,但现在他有点担心二宫会不会一个生气把他和大野解约掉。


  配音工作也快到了尾声,樱井每天垂头丧气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来,低气压持续不断,工作上也不断出错,眼看要压死线,结果有好事者跟S.T.O.R.M上层反映了这件事,于是樱井被约去谈话了。


  一进办公室,樱井便心里苦笑,对面坐着二宫,一副公事公办的脸说:“樱井桑,谈谈你现在为什么总出问题吧。”


  见二宫这幅铁面无私的样子,樱井一个冲动脱口而出:“因为一个人,他是我喜欢的人。”


  二宫皱了皱眉说:“樱井桑,请不要把个人感情带到工作上。”


  “五年前,他把我甩了,一个星期前,他又把甩了第二次。”


  “别说了。”二宫提高了声音。


  樱井没有理会他,继续说:“他不相信我,也不表明他对我的态度,我是太傻了,因为他从没有喜欢过我,只是我在一直死皮赖脸的追,他早就把我忘了。”


  “樱井翔,谁说我没有喜欢过你。”


  樱井猛地抬头,瞪着二宫,眼睛大了一倍。


  “我说过,不要随便替我决定我的type,”二宫把后背靠在椅背上转着笔,“我记忆力也很好,从来没有忘记过谁。”


  “你你你你你你——”


  二宫叹了口气把笔放在桌上说:“一个星期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是我太幼稚,如果伤害了你,那真的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二宫和也!”樱井起身一把拍在桌上,“你、我问你,你真的喜欢我?”


  也许是刚才的动作太激烈,樱井的椅子被他的起身带翻,二宫抬眼看着樱井笑了笑说:“我是故意的。”


  “什么、什么故意的?”


  “五年前的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醉。”二宫歪了歪头,“吐是因为我第一次做摩托有点晕车。”


  樱井再一次目瞪口呆。


 “哪有那么多巧合?”二宫倾过身体在樱井嘴唇上亲了一下,“我一直在原地等你,这五年。”


  大脑停止转动的樱井已经彻底石化了。


  二宫起身扶起椅子,重新笑了笑,“如果樱井桑觉得我们的谈话有用的话,请你好好完成接下来的工作,毕竟已经快压死线了,我也没有时间再特地过来给你做心理疏导。那么,再见。”说完,他越过樱井打开门走了出去。


  直到二宫离开很久,樱井还站在原地,他抬起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恍如大梦初醒。






  逆斗魔城第四部的配音终于在开始后一个月零二十五天全部完成了,当晚樱井在庆功宴上把拜托大野画好的画送给S.T.O.R.M的staff做谢礼,一时间座上的气氛被更加炒热,众人挨个跟樱井敬酒,樱井也来者不拒,很快就又醉得乱七八糟。


  宴席散了以后他执意谢绝所有人的好意,跌跌撞撞走到停车场,半天才拿出钥匙,突然凌空一只手伸来把钥匙夺走。


  “樱井翔,你不知道酒后不可以驾车么?”二宫抱着胸站在樱井身边,食指甩着钥匙淡淡说。


  “ni、nino!”樱井揉了揉眼睛,“你怎么来了?”


  二宫一把揪过樱井的领子,两人的嘴唇狠狠撞在一起,等樱井在冷风里被吹得清醒一点后,二宫已经松开了樱井。


  “之前没做完的事情,我一直很在意,毕竟我是一个认真的人。”二宫抓住樱井的胳膊把他扔上车,“走吧。”


  之后的事情樱井记不清楚了,明明期盼了那么久,可是真到那节骨眼上记忆反倒会模糊起来,说起来也很可笑。樱井只是隐约的记着他们去了二宫家,从进门开始他们就不断的接吻,一面把对方身上的衣服扯掉。


  他们从客厅到卧室,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已经分不清对方脸上是汗还是泪,最后一次结束后,二宫用手把樱井额前的碎发撩开,轻声说:“够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樱井把二宫搂紧说:“但我怕我再睁眼,你又会消失。”


  “不会的,”二宫把手放在樱井眼睛上,“睡吧,我会在这里。”


  他闭上眼,做了一个梦。仿佛经过亘古的光景,无数个日月的交换过后,这一切什么也没有剩下。


  ——梦醒了。


  樱井睁开眼,床边的二宫正扣上衬衫最后一个扣子,拿起领带系在脖子上,感觉到樱井的动作,二宫转过身朝他笑了笑。


  “nino,我总觉得,”樱井揉了揉脸,“这么多年,我永远都是那个摔在扶梯上的笨蛋,而你永远都是那个捡起我简历的高管。一切从一开始就好像是注定的。”


  “别感叹命运的轮回了,是我!”二宫停下系领带的手,伸过来掐住樱井的脸,“是我拜托相叶家用关系把Yattman主角的配音内定成你的。”


  樱井第无数次目瞪口呆。


  二宫扯着樱井的脸,“这世上那有那么多戏剧化的定番?”他扬起非笑似笑的嘴角,仿佛是在嘲笑。


  只不过是缘罢了,仅此而已。




                                                                           ——End——


                                                                              Samhain.




【不,一切都是作者设的套,仅此而已】


评论(22)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