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非定番式 上

【大概是可怜村村长Sx霸道总裁N吧】


  悲剧人生的标配是手中的解聘书,还是走出公司时把自己淋得从头到脚湿淋淋的大雨?如果生活是一出连多,那么此刻樱井翔一定就是那可怜的主人公,人生已经被命运的编剧摁进了低谷。


 樱井把伞收起来,望着雾蒙蒙的天空微微叹了口气。 雨已经差不多停了,他走上二楼的出租屋,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这个十叠大小的小破房间正是他的家。然而此时这个地方有些惨不忍睹——


  早晨的暴雨冲开了前几天刚修好的屋顶,现在他的屋子里水波荡漾,顺水飘来了他的一只袜子。樱井扔开包,一边舀水一边抢救东西,虽然屋子里没什么值钱的,但也是他所有的财产了。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樱井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家世好学历高,这样的他抱着对新闻播音行业无限的热爱,甚至不顾家里的反对执意进入电视台工作。然而社会的现实却是严酷的,樱井做了记者、做了AD、做了番组staff,却终究没能做上主播,奋斗了五年,结果一切都竹篮打水。


  也许是因为对自身的失望,樱井终于在两年前辞去了电视台的工作,然而他并没有再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业。他无心回家继承家业,但父母也不打算再管他,如今当初的同龄们大部分事业小有成就、结婚生子,他却在外漂泊多年,孑然一身形单影只。


  因为出身播音系,迫于生计樱井在一家小型事务所工作,靠做cv给网络游戏和广播通知配音赚取生计,两年来生活不算宽裕,反倒是越来越拮据,但这样的日子也只是维持到今天就正式终结了。


  他的会社倒闭了,他被解雇了。樱井翔,男,三十岁,单身。目前是没车没房住在破出租屋的无业游民。


  水舀了一个上午,到底也是没有舀完,樱井站在房间里,看着刚才不小心被水打湿的解聘书,一股怒气突然翻上来,他一脚踹在堆满杂物的书柜上,把解聘书扯了个烂。于是,书柜迎头冲着他倒了下来——


  “嘭!!!”


  “所以,你就这样砸坏了头?”松本润递给樱井一罐饮料,“这是小豆汤,热的。”


  “多谢。”樱井一手扶着额头上的冰袋一手接过饮料,“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放心吧。”


  松本撑起下巴,打量了樱井一会说:“头上流血还不算有问题?”


  “不用去医院,我没事。”


  “万一感染呢?”松本皱眉道。


  “我没钱付医药费。”樱井干脆地说,“不用说什么借我的话,你帮我已经太多了,而且我真的没有钱还你,你知道,我失业了。”


  屋子在松本来时已经被收拾的差不多干净了,接到樱井的电话,松本带着医药箱就开车过来,一进门樱井没精打采的朝他挥手,松本一看,他头上的血已经结了痂。


  松本润,男,二十八岁,舞台策划。两人曾经是电视台同事,尽管他们在工作上意见相左,但相互却十分欣赏。松本虽然性格较真,为人却很体贴率直,不重利益,一来二去樱井交了这个朋友。这样的友谊维持到到樱井现在成为无业游民,松本也没有疏远樱井。


  “翔,”松本开口问,“你打算去找工作吗?”


  “不然呢,”樱井没精打采的回道,“难道我要饿死在这里吗?”


  “你觉得游戏配音怎么样,你之前不是cv吗?”


  “是又怎么了,现在的配音工作可一点都不挣钱。”


  “不一样,”松本掏出手机点开一个页面,“是这个公司。”


  顺着松本的手,樱井看清了上面的“逆斗魔城”几个字,就算不打游戏,他也知道这是现在最火的一款游戏,由著名游戏公司S.T.O.R.M开发,在年轻人中极有人气。


  “我有个朋友是这个公司开发部的,这款游戏第三部已经开发完成了,就差配音工作,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去试试?”


  樱井把头往上仰了仰,防止冰袋往下滑。“当然可以,前提是人家能要我这种三流才行。”说着,他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便利店的打工在第二天就找到了,倒了一个多星期的夜班后樱井把松本之前说的事情完全忘在脑后,在星期一接到松本的电话时,他一头雾水。


  “什么,面试?明天?”


  “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游戏配音啊!”松本鄙夷的回答,“你不会忘了吧?”


  “说实话我比较惊讶它竟然是真的....”


  “明天早上7点我来接你,准时起床,不准迟到。穿西装,拿简历,刮胡子。”


  尽管好好答应了松本,不过按照他这悲剧人生的定番剧情来说,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他是了解自己的,一边这样想着,樱井一边把pino扔进冷柜里。


  第二天早上八点十五樱井和松本来到了S.T.O.R.M会社大楼,到达面试的17楼后樱井被安排在一个小的会议室等待,这段时间樱井仔细把自己的简历研究了一遍:在cv行业他本是半路入行,没有实力更没有名气,这样的他要是能拿到这个面试,除非东京塔倒过来。


  事实也确实如此,樱井面不改色的看着面试官对着他的简历频频皱眉,对答如流的回答完问题,诚实说出自己的现状,以至于最后面试官对樱井说:“樱井君,恕我直言,您的资历与我公司真的不符,或许您可以找别的工作。”


  “事实上,我正在便利店打工。”他说。


  面试官在樱井的简历上画了个叉,无声的赞同了樱井的话:“最后一个问题,您知道逆斗魔城这款游戏的背景和开发人么?”


  樱井略微思索一下开口道:“这款游戏在三年前由贵公司的开发团队开发,最初是贵公司东京地区开发部门总监二宫和也先生提出游戏雏形设想。在发售后,逆斗魔城成为前年、去年游戏市场和年轻人中最热门的首位。”


  樱井的对答如流另面试官有些惊讶,不过就算回答的再好,他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职业特长而获得这份工作。拿着简历从面试的房间走出来后,樱井松了松领带,长嘘口气。


  在S.T.O.R.M的大楼里穿梭,身边都是行色匆匆的人,每一个看起来都是那么忙碌,无暇顾及身边的事物,唯独自己是没事干的闲人。今后该怎么办?踏上扶梯时,樱井不禁低头注视着简历上自己的照片,顿时有种把它撕碎的冲动。


  “小心!!”


  还没回头看清,一个巨大的纸箱翻滚着从扶梯上滚下来,重重砸在樱井身上,失去重心的他跟着继续滚落的箱子一起摔在扶梯上。樱井的脑子被这一下完全砸的混乱了,他以奇怪的姿势仰躺在扶梯上,这时樱井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在扶梯上摔倒,根本不可能站起来。


  扶梯是一楼大厅和二楼的枢纽,这里的所有人都注视着这一幕,虽然樱井奋力想站起来,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自生自灭。好在终于有工作人员跑来关掉了扶梯,虽然摔得乱七八糟,他还是自认为很得体的站起来道了谢。


  大厅气氛还是有些诡异的尴尬,砸了樱井的OL跑来不断向他道歉,工作人员也一直询问他没有事,樱井只好说:“刚才我把简历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先找它再说吧。”


  洋相出了这么大,樱井也懒得在意别的了,直接弯腰在一楼大厅找简历,心想着是不是该朝S.T.O.R.M要点索赔时,他看见自己的简历被某人拿在手里随意翻阅着。


  “不好意思,”樱井揉着腰一瘸一拐走过去,“这是我的简历,刚才是不是掉到您这里来了?”


  对面的人群里,那个正拿着樱井简历的青年抬起头,他身材瘦小,没打领带,胸口也没有S.T.O.R.M的社员名牌,茶色的发褐色的眼很加分,却显得他更小了。樱井看着这青年,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这份简历是我的,您能把它还给我么?”樱井伸出手,“您应该也看到刚才我从扶梯上摔下来了。”


  “您就是樱井翔先生?”青年没有动。


  “是,您现在拿着的这张纸就是我的。”樱井愣了愣回答道。


  “您配音过、”青年顿了顿,“神风勇者系列的boss?”


  “啊?”


  青年扫了一眼手上樱井的简历,像面试官一样又重复了一遍问题,樱井这才想起简历上写着自己曾经的配音作品神风勇者。这是一部闯关游戏,当时制作人认为樱井很适合游戏中歇斯底里反复无常的boss,于是便让樱井担任了boss的角色。


  “是我,请问您是?”


  青年上下打量了樱井一下,终于把简历递给樱井。 “我很喜欢神风勇者这款游戏,您在这个游戏里配音的boss让我记忆犹新,我个人觉得表现力非常好。”他淡淡的说着,却并没有回答樱井的问题,“您没事吧?”


  樱井很惊讶竟能遇见这款不出名的游戏的爱好者,但转念一想,既然是游戏公司的职员,也不足为奇。“没事没事,”樱井摆摆手,“没想到还能遇见神风勇者的粉丝,太感动了,谢谢你喜欢这个游戏。”


  青年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番樱井,像是在审视他一样,说:“您真的不用去医院吗,我看您走路姿势不太对劲。”


  此时樱井已经痛得内心咆哮,但在自己百年难得一见的粉丝面前,他郑重其事地留下一句“我真的没事”后,一瘸一拐地走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按定番套路发展,一个星期后的中午,倒班倒的昏昏欲睡的樱井接到了一通电话。


  “请问是樱井翔先生么?”


  “是我,怎么了?您是?”


  “我是S.T.O.R.M公司人事部的中岛,来通知您通过了上个星期逆斗魔城3角色配音的面试,具体工作会安排有人通知您,希望您保持电话的畅通。”


  “什么?!”樱井腾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我我我我我——通过了?!”


  “是的,下个星期您应该可以来上班了。”


  “我我我我我、好。”


  之后真的有人来通知樱井上班时间,并且交代了工资和工作内容,他的角色是游戏中最大的boss,台词不多,大概几个星期左右就能完成,但工资非常高。尽管樱井并不算S.T.O.R.M的正式员工,但在合同书上签字时,他还是有些激动的。他仔仔细细回想面试那天自己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最后他对自己说:有些事情是没有预兆的,它们不算在你人生的剧本里。


  正式上班樱井才发现原来这个游戏配音人员除了自己都是大物cv,虽然和同事们相处的还算融洽,但樱井一直不大明白为什么自己能获得这份工作。这份疑问一直保留到了樱井某天在雅虎上搜索S.T.O.R.M的新闻时,第一则新闻的配图另他大跌眼镜。


  新闻是对逆斗魔城开发者之一的S.T.O.R.M高管二宫和也的专访,配图上那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年轻人就是那次在大厅里樱井所遇见的男生。关上网页后樱井缓冲了好几分钟,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得到这个角色。


  就算是自己自作多情,然而这样的事实让樱井实在高兴不起来,或许大家都知道他是因为高管的一句话获得了别人求之不得的机会,想到这里,樱井不免对二宫和也有些埋怨。但配音工作已经开始,如果这时辞职,反倒会给别人到来困扰,樱井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按照人生的定番剧情来说,樱井与二宫和也和也的交际就到此为止,然而在一个星期后的便利店夜班,樱井撞见了二宫。


  虽然有了正式工作,但便利店的打工樱井也一直没有辞掉,依照合同S.T.O.R.M的合约员工是不允许在外面做打工的,而且他打工的地方离S.T.O.R.M本社大楼很近, 但考虑到他已经三个月没交房租,樱井还是继续在便利店上班。


  在货架边百赖无聊地理货时,樱井看见了二宫,认出他并不困难,因为二宫穿着和上次差不多一样的灰色西服,猫着背在杂志架边认真翻着某本杂志,大约五分钟后,二宫拿着杂志和一份炸鸡去收银台结了账。等他走出去后,樱井有点stk地确认了一下:二宫看的是一本娱乐杂志,封面上印着竹内结子,这点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樱井不是不认识二宫和也,倒不如说他很了解他,还在电视台工作的时候,他做过关于调查游戏产业现状的企划,曾经为此彻底调查过二宫,这也是为什么樱井在见到二宫时觉得眼熟的原因。


  二宫和也,男,二十八岁,毕业于名校J大,就任著名游戏公司S.T.O.R.M东京地区开发部总监。在电子游戏开发领域二宫有极大的盛名,早在高中时,他自己编程贩卖的游戏就在市场上大卖,进入S.T.O.R.M后,二宫开发出的游戏也无一不受到市场追捧,是真正的人赢。


  没想到这样的人type居然是竹内结子,樱井把杂志拿下来翻看时脑子里这样想。





  最近樱井决定买一辆摩托上下班,于是加大了倒班的频率,这也加大了他遇见二宫的几率。每次这人来时都一定会买一份炸鸡,樱井也没有躲着二宫的意思,若是真的到了他收银的日子,就大大方方给二宫结账,假如真的对上了眼,樱井便扭过头去——反正也不能把我开除掉,他想。


  不过二宫对樱井一直是当作无视的,他通常买完炸鸡就走了,樱井也不在意,毕竟不管怎么说,他是受人之惠的那一方。另一方面,他的配音也进行的顺风顺水,很快就拿到了第一笔工资,于是樱井如愿所偿地买了一辆二手旧摩托,每天骑它上下班。


  这两天配音工作总会拖到很晚,收工下班后整个大楼基本都人去楼空,地下停车场阴沉沉的,有些吓人。樱井把钥匙插进钥匙扣,刚发动起来摩托,突然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听见引擎的声音,二宫转过头和樱井对上了眼,相互对视了几秒后,二宫开口道:“樱井桑,帮个忙。”


  “为什么车会坏在停车场....”等拖车拖走二宫的帕杰罗后,樱井小声槽道。二宫瞥了眼樱井,说:“送我回家吧。”


  “哈?我?”樱井惊讶地挑眉,“都这么晚了打车回去不就——”


  “就是因为这么晚了打车才会很贵,”二宫看了眼表,“樱井桑,S.T.O.R.M是禁止员工做打工的,这件事目前只有我知道。”


  “你果然知道是我....”


  “送还是不送?”二宫抱胸理直气壮的看着樱井,一点也不见外,樱井叹了口气,把头盔扔给二宫:“上来吧。”


  二宫二话没说,戴上头盔跨坐在摩托上,抱住了樱井的腰。


  “这车是我上个星期发工资才买的二手,”等着红灯的空当樱井开口道,“所以我不能保证二宫先生你的人身安全。”


  “那我就是自取灭亡,也挺好的。”这么说着,身后的二宫抱紧了樱井的腰,声音从头盔里闷闷地传出来。


  深夜的道路基本没有车辆,樱井一路开到二宫报出的位于港区的高级住宅区才停下。二宫下了车,摘下头盔递给樱井道:“谢谢你,没想到摩托这么快就到了。”


  “我认路啦,在这边长大的。”樱井摆摆手,“这片我很熟。”


  “嗯?”


  “没啥,没别的事我就回家了。”


  二宫闭上了嘴,站在原地看着樱井重新跨上摩托挂档,又冷不丁的说:“其实我真的很喜欢神风勇者的boss。”


  樱井愣了下,笑道:“多亏了你喜欢,我才能买这辆车送你回家。”


  话一出口樱井有些后悔,也许二宫会觉得他很失礼而不快,但事实出乎他的意料——在夜色里,二宫大笑起来。


  隔天便利店夜班樱井准时碰见了二宫,还是一如既往地拿着炸鸡来结账,樱井权衡几秒还是开口跟二宫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你胆子还真大,这里离本社大楼很近的。”二宫在收银台边上的打折货架中抽出包烟,“这个也要。”


  “除了二宫桑没有人知道嘛。”樱井无所谓地扫着条形码,“车修好没有?”


  “怎么可能,早着呢。”二宫懒懒地回应道,“不用叫尊称,叫我nino吧。”


  “那、nino,你怎么回家?”


  “不是有你吗?”二宫一边掏钱一面说。


  樱井手抖了一下,钱从手里掉了下来:“还要送?!”


  “车修好之前都要。”二宫捡起钱拍在樱井手里,“拜托了,樱井桑。”


  那之后的一个星期,樱井被二宫当作私人司机使唤,基本就是随叫随到。大概是查了员工内部资料,樱井的手机号也被二宫轻而易举地get了,自作孽不可活,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又一次收到二宫的差遣短信后樱井追悔莫及。


  今天下班的时间也不算早,作为游戏开发兼公司高管,二宫不仅要参与技术性的项目,一般的会议也少不了他,逆斗魔城3的发售日已经定下,他更是忙的好比陀螺,恨不得飞起来。等了半天,二宫从电梯里走出来,停车场的灯光照的他小脸煞白,身板薄得下一秒就能吹走,脚步轻飘飘,看的樱井心惊胆颤。


  “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最近有点忙过头了。”二宫掏出头盔带上,自打坐上樱井的摩托以后,他自备了一个头盔,居然还是他们公司一款摩托游戏的合作周边。这人到底有多节俭,樱井想。


  “要不要去吃饭?”


  “嗯?”二宫愣了愣。


  “喜欢吃荞麦面么?”嘴上说着时,樱井已经调转了车头方向,“我知道有一家超好吃的店哦。”


  味道再好吃的店在这个时间顾客也不会太多,到达店头后已经快凌晨,奇迹般没打烊的店里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店员,樱井轻车熟路的挑好位置,坐下点了两份荞麦面和啤酒,一旁的二宫松了松领带问:“你请我?”


  “不然呢?”你像是那种会请客的人么,这句话樱井压在了肚子里。


  二宫眨眨眼,在店里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眼瞳变成了透明的棕色。“第一次有人带我来荞麦面店吃饭。”他轻声说。


  “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带人来,以前都是一个人下班后来吃。”


  “也是一个人?”


  “我啊,”樱井眯了眯眼,“以前在电视台工作,那种节目的AD,一加班起来就没完没了,等下班了基本都是凌晨。那时候真的会很饿啊,唯独这家店还开着,我就会点上一份呼噜噜地都吃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觉得这家店是我吃过的店里最好吃的。”


  “你原来在电视台工作?”二宫有点惊讶,“我以为你一直做cv?”


  “那是为了糊口,我是播音系出身的嘛,进电视台是因为想做新闻主播——”突然间,樱井的话戛然而止,他眼中的光一下黯淡了。


  二宫没有说话,在这沉默的缝隙,店员上了面,打破这份突如其来的僵持。似乎是为了扭转气氛,樱井掰开筷子递给二宫说:“快尝尝,超好吃的。”


  二宫夹起一筷子小口尝了尝,“好吃。”他说。


  “你的表情可不像好吃....”


  “很好吃哦,”二宫又吃了一口,突然对樱井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翔桑。”


  樱井手一抖,筷子差点掉下去,拿着蘸杯的手颤啊颤,一个男的笑起来怎么这么可爱!他在心里咆哮。


  虽然说了好吃,二宫也没吃上几口,他像象征性的吃了吃就放下筷子,拿着酒杯一口口抿,樱井看着他碗里剩下的面心疼道:“nino,你剩得太多了。”


  “我不太喜欢吃东西。”二宫把碗往前推了推,“翔桑要是不嫌弃,吃我的吧。”


  本着食物不能浪费的原则,樱井照单全收。吃完饭结账时二宫从后面凑上来幽幽地说:“别忘了开发票。”


  “我有个问题,你是不是很喜欢钱?”


  二宫歪了歪头,“我喜欢数存折上的零。”一边说着,他一边把桌上没用过的餐巾纸塞进兜里。


  “你应该已经很有钱了吧....”


  “该省还得省。”二宫严肃地说,“存压力不如存钱,二宫家家训。”


  “.....受教了。”


  过了几天,二宫的车终于修好了,樱井总算从司机的命运中解放出来,配音工作也接近尾声,再过一段时间逆斗魔城就将上市。樱井已经很少能遇见二宫,每次见面,他都是一副疲惫至极的样子,唯独一双kirakira发光的眼睛还算有些灵气。


  值夜班终于又看见了二宫,不过这次他没进便利店,樱井便走了出来,站在二宫身边,两人都没说话,只是并肩站着。


  “这几天总公司的老头子来了,说是很重视这次的发售,所有事全在我一个人头上,够要命啊。”二宫仰起头,望着深夜的天空忽然开口道,“说实话,高中时我想去学导演,现在更想,如果那时候没有考上大学,我的人生会怎么样呢?”


  樱井递给去一支烟,给二宫点燃,两人一起抽着,又相对无言。


  “要是没有这份配音的话,说不定我就要住大街了,在面试前一周,我原来那个事务所倒闭了。”


  二宫扭过头,眯起眼望着樱井。


  “人生大约从来不会按照定番套路来吧。”樱井掐灭烟头,“要是不在扶梯上摔那一跤,要是我的简历被别人捡起来,我现在会怎么样?这种事情其实没有必要去想,因为人生没有剧情。”


  许久,二宫掐灭烟头,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樱井,“打折生鱼,我刚在别的便利店里买的。”他笑了笑,“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你在扶梯上摔倒的时候,我差点就笑喷了。”


  夜风吹来,东京的夜空星河璀璨,四下安静无声,唯有便利店门口的灯光在地上投下他们二人的影子,此刻仿佛永恒。





  配音工作终于如期结束了,庆功宴以后樱井领到了最后一份工资,但这也意味着他又成为了贫困人群,为了不让自己露宿街头,樱井重新找了一份打工。虽然饭店服务员的工作听起来不是很上台面,但樱井就职的饭店是位于银座的著名中华料理桂花楼,工资高的足以支付他的房租。


  樱井的老板是一个快三十左右的高个男青年,叫做相叶雅纪,从大学毕业他就开始继承家中的饭店。服务员的面试是相叶亲自做的,樱井清楚的记得,相叶看见他的简历后“哇”得大叫一声,站起身凑到樱井眼前喊:“我超喜欢卡特罗啊!”


  “哈?”樱井愣了半天才想起来,卡特罗是神风勇者里他配音的boss。


  “你被录用了!”相叶激动的下一秒就要快哭出来了,“樱井桑,我可以跟你握个手么?”


  樱井哭笑不得的伸出手跟相叶握了一下,心中咆哮:谁说神风勇者这个游戏小众的!简直是我的锦鲤啊!!!


  相叶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一点也没有富二代趾高气昂的架子,每天他都会亲自来饭店,才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相叶就很自然的就用名来称呼樱井,丝毫不见外。“呐,翔酱,帮我看看今天的预约。”


  “没有预约,但是有个包间空出来了?”


  “哦哦哦,”相叶一拍手,“对啊,今天小和要来!”


  “....小和?”这名字怎么让他想起一个人呢?


  “我的发小,一个超好的人,特别温柔,说话也有意思,对人也特别好,等他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哈。”


  听这描述应该不是他想的那位,樱井一面想着一面点头:“好啊,那一定也让我认识一下。”


  转头樱井就把跟相叶的话忘了,到了晚上忙的团团转时相叶忽然叫他上楼,摸不着头脑的樱井进了房间,看见相叶举着酒杯满面通红地对他傻笑道:“翔酱,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发小,小和——”


  顺着他的手,樱井看见坐在角落沙发上的二宫和也,两人看见彼此都愣住了,唯独相叶还在不停地笑。几秒钟后,二宫率先起身把酒瓶子从相叶手中夺走,用靠枕把他压在沙发上,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看的樱井直了眼。


  “别理这个傻瓜。”二宫轻描淡写地说。


  一旁的相叶已经在沙发上神速入睡了,二宫的脸颊也有点红,樱井走进去收拾了乱七八糟的酒局,二宫在一边看着,“翔酱,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他笑着说。


  “你喝高了吧?”樱井一脸黑线的给相叶盖上毯子,“怪不得他也喜欢神风勇者,原来他说的小和就是你,真的一点都不像。”


  “他是不是说我又温柔又好?”


  樱井站直腰拿着酒瓶,“得了吧,你是个小恶魔才对。”


  二宫“fufufu”地笑了,“翔酱,我们走吧。”他把樱井摆好的酒瓶又一下子推到。


  “啊,”樱井愣了一下,“去哪?”


  “你家。”二宫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无邪。


  多年以后,樱井常常悔不当初他在那个晚上把这个喝的飘飘然的小恶魔带回家,然而在当时二宫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樱井顿时就失了防线。反正他也不能自己回家,这样想着,樱井真的翘班把二宫带上了自己的摩托车。


  开出桂花楼后,夜风吹在樱井脸上,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明天相叶醒来看到包房里的场面,会不会一怒之下把他开掉?不,开掉都是轻的吧。于是怂了的樱井正打算调转车头,忽然二宫从后面抱紧樱井,“去你家!”他提高了声音。


  本来即将回到定番套路上的人生,在这瞬间彻底跌入五岔口,樱井踩下油门,二手破摩托载着他和二宫驶向他的旧出租公寓。


  把二宫架进屋里时已经是凌晨一点,进了屋二宫比樱井还轻车熟路,他一脚踹开樱井的浴室门,抱着马桶一阵狂吐。你是特地攒到我家才吐的么?!樱井站在浴室外,寂寞如雪。


  说归说,樱井还是很贴心的给二宫递了杯水,吐完的二宫清醒了不少,嗓子压压的小声说谢谢,样子很可怜,樱井又心软了,说:“去洗个澡吧。”


  趁二宫洗澡的功夫樱井把自家收拾了一遍,好不容易腾出点够两个人使的地方,心想着今天自己睡地二宫睡榻榻米,突然浴室门开了,二宫穿着樱井的连帽衫,连裤子都没穿就晃晃荡荡走出来。


  “你家好破。”二宫一屁股坐在樱井旁边说。


  “是你非要来的啊。”樱井撇开头,让自己不去直视二宫大腿根部。


  二宫没有理会樱井自顾自地继续说:“简直跟我高中时住的房子差不多破。”


  “你高中住这种地方?!”


  “我爸妈在我高中的时候离婚了,没人管我,我就住在这种房子里,超便宜的房租,不过一下雨就会漏水。”也许是因为酒劲还没过,二宫话匣子也开了,“你知道吗,每当雨下大了要拿盆舀水,每次要舀一个上午才能把水舀干净。”


  见樱井没有说话,二宫继续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样,甚至带着调侃的口气给樱井讲述他的过去。


  “后来我攒钱买了台电脑,写了个游戏,然后相叶背着家里借我一大笔钱,我俩一起把游戏弄成光碟卖出去了,就在秋叶原。”二宫眯起眼睛,似乎是慢慢回忆,“那是我高二的夏天,那时候我一点都没想过自己未来会怎么样,就是想做一件大事,一件让我爸妈注意到我的事。”


  “后来游戏火了,超出我的预料,不仅我爸妈注意到了我,许多人也注意到了。从那时开始我的人生一下按下了快进键,我顺利的考上了大学,用卖游戏的钱交了学费,还没毕业就拿到了S.T.O.R.M的内定名额——一直到今天为止,我的人生都是在向上走。”


  “那我和你恰好相反。”等二宫说完,樱井也开口道,“我高中的时候,住在港区高级住宅区,我家很有钱,我是私立学校出身。”


  不知不觉,樱井也把他迄今为止的人生都讲述给了二宫,上大学、进电视台、辞职、做cv,他给二宫讲起自己做主播的梦想,讲他高中时足球踢得很好,讲他在电视台五年都做过怎样的节目。在这个深夜,他们仿佛是要用语言把自己的过去都塞进对方骨子里,不停地说着,就好像对方都能记住一样。


  也许这世上有另一个你,过着与你所完全相反的人生,他们互相反射着对方的反面,就像是各自的另一个假设。他们瞎扯着、大笑着,室内的空气开始变得燥热了,但是没有人停下,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二宫的嘴唇离樱井只有那么几厘米,他的耳朵红的通透,他盘腿坐在樱井身前,用尖尖的嗓音说着樱井已经无心去听的话,他的眼睛kirakira,他卷起袖子露出白净的胳膊——樱井的理智动摇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是弯的,至少在交往女友的数量他可以保证自己不喜欢男人,然而他发现自己扑倒二宫的动作是那么熟练,熟练到当二宫躺在他身下时,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樱井顿时慌乱了,“我——”


  二宫眨了下眼睛,他很快就明白了现在自己的处境,出乎樱井的意料,二宫搂住樱井的脖子把他勾了下来,在嘴唇相碰的瞬间,樱井脑中最后的弦也崩断掉了。


  一切都在这一刻崩塌了。


  樱井是第一次和男人做/爱,或许是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能和一个男人做/爱,前期工作相当胡乱,甚至润滑剂是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护手霜,但这些都没能妨碍他们的热情。当这两具身体紧贴在一起时,樱井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二宫清明而混沌的眼睛中不能自拔。


  他与这个突然出现在的男生做着他从未想过的疯狂事情,这一切与定番剧情都离得太远了,但樱井一点也不畏惧,这瞬间,他彻底爱上了这样的未知。


  他们拥抱着接吻,彼此都达到了顶点,二宫搂着他的后背,插入的疼痛让他在樱井的后背上留下红色的挠痕,樱井混乱的脑子里唯一剩下的就是二宫注视他的眼神,迷离而清澈。在此后的人生里,樱井注定难忘这个夜晚,他与一个和自己本来永无交集的男生在破出租屋里,做到东方既白。


  ——梦醒了。


  睁开眼,狭小的屋子里浮动着情事过后特有的腥臊,樱井撑起身,床单和被子交缠在一起,上面沾满了昨夜的痕迹。安静的房间里,破旧的闹钟“咔咔”走动着,他身侧空无一人,唯有一件叠好的连帽衫整齐的放着。


  樱井揉了揉脸,从床边捡起一根烟点烟,在烟雾中他仰起脸注视着上放的天花板,又重新倒回床榻上。二宫走了,但樱井毫不惊讶,他只是觉得有些好笑,他闭上眼,一动不动。


  他的人生,重新回到了悲剧的定番套路中,不出意外。




TBC.



【亲友跟我说想看逆设定的磁石ww想想看确实很有趣就试着写了,然而真正写起来发现好难orz感觉有点崩塌了呢

考完试就更新的我,劳模!(住嘴

ps:在扶梯上摔倒真的站不起来.,经验之谈


顺便点文还在继续中,指路: 来一发脑洞不吃亏


评论(30)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