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下(十四)完

  雨季又来了,潮湿和朦胧重新布满这个城市,街道依旧是那么川流不息,行人依旧是那么深色匆匆,不论发生了多少事,这人间还是在不断以它特有的方式前行。


  “打扰一下~”


  樱井把头从玻璃窗前移开,转过头,露出职业式的微笑:“请问有什么事?”


  身前的女子高中生看见樱井的脸,面色上多了一丝红:“请问村上春树的书在哪里?”


  “那边第三排书架从右数第二层就是村上春树的作品,需要我带您过去么?”


  女生点了点头,樱井引着她来到书架前,她抽出《挪威的森林》,对他羞涩一笑便走开了。等女生走开后,樱井对着书架看了一眼,轻叹口气。


  下午五点半图书馆闭馆,作为今天当班的图书管理员,樱井认真检查好门窗、做好整理后才走出图书馆,外面的雨停了,阳光从云层的缝隙里倾泻下来,街上有小孩子跑来跑去,带来欢笑。


  自二宫去魔界以后,已经过了一年零19天。


  樱井捏下车闸,从自行车上翻身下来,认真地锁好车子。虽然在这片高级住宅区几乎没有可以停放自行车的地方,但樱井还是依旧每天骑车上下班,因为沿途会路过二宫曾经打工的汉堡店。


  晚餐是荞麦面,现在樱井已经能够把面条完美的煮好了,在吃完饭的时候要定时收看7点半的新闻,主播是山本郁月,从上个月开始她已经正式坐班晚间新闻。


  其实他没有吃晚饭的必要,作为一只什么都不算的亡魂,樱井并不需要食物,只是他偏执的记着二宫对他说的话:“好好吃饭。”


  晚饭以后樱井在自己的灵位前面坐了一会,虽然自己对着自己的遗像看很奇怪,但他意外的会很怀念三十多岁的自己的样子,如果没有二宫和也,他现在也许会比照片上更像一个三十代的大叔也说不定。去年冬天时樱井一个人去北海道旅行,在温泉旅馆里被欧吉桑们说一点也不像个年轻人,生活习惯相当大叔气。


  大部分时间一个人独处,变成这样也没办法的嘛,樱井从冰箱里拿出威士忌和冰块想。有时候相叶会打电话给他,自从他与松本在一起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樱井眼前,樱井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只不过从相叶的电话里能感觉到他们很好。偶尔还会收到一两张盖着外文邮戳的明信片,上面斑驳的印着他没见过的风景。


  然而最神奇的是大野没再回天界,他也留在了人间,依照他的原话就是“因为Kazunari的事情我被无限期的发配到人间了”,虽然樱井并不相信,不过多亏了大野,今年跨年樱井总算不是一个人度过的。他们做了乱七八糟的年菜,煮了乱七八糟的年糕汤,新年第一天上午一起去神社许愿,大野问樱井许了什么愿望,樱井说:


  “我希望今年我可以做一个图书管理员。”


  大野问樱井为什么,樱井认真的回答道:“因为nino以前经常是我说无业游民,所以今年我想找一个安定的工作证明给他看。”


  他们买了绘马,但写绘马的只有樱井,大野随口问樱井他写了什么,樱井回答说,希望nino早点回来。大野抬起头看着樱井的眼睛,在二宫离开的半年间大野第一次从樱井的眼睛里看见如深渊般的悲伤,这也是他第一次展露出对二宫的思念,但也是转瞬即逝。


  二宫不在了,但樱井从没有把他的存在从生活里抹去,在大野看来,他以极度樱井翔的方式等待二宫和也的归来,他遵循着二宫还在时的一切生活着,甚至按照二宫所说的每一句话去实施。尽管大野知道,樱井极有可能在人间孤独徘徊一世,最终魂飞魄散,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二宫的一句“等我回来。”


  人各有路,神鬼殊途。然而大野终究是没忍住,在某个深夜的居酒屋,他对樱井说:“如果很多年以后,二宫还没有回来,你打算怎么办?”


  樱井摇晃着酒杯,灯光下他的睫毛投出一片细密的阴影,他没有回答。


  “我带你去天界吧,翔。重新转世轮回,趁你现在还没有消散,还来得及的,你们或许能再次相遇。”


  “智。”樱井放下酒杯,“只要我在这人间,我就会一直等他,不论我是什么样子,我一定不会放弃等他。我消散了,化为这世间的空气,也依然会等待他,因为我答应过等他。”


  “你是傻瓜吗?”


  “是啊,我本来就是。”樱井笑了笑,他的眼角已经没有鱼尾纹出现了,“爱上无心的恶魔,遵守可能永不兑现的誓言。可是,没有傻瓜会因为自己做过的傻事而懊悔。”


  新年的愿望如愿实现了,樱井在初春顺利成为了市立图书馆的一名新人图书管理员。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大野智的乌鸦在他头顶盘旋来去,樱井也心知肚明为什么面试的人全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来。


  周末偶尔去秋叶原逛逛,看到上新的游戏樱井会买回家玩,结果通常是输个落花流水,这时他不禁好奇为何二宫能一边和他贫嘴一边过五关斩六将。后来樱井买完索性不玩了,全部收好堆在杂物室,等那个高手回来自己拆包。


  日子又这样开始一天天的翻过去,但等待中的时间仿佛是不会流动的,于是他开始忽视时间的流逝。那之后日子是怎样划过指尖的呢?白骥过隙,春夏秋冬一轮又一轮转过,此去经年,光阴填满每一个缝隙,唯独没有爬上他的容颜。


  窝在暖桌的被窝下面,剥着橘子吃着荞麦面,在红白歌会结束时又度过了一年。每年樱井都会写绘马,只是大野再也没有在他眼里看见过那样的悲伤与思念,他唯一能从樱井眼里看到的,就是无尽的寂寞。


 入夏后,大野说要去夏威夷度假,虽然他有邀请樱井,不过被理所当然的拒绝掉了。出发那天正好是立夏,樱井久违的开了车送大野去机场,离别时大野认真的对樱井说:“你真的不想去看看火奴鲁鲁海岸边的夕阳么?”


  “说实话,我昨天晚上梦见我们在火奴鲁鲁岸边开演唱会,有三万人和我们一起看夕阳呢。”


  “.......我走了,再见。”


  虽然后来因为时差,大野并没有与樱井有太多联络,不过从邮件上传来的照片看,火奴鲁鲁的夕阳真的很美,和樱井梦里一样美。


  然后雨季又来了。


  从十五层的高楼向下俯瞰,把这个被积雨云包围的城市尽收眼底,压在玻璃上的无名指间银色的戒指闪闪发光,他出神的凝望着下面的街道,当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时,他突然觉得此时此刻这一幕如此似曾相识。


  “翔君,是我.....”大野软绵绵的声音从电话里穿出来,四周很嘈杂。


  “你从夏威夷回来了?”


  “刚下飞机,”大野的声音似乎要被周围的嘈杂盖过去,“我遇到了点麻烦.....”


  “怎么了?”


  “机场巴士因为下雨在半路出了车祸,所以所有乘客现在都在医院里,没有家属来接的话就不能走。”


  樱井叹了口气问:“你在哪?”


  大野说出的医院对樱井来说再熟悉不过,但现在他也没有时间东想西想,拿上车钥匙、向馆长请假说明原因后,樱井冲出图书馆——幸好今天下雨,他是开着车来上班的。


  高大的白色建筑群落还是依旧雄伟,只不过不似以前那般安静了,医院入口处挤满了救护车、家属和医护人员,甚至还有媒体,一切都像是一锅沸腾的开水,乱的不成样子。


  樱井好不容易才逮住一个小护士,终于问出没有受伤的乘客都安置在哪里后,连忙赶往五楼外伤门诊。当迈入电梯的时候,所有的记忆如潮般从他脑中袭来。


  又是这样的雨天,又是在这样的地方,一起开始在这里,把他的人生扭转了一个方向,打入这个怪圈。他的生命终结在这个充满消毒水与死亡的地方,也开始在这个地方,但何时他才能从这个圈子里脱出呢?


  出神的追忆过去时,樱井把自己的脚步放慢了,然而他还是被从转角出突然闪出来的人猛的撞翻在地。他们重重的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音,一同倒在地上。


  “嘭!!!”


  一阵眩晕后,樱井从地上站起来,刚想去扶对方,他已经自己站了起来,在看清对方的脸时,樱井的脱口的道歉卡在嘴边——


  还是那张熟悉的脸,甚至还是那瘦小的轮廓,他是单薄的、苍白的,双眼却是那么闪闪发光炯炯有神,他的左小腿完整的接在大腿下,就像不曾失去那样完整。他一面揉着胳膊一面对樱井说:“对不起。”


  这个名为二宫和也的人类对樱井翔笑了,他的笑容像多年前那个雨天一样,嘴角弯起的弧度分毫不差,在这一刻,樱井心里有一个声音对他说:结束了。


  在此处萌发事物,终于在此处结出轮回的果实。





  雨似乎要把这个城市吞没,雨烟的雾像蜃,吞吐朦胧,在这片灰色笼罩下的人间里,有多少故事发生,又有多少故事结束,轮回永无止境,生死的交替永远不停。


  雨。朦胧的雾气。城市。人类。


  一切照旧,在人间。






                                                                                —END—

                                                                                Samhain.






【没想到我也有写完它的这一天(痛哭,本打算早就完结,但因为放假玩太疯感冒所以没法写了.......

  .除了谢谢不知道说什么,真的饱含感谢。

  珍惜一期一会,那么,再见】


ps:待会专门放一下在人间txt的档.

评论(3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