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下(十一)

  ——棱角分明的脸、尖下巴大眼睛和漂亮的双眼皮,他宛如从记忆中,却是这样的真实。然而,那双曾带着锋芒的眼底却昏暗无光,这不是一双属于人类的眼睛:空洞、冷漠,宛如经历了一个亘古的打磨而变得无情,宛如无底的深渊,让松本不寒而栗。他是谁? 


  “松润,是我,我回来了。”他站在墓前踏着鲜血说。


  于是松本终于想起来了,这是樱井翔,这是外表二十多岁的樱井翔,是他曾经最好的朋友,松本从地上慢慢站起来,周围是恶魔们残缺不全的尸体,血液把土地浸染成粘稠的红色。


  “翔?”松本尝试着颤抖的开口。


  对面那眼中没有光的人点了点头:“是我,松润,是我。”


  松本回头看了看相叶,他朝松本微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眼中尽是无奈和悲伤。松本转身,与樱井对视了一会。


  “你不是樱井翔。”他说。


  对面的人垂下眼,如小扇般浓密的睫毛遮挡住他的双眼。“是啊,樱井翔已经死了。”他把手放在墓碑上轻抚着,竟有些哀伤。


  颓然的空虚在那瞬间让松本格外无力。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樱井不愿见他,他也明白了为何自己此刻这样痛苦。因为樱井翔真正的死去了,他面前的不过是一具与他相似的躯壳,不过是一个真实的幻影。


  “翔,”松本抬起手指着坟墓,“躺在这里。”


  “松润,对不起。”樱井说。


  “我没怪你。”松本退后了两步,“这是、你的选择,我没有责怪你的立场,这并不是你我所能阻止的。何况我所要责备的那个樱井翔死了。你不过是——”


  “一个怪物,”樱井看着松本,“一个游荡在人间的怪物。”


  松本闭上了嘴,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看樱井的眼神是什么样,但他能从樱井的眼中略微看到几丝悲凉,而他这份坦诚,更让松本无力再说什么。


  “松润,”樱井重新开口道,“我有很多话想和你们说,但是我们要先离开这里。”


  “为什么?”


  “因为今天是我的忌日,我曾经的家人会来,我不能撞见他们。”


  “曾经的家人?”松本讥笑一声,“那你现在的家人是谁?”


  “我现在的家人,只有nino。”樱井冷静的回答,“因为这个人世于我已经几乎毫无瓜葛。”


  “那么,我也是你以前的朋友了?”松本反问。


  “不,你是我的朋友。永远都是。”


  “朋友?”松本忍不住笑出了声,“你有什么资本觉得我和你还是朋友?我不想和一个怪物做朋友,我的朋友早就死了,我没有朋友。”


  “松润,”樱井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波动,“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吗?你说你永远相信我,不仅是因为知道我是怎样的人,还因为我是你的朋友。这句话,我到死都没有忘。”


  松本攥紧了拳头,又松开了。


  “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你永远会第一个伸出手,”樱井继续说,“虽然我已经没有资格再奢求你的友谊,但至少,我希望我能在你有困难的时候,也伸出我的手去帮助你。即便我因为死亡所改变了,但有些东西也是死亡带不走的。”


  风吹过墓园,四下林子里的叶被卷起,太阳暖洋洋的照耀着,墓碑与墓碑之间流动着异样的宁静。焦虑的心此刻似乎被慢慢抚平,愤怒和悲伤在消退,哪怕只是一句语言,也能扭转人心的正反面。


  “翔,那次在暗巷里喊我的是你吗?”


  “是我。”


  “你,”松本停顿了两秒,“你真是,傻子。”


  樱井笑了,这是他们的谈话中他第一次露出笑容。


  “你也是,相叶都是。”樱井把头转向相叶,“你们是我和nino的后尘,在这一点上,你没有资格说我。”


  他眯起眼睛,虽然眼角不再出现鱼尾纹,但松本在他脸上找到了几丝属于樱井翔的笑容。


  “我变了,你也变了。”他说。


  午后的阳光有些热度,但秋意驱散了它的灼人,温柔的金黄打在樱井的侧脸上,倒显得不真实了许多。


  “这里是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经常来的店吧?”樱井拉开椅子坐下道。


  “是啊,几乎没有变化,就连你的样子也是。”松本眯了眯眼,“我几乎快要忘了,二十岁的你是这样的。”


  樱井转过头,示意松本看他身侧那群偷瞄他的JK,“很受欢迎。”他笑了笑,“你还记得那时候学校论坛上投票选我们两个谁更帅么?”


  “记得,明明我不是你们学校的,都是因为总跟你混在一起才会这样。”


   樱井沉默了一会,“没错,都是因为和我混在一起,你才会这样。”


  “你在愧疚?”


  “说实话,有点,”樱井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我不想让你看得到你全都看见了,不想让你做的你都做了,不想让你接触的你都接触了,甚至你在重蹈我的覆辙,我很后悔。”


  “翔。”松本突然打断道,“和二宫在一起的这一年,你过得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是。”樱井斩钉截铁地说。


  “那你何来后悔?你只要把你的路走好就行了,其他的你不必去管。”


  “你说的很对,但是,”樱井突然惨笑了一下,“也许这一年来的生活都是幻影罢了。”


  “什么意思?”


  樱井看着松本,松本也看着樱井,他们对视了好一会,樱井深吸了口气说:“你就当是听个故事吧。”他慢慢的整理着思绪,把他与二宫、与今井和泷泽、还有所有的一切都讲了出来,松本的脸上基本没有波动,但他听的很认真。最后讲完了所有的话时,樱井说:“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松本回答,“但你应该回去。”


  “回哪里?”


  “回家。”


  樱井若有所思的盯着松本,他突然笑了,站起身朝松本伸出手说:“你说得对,我要回家了。”


  松本看着樱井的手,没有动。“你为什么来见我?”他问。


  “因为我想让你继续缅怀樱井翔。”樱井说,“但是别忘了,他死了。”


  松本笑了,他一把握住了樱井的手,这种冰凉让他颤抖了一下。“我不会忘了他的,”他摇着樱井的手说,“但你还是我的朋友,再见。”


  “应该是后会无期。”樱井说。

  



  他站在那扇门前踟蹰了很久,虽然那枚钥匙就握在他手中,但他并没有举起它的决心。


  “我该怎么办?”樱井看着钥匙轻声说,“我应该回家。”


  他再次注视了一会这扇熟悉的门,这次他终于捏起了钥匙,颤抖着把它插进钥匙孔里,在纠结的挣扎后,他打开了门。


  傍晚的夕阳从打开的窗子里撒进客厅,风卷起窗帘,安静的传达着夜的前兆。樱井踏进玄关,这股熟悉的气息铺满把他填满,他站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沙发上的人影,忘记了动作。


  ——二宫盘腿坐在沙发上,左裤腿露出的金属反射着夕阳的光,他合上手里的PSP,对樱井露出一个笑。


  “おがいり,翔ちゃん。”


  樱井待在原地很久,二宫静静地看着他,他走到沙发前,张开双臂,像拥抱孩子一样抱起二宫,二宫也勾住他的脖子,他们以这个奇异的姿势保持了很久。


  “ただいま。”他把头埋在二宫的脖颈里低声说。


  “翔ちゃん, 你在哭吗?”


  “嗯。”


  “为什么?”


  “因为我太想你了。”


  二宫没有说话,他抱着樱井的头,轻轻摇了摇,“翔ちゃん。”


  “嗯?”


  “我饿了。”


  樱井抬起头,他端详着二宫的脸,就像是在注视着失而复得的宝物,他的眼睛还有些湿润。


  “那我们,”他握住二宫的手,两个带着银色戒指的手十指相扣,“去吃汉堡肉。”


  仿佛那些事从没有发生,仿佛他们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对,仿佛明日的太阳还会照耀在他们身上,樱井和二宫对坐在餐桌前。他看着二宫把盘子里的青椒鸡蛋蘑菇扒拉给自己,看着二宫小口小口吃着东西,他伸出手隔着餐桌给二宫擦嘴。


  二宫任樱井捧着他的脸,嘴巴却还在咀嚼着,樱井叹了口气说:“不要乱动。”二宫咽下东西,凑过来,亲吻了樱井嘴唇。


  “我没乱动。”二宫笑嘻嘻的舔了舔嘴巴,亮晶晶的眼直勾勾的望着樱井。


  樱井松开了握住餐巾的手,他四下看了看,起身走到二宫身旁,按着他的肩膀亲了下去。他没有迟疑的撬开二宫的唇齿长驱直入,像是在发泄般,把二宫口腔内的每一个地方都侵占了一遍。二宫懒洋洋的顺从着、回应着,在换气的空隙他发出了几声笑。


  “唔、fufufu~”


  这个混乱的吻持续了很久,没有人来打搅他们,樱井用尽了全身力气,直到二宫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时,他才离开二宫的嘴唇。


  “都说了不准乱动。”樱井揉着二宫的发,“真不听话。”


  二宫勾着樱井的脖子,在樱井脸上“啵”得又亲了一下。“你还戴着那枚戒指?”他伸手捏起樱井脖颈上挂着的链子。


  “是,”樱井抱着他,“因为我不想跟你再分离第二次了。”


  从餐厅出来以后夜色已经弥漫上了天空,星空在夜幕中露出了端倪,秋天的凉意阵阵袭来,街上没有人 ,二宫蹲在路边仰头望着樱井。


  “我不想走路了。”他扯了扯樱井的袖子说,“太久没用假肢,不习惯。” 


  “别耍小孩子脾气,再这样会感冒。”


  “背我。”


  “什么?”


  二宫眨了眨眼,托着下巴重复了一遍:“翔ちゃん,背我!背我背我背我!”


  “好了好了,败给你了小恶魔,”樱井慢慢蹲下身,笑意几乎要漫出他的嘴角,“快上来。”


  得到胜利的二宫“蹭”得站起身,迅速趴在樱井背上,“这叫风顺轮流转。”他笑嘻嘻的勾住樱井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


  樱井把二宫往上颠了颠,二宫轻的仿佛没有重量,轻的他不自觉的搂紧,生怕他真的会消失。


  “kazu。”


  “嗯?”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


  “怎么,怕我是假的呀?”


  樱井没有说话,他背着二宫步履蹒跚的走着。


  “翔ちゃん,”二宫把头轻轻地搁在樱井肩膀上,“有一件事我从来都没有隐瞒过你,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从没后悔遇见你。”


  樱井扬起头,星空愈发璀璨,但他眼底仿佛蒙上了一层水雾,无法看清这美丽的夜,他笑了,因为此时此刻,他的背上有整个世界。




【感觉要写完了☆

  SJ的对话我改到吐,他俩的感觉太难捏拿了orz

  儿女情长真的不适合我(。】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