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下(十)

【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章说到做到终于写了模特☆】


  这是第几天了?黄昏、白昼、黑夜,在这无尽的逃亡中,逐渐变得模糊不清。现世仿佛成了遥远的过去,松本只记得几个琐碎的片段,其余的时刻,只有相叶拉着他的手,两人奔跑在城市与城市的缝隙里,躲避一步步压迫上来的恐惧。


  追逐他们的是真正来自地狱的恶魔,这样的逃亡没有尽头,除非他们被身后的黑影杀死,死亡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折磨着他们,让人窒息。松本知道,在这令人崩溃的日子里,相叶用他最大的能力在保护松本,但他依然很痛苦,绝望不断的侵蚀着他的内心,一步步把他摧毁。


  在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他终于爆发了。起因只是一包烟,在结束了一次追逐后,松本发现他最后一包烟也掉在了路上,为了防止行踪暴露,他们没有办法去买,烟瘾上来后的狂躁吞噬了他的理智,成为了压倒松本的最后一颗稻草。


  “混蛋!”


  松本一脚踢在墙上,狂怒的大吼道。相叶睁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想凑上去安慰松本,但松本打开了他的手。


  “这样的日子到底有完没完?!”他提起相叶的领子怒吼,“我受够了!每天就是逃跑!躲避!跟那些根本杀不死的怪物打斗!我已经忘了正常的活着是什么样了,这都是拜你们所赐!”


  “松润...”相叶任由松本拎着自己,“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也很痛苦,可是——”


  “可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nino和翔让我好好保护你】。我也知道你们都想让我活下去,你们都不希望我有事,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坚持了,我是人类,不是像你们这样的怪物。”


  松本停顿了一下,语气放缓了。


  “已经到极限了,我常常想,活着有什么意思,既然我已经回不去原来的生活,那这样的日子不如去死。”他松开相叶,退开几步,“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够了吧。”


  他从衣袋里掏出手/枪,抵在太阳穴旁,打开了保险。


  “松润!!我求你别这样,别这样!!”


  相叶尖声大叫起来,一着急,他本来就低哑的声音带了几分破音的哭腔,杏眼里也顿时蓄满了泪,见相叶这幅样子,松本端着枪的手颤了颤。


  “别哭了,没有我你应该会很容易就甩掉它们,nino和翔也不会怪你的。”就像安慰孩子一样,松本轻轻的说,“你好好的照顾自己,别太大意,认识你我还是很高兴的。”


  “闭嘴!”相叶的声音突然凛冽了,“松本润,你不要太自以为是好么!你以为我们都为你而活着吗?!你以为世界都围绕你运作么?!”


  “你说什么?!”松本被相叶突然间的态度转变吓了一跳,“相叶——”


  “你以为、你以为我到现在为止,这样拼命地保护你就是因为nino和翔的拜托么?你以为你就这样随便死掉我会不伤心么?你真的太自大了松本润!你觉得我不会老不会死,所以就没有心么?你觉得我做这一切,是因为什么?”


  相叶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在愤怒和眼泪的作用下,他终于大吼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啪嗒。”手/枪掉在了地上。


  松本呆呆的望着他,手指发抖。“你...说什么?”他退后了几步。


  相叶在不停的喘气,就好像得了气胸一样呼吸困难,眼泪从他的杏眼里大颗大颗掉下,他瞪着眼,直接扑过来,用行动确认了他的意念。他吻住了松本。


  这个吻力量很大,松本被相叶直接按得背靠墙壁,他想推开相叶,但相叶的手紧紧压住他的双臂,松本想张开嘴说话,相叶的舌头冲了进来。他与他开始了一场战争,一个防守,一个进攻,战场是他们的唇齿,然而相叶的劲头比松本强了百倍,就好像是被压制的火山此刻爆发出炽热的熔岩,在不到一两分钟后,松本放弃了。


  他闭上眼,任由相叶在他嘴里横行霸道,在这个时刻,松本脑子里竟然没有愤怒,刚才的惊讶消失殆尽,他只有淡淡的迷茫。从何时开始?相叶为什么会喜欢他?然而这些问题也在吻的缝隙中消散, 他不自觉的抱住了相叶消瘦的身体,相叶也慢慢放松了他身上的力量,他们逐渐松开了对方。


  终于,他们的唇分开了,松本深吸了几口气,靠着墙滑坐在地上,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何副样子,总之肯定很狼狈就对了,他擦了擦嘴,抬起眼,相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着他。


  “我、”相叶看着松本,“对不起。”


  他弯下腰,用最相叶雅纪的方式对松本鞠了个躬,松本叹了口气,但他竟然笑了。就好像浮出水面的落石,此刻他的心比何时都更宁静。


  “baga。”


  *****************************************************


 

  他收起了迎风被吹的“哒哒”响的巨大骨翼,落在高架桥上,下面夜色正浓,灯光影影绰绰,就好像天上的繁星般点点丛丛。


  “好美。”他回过头,戴着礼帽和小领结的死神慢慢落在他身后。




  “的确很美,这里最令人沉醉的地方,就在于人类爱恨情仇的纠葛,若深陷其中,一辈子就出不去。所以我喜欢看着这人间。”


  “那你看到了什么?”他问。


  “我?”死神笑了,“我看到了人世的纠葛,还有因果轮回,一切都是有前缘的,所以我看到的所有事物都是合理的结果。”


  他扭过头,把目光放回下面。“是啊,我感觉得到、异变。”他把手放在胸口处,“我给了他力量,所以我知道他的每一个变化。他果然发现了。”


  “你是在问我该怎么办么?”死神说,“特地把我叫回来....”


 

  “不!我不会去做无谓的事,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把我完成不了的事好好做完。在这些天我知道了一个道理:无论怎样逃避,该来的还是回来,但命运永远是不可预计的,所以我才要再挣扎一下。”


  “那么,你要做什么?”


  “我要回去。智,我曾经那样想离开的地方,从没想到还会回去,说实话我有些害怕,但一切就要结束了。”


  “真的吗?你会害怕?”


  “当然,我有心啊。杀戮的罪恶感是可怕的,这些天来我手上沾满了鲜血,我正在犯下曾经我所最恐惧的罪,这也是为什么我离开了那场战争。”


  “但是,我更怕无法保护我所爱的人。”他眨了眨眼,红色的瞳比炎更艳,“这是我的命,我一定要扼住它的喉咙,我要看看,到底谁能掌握谁的脉搏。”


  他对着死神最后说了句道别,一阵强风吹来,智闭上眼,睁开时,除了桥下的车水马龙,再无它物。


*****************************************************


  松本睁开眼,阳光从厚重的窗帘背后透出丝丝缕缕的炙热,颈侧的人被他的动作饶的不满的哼哼了几声,又往他的怀里拱了供。松本闭上眼又睁开,从一个星期前到今天的回忆都在这个早晨乱七八糟的冲进脑子里,搅得他头晕。


  身侧的相叶赤裸着上身,当然他的下身也是赤裸着的,昨晚发生的事情对成年人来说都心知肚明,虽然松本并不明白为何自己竟然真的跟相叶发生了关系,但有一点他不能否认:他的确也喜欢相叶。


  “aiba酱?”松本试着推了推相叶,“masaki,起来吧。”


  相叶像是要撒娇一样把被子蒙在头上,“我不要....累,腰疼。”仿佛是在变相控诉昨晚的行为。


  “.....是我的错,但今天、我们要去翔的墓。”松本叹了口气,“快起来吧,我们不能去太晚。”


  “翔的墓....”相叶摇晃着乱糟糟的头毛从被窝里抬起头,“对,今天是他的祭日。”


  他又晃了晃,重新把脑袋埋回枕头里。松本也不再做无谓的努力,率先爬起来,捡起丢了一地皱巴巴的衣服,他把衣服抖了又抖,抖了又抖——“相叶雅纪!起来!!我们去买花!!”


  花店的小哥看见松本有些惊讶地叫了起来。


  “嘘。”松本把手指放在唇上轻声说,“来一束我一直买的那种花。”


  “您真的好久没来了。”小哥回过神,立马忙活起来,松本站在门边看着他,想说话却不知从何开口。


  小哥很快麻利的扎好了花,递给松本,“幸好您这次还来了,明天我就辞职不干了。”


  “辞职?你找到新工作了?恭喜。”


  “不是,是正式入职。”小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在樱井财团下属东京公司。”


  松本愣了愣,突然笑了。“那是个好地方,曾经的上司,人很好。”


  终于时隔一个月,把花放在墓碑前,黑色的墓碑已经在这一年的风吹雨打里多了几分沧桑,上面刻的小字泛着古旧的光,“此行不复来。”松本念了出来,他回头看着相叶,后者给他一个悲伤的笑。


  “这是他的选择,我们没有权利去说什么。”相叶也走过来,蹲下抚摸着墓碑。


  “那他现在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大概和我们一样,逃避着恶魔的追击吧。nino给了他自己的一些力量,所以我想他还不至于受伤。”


  风吹动着花束,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今天是个艳阳日,墓园里只有他们,静的有些奇怪。


  “你说,我还有见到他的机会么?”


  相叶垂下眼睛,他动了动嘴唇正要开口,突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从地上猛的站起身,在松本还没回过神时,相叶像一只豹子一样跃起把他推开,空气里划过刀锋般锋利的利刃,雪亮的白光打在他们原来所站着的地方,留下月牙型的沟壑。


  “糟了!”相叶从地上打滚起身,“恶魔!”


  松本抬起头,原本空旷的墓园里,黑衣的恶魔盘旋着从天而降,对他们抛出带有杀意的利刃。这一切太过突然,因为就在三天前他们刚刚摆脱一次追击,谁都没想到他们会在今天又受到围捕。


  “太多了!”相叶一面抵挡着一面大吼,“我要挡不住了!”


  话音刚落,一道白光擦过他的脸颊,留下血痕。他退后几步,又躲开几次横空飞来的白刃,松本也不敢轻举妄动,在打斗的过程中,越来越多恶魔出现,渐渐把他们围在一个死局里。


  它们或蹲在墓碑上,或悬浮在离地面几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圈子把他们包围住。 短短几分钟内,相叶已经与恶魔们过招数次,有些招架不住,身上也留下了伤口。松本勉强站在相叶身侧,查看他的伤势。一切与松本最恶的想象别无差异,但他还是战栗起来,这是来自深入骨髓的恐惧,人类对恶魔的畏惧此刻完全把他所包裹。


  “松润,”相叶用极小的声音轻轻开口,“你听我说,这次我真的可能没办法....”


  “别说了,你还在流血。”松本打断了相叶,在这种时刻他心中的恐惧忽然慢慢退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异样的平静,“够了,留个全尸就好,不能死的太惨。”


  相叶带着哽咽的笑了,松本伸出手牵住了相叶的,两人的手都在发抖。


  “在这里结束真的很不甘心啊,”松本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不断发抖,“我还没有跟樱井讨个说法呢,真是便宜他。”


  他攥紧相叶的手,闭上眼,想象白光埋入身体里的痛楚,然而过了许久,除了风吹过脸颊的抚摸,什么都没有。


  松本睁开眼,他身前站着一个人影,熟悉的肩膀角度和轮廓让松本一瞬间就认出了他,他转过头,眼中仿佛带着地狱的业火。


  “我回来了。”


  樱井咧开一个笑,微微张开的嘴里似乎有烟冒出。他松开手,一只恶魔的头“咕噜噜”的滚落在他的墓前,染红了洁白的台子,也染红了“此行不复来”几个字。




【虽然开学了,但毕竟发了个恨誓,只好深夜暗搓搓更一次。如果有第二次,再也不搞副cp了,剧情都折腾不明白.....分分钟想抽死当时写大纲的自己。】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