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岌岌可危

【这篇属于看起来甜其实特别有病的类型....前期铺垫后期急转直下,总之有病就对了】

 

  初秋的傍晚,天色还不会晚的太快,二宫从教学楼走出来,四下没有张望几下,就看到了停在校门外的黑色宝马,它的主人从来是分秒不差。果然是精英的作风,二宫在心里腹诽。

 

  拉开车门后二宫跨坐进去,驾驶座上的人立即掐灭了烟,冲他微微一笑:“nino。”

 

  “你等多久了?”二宫挥了挥手,把烟味驱散开,“别老在车里抽烟,味道很大。”

 

  “抱歉,”樱井翔接过二宫手里的书包放到后座,“没多久,我也是刚下班。”

 

  二宫打量了一下樱井,他穿着偏紫红色的风衣,配马甲西服裤子,虽然条纹的领带有点歪,也是彻头彻尾的精英样。

 

  “今天你就像个变态茄子。”二宫小声说。

 

  樱井转过头:“什么?”

 

  “没什么!”二宫连忙摇头,“去吃晚饭吧。”

 

  “好。”樱井打下方向盘,宝马朝着市区驶去。

 

  二宫和也,21岁,J大主修财务会计三年的大三生,明年就要毕业踏入社会,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然而,他有一个隐藏的秘密。

 

  他的恋人是一个年长他9岁的三十代社会人男性。而且,樱井翔不是普通的男人,他是庆应毕业的高材生,现任《S.T.O.R.M》杂志社上属S.T.O.R.M集团东京地区总管。用通俗易懂的话说,樱井翔就是高富帅的代表典型。三年前二宫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与樱井翔这样的人物扯上关系,更别说来一段恋爱,然而人生就是这样充满起伏。

 

  二宫的朋友、J大美术系导师大野智其实也是樱井的朋友,二宫与樱井的第一次相遇来自于大野的放鸽子,两人在没有大野智的情况下一起看完了一部电影,一起吐槽一起大笑,在分别的时候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随后他们莫名的更深一步接触,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越来越亲密,在某天深夜的酒局后,两个人越过了边界线。第二天早晨二宫从樱井身边醒来,等他从最初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樱井便提出了交往的请求。

 

 或许这人只是习惯性的在负责罢了。二宫是这样想的,但他依然答应了樱井,也许是因为脑子一热,也许是他真的动了心,总之他就是这样答应了樱井。然而不管樱井对他是否有真的感情,他都是一个堪称完美的恋人。

 

  樱井会尽量在每一个傍晚接二宫放学去吃饭,陪二宫在新游戏发售的日子去秋叶原排队,每天定时用短信汇报自己的行程并关照二宫,甚至在周年交往纪念日的时候预定好蛋糕和酒店——二宫知道,樱井这样的男朋友是多么就求之不得,他是这样完美无瑕,完美的让二宫不安。

 

  “想吃什么?”

 

  二宫转过头,对上樱井温柔的眉眼,便脱口而出:“随便。”

 

  “这样啊。”樱井把手指在方向盘上拍打了一两下,“去吃你喜欢的那家好不好?”

 

  我不喜欢这样的口气,二宫在心底说。但他没有提出异议的机会,因为红灯时樱井忽然转过脸吻住了二宫。樱井身上有香水混合着香烟的味道,这是成年人的味道,二宫很喜欢,于是他心情立即好了,便点头道:“去吧。”

 

  樱井应了,车载着他们驶向两人常去的餐厅。

 

  二宫觉得自己对樱井还是很了解的,因为他能看得到这个完美男人背后的缺点,比如他胃口很大,比如他恐高,比如他睡相很差,再比如他永远打不好领带。当然,这些对于樱井来说,无伤大雅,但二宫会因为知道了这些而开心,因为靠着些才能证明樱井属于他。

 

  于是在跟樱井一起吃饭时,二宫会故意耍小性子:把自己不爱吃的、吃不了的通通丢给樱井,而樱井则一律不挑的吃掉,这时二宫就会很高兴,他也觉得自己很无聊,无聊到通过这种事去确认樱井是属于他的。

 

  今天也是如此,二宫把鸡蛋蘑菇等等一律推给樱井,他的恋人一面说着“kazu不多吃点就太瘦了”一面把二宫的份消灭干净,心情大好的二宫趁服务员走开时倾过身体亲了樱井的嘴,随即又嫌弃起自己的不矜持。对桌的樱井从桌下伸出手拉着二宫,眉眼间都是温柔。

 

  嘚瑟的后果是被樱井在饭后顺手牵羊带回了家。交往的两年间二宫没少去樱井位于港区、一个能抵三个大的高级公寓,虽然樱井的意思一直是希望二宫跟他搬来一起住,但二宫以上课不方便的理由始终没有答应樱井。

 

  其实原因也并不是如此,大概还是从心底还是不相信对方吧?二宫也说不清,他觉得自己够苛刻,哪怕樱井做的已经这样好了,但他还是不肯给对方满分,对这样的自己,他甚至会莫名嫌弃。

 

  洗完澡以后二宫坐在地毯上,樱井在沙发上看报纸,灯光下樱井的侧脸有些朦胧,二宫就从地上起来,跨坐在樱井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说:“sho,你真像我爸爸哦。”

 

  樱井笑着把报纸放到一边,拉下二宫的脸深吻着把他抱进卧室,顺理成章的把拉灯熄火之事做了下去。因为二宫不怎么主动,更多时候是樱井先挑起的头,于是这次樱井很高兴,他有些兴奋了,这样的情绪体现在三十岁的男人身上时,更加明显。

 

  第二天早晨二宫在樱井怀里醒来,茫然地看着天花板,搞不清自己昨晚究竟是累的睡着了还是做完才睡的。见他醒了,樱井便立即询问二宫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想不想吃东西,二宫用摇头拒绝了,钻进被子里发呆。

 


  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他与樱井之间到底有没有感情?每一个梦醒过后,二宫都会这样不由自主的想。

 
 

  早饭是樱井家的钟点工做的,并没有二宫做的好吃,但也很美味。二宫不常做饭,却会做给樱井吃,因为他喜欢樱井嘴里塞得鼓鼓冲他笑的样子,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确信一点,自己的确还是喜欢樱井的。

 
 

  但樱井并没有跟他一起吃完,中途他接了个电话,挂断后樱井就放下饭碗开始换衣服,二宫知道这样常事,作为业内最大的娱乐杂志社上属公司的高管,樱井并没有休息日,他就像是一个永不停歇的陀螺,随时随地旋转着。

 
 

  二宫默默地吃着,看樱井在客厅和卧室之间奔来奔去,不出一会,樱井便换好了一身西装走出来,二宫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因为清晨面部浮肿,樱井也是个十分英俊的男人。他放下碗起身,接过樱井手里的领带帮他打好,仰起脸亲了亲樱井的脸颊。

 
 

  做这些时二宫感觉自己像个小媳妇,就好像现在他已经入籍樱井,变成一个每天在家做家务、全新全意支持自己丈夫的家庭主妇。他送樱井到玄关处,倚着门框胡思乱想着,樱井换好鞋后对他说:“nino愿意待着就等我下班送你回家,要是自己回去就打车,把发票给我,别做电车,对腰不好。”

 
 

  真是百分百贴心的男友啊,多适合做个好丈夫,多适合做个好父亲。二宫一面点着头一面答应着,每当他这样想的时候,心头就会浮现出一种罪恶的快感。这样好的男人,没有妻子,没有孩子,只是全心全意的归二宫一个人所有,他占据着这个宝藏,却决心将它永远掩埋。

 
 

  当然,二宫绝不可能打车回家,刷卡入站后他一面玩手机一边等电车来,屏幕上突然弹出了一则讯息:“nino,明天是我们幼稚园的开放日,一起来么!”

 
 

  发件人上二宫标注着“baga”,其实并不是baga,是二宫的同岁竹马相叶雅纪,一个天然系的神奇boy,现任向日葵幼稚园的实习幼教。对于这个人,二宫觉得自己并不能用一两句话评价他,总之是个奇迹就对了。

 
 

  “我拒绝。”

 
 

  “诶诶诶诶诶诶 (´;д;`)!!!来嘛来嘛!叫上sho酱! 你们加深加深感情!”

 
 

  二宫翻着白眼划开讯息,一下想起相叶是为数不多知道他与樱井的关系的人。

  

  “.....你废话太多了。”

 
 

  “来吧来吧,明天上午十点开始,有很多小朋友一起等你们哦~~”

 
 

  孩子,樱井喜欢孩子,二宫是知道这一点的,他手机里有很多妹妹的儿子的照片,二宫经常看见他翻出来看。曾经在秋叶原他们遇见了一个迷路的小姑娘,二宫找警/察回来的功夫,看见樱井抱着女孩轻声细语的安慰着,那时二宫想,樱井一定会是个好父亲。

 
 

  所以,明天要是真的和樱井一起去了,他大概会很高兴吧?二宫把手机在手里转了转,给樱井发了一段讯息。晚上接到了樱井的电话,没想到他明天真的有空,二宫反倒有点慌了,但事已至此,他明天只能硬着头皮上。

 
 

  第二天樱井开着车同二宫一起去了幼儿园,刚下车就看见幼稚园门口的相叶朝他们挥手。开放日来的大多数是家长或是年轻父母,相叶把他们引到院内就消失了,剩下二宫和樱井有些格格不入,好在今天樱井换了很日常的衣服,除却精英气,这样的樱井让人觉得更亲近一些,二宫多看了几眼,觉得很养眼。

 
 

  大概是因为二宫一直在摆弄手上的扑克,很快有孩子跑过来主动跟二宫说话,不一会他身边就围了一大群孩子,却把樱井撂在一边。二宫随手表演了几个,引得孩子们的欢呼,等二宫抬起眼,发觉樱井一直笑着看着他。他便动了坏心思,抬手指着樱井说:“我跟这个哥哥比谁更帅?”

 
 

  孩子们相互叽叽喳喳的喊着“魔术师哥哥更帅”,二宫收了牌抱胸站在一边笑,樱井走过来侧身在他耳边说:“当然是我们的good looking guy更帅。”二宫耳朵一红,不再说话。

 
 

  等孩子散了,二宫和樱井一起待在角落里,他见樱井的眼神直勾勾的挂在孩子身上,脑子一热开口道:“你想要孩子么?”

 
 

  樱井转过头盯着二宫,顿时二宫起了一阵挫败感,他有些后悔自己问这个没有用的问题,当下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气氛。

 
 

  “我——”

 


  樱井的话被摔倒在他身边的女孩所打断,两人都是一愣,女孩爬起来,见自己膝盖上蹭破了一大片,便开始大哭。樱井立即转头对还愣着的二宫说:“找相叶要医药箱去。”

 
 

  等二宫提着医药箱回来,樱井正抱着女孩一面哄一面擦眼泪,上药时女孩开始挣扎,樱井搂着女孩又劝又安慰,俨然一副监护人的样子。二宫收好东西送回去,回头望见樱井怀里的女孩靠着他小声说话,脸上已经没了阴云。

 
 

  “sho桑很有经验的样子。”等女孩被幼稚园的老师领走后,二宫对樱井说。

 
 

  “因为小时候带过弟弟,我连换尿布都很上手的。”

 
 

  “你喜欢孩子吧。”

 
 

  樱井没说话,两人之间的沉默维持了一会,他终于要开口时,二宫一下打断了他。

 
 

  “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啊?”

 
 

  樱井看了二宫一会,说:“天妇罗。”

 
 

  二宫知道,自己果然退缩了。他不能给樱井他想要的,甚至他都不能确定他们之间的感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没有资本去触碰那个问题。他与他的关系,要是更深一层去挖掘,恐怕不知会有什么。

 
 

  打一开始,二宫就很欣赏樱井,他觉得樱井是能与自己的脑电波接轨的那一类人,与樱井交往的两年里,二宫不是没有和樱井吵过架,但他从来没有讨厌过樱井。他喜欢聪明人,樱井就很聪明,只不过他忘了,在感情里要有一个比较傻的才行。所以终有一天,他们之间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要掉下来。

 
 

  

 
 

  星期一放学后二宫在学校遇见了大野智,大野比樱井还要大,今年已经34岁,除了教课外他常常躲在画室做奇怪的小黑人,或者消失几天去钓鱼,算是学校的一个怪人,也是二宫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早上好。”看见二宫大野没精打采的打了招呼。

 
 

  “欧吉桑,你怎么了?”

 
 

  “昨天画画到太晚了.....”大野摇摇晃晃的说。

 
 

  “画什么?”

 
 

  “婚礼的贺图....”

 
 

  “婚礼?谁的?”

 
 

   “校长的侄女的,下周一的婚礼,我必须今天画完。”大野艰难的转了转头,“nino,陪我去参加婚礼吧,我一个人去太奇怪了。”

 
 

  二宫刚想拒绝,大野突然猛的抬起眼凑到他面前说:“校长也会去的,还有很多上流社会人士,借这个机会我可以介绍一下你,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禁不住大野的哼哼,二宫无奈的说:“等我想想再答复你。”

 
 

  放学后二宫买了很多啤酒,回家后默默喝掉,他突然间回想起自己还没有与樱井相遇前某天夜里骑车摔断了手,就一个人去医院看病,一个人回家,一个人上药,他以为自己会一个人活到死,直到他遇到了樱井。

 
 

  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就像地球上的S级和N级隔得那样远,却因为某种磁力被吸引在一起,这是多么神奇的事,但二宫从没觉得他有多庆幸这样的相遇。

 
 

  正是月初换季,作为时尚先锋的S.T.O.R.M公司上下忙的不可开交,二宫与樱井已经有很多天未见。到了周末,二宫跑到樱井家,用樱井给的钥匙打开门以后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早晨二宫被樱井下床的动作吵醒,朦胧间樱井在他耳边说:“你再睡会,我去上班。”

 
 

  二宫抓住樱井的手不说话,樱井便一根根温柔的掰开,对他说:“我今天会早点回来。”



  等玄关处响起关门的声音,二宫从床上坐起来,把带有樱井味道的枕头狠狠扔在地上。他溜下床,掏出手机给大野发了一条信息:“我陪你去婚礼。”

 
 

  星期一二宫穿着他跟同系朋友松本润借来的高级礼服与大野去了校长侄女的婚礼,校长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的侄女嫁的人也是某个集团的高层,婚礼上的来宾非富即贵,俨然成了上流社会的一个聚会。

 
 

  大野去送画的功夫二宫百赖无聊待在一边喝香槟,一眨眼竟看到了樱井翔。他进场后与新郎寒暄着,二宫想了想算是明白了缘由,碰巧大野已经回来,他便扯着大野去餐桌旁吃东西。

 
 

  餐桌尽头那边的樱井穿着Amani的高订,刘海被发胶固定露出一半额头和鬓角,笑容得体礼仪到位,二宫隔着餐桌望过去,竟久久不能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你在看什么?”大野顺着二宫目光望过去,“哦!翔君今天也——”

 
 

  二宫叉起一块蛋糕塞在大野嘴里:“不准去找他,听到没有?”

 


  大野叼着蛋糕默默点头,二宫直起身继续望着樱井,不久婚礼正式进行下去,众宾客落座,二宫坐在樱井斜后方,目光移动便能看见他的侧脸。新郎新娘读了信、切了蛋糕,最后站在神父前交换戒指相互亲吻,在如潮的欢呼声中二宫扭头,看见樱井直勾勾的望着,一动不动。

 
 

  散场后二宫打发大野先回家,自己走到花丛边掏出烟点燃,他烟瘾比不上樱井,只把烟当做一种发泄,烟灰随着手指的颤动抖落在地,二宫闭上眼,仿佛看到了教堂红地毯尽头挽着新娘满面笑意的樱井。

 
 

  晚上樱井回来已过了十二点,二宫还未上前凑近就闻见一股子酒味,二宫刚要接过衣服,樱井便把他按在墙上亲吻,力气大的推不开。换做平时二宫会生气,但这次他顺着樱井进了浴室,洗澡的功夫他们在浴缸里就做了一次,过后樱井酒醒了些,两人跌撞着回到卧室,开始真正做起来。

 
 

  你在生我的气么?在搂着樱井的背被深深插入时,濒临高/潮的二宫这样想。在这样的时候他的思维总是会脱离愉悦的肉体飘出很远,樱井从来是温柔的,但今天的他有些粗暴,二宫感受到了下头的疼痛,但他没有反抗,如果这样能让他们各自都舒服一些,他愿意。

 
 

  隔天二宫找到松本把衣服还给他,玩笑式的对松本说:“你白白借我这么贵的衣服,我怎么谢谢你?”

 
 

  松本当真想了想说:“周五下午你能帮我替一下餐厅的打工么,我那天有事。”

 
 

  也是正好二宫周五下午没课,便答应了松本,松本打工的餐厅是一家高级外国料理,消费水平面向上流社会人群,二宫换上衣服为客人们点菜、上菜,倒做的也不错。

 
 

  到了晚饭点餐厅里客人开始变多,二宫从后厨端着菜出来,随意一撇手里的盘子差点掉在地上:他又看见了樱井,他西装革履笑容满面,在他对面坐着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孩子,两人详谈甚欢。

 
 

  一股凉意自脚底往上蔓延,把二宫全身冻住,他钉在原地不知多久,直到领班催促他才大梦初醒般应了,一步一停的把菜艰难送到桌上。等回头,樱井还是满面春风地与女生说着话,那女孩被樱井逗得笑个不停,二宫觉得自己的血液凉的彻底,在那一刻他仿佛终于听见了他与樱井之间岌岌可危的关系碎裂的声音。

 
 

  二宫猛的转身,不料撞在身后装满餐具的餐车上,碰撞的声音在雅静的餐厅里引出很大的异动,他道了歉匆匆离开,一路冲进厕所隔间。在这种时候二宫的脑子竟比平时转的快了三倍,他冷静的预想着该怎样与樱井提出分手,该怎样把和他有关的一切通通清理掉,又该怎样——

 
 

  厕所的隔间门被四敞大开,门口站着樱井,二宫这才想起他忘记锁门了。他正要站起来,樱井抢先一步进了隔间把门锁上,二宫不知哪来的劲把樱井一把推开说:“让我出去。”

 
 

  “nino,听我说,”樱井抓住二宫的手腕,“那女孩是我妈妈替我安排的相亲,你别想太多,我可以给你看短信。”

 
 

  “哦,是么。”二宫冷冷的说。

 
 

  樱井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我本想着跟她见一次面就打发掉,但没想到——”

 
 

  “但没想到遇见我了?”二宫把手从樱井手里抽回来,“没事儿,我没怪你,我也没生气。你也该到了相亲的年龄,毕竟到了三十岁的单身男人非常抢手。”

 
 

  他咬重了“单身”这二字,语气阴阳怪调,樱井脸一下黑了,但依然是耐着性子说:“nino,别闹了。”

 
 

  “哈?sorry,我有没有听错?”二宫拔高了声线,“闹,我闹什么?我有什么可闹的?樱井翔,你是什么人,我个破大学生有什么跟你闹的资本?”

 
 

  “二宫和也你别说了!”樱井也火了,“你能不能成熟点?”

 
 

  “这话我要反问你,那天晚上喝醉以后是谁先亲的谁?我有没有推开你拒绝过?!你当时要是动脑子想想,就知道该停下来,但你没有!”二宫的声线越来越尖,“要是从头开始讲,到底是先犯了错,是谁不成熟?”

 
 

  一股大力压在二宫肩膀上,他被樱井生生按在马桶上,樱井的脸黑下一秒仿佛就会揍二宫,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手机响了,两人之间一触即发的火苗被这通电话泼灭,樱井收回手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二宫一下泄了力,瘫在马桶上,等樱井挂断电话,他盯着樱井,樱井也盯着他。

 
 

  “分——”

 
 

  “——对不起。”

 
 

  几乎同时开口的两人,最先结束句式的那一个是樱井,樱井握住二宫的手,用几乎不可动摇的强硬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这不是在祈求原谅,二宫盯着樱井,一股无力感从被抓住的手向他全身蔓延,他动了动嘴唇,一拳重重打在樱井身上,樱井没有躲避,他抱住了二宫。

 
 

  “我保证,没有第二次了。”

 
 

  如果有第二次,我也一定不会答应你,二宫在心里说。

 
 

  季度结束后樱井总算得了一些空闲,他陪二宫去秋叶原买游戏,陪二宫玩马里奥,陪二宫吃汉堡肉,天天缠着二宫,几乎不给二宫留空独处。但二宫并没有觉得他与樱井有哪里好转了,花瓶一旦有了裂纹,最终的结果就是粉碎。

 
 

  但二宫的确妥协了,他退了原来的公寓,正式跟樱井同居在一起。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朝九晚五的日常生活磨掉了二宫最后的执拗,同大野最近一次吃饭时二宫才跟他提起这件事,大野喝着酒,二宫自顾自的讲着,直到最后的最后大野问二宫:“你真的喜欢樱井翔么?”

 
 

  二宫摇头又点头,这个问题,恐怕他自己也不懂。

 
 

  之后有了一个小小的插曲,某天大课结束后二宫在教室门外被一个女孩拦住,她慌慌张张的递给二宫一个信封,一溜烟跑了。是那一封告白信,信上说女生从大二开始就喜欢二宫,希望跟他交往。二宫把看完把信折起来,第二天在教学楼的天台上还给了女孩。

 
 

  “抱歉,我已经有恋人了。”

 
 

  女孩的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水,二宫看着泪珠从她的脸颊上滚落,递了一块手帕给她说:“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的。”

 
 

  女孩抓住他的手哭啼,二宫轻轻地抽了回来,揉了揉女孩的头发转身离开。他背过身时,眼前突然划过自己高中时与初恋交往的情景,他还记得放学后他载着那个女生回家,她的发丝和香气顺着风飘扬,刻在记忆里久久不能散去。

 
 

  那才是恋啊,炽热而纯真,单纯而美好,但他已经不再拥有了。

 
 

  某天晚上二宫正在厨房切菜时,樱井从后面抱上来,气息丝丝缕缕喷在他颈窝里,痒得撩人,二宫正要推开他,樱井说:“想不想去北海道?”

 
 

  点头的功夫,两张JAL的机票已经放在眼前,樱井这才告诉二宫,他请下了十天的年假,二宫便托大野也给他请了假,隔天早上两人坐上了东京飞札幌的飞机。这个惊喜来的有点突然,但二宫并没有去询问樱井缘由。

 
 

  深秋的北海道已经带了凉意,从札幌下飞机后两人辗转到了日本列岛的最北部,在这里他们住在樱井朋友的房子里,下雨的晚上两人穿着浴衣和木屐去镇上的居酒屋喝酒,店里的老板娘问他们是什么关系时,樱井回答:“恋人。”

 
 

  没有二宫想的那样惊心动魄,只是确实有几丝异样的眼神,樱井搂着二宫的肩,大大方方的同酒客聊天,二宫望着酒屋迷离的黄灯,眼睛有些模糊。

 
 

  第二天他们去山里泡了温泉,寂静的山林里,樱井从水那头游过来抱住二宫,亲吻他的嘴角。晚上回去的路上樱井买了花火,晚饭后两人在屋外点燃,透过烟花的光雾,二宫的手被樱井牵住,松开时他的手上多了一枚银色的金属环。

 
 

  烟花熄灭了,在黑暗里二宫和樱井对视着,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一两分钟后,二宫说:“给我带上。”

 
 

  次日清晨二宫醒来,举起手,在阳光下看着手上的金属环,另一只手从一边过来和他十指相扣,翻过身,樱井在他耳边说:“nino,回东京以后一起去见我的家人吧。”

 
 

  下午他们跟便利店借了自行车,一起骑去海边的悬崖上看日落,深秋的风中他们站在白色的灯塔下拉着手,昏黄的太阳垂下海平面,风拂过脸颊,吹的生疼。

 
 

  “樱井翔,”最后一丝阳光消失在水平面上时二宫开口,“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什么?”

 
 

  “你——”

 
 

  二宫的话戛然而止,樱井静静地等待着,二宫笑了,抱住樱井,说:“没什么,我们回去吧。”他松开樱井,径自转身走到自行车旁,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期待着樱井能主动说出他想要的答案,但樱井没有。

 
 

  ——你爱我吗?

 
 

  然而,已经到达顶点了,已经没有必要再去探究什么了。所以这样、就够了。





 
 

  二宫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眼表,凌晨四点半,他轻轻地下床,给身旁的樱井盖好被子,穿好衣服,骑着车奔着天空已经泛白的方向骑去,他骑得越来越快,直到海边的悬崖才停下。东方露出了太阳的边角,二宫扔下车子,走到悬崖边,他向着朝阳投去了最后一眼,纵身跃下。

 
 

  无尽的下落感结束后,在一片苍茫的幽蓝里,二宫伸出手,无名指上的银环发着光,他闭上眼,把自己和它一起,陷入深深的、无底的冰冷深渊。

 
 

  头上飘过一片白,那是清晨的渔船伴随着初升的朝阳开始作业。

 
 

  崭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END.

 
 

【大概有好久没上线了orz出来冒个泡

  这篇原本打算当七夕贺文,但我并没有写完,就自暴自弃了....有没有人记得storm这个梗23333我最爱的杂志社上线了ww

  没想到直到nino不代言pocky了,我的在人间也没有写完,罪过(土下座)

ps:这是开放性结局,不然我为什么要写渔船呢(别找借口!】

 

评论(5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