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八重樱下(9-12)完

指路八重樱下(1-4) 八重樱下(5-8)

这章我有好好写(没底气....


【正文】


9.【春尽】

 花期消散前最后的夜,春日祭也结束了,樱井最后一次带着二宫去了林中的聚会,在灼灼的月下他们并肩坐着,看樱花飘落,百妖起舞。


  相叶走之前还对二宫有点恋恋不舍,经过一星期的相处他愈发不掩饰对二宫的喜欢,离别前执意塞给二宫一个礼物。一旁的樱井有点不乐意,但二宫见相叶给他的是个银镯子,就不顾樱井收下了,相叶一边给二宫戴上一边说:“这是个护身符,你会用的上。”


  樱井默默揽过二宫的腰,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不就是个镯子么,我也给你。”


  二宫一面笑着跟相叶道别一面打掉樱井的手,等他走远了才瞥了樱井一眼道:“人家送镯子就是送镯子,目的多纯良,哪像你。”


  “我怎么了?”樱井纯良的眨眼,“我干嘛了?”


   二宫一脚踩在樱井脚背上,碾了又碾:“流氓。”


  余下的只有树妖松本和山神大野,和二宫还有樱井一样,他们都是不能离开这里的。在春日祭结束后,两妖一神外加二宫便组成一个奇异的组合,每日聚在一起,目的自然是商量怎么杀死山之脉。


  在他俩面前,樱井从来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对二宫动手动脚,常常非要二宫一脚踹开他才停手。每天晚上这戏码都要上演一次,松本经常受不了的翻白眼,而大野则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一边喝酒一边吃竹荚鱼,直接当做无视。


  花期结束后气温陡然上升,转眼空气中就开始浮动着空气的燥热,天色也暗的越来越晚了。又是一日傍晚, 二宫像往常一样随樱井到镇上最大的那个和食店,踏进六七塌大小的和室,里面已经坐着松本与大野,见他们来了便倒酒招呼着入座。


  然而酒未过三巡,菜还没怎么动,二宫顶多喝了不过三两杯,竟觉得身体发热头晕目眩,抬眼见樱井还跟松本闲扯,本想伸出手叫他赶紧讲完,忽然自己晃了三晃,最终视野一黑,倒在榻榻米上昏了过去。


  “你给他喝了我们的酒?”松本本想起身扶二宫,掉落的酒杯滚落至身边,他捡起来闻了闻便知道了缘由。


  樱井把一旁的软垫拿来垫在二宫头下,又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说:“有些事还是他不知道为好。”


  “什么意思?”


  “我若不把他带来,他定会起疑心,这小人类精得很,但今日这事必须讲了,不然便会误大事。”樱井扶起倒了的酒杯,“所以我灌了点妖酒给他,到时跟他说是他喝猛了晕过去就好。”


  “所以是什么事?”自始至终一直抿着酒的大野开口问道。


  “关于山之脉的,我想到了办法。”樱井把手指在桌上磕了磕,“但要你们帮我。”


  松本眯了眯眼,压下有些浓的眉头,一旁的大野继续倒酒。樱井见无人发问,继续道:“用杀阵。”


  “杀阵?!”


  松本拔高了声音,“不可能,你疯了?”


  “可能,条件都齐全的。”樱井把目光环视一圈,“智是神明,有法力画阵,松润你是镇宅之妖,正好来镇阵,我则引它入阵,只要入了阵,就相当于大功告成。”


  “我不同意!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松本一拍桌子直起身,“万一失败了——”


  “不可能失败,”樱井直视着松本紫色的眼睛,“我说过,为了杀了山之脉,我会不择手段。所以我会抱着和他同归于尽的决心去做的,反正,除掉山之脉以后,我也会魂飞魄散了。迄今为止我所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杀死他。”


  松本瞪着樱井,突然抄起桌上的酒杯泼在樱井脸上,顿时墨纹绀色的和服表面绽开了大朵深色的水花,樱井任松本这一泼,抹了把脸道:“你愿意撒气就趁现在吧,这三百年来也辛苦你了。”


  松本一摔酒杯,推门而去。


  “唉....”樱井撇了眼正在熟睡的二宫,转脸看向大野,“智,你会帮我吧。”


  从头到尾仿佛置身事外的大野终于抬起眼,“翔,你为何要拉上二宫?”他平时散漫的目光此刻如剑般锋利,灼灼打在樱井身上。


  “因为我需要一个人类给我开井,正好他是最好的选择。”樱井撇开目光回答道。


  “那为何你现在又要这样做?”

  
  樱井身形一僵,摇头又是点头,终于苦笑道:“说到底我也只是一只凡心未灭的妖罢了,我自己做的事我会好好收场就是。”


  “你对这人类是真的动心了?”


  大野抬起眼,眼中的光仿佛能穿透樱井,这次樱井没再逃避,伸出手替二宫掩了掩外套,“对啊,我喜欢这个人类。”他对上大野的目光,咧嘴一笑。


  “啪!”

  
  大野反手一个耳光甩在樱井脸上,连带着刚才挂在樱井刘海上还未干的酒珠也被大野这一掌打的飞溅了出去,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和室里格外清晰,樱井扭过头,晃动了一下脖子说:“我该打。”


  大野收回手,拿起毛巾擦了擦手,丢到一边,表情淡漠而清冷。“我这是替二宫在打你,你真的太自私了。”他淡淡的说。


  “没错,他和我都很自私,我第一次见他时就觉得他反射着我,是我的另一个翻版。我们两个,竟然就是如此相似,这不是很神奇吗?他眼里的光,跟我一模一样,所以与其说我喜欢他,不如说我爱的还是我自己。”


  “你已经成魔了。”大野冷冷的站起身,樱井静坐着,一动不动。


  “你会帮我的吧?”他问。


  大野停顿了一下脚,背对着樱井没有言语。


  “一切都结束以后,帮我把二宫送回他来的地方去吧。”樱井低声说道。


  大野重新抬起脚,拉开门消失在走廊的黑暗里。


  “不知道没有八重樱的春天会是怎么样...” 樱井捏起酒杯,重新斟满一杯,望着窗外的明月一饮而尽,“不过,我也看不到了。”

  



  二宫是被落在脸颊上的花瓣所惊醒的。


  他睁开眼,那一夜的记忆仿佛回到了脑海,直起身,二宫发觉自己正靠着这颗在凋零着的八重樱,他扬起头,这颗巨大的古树的指头已经露出了绿色的枝叶,在月夜里泛着白光。


  “你醒了?”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二宫摇了摇头,在头脑终于清醒后,他看见几步外的樱井。


  “你....”二宫揉了揉眼睛,“踩到你自己的坟了。”


  樱井低头看了看,默默退开几步。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喝醉了,我背着你回松庭,但你非得要我带你去看樱花,我就把你带来了。”樱井歪了歪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喝醉的你就像一个小恶魔?”

 
  “.....”


  “不过,也好。”樱井扬起头,看着如雪般飘落的樱花,“这般樱雪,大概也是最后一次见了。”


  “你说什么?”


  “春天要结束了。”


  二宫扬起头,同樱井一起看这仿佛无穷无尽的樱花从枝头飘落,在花瓣落地的刹那,他仿佛听见了春尽的声音。

  

10.【惶惶】


  那日以后二宫忽然能感觉到有什么变了,虽然樱井依旧缠着他、对他动手动脚,但二宫敏锐的捕捉到了几丝不同。


  樱井把二宫从松庭带了出来,他们一起搬进山里温泉边的小木屋,樱井恨不得每天晚上都要一次二宫,有时二宫觉得累了不想做,樱井就半哄半强迫的压他上床,把流氓耍到底。等二宫早上醒了气不过来,就一边踹樱井的屁股一边骂樱井“禽兽”。


  “我都压抑了三百年了,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樱井卷着被子翻身下床笑嘻嘻的反问。


  “臭流氓,死变态!你找个树洞解决啊,我跟你在一起可不是为了天天被你上!”


  “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的容貌——”


  二宫一个枕头甩过去,重重闷在樱井脸上,发出极其有质感的拍打声。


  “臭不要脸!”


  结果又是在樱井杠铃般的笑声里,二宫消了气。其实二宫从来没太真的生过樱井的气,一直以来他从心底对樱井有种怜悯,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有对樱井动心,只是樱井真的在保护他、善待他、呵护他,对于二宫来说,这恰恰是他最求之不得的。甚至,在每个夜晚降临时,他的身体比他更要渴望樱井。


  樱井对二宫几乎是有求必应的,要什么给什么,对于这样的樱井,二宫开始变得不安,他揣摩不透这个妖怪的诡秘心思,最终只能暂定是因为他时日不多而在为自己寻找乐子。


  初夏的脚步踏进了小镇,夜市也开始出现,每逢傍晚他们便一起在镇上散步。那日二宫无意一瞥,竟在摊位上看到一把漂亮的小刀,驻足拿起来,小贩立即道:“客人好眼光,这可是樱井家的祖传小刀,您看看刀上还有樱花印呢!”


  二宫用眼神询问着一旁的樱井,樱井从二宫手里接过刀,端详了一会,悠悠地说:“樱井家所有的遗物都归松本家了,你哪里来的这刀?”


  小贩支吾着词穷,樱井立即拍了一把钱在桌上,拿着刀带二宫大摇大摆离开,等走出百十步远,樱井对二宫偷偷笑着说:“你把刀贴身带着放好,这是我家祖传的护身小刀,加了咒符,特别快。”


  “你不是说樱井家的东西都在松本家那里么?”


  “我少年时跟我父亲吵架离家出走,走之前卖了家里几件小东西换钱。”樱井把刀从鞘里抽出来细细观察,“能留到现在也是不容易呢。”


  “....败家子。”


  樱井又擦了擦刀,替二宫塞进他口袋里说:“这刀你要好好拿着。”


  “为什么?”二宫被樱井严肃的样子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就当是你跟樱井家的渊源吧,以后我不在了,你看到这刀没准还能追忆一下我。”樱井一甩袖子说。


  二宫突然黑了脸:“少扯淡,就你还能杀掉山之脉?”说罢把刀扔给樱井,踩了他一脚便急匆匆向前走去。


  樱井揉着脚,看着二宫的背影,眼神顿时悲伤了起来。


  再好看的电影也会有最终回,所有的事情都有结束,二宫在世上活了三十多年,这个道理也是明白的。但他突然明白了,他还不想让樱井与自己就这样结束。


  那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浑身是血的西川从地里爬出来,抓着他的脚腕要拖他下去。二宫在冷汗里醒过来,大口喘息着樱井便从后面抱上来,脑袋放在他颈窝里低声说:“别怕。”


  二宫觉得他或许真的对樱井动心了,哪怕他还不知道这个妖怪是否只是为了寻开心才这样做。但他很自负的把樱井与自己划进了同一个阵营里,他知道自己这样想很傻,但人在沙漠里行走时,见到毒药也会想喝下去解渴。


  松本润还是一如既往地同他对不上眼,但二宫意外的发觉自己能跟大野智频道接上,这个并不像神明的青年时常一副困顿迷糊的样子,让人总会忍不住去欺负他。二宫就总跟大野闹来闹去,大野也不生气,一面笑一面躲,用松本的话说,他们之间建立了“小朋友一样的友情”。


  但二宫不明白大野为何总是用一种悲悯的眼神悄悄看他,每每当他回头质问大野,又会被他笑着搪塞过去。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看一条案板上挣扎的鱼,让二宫不寒而栗。


  故事的结局快逼近了,虽然二宫还不知道该怎么去迎接它。樱井出现在二宫眼前的次数开始变少,他不再时常黏着二宫,有时他带着一脸倦意的回来,坐在角落里发呆很久,这时二宫便知道他不该去打扰樱井。他知道,樱井在为故事寻找最好的结局,当然,这不是对他们而言。


  二宫开始像个老人一样追忆自己的过去,他不断的回忆自己的人生,思考他这些年来到底做了什么,甚至他跟很久不联系、已经结婚的姐姐打了个电话。等电话通了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没头没脑的问:“要是我不在了你会想我么?”


  二宫姐姐哈哈大笑说:“你小子是不是身患绝症?一副世界末日的口气。”


  二宫心说如果这是世界末日倒好了,大家一起挂多爽,但他没能把这话说出口,只是讲了句“有点想家”就放下了电话。他想,他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东西了,剩下的就随便吧。


  「八重樱下」


  樱井用丝绢擦着那日二宫扔还给他的小刀,冰冷的光反射在他眼睛里,他的目光如那锋利的刀刃一样尖锐。头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樱井停住了动作,微微仰头。


  “准备好了。”大野悬着两条腿一摇一摆的坐在树枝上,“松润也早就去了,现在就等你。”


  樱井掸掸和服上的灰站起身,冲大野一笑:“你说,我要是现在讲我不舍得了,是不是太晚了。”


  大野抬起眼,与樱井对视了一会。


  “不,不晚。”他说,“你还可以后退。”


  “哈哈哈哈,”樱井笑弯了腰,“智,你从以前开始就很会安慰我。”


  大野摇了摇头,毫无波澜的眼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动摇。


  “.....再见。”最终他这样说。



11.【结局】


  樱井踏进屋子时,二宫立刻合上手里的PSP,问了一句:“你回来了?”


  “好感动!”樱井笑着在床边坐下,“今天怎么把我看的比马里奥还重要了?”


  二宫垂下眼睑不语,樱井便从兜里掏出刀递给他,“拿着吧,我磨好了的。”他说。


  “我不要!”二宫突然怒了,打开樱井的手吼道。


  “为什么不要,你是舍不得我?”樱井也不生气,“我以为你很早就想摆脱我?”
  

  二宫抬眼瞪着樱井,樱井忽然说:“nino,你知道埋在土地里三百年的感觉么?”


  二宫被樱井突然的话题转移弄得愣了,樱井也没给二宫开口的机会,继续自顾自说:“有点不舒服,每年下雨的时候我的骨头都会泡得很痛,虫子也很多,而且地下很安静,安静的让人窒息,太孤独了,孤独的让我快忘了我还有心。”


  “你说这个做什么....”二宫下意识的反驳道,“我才不想听——”


  “可是我想说。”樱井把食指压在二宫嘴唇上,“听我说好么?就这一次。”


  二宫眨了眨眼,没再打断樱井。


  “这三百年来我每天都在期盼着我能解脱,我做了无数努力和准备,终于这一天要来了,很快就要成功了,但在这以前,我竟然退缩了,你说这可笑吗?”


  “可是,nino,你和我都很聪明,我们都知道知道结局会来的,不论怎么拖延,它都是会来的。”他伸出手把二宫鬓角的发别在耳后,“不论我是期待还是逃避,它终究会来。”


  “你....”


  “我想了很久,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抗拒。因为我有心,因为你,nino,多亏你我才能再活过来一次。我承认,我一直在利用你,玩弄你,把你当做我的消遣,至少我以为是这样的,但是,果然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你动心了。而正因为我明白了生的美好,所以我退缩了。”


  二宫怔怔地看着樱井,一动不动。


  “我想,大概我爱上你了,二宫和也。”


  樱井直起身,摸了摸二宫的头。


  “把这些话现在告诉你,是我的私心,因为你马上就会忘记所有这一切了,所以我想趁现在,赶紧说出来。”


  二宫还是没用动,他死死的看着樱井,泪从眼里缓缓滑落。


  “对不起啊,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樱井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想破口大骂:樱井翔你这个蠢货,你这个坏东西,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不想在我们的最后一面时还这样结束,因此在刚才我封住了你的行动和语言。你怪我、怨我、恨我都好,但我要告诉你,我真的,很高兴遇见你。”


  “所以,”他伸出手放在二宫额上,“原谅我最后一次私自做了决定:我希望你忘了这一切、忘了我,重新开始,重新替我好好活一回。”


  二宫瞪着樱井,大颗大颗的泪从他眼中迸出。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樱井翔你住手!!!!你给我住手!!!他在心里这样咆哮,却无法移动一根手指去阻止樱井。


  “再见啦,nino。”樱井撑着下巴,撇过目光不去看二宫的眼睛。因为一旦对上了,他就怕自己会反悔。


  终于,二宫向前软绵绵的倾倒在樱井怀中,抱着他,樱井忽然觉得有液体在脸颊上滑落,他抹了一把脸,从怀里取出小刀,放在二宫手中。

  
  “竟然哭了呢....真糟糕。”


  他笑着俯身,亲吻了一下二宫的额头。


  “对不起,再见。”






  踩在泥土上的每一步都是软绵绵的,但这并不影响樱井的速度,他像箭一样穿梭在山林里,每一次回头,他的箭都会中伤身后咆哮着的怪物。


  “太慢了,”樱井跳上树枝,“我说,你长得这么大很拖延速度,要不我替你砍掉一部分减减肥吧。”


  “樱井翔!!!!我要杀了你!!!”


  “我已经死了好不好....”樱井叹了口气,“你这智商也是令人堪忧。”


  怪物再次咆哮了一声,席卷着杀意扑上来,樱井跳跃着向前奔去。


  就要到了,斩杀鬼神的“杀阵”。这是能把一切都消抹掉的死阵, 由大野所划,松本所镇,而将猎物引入这个死局的,就是樱井。然而若是失败,两妖一神必将会被没有得到猎物的阵反噬,所以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赌局,一切要看樱井。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樱井向前奔走着,却能看见无数本该忘却的记忆如走马灯般出现在他的眼前,从心底的淤泥下钻出来的,是他曾经鲜活的心的碎片。


  “够了。”他忽然站住脚,“够了。”


  樱井回过头,看着朝他扑来的怪物,在山之脉触碰到他的瞬间,他弓起身子,腾空一跃踩在怪物的后背上。这一脚樱井带着法力,山之脉发出一声哀嚎,被重重踹出几十米远滚落在地。


  它摇晃着站起身,全身的鳞片树了起来,脚蹬地奔向樱井翔。在离樱井几步远的地方,它被一道看不见的墙壁重重弹了回去。


  “挣扎吧,”樱井回过身轻轻的说,“让我仔细地看你被杀死。”


  山之脉停下脚步,它终于发觉到了周遭的不同:土地上线条开始发出鲜红色的刺眼光芒,那是杀阵将要嗜血的前兆。


  “不——!!!”怪物咆哮着撞击着边界,又被一次又一次地反弹回来,“你也会死的樱井翔,你也会死的!!”


  “三百年前我把你封进那口井里时你也是这样说的。”樱井静静地看着山之脉,“托你的福,我苟延残喘了三百年,现在就让我好好的解脱掉吧。”


  在山之脉的扭动中,红色的光芒逐渐把它吞噬,樱井一动不动地看着,一眨不眨的把每一个场景都深深记入脑海,三百年来的怨和恨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耳边是咆哮,是嘶吼,是无尽的喧闹,直到最后什么也不剩的时候,樱井扬起头,眯眼看着远方的樱树,他抬起脚,朝着那里走去。


  风吹动着已经没有花瓣的树梢,樱井靠着树干慢慢坐下,他觉得身体很轻,就像是风要把他吹散了那样,他的意识很模糊,思维却很清醒。他望着天空,仿佛听见了二宫的声音。


  “樱井翔!!!樱井翔——!!!”


  为什么二宫会向他跑来呢,难道妖在死之前,也会有幻觉么?但他不是一丝挂念都没有了吗?他这样想着,竟不自觉地笑了。


  “樱井翔,樱井翔你别死,我求求你别死,别死!!!”幻影般的二宫跪在他身前,就连贴在他脸上的手都是那样真实,他不禁要怀疑起自己的触感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幻影,或许,二宫才是他最大的怨念吧,樱井这样想着,朝着二宫微笑了一下。


  “八重樱、很美啊....”


  他这样说着,闭上了眼。他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一片无尽的白光。在白光的尽头,有无尽的樱花花海,随风飘落着如雪般纷纷扰扰的花瓣。
  

  



  二宫睁开眼睛,除了身体有些僵硬外,他并没有任何事。他不禁怀疑起自己方才是不是做了一个可怕而真实的噩梦,在那个梦中樱井要消除他所有的记忆,离开他。直到二宫动了动手指,在看见手中的小刀时,他才确认刚才的梦是真实的。


  他抬起胳膊,手腕上相叶送给他的银镯滚落在地上,碎成几段。二宫这才明白,是相叶给他的镯子保护了他,在樱井的咒语打在他身上时,镯子替他承了一击。于是,他什么都没有忘。


  二宫床上跌跌撞撞的跳下来,冲出屋子奔向山中,他能听见山中的异动,他的心跳的很快,他一面奔跑一面祈求着自己能拦下樱井,他想阻止结局——既然相叶的镯子保护了他,是不是说明天意如此?


  没错,二宫扔掉了脚上的木屐,樱井翔不会死,他不会有事,他一面奔跑,一面能感觉有液体从他眼中甩出。二宫扯开嗓子,大声地嘶叫着:


  “樱井翔!!樱井翔!!!”


  终于,他看见了,远远的他看见了树下坐着的那个熟悉的人影,那人影也看着他,二宫飞奔过去扑在樱井面前,大声地呼喊着:


  “樱井翔,樱井翔你别死,我求求你别死,别死!!!”


  樱井笑了,他露出了二宫从没见过的笑,他的目光涣散了,他抓住二宫的手,露出二宫所见过最幸福的笑容。
  

  “八重樱、很美啊....”

   
  樱井闭上了眼,头歪在一边。


  二宫愣了愣,他把手再次贴在樱井脸上,小声地问:“翔?樱井,樱井翔?”


  没有回应。于是二宫再问了一次,又问了一次,他喊着樱井的名字,拍着他的脸,他哭着,他嘶吼着,他暴怒着,樱井无动于衷。最后,二宫恢复了平静。


  “翔,”二宫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脸,“我陪你再看一次樱花吧?”


  樱井没有回答,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安静,只是这次他再也睁眼不会回答了,他死了。


  没错,他死了。二宫知道,他死了。


  二宫静静的把手从樱井脸上收回来,他歪着头端详了樱井一会:大眼睛,双眼皮,厚嘴唇,带有棱角的脸,他仔细的看着这张脸,似乎是要把他深深印入灵魂。


  “你真的最混蛋了。”二宫说。


  他掏了掏兜,从口袋里掏出那把漂亮的刀,那把樱井送给他的刀,他抽出了刀,刀刃上刻着樱花,反射着冰冷的光芒,他放在手里反复看了看。


  “都忘了的话,我怎么能看着它想起你呢?”二宫又说。


  二宫拉开领子,此刻他突然庆幸起自己的专业是生物学,至少对于每一条血管的位置,他还是很清楚的。他摸了又摸,确保自己找对了动脉和静脉,毕竟如果不一起切下去,会麻烦很久的,他还不想让自己太丑。


  在动手之前,他看着樱井的脸,终于微笑起来。




  松本赶到的时候,大野已经在树下伫立很久了,见松本来了,大野回头望着他,这是松本第一次看见这个神明流泪,他把目光越过大野望向树下,顿时明白了大野为何哭泣。


  ——这是一副怎样的震撼场景。


  鲜血,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血花。倒在树下的人脖子上插着一把刀,想必是一刀干脆的刺下去,才会让血喷的这样壮烈肆意。二宫的上身和他周围的土地也被鲜血所染红了,然而他的表情却十分平静,没有一丝痛苦,在他身边不远的树干旁,靠着同样安静的樱井翔。


  松本扬起头, 八重樱的树干上,溅着高达几米、已经干涸的血迹,顺着树干往下看去, 参天的樱树被鲜血侵染,就像是重新绽放了一次。都说樱与鲜血最为相配,此刻,这份死亡的妖娆被表现的淋漓近视。


 在生命的演绎下,这一切美得不带一丝瑕疵。


  一妖一神静静地注视着这幅景象,一动不动。风吹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响声,一切都是那样安宁、美好。




12.【尾声】


  警/察在西川失踪的第三个星期终于来到了小镇上,在镇上唯一的酒店找到了他的房间和他几个星期没有动的东西,在寻找了一圈以后,才调查出他在失踪前一晚向别人打听进山事项。


  于是警/察们进山搜寻了一整天,毕竟西川是著名的科学研究者,在深山里遇难的话,对学术界是巨大的损失,然而经过一天的寻找,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结果。天色阴沉了,感觉暴风雨要来临,所以人们只能在傍晚时分出山,等待明天的搜寻。


  夜里果不其然的下起大雨,电闪雷鸣格外可怕,伴随着一道把夜空照的雪亮的闪电,惊雷从当空劈下,震醒了镇上所有的人。翌日天气格外晴朗,进山搜寻的不仅有警/察, 还有担心那颗八重樱是否在昨夜被闪电所伤的镇民们。


  结果格外惊人,原来那颗百年的八重樱被闪电从头到尾一劈两半,焦黑的树干已经毫无生机,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被闪电所劈开的树干前,竟从地里露出两具森森的白骨。


  两具尸骨一具看起来年头已久,已经干脆枯黄,一具则完好无损,似乎是刚刚腐烂干净,它们被一起埋在树下不知多久,在昨夜被惊雷劈的重见天日。它们维持着一个奇异的姿势,就好像任谁也无法分离。



  ——在枯死的八重樱下,这两具白骨紧紧拥抱在一起。




 
END.




后记:

我有罪。但是,是柿子,是那个人!
她的原话是「一定要有血」,天地良心,我是不见血派!而且原本她要割腕,但是我是一个有理有据的人,我查了很多资料,发现割腕死太不现实,最终选择了抹脖子,没办法,因为我是认真的人(。
讲真,写be最虐的是作者本人,昨天爆肝到一点半,虽然依旧是不怎么样,但我想最近我绝对不会写be向了。
最后,我要卖一发八杆子打不着的安利,「阴阳师」,梦忱貘的,真的超好看,吃就好了,保证不会后悔。


Samhain.

评论(3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