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与一只帽子的上海游记

今天整理照片决定写个东西纪念一下我的上海游,上次去也是五年前了。这次的意义太不同。

只挑重点写。

首日早上七点的飞机,晚上被朋友带着去了驰翰美术馆,在那里遇见了大野智的车,给它唱了歌。



【夜里的驰翰】好美啊

第二天早上和亲友去了酒店附近的一家面馆吃早饭,顺便一提,超级,好吃,超有老上海的感觉。


【面馆里的喵星人】


下午去了人民广场合影freestyle和文庙


我把这张取名为【右手男神左手女神】


【偷拍文庙人家的变态】


【然而在刮台风前我们还在出门浪】

中间略过几天(?)

终于到了13号


【一刷入场前拍的驰翰】

当天夜里去了居酒屋,喝高了大晚上在街上瞎跑


【穿着freestyleT恤的亲友的迷之背影】

第二天去二刷
没错,我们都学习大野智师匠,穿了人字拖


【我】没有什么槽点,自认为很完美


【与亲友的合照】仔细观察发现,全场只有我们穿了人字拖(莫名骄傲


【看展之后一定要吃的大野智同款大富贵小笼包,ps:没有绿茶】

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亲友说出了她此行的名言:“咱们晚上吃顿好的”

于是我们当天晚上去吃了高级贵的日料


【当然这只是吃咖喱的合影】

走的时候我们在客房里留下了樱井流的大作




朋友说客房大妈会直接扔掉,所以我干脆把它们贴在了电视前面的墙上

以上就是我的上海行。非常有趣,大概一生难忘。

至于为什么标题写【与一只帽子】,因为每一张合影里都有它

就连在刮台风那几天,我的亲友出门都要戴着这顶来自优衣库的帽子,我一度怀疑此人本体就是这只帽子。当我问起她为何如此喜爱这顶帽子时,她说:

【因为是新买的啊】


.........看来我并不懂她。



【完】


Samhain.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