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下(八)

昨天躺着躺着把结局想好了,所以不要再问我会不会HE了,我心已决

指路:在人间 下(七)


【正文】


风从耳侧烈烈吹过,刮的双颊生疼,却也不及身上狭长的伤口所带来的痛楚,二宫不记得他有几百年这样狼狈过。左手挡掉从侧面的又一道风刃后,他扇动巨大的骨翼飞上墙壁一侧。


  “你退步了不少,”另一个声音极具穿透力的传来,“百年前领导魔界百万恶魔的那个魔鬼就这样被人间磨成一个软弱无能的人类了?”


  “啧,”二宫把脸上的血渍擦干,“然而几百年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不会好好讲话。”


  “嘴硬。”骨翼的影子借着废弃工地的灯光照在地上,暗处走出一个和二宫相似的怪物,巨大的骨翼反射着月光。相比二宫,他身上没有一丝伤痕,被羽毛包裹住的英俊面庞光洁的过分,对这张脸,二宫是再也熟悉不过。


  “好久不见,Toma。”


  ——生田斗真眯着眼睛,也对二宫绽开一个笑容,说:“nino,好久不见。”


  “是啊,要有一百多年了。”二宫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封印了自己的法力在人间呆这么久,就是为了寻找我的踪迹,我也够佩服,看到你却感觉不到你身上的恶魔气息,所以我一直不敢确定你的身份,仓库混战时你暴露了原型我才发现是你。”

  
  生田的笑容有些用力,导致他脸上多了几个褶子:“魔王把我的魔力封印就是为了不暴露我的身份,毕竟你也是以人类的形式潜伏着,只要你我不见面就不会知道对方的存在。我们早就发现了你,但因为你一直没有暴露,我不能轻易判断你的身份。”


  “哦,真厉害。”二宫撇撇嘴,“行行好,我对你们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个破魔王之位我也更是没有心思跟现任魔王争。”


  “恶魔从来不相信语言的承诺,我们通常承认事实。而且,你知道的,魔王不允许地位受到任何威胁。所以既然泷泽没成功,我只好亲自出手解决了。”


  “啊啊啊那个吸血鬼,他可够厉害的,还会驱魔咒,你居然劝动那种级别的血族来搞死我,看来也牺牲不小呢。只不过——”二宫停顿了一下,“连泷泽都没成功,而作为我几百年前手下败将的你,真的没问题?”


  说完,二宫忍不住捂嘴笑了,脸色越发阴沉的生田也不再废话,提着刀便冲上来,刀光剑影的交错里,二宫勉强招架住生田的步步紧逼。把百分之三十的力量给樱井后,二宫并不似以前那样强大了,何况前几日泷泽给他的创伤也没有恢复,再拖延下去局面便更是会倒向生田。


  一年前的仓库之战时,二宫为救樱井露出了原型,伊佐那携着樱井逃走后生田留在仓库断后,本想速战速决的二宫被生田牵制,直到生田露出原型二宫才确定他是魔界派来的魔鬼。


  “所以说我讨厌恶魔啊。”又一次躲过了生田的刀刃后二宫跳到一旁,此时废弃的工地已被他们的打斗搞得惨不忍睹。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算不上是个恶魔,二宫。没有恶魔会为了一个人类做到这样的程度,从这层意义上来讲,我还是很佩服你的,虽然我永远不会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当然不会理解,因为我也没有想到过我会被一个人类所动摇和改变,而且,我终究和你们不会再相同了,因为——”二宫捂着胸口垂下眼睑低语道,“我有了一颗心。”






  混乱的梦境与现实交织着,偶尔穿透进一两句高亮的女声,樱井在硬硬的榻榻米上翻滚了一会,终于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正对上斜下的夕阳。他直起身抓起遥控器正要关掉从刚才开始就格外烦人的电视,却发觉此刻的频道里正播着昨晚地铁事件的报道。


  “你还在看这个。”玄关处的今井把鞋甩开走进屋里,“没什么好担心的,警/察查不到我们,没有人找得到我们,我建了一个结界。”


  “我没有担心,”樱井把遥控器扔回给今井,“我只是想看看我们造成了多大破坏。”


  “大概就是整个日本都知道的那种程度吧,也是那家伙的作风。”今井从冰箱里翻出一袋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叼在嘴上喝着,顺手把电视换到了另一个频道,“伤好点了吗?”


  “没有大碍,但泷泽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应该知道他不能太过招摇吧?”樱井问。


  今井笑了,说:“也许是因为他不喜欢你。”


  “他大概都不喜欢我们,不然他为什么要杀nino。”


  “你说他为什么来杀二宫?因为他与魔族达成了共同的利益共识罢了,而你与我都是他的绊脚石,所以他打伤了我,还想除掉你。而且,这家伙完全不会被任何感情所左右,这是我到现在才明白的,原本我还对他有所幻想。”


  樱井摸了摸胸口的伤,说:“你和他原本就是认识的吧。”


  今井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坐在一旁的榻榻米上继续默默喝那袋奇怪的饮料,樱井也躺回榻榻米上叹了口气。


  今早醒来时樱井发觉自己处在一个普通的日式出租公寓里,今井告诉他这是他们临时躲藏的地方。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并且跟踪过松本的吸血鬼,虽然樱井抱有警惕,但他毕竟救了自己,并且和泷泽也不算一伙人。一直联系不上二宫也并不能回家的樱井只能依赖于今井,因为泷泽一定还在到处寻找他们。


  “昨晚,接到市民反应,东京都内一个废弃工地遭到了巨大破坏,疑似有激励打斗过的迹象,我们的记者已经在现场,现在大家可以看一看现场传来的画面。”


  镜头移至周遭的废弃工地,樱井不禁吸了口气:钢筋被扭成奇怪的角度肆意伸展,碎石瓦砾中一个个巨坑,甚至还有土地上被烧灼和重击的痕迹,宛如一个决战过后的战场。


  “大家可以看到现场的破坏程度,市民反应在昨晚凌晨左右,工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噪音,今早警/察署已经到达现场进行调查取证。”镜头又是一转,画面里出现了许多正在现场走来走去的警/察,看到这些熟悉的标示时,樱井顿时想起那人。


  “最近真的是很不太平,不知道三天前的地铁事件和这个有没有关系,当时我同学的朋友就在现场,都吓死了哦!”采访的jk叽叽喳喳对着镜头说着什么,樱井回头望着今井,转手把电视关掉。


  “今井、桑,这是nino和魔界做的....吧。”


  今井抬起他像猫一样的双眼点了点头,樱井暗自深吸一口气问:“魔界到底为何要杀二宫?”


  “很简单,因为二宫并不是普通的恶魔啊。”今井笑了笑,“sho不是猜到了么?”


  “我知道的。”但二宫却到现在也没有向他承认,“但为什么现在才——”


  “你以为所有的恶魔都能把死去人类的灵魂轻易留在人间么?必须是大魔王级别的魔法才能做到,这样的魔法施展必然会引起魔界的注意,所以才会暴露。”


  “.....因为遇见了我他才会....”


  “别把自己想的那么伟大,sho。不因为你,他也终究会被发现,他不是普通的恶魔,也不可能真的像人类那般生老病死,总会有那么一天,不论因不因为你,因为他的命就在那里。”


  “那他到底是什么...你又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你为什么要帮我?”


  今井把手指竖在嘴唇处,摇了摇头,杏眼迷离而闪烁:“知道的太多不会是好事,那日若不是你,我就死了,这难道不是教训么?掌握真相有时也需要力量,但我们都太弱小,说到底,你还只是一个人类罢了,但我不否认,你是一个强大的人类。至于我为什么帮你,只能说我不过是想站在泷泽的对面罢了。”


  樱井摇了摇头,说:“我不是强大的人类,我连人类都算不上。”
  

  “但你让一个恶魔有了心,从有心的那一刻起,二宫不再是恶魔了,你做到了独一无二的事,我真佩服你,”今井叹了口气,“要是我能让takki有心该多好....”


  话题在此陷入了僵局,今井坐在一旁默默无语,樱井知道他被触及了不能谈的一面,只好说:“那我们就要一直待在这里么?”


  “不然呢....”


  “泷泽和魔界的恶魔找不到我们,也找不到二宫会怎么样?”


  “会去找和你们有所接触的一切吧,总之会不择手段的把一切都拿在手中。”


  【和你们有所接触的一切,不择手段】


  今井的话在屋中盘旋,仿佛一道惊雷当空劈下,樱井愣了两秒一跃而起咆哮道:“润!!相叶!”





  刚换下拍摄时穿的衣服手机就响了,相叶看也没看就接起来,那头却久久的沉默着。他试着呼唤了两声也没人答应,不会是诈骗电话吧,相叶郁闷的想,最近糟心事太多了。


  “...相叶。”终于,松本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很缥缈,就像是穿越了一个世纪一样的沧桑。


  “润!怎么了?”相叶觉得松本不大对劲,“有事吗?”


  “我就在你公司下面,我有话对你说,出来。”


  “啊!?你——”


  松本挂了电话,相叶左右抉择了一会,他知道松本绝不是这样轻率的人,加上前阵子的stk事件,便只能告声急假匆匆下楼。


  出了大楼相叶看见站在街角的小巷里一个人影,相叶花了一会才辨认出这是松本。他很憔悴阴郁,尤其是眼神,格外阴沉,这是相叶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松本,不禁吓了一跳。


  松本抬眼看见相叶,突然一个伸手把相叶扯进巷子,待相叶还未站稳,他冷冷的开口问:“樱井翔在哪里?”


  相叶瞪大了眼睛,瞬间他脑中划过无数猜测和推理,然而在松本面前,他的假面通通破碎,只能化作一副瞠目结舌的“为什么。”

  
  “回答我,樱井翔在哪,他为什么没死。”松本皱着眉,下一秒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半黑色的长物——枪。


  “你!”相叶顿时方寸大乱。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樱井翔没死,”松本冷笑了一下,“地铁里的监控录像我清清楚楚看到了,而且那之前,我听到了他的声音。要说为什么我用枪指着你,相叶雅纪,我反倒要问你和二宫都是什么怪物。”


  相叶盯着松本看了一会,某种铺天盖地的无力感就在那一刻击中了他,他摇了摇头,最终只能吐出一句:“对不起。”


  “你——”松本突然暴怒了,他拎起相叶怒吼道,“如果道歉有用叫警/察做什么?!我就这样在悼念一个没死的人快一年多,我就这样被你们骗成傻子,我就这样差点把自己废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这群怪物究竟要做成什么样才满意!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要我说什么?!”相叶一把推开松本,“樱井翔早就死了!死了!他跟我们一样,现在就是个怪物!一年前的那件事以后为什么你过得平平安安?!是他在保护你!你以为地铁是怎么变成那副样子的!你以为你是被什么缠上了?!这些根本就不是你所能触及的!”


  “啪嗒。”枪掉在了地上。


  “你想知道什么?”相叶的声音因为嘶喊而有些嘶哑,他盯着松本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松本退后几步绝望的看着相叶。


  “我,二宫,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我们都是不属于这个人间的怪物,这是我们之间的利益纠葛,却不小心牵扯进了樱井,还有你。樱井一直在暗地里让我保护你,因为他觉得现在的他没法在出现在你眼前了。”


  把这些告诉松本的同时,相叶觉得自己在砸碎自己与松本之间的桥梁,松本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冰冷,越来越陌生,但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了。


  “你是人类么?”


  “我....是。”相叶觉得自己的嘴干涩的几乎说不出话,“只是,我不会老不会死。”


  “那么,二宫和樱井现在都是这样的怪物?”


  “他们....不是人类,一个是恶魔,一个是亡魂。”


  “那么,”松本动了动嘴角,“全部的这一切都是你们——”


  相叶抬起眼,风擦着利刃从他脸前划过的瞬间,他压着松本的肩头趴了下去,两人滚倒在地上,抬起头,他看见对面的高楼之上站着黑色的影子。


  “跑!!!”相叶拉起松本大吼道。






【今天是个好日子,放一张英俊的自拍庆祝大家吃土好了,不准反对】


夸本瓜英俊,或许明天一开心就双更(x

把所有写完的文txt档都放在新微博里面,以后就不放lofter啦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