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下(五)

  昨夜的爆炸将沉睡的城市过早唤醒,天还没有亮时,各大报社电台就伴着警笛声赴往冒着黑烟的大楼,樱井茫然的走在大街上,身边还跟着一只叫做今井翼的吸血鬼。


  “我要是你,现在就立刻去找二宫和也。”


  “为什么?”樱井瞪着今井,“难道那个楼的爆炸与他有关?”


  “我不知道,但是你最好快点回家,我不能待在你旁边太久,因为天快亮了。”今井翻起手腕,左手的腕表指针指在“3”上。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指的是谁?”


  樱井迫切地又问了一遍,不过这回今井没再回答他,他只是提起外套的下摆,朝樱井挥了挥手,紧接着便翻身消失在了微微泛白的嘈杂夜色中。


昨日二宫告诉他今晚他要出门一趟,结合情景终于恍然大悟的樱井翻出兜里的手机拨打通讯录里唯一的号码,漫长的等待后他所听到的却是忙音。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在回家的路上也不断地拨打着,但并没有用,占线、忙音、不在服务区,总之就是无人接听。


  四点半左右樱井终于回到了家,还抱着一线希望的他坐在沙发前依旧不断地拨着那个号码,最后伴着泛白的东方昏沉的睡着了。他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跪在沙发边用头枕着胳膊,因为维持了一夜这个怪异的动作,他的身体有点酸沉。当他抬起手肘后,红色的AU从沙发上掉了下来,那是他和二宫新年一起买的红黄双色同款,但直到醒来手机上也没有显示二宫的回电。


  今年开年樱井和二宫一起看着红白倒数,当跨年那一刻时,二宫对樱井说:“今年我的愿望是,无论发生什么,sho桑一直都在我身边。”


  樱井攥着手机想起新年假期第一天他们在商场里一人抱着一个手机盒在拥挤的人群里牵着手对笑,顿时觉得格外难过。他揉了揉眼睛,正准备给相叶打个电话,突然门口穿来了开门的声音。


  樱井立马扔开手机奔到玄关,走进来的人他费了很长时间才敢确认是二宫——全身的衣服都像是被高温灼烧过一样冒着烟,大部分衣料已经烧焦甚至带着火星,脸上布满灰尘和油烟,基本被糊的看不出五官。


  “是我喽。”那个惨得不成样子的人嘴角一撇,露出樱井所熟悉的非笑似笑。


  樱井几乎是扑上去抱住二宫的,虽然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干净,但樱井毫不在乎的上下摸了一通,确认二宫没有受伤后狠狠亲了他的侧脸一口道:“你别吓唬我啊ninomi。”


  “成成成别腻味了。”二宫叹气道,“给我留个空换衣服洗澡,还有赶紧开下电视,我要听听媒体是怎么报道的。”


  “爆炸和你真的有关吗?!”


  二宫推开樱井朝浴室走去,“不然我怎么会成这幅鬼样子.....这身衣服还是刚买的呢....”这么说着,他的口气中丝毫没有透出不安和焦虑。


  “你炸了那栋楼?”


  “只不过是点燃了天然气。”看樱井连炮珠般的发问停不下来,二宫只好自己打开电视。NHK上正好实况转播着事故现场,拉开远景后,能看见大楼高层仍不断冒着黑烟,四处布满消防车和救护车,所有人脸上都是神色焦虑,而现场记者正站在警戒线前用专业的语气介绍道:


  “今日凌晨两点四十分左右,位于东京都某高级公寓15层发生了爆炸,爆炸造成原户主当场死亡多人受伤,同楼层建筑结构破坏严重。据悉,初步分析此次爆炸是天然气泄露所引发的管道爆炸,爆炸波及整栋大楼的十五层并引起火灾,目前部分受困者仍未救出……”


  樱井目瞪口呆地转头看着二宫,二宫放下遥控器面色如常地说:“我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我不是要问你这个!而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说不会为了杀人不择手段吗!”


  二宫没理樱井,一瘸一拐拿着衣服走到浴室,“累死了。”他在关上拉门前淡淡的说。


  电视上还紧锣密鼓的同步报道着事故情况,但樱井现在已经没心情再去关注了,一想到自己白白担心他大半个晚上就换来这样的结果他就气的直跳脚。他不仅气二宫的态度,也是气二宫不论有什么事都瞒着他,很多时候就好像是在为欺骗的借口套一个刻意保护他的理由。


  樱井一个抬手关了电视,坐回沙发上觉得气血上涌,曾经年轻时的暴脾气此刻回到了身体里,也许等二宫拉开浴室的门时他就会彻底爆发出不满和愤怒。然而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二宫在浴室喊道:“帮我毛巾过来。”


  拿你个头鬼。樱井“腾”地站起身,怒气冲冲的拉开柜子扯出一条毛巾,他攥着毛巾冲进浴室,满腔的怒火几乎倾泻而出,可等他看清眼前的情景后,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二宫静静地附趴在浴缸边,牛奶色的水没过他的上半身,泛起的水一下下拍打在他的胸口前 ,从他的发梢时不时滴下一两滴水珠。看见樱井站在门口,他微微直起身伸出手,眼神格外迷离朦胧,浑身透着一股子柔弱和魅惑。


  樱井咽了口口水,本该脱口而出的愤怒随着这口唾沫被他全部咽了回去,所以他现在无话可讲,只好伸出手,把毛巾顺势塞进二宫伸过来的手中。没成想二宫并没有接过毛巾,而是直起身抓住樱井的手腕一个使劲把他拽到浴缸旁。


  因为地面的湿滑,樱井一下跪在浴缸前,撞到膝盖的他瞪着二宫,但还没开口时对方的嘴唇便压了上来。二宫从浴缸中探出大半个身子,双手捧着樱井的脸狠狠地亲着他的嘴唇,窒息般疯狂吮吸着。他直接把舌头探入樱井的口中,扫荡般大肆游荡在其中。好在樱井不需要呼吸,不然当这个长吻结束后他肯定会因为缺氧昏过去。大约过了很久,二宫放开樱井,像是脱力般垂下手,眼眶微微泛红。


  “sho酱,”他转了转眼珠,“我不是想瞒着你什么。”他用胳膊搂着樱井的脖子补充道,那双明亮的眼睛仿佛能滴出水一样晶莹。


  樱井看着二宫,最终叹气道:“到底怎么回事?”


  “魔界来人找我了。”二宫从地上捡起毛巾认真地擦着自己的身体,“我被暗算了。”


  “你今天不是去....”


 

  “那是个圈套,有个吸血鬼想杀我。”二宫把毛巾放在一边套上白色的衬衫,“用人类为目标雇佣我,在我动手的时候攻击了我。要不是屋子里被那个想自杀的人类放满天然气,我就真的玩蛋了。”


  “吸血鬼?!”樱井立马想起自己昨晚的经历,“怎么是吸血鬼?”


  二宫摇头抬起胳膊,给樱井看右臂肘下一道长长的划痕,伤痕才刚刚凝血。这是樱井第一次在他身上看见不愈合的伤口,他立即抓住二宫的手焦急地问:“怎么会受伤?”


  “那个吸血鬼很厉害,他会驱魔术。虽然我是人类的身体,但我还是恶魔,自然会被伤到,而且我活动起来并不方便,我把屋子点燃后,爆炸引起了天然气管道的爆炸,就这样整层楼都炸掉了。”


  说着话,二宫单脚跳着蹦出浴室,樱井紧随其后,胆战心惊的把二宫又看了好几遍,确认他真的没事才继续问道:“为什么魔界会让吸血鬼来杀你?”


  “魔界对背叛者都是不留情的,我被找到也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大概是不方便亲自过来处理就找了个吸血鬼,只不过那家伙有点棘手。”


  “棘手?”


 

  “大概是整个日本所有吸血鬼中最强的吧,因为他的血统很特殊也很古老,对吸血鬼来说,血统决定了力量。”二宫坐倒在沙发上苦笑着,“看来魔界是打定主意要弄死我。”


  “别这么说,”樱井抓住二宫的手,“昨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吸血鬼。”


  二宫一下从沙发上挺起身瞪着樱井:“你说吸血鬼?!他叫什么?”


  “今井翼,在大楼爆炸的时候他也在我身边,所有我想他应该不是攻击你的那只。”樱井回答。


  “的确不是,我也听说过他。”二宫靠会沙发上,“他找你做什么?”


  樱井想了想,慢慢把他从地铁站开始的故事都讲给了二宫,最后总结式地说:“他看起来没有恶意。”


  二宫听完后双手捂着脸闷闷的“嗯”了声,看起来很烦躁。樱井蹭过去又问:“你知道今井要跟你说的事情对不对?”

 

 

  二宫把手从脸上拿下来,直勾勾的与樱井对视了一会,“不愧是sho桑,”他抿嘴一笑,“什么都看得清楚。”


  “那你打算怎么办?”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二宫继续揉着自己的脸,“魔界除我的心一日胜一日,那只吸血鬼相当厉害,所以如果我们两个继续待在一起,大概会.....”


  “二宫和也!”樱井大喊了一声, “你要跟我分开吗,你又打算这样吗?”


  “我当然不想和你分开,但是我没有办法!”二宫也毫不客气地回喊道,“你已经因为我死过了一次,我怎么能让你第二次也因为我出事?那只吸血鬼,还有魔界,根本就是你所接触不了的事物!”


  樱井突然觉得刚才在浴室里从压下去的怒气现在再一次反了上来,并且比刚才更加严重,这股怒气没有反应在他的话语上,而是付诸于行动——他抓着二宫的肩膀想也没想就把他压了下去。二宫被他一把推倒在沙发上,但脸色还是依旧很如常,他这幅样子再一次激怒了樱井。


  “你哪都不准去!”樱井双手抓着二宫的肩膀拔高声音,“你要是敢再借着保护我的名义隐瞒我,我就——”


  二宫忽然“嗤”地笑了:“就怎么样?”


  “我就——”


  二宫伸手挽住樱井的脖子一把把他拉下来,在这样的动作下他重心不稳倒在沙发上,二宫顺势起身把樱井按倒,几秒间他们的位置就颠倒了个个儿。


  “sho桑,”二宫把手指压在樱井脖子上,“你看,这样的我都能轻易制住你,更别提那些怪物们了。”


  他把手收回来,从樱井身上起身慢慢挪到沙发一脚,樱井颓然地撑起身子看着二宫,许久才轻声说:“对不起。”


  二宫点点头把脸别过去,假装没有看到樱井的眼神。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樱井凝视他的眼神是多么无力和伤感,突然间二宫也开始无端的愤怒起来,他攥紧拳头又松开,开口道:


  “我把我的力量借给你吧。”


  “你说什么?”


  二宫探身抓住樱井的手,两只冰冷而苍白的手触碰在一起,彼此都被毫无温度的对方冻得打了个冷战。樱井疑惑的看着二宫,“nino?”但二宫并没有回应,只是微微垂下头,像是说了句什么。


  刹那间,一股洪流忽然顺着两只手交接处猛的冲进樱井身体里,这股洪流带着强硬的力量,在他体内四散开来。在洪流的汇入中,樱井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变得“强大”,那是拥有了世界的感觉,他仿佛脱胎换骨,又忽然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这是我的力量。”二宫松开手轻轻地说,“我给了你三分之一,你感觉到了吗?”


  樱井愣了几秒才点头,“这真的是你的力量吗?” 他还沉浸在这股强大的洪流中。


  “我可是恶魔,有什么做不到的。”二宫收回手苦笑了一下,“sho酱,有了它你至少能好好保护自己,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那我现在.....”樱井活动了一下手指,仿佛能看见白色的光在纹路上流动,“到底怎么了?”


  二宫从茶几上拿过一把银色的调羹,食指与拇指捏着,银色的铁棒就弯成了奇怪的角度。樱井接过勺子,仿佛是揉搓细绳一样,调羹在他手中又恢复了原来的角度。他惊异地望着手中的调羹,又望着二宫。


  “就像这样,现在我们都是怪物了。”二宫笑着,嘴角露出尖尖的牙齿。




【不行....太水,下章h吧(?


  有点2Y的味道是怎么回事....都怪我最近看Y2Y太多了】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