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下(四)

【新人物的出场(ฅ>ω<*ฅ)】


  又来了,这种让人厌恶的被注视感。无迹可寻。仅仅是、仅仅是知道,它在看着你。就像深渊,静静地注视着你,无底无尽。只是注视着你。


  松本猛地睁开眼,回到视野里的是车水马龙的夜晚街头,然而他已出了一身冷汗。身边有疾行而过的行人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低声骂了一句又快步走开。他从兜里拿出香烟点上,递到嘴边才发现手不停地在颤抖。


  松本迈开脚,另一只手附在腰带冰冷的物体上。一个星期前他通过关系从警备处申请了一把手/枪,并不是为了做什么,只是他太过痛苦了。一个月来从未停息过的注视,在暗处、在独处时,甚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无处不在,让他窒息,让他近乎崩溃。


  做个了结吧,他走进暗处的小巷,把手/枪上膛,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关键时刻倒能给自己个痛快,他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到,反倒笑了。若是樱井在他身边,定会气势汹汹地说:松润,别犯傻啊!他抬腿一步步往前走着,幽深的巷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但松本知道,那双眼睛仍然在看着他。


  他站住了脚,心一横冷冷地对着空无一人的巷子说:“出来,我知道你在。”没有回应,现在自己这幅样子要是被人看见,估计是肯定会被看成神经病,但松本也顾不得什么了,提高声音又喊了一遍。


  依然没有回应,但松本还是不依不饶地又喊了几遍,就在他僵在原地近乎绝望时,巷子深处忽然一声轻笑不知从何处流出,松本浑身一震,尽量保持着冷静厉声道:“你是谁?出来!”


  “松本润。”那声音继续带着笑意,“你真是厉害。”


  “谁在那里,出来!”松本举起枪大吼道,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别做傻事,松润。”


 

  第二个声音插了进来,松本浑身一震,枪一下子掉在地上。他没有办法不颤抖,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太亲近,哪怕隔了一年的时间没有听到,他也不会忘记这个从小到大一路听来的声音,就连语气也是那么的相似。他顾不得捡枪,抬头四处张望着寻找那个身影。


  然而没有回应,也没再有声音,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松本的幻想,连那被注视着的压迫感也消失了。最终松本站起身,不甘心的擦了把汗,忽然间,又是那个声音突兀地开口:“樱井翔在哪里?”


  这回松本彻底愣了,他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个咆哮在他耳边爆炸开:“快跑松润!”


  就是这个声音,从小到大这个声音从变音期到成熟期的每一个阶段他都记得,但松本现在没有空去想这些。被那句话提醒后,属于警/察的敏锐感回到身体里,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理智,捡起枪像阵风一样头也不回地奔出了巷子。


  等松本的背影越发渺小后,那声音开口道:“不管你是谁,你为什么妨碍我?”


  “那你为何要跟踪松本润?”


  “啊....”第一个声音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在保护那个人类?”


  “谈不上保护,只是如果你要敢动他,我不会袖手旁观。”


  “哈哈哈哈。”那声音笑了,“不要说大话,你也不过是个人类罢了。”


 

  巷子沉默了,接着暗处走出一个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还染了头棕发。他面色如常的环顾着四周说:“那我们公平一点,你出来吧,反正我也不过是个人类。”


  

  “你同我谈公平?”那声音笑得格外开心,“你到底以为自己是谁,值得我去为你打破公平。”


  这么说着,黑暗里也走出了第二个人,在这样幽暗的巷子里也能看出他皮肤很白,但最惹眼的是他的身材,比例匀称良好,与名模媲美般修长的腿包裹在裤子下。他一步步往前走,同时用一双猫眼凝视着对方,面容终于变得清晰。


  “你!是你!”


  他站住了脚,有些不解而警惕地看着对面惊呼出声青年,当他也看清楚青年的脸时,他思索了几秒便笑了。


  “哦,原来在地铁里把我拉起来的人就是你。”


  他们相互就这样认出来曾经只有一面之缘的彼此,在这样的境地中,气氛一下变得非常奇异。樱井从惊讶中拔出思绪,对方则一下松懈般地笑了,露出白色的牙齿。


  “你是人类吧。”他伸出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今井翼。”


  “你不是人类。”樱井看着他,“你是什么?”


  “我是吸血鬼。”今井继续伸着手微笑,“松本润身上的蛛丝就是我种的。”


  樱井猛地退后两步瞪着今井,“吸血鬼?”


  今井往前几步抓住了樱井的手摇了摇,瞬间一股冰凉的触感贴上了樱井的皮肤,他立刻收回手藏在背后,“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然而这句话刚出口,樱井就知道自己有些白痴。


  “我当然知道,”今井把手收回来揣回兜里,嘴边挂着一丝笑,“我跟踪松本润只不过是因为他与去年那件事有关系,并且他也是你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还活着,只是我需要一个方法把你引出来。但是,我没有恶意,我也没想害松本润。”


  “我不相信。”樱井冷冷的说,“不管你是通过什么方式知晓那件事到何种地步,我也没有理由信任你。你故意掉在地铁里,就是为了和我接触吧。”


  今井一下睁大了眼睛,显得十分无辜,“不,那天我受了很重的伤,那是偶然。”这样的表情下,他的猫眼更加生动。


  “偶然?”樱井也笑了,“偶然的掉在我眼前,偶然的被我救起来?那么我要问你,若是我没救你,你是不是早就被地铁压死了?”


  “是啊。”今井直视着樱井承认道,“你救我一次,所以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害你想保护的人。”


  樱井一下子语塞了,他看着今井,今井也大方的让他看着, “随你相不相信,不过我一直在找二宫和也。”今井说,“但是找那个恶魔太困难了,我只能先找到你。”


  “二宫和也?”第二个名字被牵扯出来,樱井顿了一顿,“你不是为了找我……”


  “也有一部分原因吧,但是我找他是为了告诉他一件事,”今井转了转眼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那些家伙来了。”今井摇了摇头,“但我来不及告诉他了,因为——”


  他突然停顿住话语抬头看向远处,樱井随着他的目光扭头,下一秒远处的巨响吞没了寂静,夜空下的东京在这样的爆炸声中震了一震,冲天的黄色火光眨眼舔上深色的夜,映在樱井的眼眸上。


  “果然晚了,已经晚了。”


  他扭过头,看见那只吸血鬼轻声叹息着,眼中充满了深深的绝望和悲伤。



  二宫在涉谷昴走近门的瞬间把白色的刀子抵在他的脖颈上,涉谷浑身一僵,却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惊慌失措或是奋力抵抗。


  “你是来杀我的杀手吗?”涉谷开口问,似乎根本不为二宫的出现而惊讶。


  听见涉谷这么说的二宫突然间不再想吃这个人类的灵魂,这个人类既不贪婪也不恐惧,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非常有代表性的平凡,但没有恶魔喜欢这样的灵魂。


  “是啊。”他把刀收回来,绕到涉谷眼前,“说句遗言吧。”


  涉谷被二宫过于年轻的外表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恢复刚才的淡漠感,“是那个家伙让你来杀了我的吗?”他把话锋一转问到。


  “我不知道。”二宫实话实话,“杀手不会直接接触主顾。”


  “那人死了以后,会去哪里?”


  “由死神带去天国,或者被恶魔拐去地狱。”


  涉谷饶有兴趣地望着二宫,“那你觉得我会去哪里,地狱吗?”


  “没有恶魔会喜欢你这样的灵魂。”二宫忽然佩服起竟能在工作中与目标开始聊天的自己,然而这样的话题实在是提不起他更多的兴趣。


  “哦。”涉谷应了一句,“但我觉得我应该是会去地狱的,因为我和那家伙在一起.....”


  还没说完话,他就腿脚一软坐在了地上,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涉谷迷茫地望着二宫。


   “一种药罢了。”二宫挥了挥手中空空的针筒,“我不喜欢太血腥的方式,刀只是吓唬人。”


   “这样啊,那很好。”涉谷赞同般地点点头,“可我该去哪里呢?哪里能等到那个家伙呢.....”


  他渐渐阖上双眼,悄无声息地卧在地板上,脸色越来越苍白,最后停止了呼吸。二宫叹了口气,“你本不是去地狱的。”他伸出手检查着涉谷的鼻息低声道。


  “该去地狱的是你,二宫和也。”


  二宫一个低头,长刃擦着他的发丝削过去,留下一片烟雾般的痕迹在空气里。翻身打滚后他迅速爬起来站定,隔着半个屋子的距离二宫看见了涉谷昴尸体旁边的男人。


  金光闪闪的衣服实在有些不可恭维,好在衣服主人的脸十分英俊,不然真的就是俗不可耐。这是二宫和也抬起头后的第一个想法,下一秒他凭着本能又一次地避开了男人的攻击。男人的攻击干净利落直逼要害,短短几秒间,他被步步紧逼致死角。


  “就算是人类的残缺身体,还是很灵活。”男人笑着活动着手指,气刃在他指间翻飞,“不过被这刀伤到也会受伤吧。”


  

  那是用气体一样的物质凝结在手指间的刀,对物体并没有伤害,但二宫知道这是驱魔术,专门用来攻击恶魔的法术。虽然现在还是人类的形态,但本质上二宫对这种攻击依然无法抵抗。何况自己还少了一条腿,若是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就无法全身而退。


  “被算计了呀。”二宫又一次躲开了刀弯起嘴角,“暗杀涉谷只不过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找到机会接触从来不露面的我从而杀了我吧?”


  “嗯,你说的很对。”男人也笑了,“那我应该自我介绍下身份了吧?我是泷泽秀明,雇佣你杀死涉谷的主顾。”


  “泷泽秀明。”二宫开口唤着男人的名字,“我的主顾,在吸血鬼之间也相当著名的怪物,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荣幸之至。”泷泽抖了抖衣摆,英挺的五官上有着匀称的笑容,“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杀死你。”


  “吸血鬼为何要杀我?你们的目标应该是那些白花花的跟草原上羊一样的人类啊。”又一个横劈从二宫肩头擦过,“难道我做了什么事么?”


  “吸血鬼没有杀你的理由,不然相叶雅纪不会轻易接受我的拜托,我必须澄清一下,更何况他什么都不知道,我跟他算是旧识,我也知道你们没兴趣去接这样的目标,所以我打了个友情牌。”


  “那个笨蛋要是知道也不会接下来,看来你也有非弄死那个人类不可的理由了。”二宫冷淡的答道。


  泷泽踢了一脚地上的涉谷昴:“人类,就是这样脆弱的自作多情,稍微给他们点好,他就以为自己有多被看重。比如这家伙,我和他搞过一段时间,他就以为我有多喜欢他,真愚蠢。”


  “哦,这样,原来这房子是你给他的。”二宫兴趣缺缺地瞥了一眼涉谷。


  “所以我不理解你为什么非要在这无聊至极的地方白白浪费生命,也不懂你居然为了一个人类而施展那样的法术。但这给了所有想杀掉你的魔物们找到你的线索,所以我才出现在这里。”


  “也就是说魔界因为我的法术察觉到我了?”二宫跳在流理台上居高临下的望着泷泽,坦然自若。


  “毕竟并不是所有恶魔都能使用大魔法镇魂,这就很好推测到底是谁了。而我也是受人之托办事,所以别怪我。”泷泽耸耸肩回答,“要我告诉你是谁吗?”


  “不必,这几百年来我都没忘了他们。”二宫叹了口气,“那你又是因为什么答应与恶魔合作?我觉得吸血鬼并不亲近我们。”


  “你话太多了。”泷泽终于有点腻烦起来,“就像是话匣子,还是那种合不上的。”


  “看来这个问题你不想回答我。”二宫笑了,反手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东西丢了过去,泷泽扭头躲开,发现不过是一个小球。


  “有些事情总是缺少一个导火索而已,其实它们的能量相当强劲。”二宫拉开流理台下的柜子,一股刺鼻的味道从橱柜里散发出来,“涉谷昴早就想死了,你不知道么?”


  “你说什么?”


  “再见,吸血鬼先生。”二宫指着泷泽手中的小球轻声笑了笑。


  火光从小球中喷射而出,点燃了弥漫着天然气的房间,空气被点燃后,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爆炸。顷刻间火球包裹着热浪,灼热的火光向他们袭来将他们吞没。在泷泽的脑海里最后留下的是二宫嘴角的笑容,他看见二宫挽起嘴角仿佛在说:“嘭!”


  “嘭!!!!”


  爆炸在火光中的大楼几乎要被折断,在深夜被冲天的火光染成黄色前,夜色下的东京还被这声巨响凝固着。





【我现在总对自己说:你开心就好......(手动再见



  今天衣老大过27岁生日w希望她能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幸福快乐的活着,我默默追逐她就好❤】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