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下(一)

【开始前的话:

 

这个故事里有人物的喜怒哀乐 有他们在故事里的人生 我是故事的编织者 但我绝对的尊重每一个人物 因为这是同人 因为这是我最爱的两个男人】





正文: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死潜伏在我们的生之中。”

  他轻轻地合上《挪威的森林》,抬起头,夕阳从被晚风吹起的白色窗帘里透出来,日暮下的城市被磨去了锐气,染上一层温软的黄光。

  “先生,图书馆要闭馆了。”图书馆管理员的提醒在耳边响起。他站起身,拉开椅子,拿着书走过长排书架,假装没有看到躲在书架后的jk们偷偷瞧着他笑,把书放回书架上。

  太阳在水平线下几乎要消失,他走出图书馆,对着微风伸出手,阳光照射在他微微透明的手指上,把他手上的戒指也照的闪闪发亮。他终于忍不住笑了。


  【活着,或者死去,你想选择什么?】

  他看着二宫和也在他身前痛哭流涕,他想伸手拍他的肩膀,他想告诉他,他还想和他在一起。

  黑色的羽毛从头顶飘下,他抬起头,房间一角悬浮着黑衣的小死神,手中正拿着一把剪刀。“走吧,樱井君。”死神说,“他看不到你,因为我在。”

  “我不走!”他拼命摇头。

  “我要留在人间。”

  “我要和这个恶魔在一起。”他用虚无的身体抱着痛哭的恶魔,低声说。

  死神用他所看不懂的眼神看了他很久,“那么,你想变成永远徘徊在人间的鬼魂吗?”

  “我不在乎。”

  “既然这样,我强把你带走也没有用。”死神叹气道,“留恋在人间的鬼,都不会长久的,你会慢慢消失。”

  他语塞了,随即又重复了一遍,“我不走。”

  死神欲言又止时,二宫和也忽然停止了哭泣,他从地上站起来,“大野智!你出来!”他尖声大喊。

  “别躲了,我知道你在这里,”二宫继续说,“我知道你要带走樱井翔的灵魂。”

  大野从房间一角走出来,和二宫对视着。

  “把他给我....”二宫望着大野,“大野,把他给我。求你了。”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对你们都是很痛苦的,他会变成徘徊人间的孤魂,和你在人间尝尽孤独后消散。”

  “不会的,大野,你知道我是谁,我做得到。”二宫呆呆的看着他站立的地方,虽然他知道,他看不见自己。

  “nino,你当真吗?”死神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变动,他惊恐的看着二宫,“你真的要...吗?”

  “既然我遇见樱井翔是命,”二宫摇着头,“那么我也注定逃不过回到那里的命,但总比在人间忍受几百年的孤独好太多了。和他在一起,证明我至少还活过一回。如果我逃不过命时,我就会把所有的一切解脱。”

  他不太明白二宫与大野的谈话,但这已经没有必要了,大野在长久的沉默后,挥了挥手——

  “翔!”二宫看着他,终于露出了一丝悲伤的笑,“你——”

  “我愿意,我愿意的!”他拼命的点头,“孤魂野鬼也好,百年孤独也罢,我都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

  二宫重重地摇了摇头,“不会的,翔桑,我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他走过来,奇迹般的,二宫握住了他的手。

  白色的光自二宫手心漫出,从他的手上渡过,像一层光环把他的身体全部笼罩。暖流布满他的身体,不,是逐渐填满他的灵魂。他感觉自己身上的虚无感逐渐消失,“肉体”的实感回到了他的身体 ,二宫的手紧紧的握住他的,就像是在给他注入新的生命。

  二宫凝望着他,用那双红色的瞳,他在那双眼睛深处看见了悲伤、欣喜,还有义无反顾的决绝,他看不懂这眼神,但他相信二宫和也。不知多久后,二宫松开了他的手。

  他看见自己肉色的手,冰冷却真实,他看见玻璃窗上反射出自己的倒影,他看见二宫和也对他说:

  “欢迎回到人间,樱井翔。”

  

  退勤时间的电车上挤满了上班族和学生,樱井两手空空倒也不占地,就乖乖退到了车门角落边,望着街景发呆。

  初夏的夕阳是稍微强烈一点的,打在商业街巨大的屏幕上,黄色的柔光让山本郁月美丽的五官分外动人。短短一年,这个新人主播就以她专业的播报水平被广大观众喜爱,晋升到了晚间档。

  樱井扭过头,把视线收回来。车厢中所有人的脸都是麻木而疲惫的,在这世间的他们为了活着而奔波。樱井曾经喜欢俯瞰着这一切,但现在他才明白,能够在人间活着也是多么来之不易。

  电车停下后,拥挤的车站因为人员的流动交替而变得更加混乱,樱井被人流簇拥着推出车厢,尽管已经一年了,他还是很不擅长与为了生活拼命的人争抢。终于关上车门后,樱井把挤皱的淡蓝色的外套扯平,这是二宫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虽然樱井知道,他的容貌已经不会再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改变了。

  最初时,樱井常常望着镜子里那个年轻人发呆,但他终于习惯了这样的改变,他知道,他的青春回来了,并且永远不会再离开。死去的肉体带走了衰老和病痛,留下的是他曾最耀眼的容貌。

  这样的生命究竟是否正确,樱井已经不想去探究。他远离了一切曾与他瓜葛的人世事物,这并不是逃避,只是他从内心知道,他已经不再属于这人间,他只不过是游离在人间的过客。但这是他所选择的路,他放弃了轮回,和二宫和也一起,不老不死,彼此作伴。

  车站里的人流来来往往,樱井袖手站在站台边,掏出口袋里震动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二宫的一条讯息:“今天我有点事晚回家,晚饭自己解决。”

  樱井被二宫可爱的颜文字逗乐了,他正思索着该如何回复时,一个沉闷的落地声忽然从站台边传来,随后人群发出了一阵骚动。

  “哎呀,怎么掉下去了.....”“快叫站台乘务员!”“车要进站了。”“救人啊!”

  透过人群,樱井看见站台下的轨道上趴着一个人,大约是个男性,看不清脸,但樱井发现他在初夏的季节里穿着黑色大衣,轨道上还掉落着一顶黑色的帽子。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的看着,但没有一个敢做些什么。

  “喂,快起来,车要进站了!”

  那人一动不动,似乎是昏了过去。人群越发的焦急骚乱,但站台乘务员迟迟没有出现,时刻表上显示,列车还有五分钟就要进站。

  樱井挤开人群,凝视着男人。他略微思考了几秒,单手一撑翻下站台,人群又发出了一阵惊呼,樱井走到男人身边蹲下,拍了拍他的肩唤道:“你还好吧,能站起来吗?”

  男人一动不动,樱井叹了口气,抓着男人的肩膀把他扶起来,男人的体温非常低,樱井觉得好像碰到了冰块一样,但他没有时间去多想,一边架着男人一边招呼着站台上的人搭把手。终于有几人放下包,同樱井一起把男人拉扯了上去。

  血腥味,樱井从男人身上抽回手时才发觉到这淡淡的味道,没有人比他更对这味道熟悉。那个男人流血了,虽然穿着大衣,但樱井知道,他流了很多血。

  隧道那头已经远远传来列车行驶时的“隆隆”声,振动也越来越明显。樱井慢慢走到轨道一边,黄色的灯光已经格外耀眼,站台上的人对着他焦急的叫喊,他弯腰捡起帽子,双手一撑爬上站台,几乎同时,身后进站的列车呼啸而过。

  站台上的人像看着怪物一样瞪着他,樱井只好把帽子递给身边一位OL,她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莫名其妙的接过樱井递给她的帽子。

  “把帽子给那个人。”樱井简短的说,随即挤出人群。远远的,迟到的站台乘务员们正跑过来,樱井叹了口气,把月票在闸机上一刷,出了站。



  听见钥匙扭动门的声音时,樱井正泡在浴缸里,自那时以后,他就喜欢上了整个没入水中的动作,这样做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回到了最初诞生的地方,让他有种生命的感觉。他从水中探出头,跨出浴缸,湿淋淋的站在光滑的瓷砖上。

  充满雾气的镜子里若隐若现的映着一个尖下巴大眼睛的年轻人。开春时樱井染了一头棕色的发,并稍微烫了,这样做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一些,因为现在的他外表与眼神格外不相称。但二宫说,他更喜欢原来的樱井翔。

  樱井推开浴室的门,虽然是曾经同山本郁月住过的房子,但除了格局外家具装潢都换成了新的,当他走到客厅时,二宫正盘腿坐在地毯上玩电视屏幕联机的xbox,左腿的假肢从睡裤里露出金属色的光。

  “不是说今天回来的会晚一些吗?”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蜜瓜苏打贴在二宫脖颈上,惹得二宫“丝”得一抖。

  “今天、提前结束了....”二宫接过饮料漫不经心的扣开,“没做什么事。”

  “新工作?”

  “算吧,但还没开始,只是去看看。”

  樱井在二宫身后坐下,抱住了二宫纤细的身体,同今天在车站碰到的那个男人相比,二宫的身体更加冰冷,但是樱井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温度。

  “相叶送你回来的?”二宫身上有股被常年洗涤过的衣料特有的味道,樱井把手绕过二宫腋下环住他,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倚着他。

  二宫随意的点头,指了指放在流理台上的盒子,“我让相叶从六本木买来的。”白色的塑料袋上印着一家拉面名店的标志。

  樱井没有回答,只是抱着二宫的身体轻轻摇晃,二宫叹了口气,暂停了游戏抓住樱井的手。

  “别瞎操心了,没事的。”

  新的工作,樱井知道这个词真正的含义——每当二宫和相叶开始联系的时候,就是二宫要做他真正工作的时候。他们平时一个是国民瞩目的明星,一个是默默无闻的打工仔,但二宫会在夜色降临时变成杀手,他必须依靠做杀手获得灵魂,这是作为恶魔的他继续呆在人间的唯一办法。

  “总会担心的啊....”他把头埋在二宫脖颈处摩擦着,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但是樱井依然害怕二宫会被再次牵扯进阴谋里。他和二宫的相识开始于一场暗杀,而他的生命也终结于这场闹剧,所以樱井才格外担心。

  可是二宫从来不肯把任何事告诉樱井,这一点樱井也知道。包括樱井曾问二宫他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才让自己重新获得了实质的身体,但二宫对这些始终守口如瓶。他唯一告诉樱井的就是他是死去的鬼魂,除此以外的事他都缄默不语。

  二宫转过头,搂住樱井的脖子慢慢凑近,在这极近的距离下,樱井清楚的看到二宫根根分明的长睫毛、深棕色透明的大眼睛,他嘴角的痣随着薄薄的嘴唇弯曲而被牵动,白皙的皮肤像女生一样光滑紧密。真是好看的不得了,樱井这样想着,主动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二宫的吻很缠绵,一年来樱井才慢慢发现虽然二宫没有碰过女性,但他身上自带了天生的魔性。两人搂抱在一起,逐渐把这个吻加深至唇齿交织的程度,樱井压着二宫把他放在地毯上。二宫在吻的空隙间咧嘴笑了,他就像是樱井怀里的小猫一样蹭来蹭去。

  “sho酱,”他的棕眼睛里闪着光,轻唤着樱井。

  樱井抓住二宫的手,十指相扣间,无名指上两枚银色的戒指闪闪发亮。

  初夏的风从还打开的窗户里溜进来,带来这生机勃勃的人间里生命的味道。






【那句话就是本文第一句啦 老夫老妻写着真顺手w

  下部有很多新的人物新的cp,没准会被我搞成J系同人?(不

肯定有模特,怎么说我也是写模特出身的,一定要把这个cp安利给你们( •̀∀•́ )一点也不冷哦!

  跟上部紧密的剧情线相比下部对我就是未知数,我什么都没想好,都是你们要看下部,难道就一点也不好奇我的新坑吗?(大哭 所以不能指望我像上部一样勤奋地更了(摊手

  PS: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写的越来越不好看了?......_(:з)∠)_个展的事情搞得我心都飞去上海了】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