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文】老师VS老师

【没错,的确有人猜出来那句话了,是我相方(她的ID太难了我打不出来QAQ),我保证我没放水,但这人真的可怕,一句话就说出来了都不带提示的,难道她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奖励自然内部解决,尽量把她要求的故事背景和梗都写出来了,走正经搞笑,希望她喜欢,我尽力了


  梗:高中老师x家教 背景和桥段经过了我的整理】




“老师!!”


  川原小梅从二层卧室的窗前朝大路上走过来的男人猛得招手,听见小梅的叫声,男人也欢快的挥了挥手,脸上的笑格外灿烂。


  小梅妈妈把门打开,迎着来客进屋,刚走进二层的卧室,早早坐在书桌前的小梅立刻跑到男人身前说:“樱井老师,快救我啊!”


  “干嘛这样慌,难道你没写完我给你留的题?”樱井半开玩笑地问道。


  少女跺了跺脚,“老师,怎么办,这次的数学考试又挂了.....”她的脸上出现一幅快哭了的表情。


  “不是吧?”樱井抬头看了眼小梅,“不都做了那么多题吗,上次不也及格了?”


  “可是二宫老师出题真的一点套路都没有....”小梅从书包里掏出卷子递给樱井,“你看,这是老师你教给我的方法,用在二宫老师的卷子上就完全没用了,他出题一会儿简单一会儿难的....”


  樱井接过卷子细细的看了看,打着49分的试卷错的惨不忍睹,小梅也是一副委屈的表情。樱井叹了口气,“这的确不是你的问题,这份卷子有点刁钻了,你做不好情有可原。那个二宫老师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吧?”


  “是啊!”小梅趴在桌上抱怨道。樱井忍不住笑,问:“这个数学老师是新来的吧,小梅好像对他很苦手的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超苦手——”小梅频频点头,抱怨的话语一下子冲出口,“二宫老师他长得很帅,在我们女生之间蛮受欢迎,但他讲课很快,思维很散,我跟不上他的步子。而且他出题跳跃性很大,大家说因为是他从东大毕业的缘故才这样的,不过他人也蛮有趣,还是我们学校棒球社的教练呢。”


  “人气这么高?”樱井插嘴道,“ 难道比我帅吗? ”


  “溜肩才不帅呢!”小梅做了个鬼脸,“而且庆应毕业的居然来做家庭教师,不是更奇怪吗?”


  “川原小梅同学,你这么说对得起良心吗?是谁把你的数学从30分拉到及格的呢?难道不是你的家教吗?就凭这点,我也比那个二宫老师强太多吧。”


  小梅吐了吐舌头,扭过头不再讲话。


  半年前的小梅差点因为数学成绩期末考试不及格留级,小梅爸爸东找西找给不知从哪里请来一个家教。小梅记得很清楚,那天回家她看见一个三十出头穿着休闲西服的男人一边喝茶一边翻小梅的期末卷子,半晌抬头对小梅笑着说:“初次见面,我是樱井翔。你的字很好看。”


  樱井说他是从庆应毕业的,但小梅在他吃饭的时候从来都看不出这一点。樱井长得挺帅,但没结婚,甚至没有女朋友,这一点小梅怎么逼问都没有用,他嘴巴很严,甚至要不是因为不小心看了樱井的简历,小梅都没想到原来樱井曾经是一家外企的经济咨询师。


  川原小梅同学的家庭教师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但小梅很喜欢他,因为樱井是一个认真的老师,他会把学校里的老师匆匆带过的知识点给小梅重新讲解,还会给小梅做他自己出的题。比起学校的老师,小梅更喜欢樱井的教学方法,在遇到一些生活上的问题时,樱井甚至能帮小梅出谋划策。小梅打心眼里喜欢自己的这个家教。


  “出这么难的问题,这位二宫老师也太过分了吧?”樱井放下卷子连连叹气,“要不小梅同学跟他说说看?”


  “无理无理.....”小梅趴在桌子上,“二宫老师很讲话厉害,不知怎么的就能被他带跑,每次到最后感觉不占理的是我们一样。”


  “怎么可能啊哈哈哈哈~是小梅自己太弱了吧!”樱井一点也不客气的哈哈笑道。


  “才不是!”少女气的直起身拍桌子大叫,“既然樱井老师这么有自信,那不如明天去学校见二宫老师一趟试试看好了!劝他改变一下教学方法,做不到的话老师就去街边当yattaman发传单!”


  樱井看着一本正经的少女沉默了一会,再一次“噗嗤”笑了出声。


  所以说为什么要答应自己学生无厘头的挑战呢?樱井默默仰头站在校门前,彼时正是上午,学校里都是学生。他有点后悔,但刚要转身时小梅远远的挥着手跑来:“老师!!”


  牙白呀牙白,樱井恨不得把自己扇个几巴掌,事到如今他也只好任小梅把自己拽着带进学校,四周有人惊讶的看着这副情景。但小梅却毫不在意地说:“二宫老师现在正在别的班上课,樱井老师就先去办公室等着好了。”


  就这样,樱井被小梅带进教学楼并丢在了办公室里,也是因为是上课的缘故,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小梅指着一个座位说:“这就是二宫老师的座位,他一会就来,拜托了!”


  她把自己的数学卷子也一并塞到樱井手里,风一样的跑了,留下哭笑不得的樱井。


  好吧好吧,都已经这样了也没办法了。樱井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打量着小梅的数学老师二宫的座位:收拾得干干净净,简易书架上摆着几本数学书和资料。樱井翻开桌面上数学书的第一页,干净的纸上写着“二宫和也”四个字。角落里还有一个黄色的便当盒,这么看来,也许是出自一个女性之手?哎呀呀,果然也是有家室的人呢,说不定能好沟通一些。


  “你是谁?”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背后有个声音冷不丁的窜出来。


  樱井一个哆嗦,慌忙转身,斜挎包从桌面上扫过去,“碰”得一声,便当盒被扫到了地上光荣阵亡。樱井欲哭无泪抬起头,办公室门前小个子的男生撇嘴看着他,脸色有些发黑。


  “对不起对不起!”虽然这个男生看起来是学生,但樱井还是连忙道歉,“这是二宫老师的便当吗?我不小心——”


  “你是樱井翔?”男生打断了樱井的话走到他身前,“川原小梅的家庭教师?”


  “你怎么知道.....”


  “川原同学告诉我今天她的家庭教师会来就我出的试题和我讨论一下教学方法的问题。”男生淡淡的说。


  “你出的....试题?”瞥见男生怀里抱着的数学讲义时,樱井猛地打量了一番这个看起来十几岁的男生,终于明白过来。


  “二宫——老师?!”


  男生像是嘲讽般的抿起嘴,“没错,樱井老师。”


  一股汉堡肉的香气铺面而来,樱井不用低头也知道,那是掉在地上的便当里散发出来的香味。


  别说,还挺好闻。



  “真的真的很抱歉。”


  午休时间的天台上,二宫拿着刚从食堂小卖店买来的炒面面包默默看着对他道歉鞠躬的男人。“算了没事.....”二宫慢吞吞的拆着炒面面包的包装,“反正也只是一份便当而已。”


  樱井这才直起身,二宫看着樱井,心里却有点小小的惊讶。这人大约三十岁上下,长相十分好看,谈吐很有教养,感觉得出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且经济条件良好,就连背着的背包也是个高档牌子。没想到竟然是个家庭教师。


  难不成现在的家庭教师质量都这么高了?二宫心想。


  “那个,我今天来是因为我看了我的学生小梅的卷子,我觉得对于高中生来说这份卷子出的问题太难了,而且听小梅说您的教学方式非常快,我想对于小梅这样的学生来说,您的方法并不能让她学好数学。”


  樱井的话有点咄咄逼人的味道,直接了当的指出二宫作为老师的问题,让二宫有点不舒服。但这人的口气又非常诚恳,并不像是故意要找二宫的麻烦,所以二宫沉默着听完了。


  “所以,”在樱井说完话后二宫才慢慢开口,“樱井老师是觉得我的教学方法有问题吗?”


  “我不是在质疑您的方法,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方法并不适合每一个学生,就像川原同学,她的能力还达不到学习过难的试题,难道二宫老师不应该选择比较基础的题吗?这样对学生高要求,是会起反作用的。”


  “哦?”二宫眨了眨眼,嘴角忽然弯起一抹笑,“樱井老师知道这所高中的偏差值在县内多高吗?”


  樱井愣了愣回答:“第一。”


  “没错。”二宫捏着面包,“每年从这所学校考上东大,庆应,早稻田的学生与其他学校相比可以说是相当的多,也就是说,这学校的实力不可小觑。”


  樱井沉默的听着二宫的话,二宫继续道:“因为试题过难而成绩下降——川原同学这样的例子在我的学生中不在少数,但是,我的教学方法是建立在我相信他们能力的基础上,既然具备进入这样一所优秀学校的能力,为什么还不把这种能力继续发挥出来?”


  “也许从分数上来看结果并不乐观,但是我的学生在我的教学方式下,实际能力已经提高了很多。起点决定了目标,他们的起点不低,我只是替他们为考上一流大学做准备。”


  “而且,”二宫与年龄不符的脸上忽然绽开一个笑,“我本人也是这样过来的啊,作为东大毕业生,这难道还没有说服力么?”


  小梅说的没错,这个人能把话讲的让人毫无反驳之处,本来是自己占理的事情,从他口中说出来,再配上这样的笑容,让樱井竟觉得自己是错的一方。


  “二宫老师——”


  樱井正要重新开口,二宫打断道:“樱井老师,我真的很饿了,就算便当没了,难道连炒面面包都没法吃了吗?”


  樱井顿时尴尬的卡住了,二宫绕过樱井身边朝天台的小门走去,“有机会的话,樱井老师再来探讨这个问题吧,我要下去了。”


  他背着身朝樱井挥了挥手,这动作在樱井看来,好像嘲讽一样。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樱井瞪着二宫的背影,竟一句话都憋不出来,完败。比想象中惨了125万倍,绝对的完败。


  至少要说点什么呀,难道你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下一秒,一句话就从樱井嘴里冲出来,甚至连樱井自己都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便当、二宫老师,明天我给您做一份新的便当!”


  二宫回过头,惊讶地看着樱井。


  你个傻子。樱井对自己说。


  


   第二天,川原小梅同学在通学路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溜肩、一如既往的绀色休闲西服、微卷棕发和斜挎包,还有手里红得扎眼的——便当包?


  “樱井老师?!”


  樱井看见迎面惊叫的少女,露出一副“总算等到你”的表情,接着快步走到小梅身前把便当包递给小梅。


  “这是?”小梅傻傻地接过便当,摸不着头脑。


  “给二宫老师。”樱井急促地说完,小梅还来不及说一句“老师你的领带歪了”他就大步走了,好像身后有人追一样着急。


  “所以,”午休的时候小梅把便当转交给二宫,后者脸上出现了一副玩味的笑,“他说是给我的?”


  “是啊,但是樱井老师把这个给我以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二宫忍住笑点点头,示意少女回班,等小梅走了以后他打开便当包,却觉得有点不对劲。这小小的盒子不知为何散发着一股怪怪的味道,二宫把盖子打开,便当盒里的东西吓了他一跳。


  仔细一看,这都是什么呀!这个黑乎乎的是鸡蛋吗?那个紫色的可怕物体又是什么?茄子,甘蓝?肉块里好像还有血丝,还有这个米饭,为什么看起来格外得像——石子儿?


  天啊,难道是这个人昨天被他气得恼羞成怒,于是今天打算做这玩意报复自己?二宫忍住恶心的感觉,把盖子打算扣回盒子上,没想到这满满一大盒便当分量太足,根本扣不回去。


  二宫又拿起便当袋,里面掉出来一张纸,他捏起纸条展开,上面用工整的字体写着一段话:


  “对于昨天的事情,我再次向您真诚的道歉。这些都是我亲自做的饭菜,希望能弥补我昨天的错。以后有机会,希望还能和您探讨教学问题。请务必,好好品尝。樱井翔。”


  “这一定是报复吧.....”二宫再次扭头看了一样那份“黑暗料理”,一阵恶寒。


  第三天。


  二宫盯着桌前的开杯乐泡面默默不语,正巧来办公室递作业的有村同学奇怪地问:“二宫老师怎么不吃自己做的便当了?”


  二宫抬起眼正要说话,忽然门口走进来川原,手里拎着的东西让二宫看了一阵激灵。

  


  “二宫老师,这是樱井老师托我给你的便当!”


  有没有搞错,他就是对我怀恨在心吧!二宫在心里大喊着接过了便当。他掂了掂,好像比昨天分量还大。


  第四天。


  川原小梅在回家路上遇到了等她的樱井,还没打招呼小梅就跑到樱井跟前说:“老师,明天你可别再让我递便当了!”


  “怎么了?”


  “二宫老师请假了,”小梅把红色便当包递给樱井,“理由好像是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樱井瞪大了眼睛一副震惊的模样,“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小梅耸耸肩,“话说回来,樱井老师,你和二宫老师的谈话结果到底怎么样,你们谁说服了谁?”


  与此同时,某个公寓的房间里,某个青年一面看着开杯乐一面叫到:


  “樱井翔,你一定是在报复我吧?!”

  




  所以,樱井老师与二宫老师的初次对决,到底是谁赢了?小梅望着扮成Yattaman在路边发传单的樱井,半天也没想明白。


T.B.C


【她喜欢的话我继续写,今天nonno上的糖好甜,感觉还能再爱125617万年


  至于川原小梅是谁?我的小私心——我的初恋】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