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二十)完结章+【莫名其妙的?】

 【半年后】

  永无止境的雨和阴沉的天空仿佛成为了记忆里的存在,初夏的风夹杂着空气里阳光温热的味道拂过城市,吹在松本脸上,丝丝缕缕撩人心痒。

  他关上车门下车,走进花店。这样好的天里,花店门口大把大把各种各样的鲜花更加争奇斗艳。门里打工的小哥看见松本来了,放下花洒笑眯眯的问:“早上好啊?”

  “早上好,”松本也笑着回应,“我定的花到了吗?”

  “早就好了,您等着,我给您包去。”小哥擦擦手说,“您先找个地方坐坐。”

  小哥一溜烟跑到了后屋,松本左右看看,挑了一角的板凳坐下,却正好对着花店里的小电视,正是八点钟, “早间新闻三十分”的片头曲响了起来。

  出现在屏幕画面上笑靥如花的漂亮女人微微低头道:“观众朋友们早上好,我是见习主播山本郁月。”

  松本心情复杂的看着屏幕上的女人,叹气一笑。

  “就半年前伊佐那雅介事件一案,今日东京检察院正式向东京地方法院递交了起诉申请,指控伊佐那雅介涉嫌贪污、故意杀人、倒卖军/火毒/品及泄露国家机密等数十项罪名。若起诉成立后十日内,将开庭正式审判此案。”

  “真是轰动全国啊。”在山本郁月停顿后,她身旁的评论员补充道:“警方掌握了线人的证据后,在横滨追捕伊佐那的途中,伊佐那的车因失控与迎面来的卡车相撞当场死亡。”

  “是的,据说当时伊佐那在交火中已经中枪,所以体力不支无法驾驶车辆导致了车祸。”

  松本静静地看着新闻,不自觉的握拳,指甲钳进肉中。

  “此后警方根据线索,在伊佐那雅介的东京住宅中获得了大量证据,包括证明伊藤彻的被害事件主谋为伊佐那雅介。”女主播转头道,“您怎么看?”

  “嗯,伊藤彻与伊佐那雅介相互勾结多年,利用职权之便做了许多狼狈为奸的事,多亏各方努力,才能揭发他的罪行。”评论员说,“为了线人的人身安全警方没有公布其身份,但是我们猜测一定是伊佐那雅介长期的反对者做的。山本主播怎么看?”

  “我个人对整个案件的真相并不了解,但对于伊佐那我有一些个人看法。”山本郁月说,“有许多人因为官僚斗争丧失了自己重要的事物,甚至生命,所以在我看来,伊佐那雅介是不能被原谅的。”

  她最后一句话的口气中似乎透着某种愤怒,但还没被人捕捉到时就已经转瞬不见。微笑又回到她美丽的脸上,山本郁月翻了翻稿子继续说:“本台将持续追踪报道案件的受理后续,那么接下来——”

  “哎呀!”小哥的声音出现在松本身侧,“您也喜欢山本主播吗?”

  松本回过头,小哥抱着一大捧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在新人主播中人气最高的晨间播报员山本郁月小姐,我是她的大饭。”

  松本把目光重新投回屏幕上,美丽的女人双瞳神采奕奕,他点点头道:“是啊,确实是很棒的主播呢。”

  “给您花。”小哥连忙把花递给松本,“我多一句嘴,这么好看又鲜艳的花,和您衣服的颜色不太配。”

  松本接过那一大捧红黄相间的花束,又看了看自己身上黑色的西服外套,“挺合适的,”他轻声说,“毕竟是去见逝者啊。”

  
  如此晴朗的天,似乎和扫墓这件事气氛不太相合,松本润把花束和手里的袋子放在墓前,又左右环顾确认墓园管理员不在,才点燃两只烟,一只自己叼着,一直放在墓上。

  “半年了啊。”他看着墓碑上描着金边的三个字,喃喃自语道,“你这家伙不在也有半年了。”

  “给你带了涉谷那家的荞麦面,你最喜欢的。”松本蹲下指着袋子说,“这回你也不用担心体重了,可以随便吃。”

  “你说说,我怎么就会觉得你聪明呢?”他一口口抽着烟说,“真傻啊你,竟然打死了伊佐那雅介,这件事害得我们上下奔波才瞒下来,可是你就这么一走了之了,我真想打你一顿。”

  “知道吗,那之后所有人都过得很好。相叶雅纪把伊佐那的罪证递交了警方,今天检察院已经起诉了。郁月也成为了新闻主播,她播新闻的样子真像当年的J大校花啊。我也因为这个案子立了大功,做了警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可你却不在了。” 松本单手扶额低声继续说。

  “我当时都不想去你的葬礼,我不想看见我认识的人都为我最好的朋友哭泣,我也想告诉所有人,你不是因为车祸走的,你是个英雄。可我不想你成为那个英雄,”松本抚摸着墓碑上“樱井翔”三个字的刻痕,“我只想让你能和你爱的人过平淡无奇的一生。”

  “二宫和也后来找过我,他说他想把你曾经的那个家买下来,你猜我怎么做的,我替他跟你家说了,你父母同意了。你看,在这世上,爱你的人其实有那么多啊。”

  放在墓前的烟已经燃断了一大截,松本也抖了抖手里的烟蒂,从包里翻出一本书放在墓前。

  “你高中时一直很喜欢的村上春树,那天我路过书店买了一本。我不喜欢这些,但我记得你拿着这本书给我看了一句话,你说你很喜欢它,当时我还岔你酸唧唧的呢,”松本笑了笑,“不过现在我可懂了。”

  白色书皮的《挪威的森林》静静躺在墓碑前,与红黄色的花束相交呼应,格外扎眼。

  松本站起身,把烟蒂暗灭,扬起头,感受着风吹拂过他的脸颊,发出呼呼的响声。

  夕阳把城市染红了半边,风从楼与楼的缝隙间吹过,像是在低声说着什么。

  二宫脱下便利店的围裙,走出便利店。沿路小街因为夏天的到来都摆出了各种各样的食品小摊,傍晚食物的香气弥漫交织在一起,格外的有食欲。

  “nino,荞麦面是刚出锅的,来不来点?”做面的大叔一旁招呼道。

  二宫笑着摇头,“今儿吃了一次,不用了谢谢!”

  “扇贝特价哦~”见二宫没买,水产店的小妹见缝插针地说。

  “那就来点新鲜的吧。”二宫想了想说。

  回家的路上,天色已经暗了,路灯的灯光照在小路上,二宫拎着一袋子扇贝慢慢走着。

  一只大的吓人的乌鸦忽然俯冲着从他身侧飞过,二宫顺着乌鸦目光转到路灯上,一个瘦小的影子单脚站里在路灯顶部。

  “很久不见。”大野智笑着对二宫说。

  “要回去了吗?”

  “是啊,灵魂已经回收很多了。”

  二宫仰望着大野,“谢谢你,智。”

  “在人间快乐吗?”大野问。

  二宫伸出手,无名指上的银色圆环闪着光,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就不用谢谢我。”大野长叹一声,把目光放远。远处,巨大的看板上相叶雅纪精致的脸仿佛在俯瞰整个人间。

  他再次向二宫笑了,转瞬消失在原地。



  二宫把扇贝放下,打开房间的灯,亮堂堂的房间和半年前已经大相径庭。他走到放在客厅一角的灵位前,跪在软垫上。

  灵位上放着一枚戒指,内侧刻着S.S,照片的男人笑的很温柔,就像在看着他一样。

  他伸出手,轻轻用小棒敲击了一下,双手合十,“我回来了。”他低声说,嘴角绽开一丝微笑。

  灵位前的戒指忽然动了动,紧接着像是被什么托起来一样,凭空浮着。一只手顺着戒指慢慢出现,然后是白色的光所凝成的人形,最后人像的脸与灵位照片上那张笑着的脸再无异处。

  “欢迎回来。”

  樱井翔笑着对二宫和也说。





  墓碑前的书,仿佛是被风吹开一样,“哗啦啦”地翻到了某一页。

  【上部完】



愿意看废话的下拉吧




【莫名其妙的?——在人间 的起点:

三月份时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叫做写手精分试炼七题的东西,有两道题随手写了一下,写完以后觉得不写一篇文对不起这个脑洞,这就是在人间的起点】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附近的居民说那栋闹鬼的房子里住了一个打工族。房子里原先的住户叫樱井翔,是因为车祸去世的上班族。

  早上打工之前二宫和也在樱井的灵位前拜了拜,然后抓起包下楼拿脚踏车。

  路过教堂时他冲相叶雅纪打了个招呼,新人神父揣着十字架向他笑到:“nino怎么还在这里呆着?”

  “没办法啊,我回不去啦。”二宫飞快的蹬车踩过去。

  午休的时候在包里发现了一包pocky,他疑惑自己是不是忘了还没吃完,顺便又在包深处发现了热好的饭。

  “nino的女朋友真贴心啊。”店里的前辈拍着他的肩膀说。二宫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结束打工后二宫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一个荞麦店,但他没进去。

  “nino!今天超市扇贝特价!”身边的欧巴桑这样说。

  二宫想了想,买了一兜。

  回家的路上的小巷黑漆漆的,路灯一闪一闪,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乌鸦落在灯上。二宫抬头望着乌鸦笑了笑。

  “ohno桑。”

  乌鸦旁边出现了一个圆脸的小个子男生。

  “你好啊恶魔先生,尾巴露出来了。”

  二宫和也把装着扇贝的袋子往后藏了藏,挡住露出来的尾巴。

  “在人间过得还好吗?”

  “很好,虽然没有灵魂可以吃。”他扬起头说。

  “谁叫你私自把要升天的灵魂藏起来了,要不是我们帮你,你早就被地狱抓走了。”乌鸦开口呱呱叫。

  二宫和也笑了笑,然后朝乌鸦和死神摆摆手,“我要回家了。”他说。

  他的出租屋灯还亮着,附近的居民都说这是曾经屋里出车祸去世的主人太孤独,在闹腾。他用钥匙打开门,把扇贝丢在地上,气势汹汹的喊:“死胖子,别浪费电费!”

  屋里飘出一个白乎乎的朦胧影子,渐渐凝集成人形,和灵位上的样子一模一样。

  “我错了恶魔大人。”男人一脸委屈,“因为nino还不回来我就很无聊嘛。”

  二宫和也看着樱井的表情,撑不住了,“得了吧,赶紧给我把便当盒洗了,我去做扇贝。”

  “yeah!”樱井拎起二宫的包一蹦一跳跑进厨房,“最喜欢ninomi啦!”

  二宫和也嚼着pocky,藏不住的尾巴一甩一甩,“真不知道我怎么看上你个死鬼。”

  樱井翔又从厨房冲出来,搂着二宫亲了一口。“还好是我先告白的,死鬼和恶魔不是挺配的吗~”

  “丑色狼我打死你!”

  “我已经死啦!”樱井翔飘了起来,围着小恶魔转来转去,“但是和nino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

  小恶魔举起的手停下来,头上的角似乎变红了。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二宫和也在樱井翔上班的会社楼下的便利店打工,而樱井翔每天下班都来这里买烟。但他从没跟樱井说过话。

  “店员总是你啊。”某天樱井翔笑着看了看二宫的名牌,“二宫和也桑是吗?”

  “是啊,叫我nino就行。”二宫和也胡乱点头应付道。

  樱井没注意这点,他只是付了钱就走了。二宫知道他是公司的部长,很多人都看好他,他很忙。

  二宫和也觉得他和樱井翔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会和樱井有交集。而且他有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但是樱井常常来店里,而且专挑二宫当班的时间来,不是买烟就是蹭本杂志,总之必须要和二宫说上两句再走。

  时间长了,二宫渐渐对樱井有点好感,他觉得这个人很温柔。   某天下班的时候下雨了,二宫没带伞,走在路上,忽然身边停下一辆车。车窗摇下来,里面是樱井的脸。

  “快上来!”樱井说。

  二宫想拒绝,樱井直接打开车门把二宫拉了进去。二宫浑身都湿哒哒的,弄脏了樱井的车座,可樱井毫不在意。

  他把二宫带回了家,还给他擦头发,借他自己的衣服穿。二宫很想告诉他他喜欢他,可他不敢说。他怕樱井知道他的秘密,那样他们就没有可能了。

  后来樱井翔常常在下班以后再送二宫回家,他很耐心,仿佛在等待二宫和也。二宫也知道他必须该做决定了,可他没有勇气。

  因为他的秘密不能让樱井翔知道。

  但是他没机会了,再见到樱井翔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院里,奄奄一息。医生告诉他樱井翔在路上走的时候被一辆刹车失灵的卡车撞倒,受了重伤,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他不停的说“nino”。

  二宫和也冲进病房,他看见樱井翔躺在床上,几乎不成样子。

  “sho....”他边哭边抓着樱井翔的手。

  樱井翔拼劲全力动了动嘴巴,“我喜欢你。”他说。

  “我也喜欢你。”二宫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回答。

  但樱井翔已经听不见这句话了,代表心跳的红线没再波动。

  【这就是在人间上部的起点和大纲,也就是说这文从一开始就是有he走向的,只不过我现在完全没想到怎么写下部因为大纲已经,没,有,了。而且这大纲被我改的妈都认不出来了.......足以看出我的脑袋洞有多大

  我觉得我写的乱七八糟的,就是图穷开心,但依然有人看我,我真的挺感动,虽然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high型不过大家一句小小的夸奖我能高兴很久,有时候默默奸视粉丝,觉得很有趣(变态

 接下来要做什么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如果想看新坑我就发新坑,想看下部我就写下部orz

  还有一个问题:

 文里sbr说懂了挪威的森林中的一句话,有没有gn知道是哪句话wwww

我觉得是挪威的森林的名句,可以pw我想到的答案,猜中的话给你点个文写wwww什么梗都行哦,所以试着猜猜看(我的恶趣味hhh】




最后的最后

【七月,上海,樂在其中,see you】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