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十七)(十八)

【不要问我为什么把这两章放在一起,下面两章有点点血腥桥段,慎】

17.

视野是黑暗的,开始樱井以为是头晕所造成的障碍,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他头上绑了一根带子。就好像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世纪的翻滚一样,浑身都酸痛不已,也许是将他带来的人太粗暴,但原因也不伐是维持了这个拷在椅子上的姿势太久所造成的。


  他尝试着扭动身体,冰凉的手铐和手腕在椅子上摩擦得很痛,脚也被分别绑在椅子腿上,樱井忍不住有些无奈,他没想到伊佐那对自己这样戒备。


  从自己昏迷到现在,樱井不知道过了多久,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很糟糕的环境,阴冷潮湿,还有刺鼻的气味和流水滴答声,倒是很符合他现在所处的情况。所幸身上没有外伤,周围也没有人。


  他静静地呆了一会,在这段时间里他用自己引以为豪的聪明头脑想了很多,最终无济于事。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樱井反而变得异常冷静,他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


  踩在石灰地的皮鞋跟发出声音,樱井浑身一震,他尽量调整好呼吸,他能感觉到有人走到他身边,然后猛得扯下了他眼睛上的带子。那张樱井在许多地方上见过无数次烂熟于心的脸出现在他眼前,西装革履,甚至还挂着那副政治家特有的笑。


  樱井打量了伊佐那雅介一番,他年过四十,但依旧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保持着良好的身材,一张可以与杰尼斯媲美的容貌和迷人的笑容为他也带来了不少女性支持者。他是在野党最年轻也是最有实力的候选人,没有伊藤彻,下届大选伊佐那志在必得。


  同时,伊佐那也俯视着樱井,大约一两分钟后开口道:“樱井君,你比我想的冷静很多,不愧是樱井集团东京地区总管,也是见过大世面的。”


  “不敢当。”樱井冷冷地回答,“只是一介凡人罢了。”


  伊佐那笑了,脸上那副笑容愈发招樱井厌恶。“和你的朋友们相比,也的确不算什么。”他背着手在椅子旁走来走去,脸上的微笑丝毫不减。


  “有话直说吧。”樱井动了动因为长期被勒住而有些痛的手腕,“既然你大费周章把我叫来,也一定有很多话和我说吧。”


  伊佐那转过头非笑似笑的看着樱井,樱井发誓,除了二宫以外任何人做这个表情他都觉得恶心。“我本不想把你找来,毕竟你既不知道真相,又不明白我们的规矩。但你也很重要,樱井翔,你是山本郁月的丈夫——”


  “是前夫。”樱井打断道,“我和山本郁月不过是因为利益而结婚。”


  “对,你离婚了,因为山本钢铁和伊藤彻的关系被爆出来导致了股票一路下跌。”伊佐那得意洋洋地笑了,“这是我给你和你家的一点报复,因为你妨碍了我。”


  樱井默默低头看着地面,他怕下一秒自己会吐。


  “但这些都不重要!”伊佐那忽然自己加重了语气,“我要除掉的是相叶和二宫!我本来不打算继续理会你,但是通过生田的报告我才发现——”


  他指着樱井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你和二宫的关系给我了一个很好的突破口,虽然二宫能从我的手下一次次逃脱,但他一定不能把你置之不理。”


  “你怎么就能肯定二宫和也会来。”樱井狠狠地回道,“他从不靠感情思考。”


  “哈哈哈哈!”伊佐那大笑起来,“看来他对你也是一往情深,什么都没告诉你。二宫和也在杀手黑市上有个绰号,叫做恶魔,因为他每次动手都能让对方死的悄无声息,要不就是变得和死了没什么区别。这样的杀手,能被感情左右,我开始也不敢相信。”


  “反过来说,既然他能如此保护你,也没有把真相告诉你,”伊佐那走到樱井身前,伸手碰了碰樱井手上的戒指,“说明他对你真的小心翼翼,动情至深。”


  “把你的脏手拿开!”樱井终于忍不住吼道。


  “哈哈,”伊佐那收回手,“樱井君,我调查过你的资料。你的家庭背景十分显赫,我总在经济省看到你父亲,你家的产业也推动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如果可能,我不想与你为敌。”


  樱井冷笑着说:“如果你是想说服我,那你错了,伊佐那雅介,从决定和介入这件事后,我就有了抛弃一切的觉悟。”


  伊佐那挑起眉毛,他抱胸站在樱井身前,“感情,这东西很伟大。既可以打动铁石心肠的杀手,也能把脆弱的人类变得比什么都坚强。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把你请来,樱井君,没有你,二宫和也无懈可击。但是现在,他的致命弱点在我手里。”


  樱井觉得身体里的血都在往上涌,他狠狠地瞪着伊佐那,恨不得用眼神把这个混蛋千刀万剐。但伊佐那反倒很自如的笑了,他左右走了走,继续说:“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都很聪明,尤其是那个模特,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不过,他们两个是一体的,二宫要来,相叶也肯定会出现。毕竟他是二宫的线人——”
  

  “线人?”


  “啊——”伊佐那夸张的笑了,“我忘了,他把你保护的很好,没有告诉你真相~”


  樱井愣住了,他盯着伊佐那,半信半疑地问:“什么真相?”

  
  “二宫和也是被雇佣杀掉伊藤彻的杀手,而相叶雅纪是他的线人。”伊佐那看着樱井,“不过,雇主就是我。”


  “......什么?!”


  “二宫和也在日本杀手界大名鼎鼎,没人见过他的样子,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叫相叶雅纪的线人,还有他从没失手过的技术。”伊佐那笑道,“而我,我本不想杀掉伊藤彻。我和他认识十多年,有许多利益关系牵扯在一起,用贬义词说,我们狼狈为奸,干了许多利用职权之便的违法勾当。”


  “本来一直都很平稳的,但伊藤彻做了一件蠢事,他把一份重要的文件卖给了国外非法组织,一开始他是通过我与这组织搭上关系,若是有什么差池,必然顺藤摸瓜查出我。当时我知道后十分生气,和他大吵一番,几乎分道扬镳。


  “几个月后,伊藤因为贪污被抓,我意识到他的罪恶勾当一定会暴露,如果我不做点什么保护自己,恐怕就会被牵扯进去,所以我决定杀了他。”


  “我派人雇佣了相叶,让他叫二宫杀掉伊藤,事成以后,我本打算就这样算了,但是,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知道的太多了,他们知道的有关内幕让我必须杀了他们。”伊佐那面无表情地说,“但这比我想的困难太多,我失败了很多次,他们是两个怪物,我抓不住,也杀不死。大选将至,我没有时间再玩这样的躲猫猫,我必须斩草除根。”


  “所以你就用我来威胁nino?!”樱井觉得自己几乎要爆炸般愤怒,“伊佐那雅介,你这个无耻卑鄙的混账东西!你这个——”


  他还没有继续骂下去,伊佐那便从兜里掏出一个注射器,刺进樱井的静脉里。“安静一点,樱井君。”他笑着说,“我的确不应该这样过河拆桥,但是这就是官场利益斗争,要怪就只能怪二宫和相叶运气不好。”


  樱井顿时觉得混身乏力,头脑昏沉,身体不由自主得慢慢歪在椅子上。伊佐那又从兜里拿出一部手机,樱井发现那是他自己的,他立刻明白伊佐那要做什么。


  “我看看,找到了,nino。”伊佐那一边翻通讯录一边笑看樱井的表情,拨通了电话。


  “喂,死胖子你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打开免提的电话响了不到一两声,二宫焦虑的声音就从里传来,樱井的心顿时一揪,他想开口,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晚上好,二宫和也。”


  电话那头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即瞬间变得冰冷,“你是谁?为什么拿着樱井翔的手机?”


  樱井奋力想抬起头,但他没有一点力气。伊佐那撇了樱井一眼,开口道:“我是谁你心里差不多知道吧。”


  “伊佐那雅介。”二宫的声音冰冷的就像从地狱传来,“樱井翔在哪里?你把他怎么了?你要干什么?”


  “我没把他怎么样,你放心。你要是过来和我谈谈,我立刻就能放他走。”


  “伊佐那雅介,你要是敢动他半分,我就让相叶把从伊藤彻那里搞到的文件递交东京检察院,让你因为非法勾当蹲在监狱一辈子。”二宫狠狠地说。


  “你知道这是一个交换,二宫君。”伊佐那微笑着,“究竟是你更在意你的爱人,还是我更怕被蹲监狱?钱可以掩盖真相,买通人心,但是人少了胳膊和腿就回不来了,你好好思考一下。”


  他说着,拿出一把匕首,贴在樱井的左手无名指上:“没有无名指最可惜的会是什么?大概就是戴不了戒指吧,二宫君。”


  二宫和也口气中的杀气已经溢出电话,“我要把你扔到地狱最底层,伊佐那。”


  “尽管来吧,两个小时内,你和相叶都要来,我们在横滨,具体位置我会告诉你,但你要是敢报警或者做什么多余的事,我就让樱井也和你一样少半条腿。”


  二宫挂断了电话。


  樱井觉得如果他还有力气,或许伊佐那早就被他千刀万剐了,但他甚至没办法抬头。伊佐那把他的手机扔到一边,对樱井笑了:“你的nino就要来了,好好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最后时间,我可以把你们的骨灰放在一起。”


  他拍了拍手,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卫鱼贯而入,每个人都穿着防弹衣,手里抱着枪/支。领头的是生田斗真,但他没有武装,身上还穿着打昏樱井时的黑西服。伊佐那看到生田,立刻喜笑颜开地说:“辛苦你了toma君,事成以后我会提拔你,有你这样器用的人在,我渗入警视厅内部也会易如反掌。”


  生田淡淡的点头,眼神有些空洞。樱井愤怒的看着这个奸细,但他没有力量去骂生田。


  “准备的怎么样了?”伊佐那仿佛是为了炫耀给樱井一样问生田。


  “一共二十五人,分成五组,不同的方向伏击。全部配备了散弹枪,对人体一枪致命,杀伤力极大。”生田回答,“您一下命令,我们就开枪,保证万无一失。”


  像是为了验证生田的话,所有的枪都“喀嗒”上了镗。


  “哈哈哈!听到没有,樱井君,不过别难过,很快你就会追上他们。”伊佐那看了眼表,对樱井说,“还有两个小时,好好享受在人间最后的时刻吧。”


  樱井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伊佐那一眼。大错特错,他想。


  午夜十二点四十,横滨码头边,一个穿着破旧的匡威的男生一瘸一拐的站从出租车上走下来。司机丝毫想不通为何一个男生大半夜要来这样的地方,收钱后就一脚油门离开了。男生扯着左腿,一步步向破旧的仓库走去,月光没有打在他脸上,所以他的表情十分模糊,只是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厌恶窒息的气息。


  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魔,即将大开杀戒。


18.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发霉的气味,冬天快要过去之前,雨把这座城市淋湿了一次又一次,留下水汽和腐朽。


  因为药效还在持续,樱井跪坐在地面上,虽然已经解除了束缚,但生田斗真正用枪抵在他的后脑,身边站着背手微笑的伊佐那雅介。仓库没有灯,只有月光从朦胧的洒进来,但樱井知道,在阴影的暗处,无数个枪口即将扣动扳机。


  “喀啦、喀啦、喀啦.....”


  石子路被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是二宫的步伐,带了假肢的二宫走路总会有些拖沓,但这脚步很快,眨眼间仓库门口就出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


  “欢迎~二宫和也。”伊佐那张开双臂,对门口面目不清的男生说,“你的朋友相叶雅纪呢?”


  二宫往前走了一步,“他很快就来。”他低声说,“让樱井翔过来。”


  “唉,这恐怕做不到。”


  樱井想开口,但没有力气,他想从地上站起来,生田铁钳般的手压在他肩膀上。伊佐那指着樱井说:“你可不要误会,我只是给他打了一针,他现在浑身乏力,不靠别人恐怕不太好走路。”


  “你的意思是要我过去?”二宫冷冷地问。


  “难道你的假肢不够支撑你走到这里吗二宫君?”伊佐那依旧笑着,“还是说你怕我耍什么伎俩?”


  二宫向前走了一步,樱井绝望地扭动身体,别走了,nino!他在心里大喊,但生田的枪紧紧抵在他后脑,压制着他的动作。


  月光打在渐渐走近的二宫脸上,他的容貌变得清晰,显得脸色更加苍白,他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眼中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动,很快,他就走到仓库中间的空地。伊佐那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轻轻地说:“二宫君,再见。”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二宫踉跄几步,停下了脚。他低下头,瞧了瞧自己开始泛红的胸口,血花渐渐晕染浅色的外套,他似乎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伸出手慢慢摸了一下,拿开时手上沾满了血。二宫抬起头,茫然的眨了眨眼,随即双腿一软趴在地上,伊佐那爆发出一阵大笑。


  樱井翔目瞪口呆的看着二宫倒下,刹那间,他忘记了乏力的身体,忘记了生田还用枪指着自己,他挣脱生田的手,站起身大吼道:“nino!!”

 
  血开始流在地面上,以惊人的速度流成一滩,樱井不顾抵在脑后的枪,再次喊道:“二宫和也!”


  二宫忽然动了,他抬起头,沾满鲜血和泥土的脸上忽然绽开一个笑,“等下,我马上过来。”他支起上身,用手撑着地面,一点点朝着樱井的方向爬,血染在地面上,留下很长的印记。


  “还没死?”伊佐那在樱井身边骂道。


  “砰!砰!砰!”


  二宫的额头上瞬间多了三个枪孔,他的脸上还维持着那个笑,然后重重倒回地上,一动不动。伊佐那收回手,把手/枪还给生田, 几步走到二宫身前,把脚踹在他的头上。“终于下地狱了,二宫君,一路顺风。”他狞笑着把皮鞋在二宫的头顶捻了捻。


  樱井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他觉得十分不真实,原本他相信二宫是不会死的,但此时此刻,这个不会死的恶魔就倒在一片血泊中,被人踩着头。如此真实,如此触目惊心。


  伊佐那还不停的捻着二宫的头,嘴边流出夸张的大笑,笑声在仓库内部回荡。


  “下地狱么.....哈哈哈。”


  一个冷笑着的声音打断了伊佐那的狞笑,所有人都不由浑身一震,四处转头寻找这声音的来源。


  已经死去的二宫右手忽然死死抓住伊佐那踩在他头上的脚腕,随即整个人以奇异的姿势扭动着身体。伊佐那爆发出一身尖叫,奋力向后撤,然而二宫的手紧紧抓着伊佐那的脚腕,几乎要把那只脚扯下来一样的大力。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生田斗真,他扔下樱井,对着二宫的手腕连开数枪,二宫的右手直接被打断,却依然像活了一样攥着伊佐那的裤脚。伊佐那狠狠地把手扯下来丢回二宫头上,尖利的喊道:“开枪!开枪!打死这个怪物!”


  话音刚落的瞬间,无数黑色的羽毛不知从何处飞向倒在地上的二宫,把他层层包裹住,成为一个黑色的蛹。武装好的警卫从暗处跑出来对着黑蛹开枪,但子弹对它无济于事。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事物竟是真实的,只有伊佐那撕心裂肺地咆哮:“开枪!开枪!”


  仓库仿佛震动了一下,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黑色的蛹表面开始出现裂痕,随即四散炸开,里面出现一个黑色的影子。在看清蛹里人的样子时,那是樱井翔第一次如此确信,恶魔是存在的。


  二宫和也的样子与他梦中丝毫不差:红色的双瞳,嘴边尖利的两颗獠牙,头上弯曲的犄角还有背后蝙蝠般的翅膀,他身穿羽毛包裹住的长袍,宛如从地狱走来。


  二宫抬手拎起身边最近一个警卫的脖子,用他扫倒一大片正在开枪的警卫。子弹对他毫无用处,因为还没有打在他身上就会被羽毛挡住。而他的模样此时就是最大的武器,何况他根本无法被杀死,还没等他走出第二步,许多人就扔下枪尖叫着逃开。


  恐惧弥漫在这个狭小的仓库里,本该是二宫和也的葬身之处的地上,撒满了他人的鲜血。樱井木讷地看着这一切,他不知道该怎样去解释眼前这一切,但就在刚才,他才彻彻底底的意识到:二宫和也是一个怪物。


  生田斗真是最先有动作的,他捡起地上的手/枪,一把抵在樱井后背上对二宫大吼:“停下,再动一步我就开枪!”


  “你敢吗....”二宫的眼里似乎有火要冒出来,樱井从中看不出一点那个原来的小人类的痕迹。他血色的双瞳沾染着杀气,獠牙暴露在嘴两侧,手上还提着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此时此刻,他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恶魔。


  生田端着枪的手没有一丝颤抖,他拽着还没有力气的樱井慢慢后退到伊佐那身边,把枪移交给瑟瑟发抖的伊佐那。“议员,你带着樱井翔先走,我和其他人断后。”他捡起地上的散弹枪,指着仓库小门说。


  二宫再次咆哮了一声,一把把手中的人丢出去,生田把散弹枪口对准樱井说:“议员,走!”


  伊佐那如大梦初醒般点头,踉踉跄跄地拖着樱井,用枪抵着他跑出了仓库。


  仓库外面的夜空还弥漫着浓重的夜色,被伊佐那用枪哆哆嗦嗦地指着的樱井能听见身后仓库里密集的枪声,夹杂着人类尖利绝望的惨叫。他脑中还深刻的印着二宫那副浴血的样子,他也还无法从那个血泪的笑中自拔。樱井本以为经历过死亡的捶打而坚固的心,在二宫面前,不堪一击。


  伊佐那拽着他上了停在仓库百米开外的一辆奔驰上,尽管他的手还在哆嗦,但这个男人已经恢复了理智。他一面发动汽车,一面拿枪指着樱井的头尖利的问:“你知道他是个怪物吧?”


  “没错。”樱井也冷笑着看着脸色苍白的伊佐那,“所以你最好赶紧跑,不然他把生田杀了以后就是你。”


  伊佐那怒吼着一枪托重重砸在樱井的头上,樱井被打得一下歪在座椅一边,血从他的眼睛上侧流下来,染红了他半边的脸。但樱井哼也没哼,只是用让伊佐那毛骨悚然的仇恨眼神看着他,看得伊佐那不敢再动手。


  踩下油门后,奔驰的速度表盘瞬间大幅度摆动,车子用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疾驰在夜色浓重的国道上,离那个仓库越来越远。樱井知道这是通向东京的路,只要回到东京,伊佐那就又所向无敌。


  “我要杀了他们.....一群怪物....”伊佐那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枪指着樱井,喃喃自语。樱井歪坐在副驾驶上,任由血继续流着,他的目光移动到右倒镜上,嘴角忽然勾起一丝笑。


  “你没机会了。”他低声说,听见他的话的伊佐那抬起头,在倒镜中看见一辆打着白色远光灯的车紧随在奔驰后面,速度越来越快。伊佐那看清驾驶座上的人时,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相叶雅纪!”


  就在那个瞬间,樱井猛的从座位上直起身,夺过伊佐那手中的枪,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碰!”


  手/枪的后坐力把从没用过枪的樱井弹回副驾上,伊佐那捂着腹部,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你疯了!!!我们都会死的!!”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一下子松开,失控的车子以高速在路上横冲直撞。但樱井没有犹豫,他重新直起身,一手拽着方向盘,一手冲着伊佐那的头开了第二次枪,脑浆溅至挡风玻璃,伊佐那重重地趴在方向盘上,没有再抬头。


  樱井扔开枪,但他已经来不及把车重新控制住,而他的右手也因为开枪被震脱臼。高速失控的奔驰在国道上横冲直撞,不远处,迎面驶来一辆运土卡车——


  视网膜最终因为过亮的车灯而短暂失明,只留下耳畔刺耳的鸣笛,樱井的意识也在一刻也随之消失,最后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世界化为死寂。




  “樱井翔!!!樱井翔!!!”


  意识被一声声呼喊拉回身体,混沌间,樱井感觉有人把他从车里拖出来,平放在地上,大声在他的名字。


  樱井抬起沉重的眼皮,只能看见朦胧的光源和模糊的人影。渐渐的,痛觉也回到身体,他的身体就像全身的骨头都折了一样剧痛,他能感觉到血从他的口中不断流出来,身体越来越冷。


  “坚持住!樱井翔!救护车马上就来!”相叶雅纪不断的拍着他的脸大吼,“松本润也带着警/察赶过来了,你不要睡觉!”


  他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擦着樱井脸上的血。


  “......”樱井抬起嘴唇,努力想说话,但因为这样的动作,嘴边有什么喷了出来。


  “别说话,别动!”相叶抓着他的手,“你的内脏破了,不要再说话了,不然会流出来!”


  樱井侧耳倾听,救护车尖利的笛声划过黑夜,黎明已经在东方微微崭露头角。他拼近全力点头,但生命已经开始从身体中流逝。


 救护车疾停在他们身边,医护人员把樱井放在担架上,但樱井的手还拽着相叶雅纪的衣角。


  “二....宫.....”他用最后的力量说出这两个字,同时死死地看着相叶。


  “他没事,他很快就到医院找你!”相叶的眼中似乎盘旋着泪水,“要坚持住樱井翔,振作点,为了他也不要死。”


  樱井轻笑着闭上眼,任由医护人员把他抬上担架,相叶站在车祸的废墟中,望着救护车离去的方向,眼泪在两侧的脸颊缓缓流下。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