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十六)

  沉默。


  有些尴尬的沉默笼罩着两人,樱井有点忐忑的望着对面坐着的人,但松本面色如常,只是端起咖啡一口口喝着。


  “松润....”最终还是樱井先开口道,“还好吗?”


  松本放下杯子,打量了樱井一番。虽然是执勤时间的见面,但松本身上穿的依旧是Burberry冬季新款男士大衣,相比之下樱井的连帽衫和羽绒服有些寒酸。“我很好,但看你不怎么样。”他淡淡地说。


  “当然也不可能过原来的生活了,我正在现在待业呢。”樱井似乎不太在意松本的话,摆弄着连帽衫的绳子道。


  “真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一面。”


  “你是说辞职,还是说和家里闹翻?”樱井问。


  松本低声笑了出来,“我曾经以为我做的事就是很疯狂,但没想到你樱井翔远比我厉害的多。至少我从没想过离开我所生长的温床,哪怕我厌恶它,但我也离不开它。”说着,他讽刺般的揉了揉大衣。


  樱井也笑了,“不是这样的。单单是因为这些,我都能忍受,但是——”


  他停顿了一下,把目光放在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上,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松本也看着那枚戒指,“因为你爱他吗?”


  樱井点点头。


  “说实话,我曾很羡慕你。”松本叹气,“你一直都是我们同龄心中的榜样,因为你是那么优秀,那么卓越。但我同样也很可怜你,你从没为自己活过一次,我看得出来你不快乐,因为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在讨别人欢心。”


  “别人看我幸福,我就幸福。可我的人生我自己都没有好好尝试过,又怎么知道幸福....”,樱井笑的有些酸涩,“而当他出现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些事。我不在乎他是谁,我只知道,他让我从没爱过的心解放,让我明白活着也很有趣。”


  “这些话你也对你家人说了吗?”


  “被扇了一巴掌,然后逐出家门了啊。”樱井抚摸着左脸,做了个鬼脸,“破相了。”


  松本绷着的脸终于有了些变化,他看着眼前这个人,今天执勤意外在街上看见他时,松本花了很久才敢确定,那个一手拎着购物袋一手喝着罐装饮料的灰色连帽衫就是曾经坐在办公桌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樱井翔。


  但这个樱井翔的眼睛不是冰冷的,笑容也不是虚假的,松本曾见过他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瞰城市的表情,冷漠而无情,就好像他不属于这个人间。


  樱井又要说话,忽然扶着头沉默了一会,松本察觉不对立刻问:“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晕而已。”樱井放下手,松本这才发觉他的尖下巴重新回到了脸上,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


  “你现在...吃不饱饭吗?”


  樱井没说话,他只是淡淡的一笑,把脸别过去。松本有些震惊地瞪着他,“你竟然连饭都吃不饱?”


  “不是的。”樱井回答,“我现在没有工作,没房子,身无分文,我没有理由住着nino还吃着nino,所以——”


  “所以你就这样苛刻自己?”松本忍不住提高声音,“别告诉我你今天只吃了一片面包?!”


  樱井苦笑着摇头,松本顿时觉得气血上涌,他抽出钱包把里面的卡递给樱井,“算我借你的,收下吧!密码是我的生日!”


  “我不能要你的...”


  “少来了!”松本恨不得把樱井的领子提起来,“当初我被家里掐断生活费的时候你借我多少钱?你从小到大帮过我多少次?你说我的事就是你的事,那么现在樱井翔我告诉你,你的事也是我的事!只要你还把我当朋友看,你就收下!你记好,这是我借你的,以后你得连本带息的还!”


  樱井看着松本,半晌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接过卡。“当然会还,一分都不少。少一分我就给你当司机。”他郑重其事的说。


  松本叹了口气,终于勾起嘴角道:“那可不必,你瘦了以后倒也有些当年J大校草的风范,这么帅的司机我消受不起。”


  似乎是因为看到松本的表情放缓,樱井也笑了。“当年的帅都没有用的余地,现在能物尽其用也很值。”


  “那么既然做了,就别后悔,翔。你是聪明的人。”松本继续说,“我发自内心的希望,你能幸福。”


  樱井觉得再这样下去他的眼泪一定会夺眶而出,他再次看了看这个自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挚友,重重地点头。


  “松润~”生田从咖啡店外面伸出头,“咱们得走了,空岗太长时间会被查出来的!”


  松本最后看了樱井一眼,拍拍他的肩膀说:“再见,翔!”


  樱井站起身朝松本挥手,目送他坐上警车一路离去,“谢谢你,润。再见。”他低声说。


 


  【翔,我忽然想起来有东西忘了给你,能来我家一趟吗?】


  回到家后二宫还没下班,樱井正想着要不要去接他时,忽然收到了来自松本的邮件。他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下午四点,松本的家在港区,但来去不需要很久,大概二宫回家前他来得及去一趟。打定主意后,樱井还是换了一套衣服才出门,毕竟去松本家要穿的干净一些,不然那个处女座一定会抱怨。


  松本家在港区的高级住宅区,但对樱井来说也是轻车熟路,早就混熟脸的他打了声招呼就通过安保上了松本家所在的八层。


  “0830”是松本家房门的门牌号,当樱井走到门前正要敲门时,门却突然裂开一个缝隙。虽然这是安保设施良好的住宅,但像松本这样小心谨慎的人,又是警/察,绝不可能粗心大意,意识到这一点后樱井顿时觉得有些不安。


  “松润?”他尝试着推开门,一边叫着松本的名字一边走进屋子。


  没有开灯,四处都是黑暗,屋里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味,静的可怕。然而樱井还是立刻就看清了那个倒在地上的人,但他的叫喊还没冲出嘴,一个声音忽然从他背后传来。


  “别喊。”


  樱井僵硬的回过头,生田斗真端着一把左轮警/察手枪,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


  “别动,不然我就瞄准他。”生田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松本,手上的枪似乎已经打开了保险,他看着樱井的表情由震惊变得阴沉,端着枪的手没有一丝颤抖。


  “我该说什么,真没想到之类的话吗?”樱井冷笑着挡在双眼紧闭的松本前,“还是说我要老套的问一句你到底是谁?”


  生田的脸逆着光,一片黑暗,看不清表情。樱井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但毕竟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危险,他依旧纹丝不动。


  “硬要说的话,我是伊佐那议员安插到警局的眼线。”生田斗真的声音与往日那个傻笑的青年完全不同,“本来是为了伊藤彻的事我才被议员几个月前调过来收尾,但没想到竟然成为议员最有力的眼线。”


  樱井皱眉看着生田,“在我被盯上之前?”


  “没错。只不过是为了提前收尾而安插过来的,但你的出现让议员大伤脑筋,二宫和也似乎有意接触你,所以议员本决定暂时盯着你,但你竟然破坏了一次暗杀。”


  “看来从那时起我就被盯上了?”樱井问。


  “你不是主要目标。”生田回答,“议员只想让知道真相的人闭嘴。”


  “看来你也策划了不少暗杀。”樱井冷冷地看着枪口,“还是说你就专门盯着我?”


  “只是专门盯着你而已。”生田如实地回答,“毕竟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和伊藤彻有关系,我把这些报告给议员,他便下令实施了一次关于你的暗杀,不过没成功,因为相叶雅纪救了你。”


 

  “那到现在为何又要盯上我?”樱井觉得要是没有那把枪,他一定会把眼前这个人打死,“为何要对润下手?!”


  生田撇了松本一眼,“我只是用了一些乙醚而已,然后借他的手机给你发了条短信。过不了两三个小时他就会醒过来。”


  “为了逮住我?何必如此!”


  生田笑了,“不是逮住你,是议员想见你。如果不用松本润,有许多人在你身边保护你,想请你有难度。”


  樱井哼了一声,不屑地撇了一眼生田。“伊佐那要见我么?我真的有些受宠若惊。”他一面说着一面蹲下,把倒在地上的松本移到沙发上。


  “你没有选择。樱井桑。”生田说,“议员想和你谈谈。”


  “的确,我也想和这个混蛋见见。”樱井一面走向生田一面说,“但恐怕有去无回吧?”


  “难说。”


  生田放下枪,在樱井后颈一记手刀,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二宫要是下班回家看见他不在,大概会不高兴吧?这是樱井昏倒前最后的想法。


  “nino.......”他倒在地上时喃喃自语道。


 


  “还没回家吗?”进门看见流理台上还没来得及放好的购物袋,二宫皱眉,“又出去了?”


  手机没有打通,二宫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天色有些泛黑。“到底去哪里了啊....”他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子上,“亏我今天还特地买了荞麦面,这个溜肩。”


  他在屋子里转了转,确定樱井的确是出门一趟,但不知为何二宫有些惶惶不安,他努力想甩掉这种糟糕的感觉,便拿起一罐蜜瓜苏打喝了起来。窗外,夜风吹过楼的空隙,发出“呼呼”的咆哮,让人听得心烦意乱。


  夜色即将笼罩这个城市。

 


【前方高能上线中(笑 如果有人觉得我写的SJ太暧昧,那不是错觉(继续笑 但我可是坚定的磁石!

  无数的试考完了!放假了!大学交流结束啦!嗨起来!耶耶耶!我回来啦!

  但是!夏巡居然!出消息了!_(:з)∠)_】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