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十一)

  “我不是。”

  二宫他爽快的承认了这个事实,利索的甚至让樱井觉得二宫是在耍他。他的眼神忽然间让樱井觉得冰冷而陌生,没有一丝波动,深不见底。

  “那么,相叶雅纪呢?”樱井沉默了很久问。

  二宫摇头,“他当然是人类,只是他已经活了很久。”他根本不打算隐瞒,坦诚地回答。

  “你是谁?为什么要在人间待着?”

  “我是什么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二宫冷笑道,“至于我为什么要在人间和人类在一起,这与所有的事都没关系。”

  樱井看着他,没有表情。二宫继续说:“我不想隐瞒你,我来自哪里,我的目的是什么,你想知道就去问相叶,然后不要再接触,不然你会死的,我不是在恐吓你。人类,你们太脆弱了。”

  “我不想知道。”

  二宫愣了,樱井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只是想听你承认你是谁而已,但就算你是谁又能怎么样,我只当你是二宫和也就够了。”

  二宫似乎没想到樱井给他的是这样一个答复,樱井一鼓作气地说:“从我上相叶的车开始,我就做了决定,我不害怕。”虽然是一脸平常的说着话,但樱井的后背已经被汗浸透。

  如果不是错觉,他看见二宫脸上闪过一丝悔恨和遗憾,他把椅子向后一拖站了起来,椅腿与地面碰撞发出很大的响声。他伸出手,把刚才掉在地上的筷子拿起来,然后去厨房重新换了一双给樱井,樱井迟疑地接过筷子。

  “够了。”二宫坐下后说,“别再来找我了,和我沾边,你永远逃不过伊佐那的势力。而且除你和相叶以外,没人知道我的身份。谢谢你帮我,我会报答你,除此之外我们就不要再有联系了。”

  “你说什么....”樱井瞪着二宫,腾地站起来。

  “你不要再和我们待在一起了,我接近你是偶然,但你正巧能转移伊佐那对我和相叶的注意力,所以我才呆在你身边。”二宫面无表情的说,“但你已经没有利用的目地了,所以我们还是尽早分道扬镳的好,这样对我们都有利。”

  樱井觉得气血上涌,他觉得很愤怒,这种愤怒甚至盖过了他对二宫的恐惧,化作一句尖锐的话语脱口而出:“二宫和也,你真无情。”

  二宫讥笑地挽起嘴角,脸上挂着非笑似笑的嘲讽,“我只不过是在学着你们而已,论无情,你们比我更胜一筹,至少相叶还救了你,而你们只会背叛和欺骗。”

  在他的眼神下,樱井的气势荡然无存,他无言以对,像被戳破的气球慢慢坐在椅子上。他知道,这个他自己与自己打的赌,他输得很惨。

  那之后,樱井继续陪二宫吃完了饭,不过那一大桌美味的饭菜在这样的气氛下已经变得没如同嚼蜡,在二宫刷碗的空当,樱井静静地看着二宫单薄的背影。

  樱井曾以为没有比二宫更普通的人了,他为了自己默默活着,平凡但不卑微,普通但不透明,很多时候樱井觉得二宫身上有他所没有的倔强和强硬。他欣赏二宫,他看不透二宫,甚至他开始在意这个小人物典型般的男生,把他当做重要的人看待。

  二宫以前对他说的话,哪一句是发自内心,哪一句又是他真正的想法?他为二宫伤心的时候,二宫会不会暗地里在嘲笑这个人类的麻烦多事?他是不是模仿着人类的一举一动,再像反馈答案般的做着让樱井感动的事? 

  樱井的心很冷,比他以为二宫死了时更冷,至少那个时候他所知道的是一个会讥笑会毒舌、会一边喊他“胖子”一边递给他便当的生动存在的二宫和也。但现在他才知道,这个二宫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只不过是他的幻想罢了。

  第二天,去公司的樱井没有在楼下的便利店看见二宫,他询问后才知道,二宫前天就辞职了。

   

  周五的晚上,郁月在樱井回家后到达了家,就像电话里说好那样准时。

  “我回来了。”郁月说着,拎着包走进屋子里,樱井看到郁月时有些惊讶。他猜测过郁月被父亲叫回家的目的,他甚至以为郁月知道山本钢铁发生的种种,但在见到郁月时,樱井推翻了全盘猜测。

  郁月胖了一些,她原本很消瘦,漂亮的脸也凹陷了不少,但一旦有了肉填充,就大大加分。她脸色红润,画了淡妆,大眼睛闪着灵动的光,她穿着白色的风衣,神采奕奕。这是在结婚后樱井所从没见过的郁月,既陌生又让他惊讶。

  “过得还好吗,翔?”她笑盈盈地首先发问,“你的眼眶怎么了?”

  樱井一边摸着眼眶一边回答:“有些忙。眼眶不小心被砸到了,不过没有大碍。”

  郁月点点头,她轻盈的走到自己的房间把包放下,然后对樱井说:“你吃晚饭了吗,我带了一点关西特产,要不要尝尝?”

  樱井从没见过这样热情洋溢的郁月,在他的印象里,山本郁月是一个宴会上精致而美丽的瓷娃娃,从不会自己动一动或笑一笑。只有唯一的一次,樱井看她做系里的模拟新闻报道,那时坐在播报台前的郁月身穿职业装,格外干练精明,双瞳神采飞扬。

  “不用了,我吃过了。”樱井盯着郁月回答。

  “我很奇怪吗,为什么一个劲看我?”郁月笑着问。

  “没什么。你父母和家里还好吗?”

  郁月想了想说:“我不怎么关心的,回家以后也没怎么见到爸爸,你要是想知道明天我可以打个电话问问他。”

  “没关系我就是随口问问。”樱井撇开脸说,“你早点休息。”

  “是啊,我要早点睡。”郁月自言自语般的回答,“明天我还要出去呢。”说着她回了卧室。

  郁月的变化让樱井有些震惊,要是放在以前也许他会猜测妻子性情大变的原因,但现在他完全没有那个心思了。倒不如说,他没有任何能力去管别人。这两天樱井因为山本集团股票疯狂下跌的连带危机忙的焦头烂额,而处于事件中心的郁月却对此浑然不知。


  松本找不到相叶雅纪了。仅仅是去买包烟的功夫,那个家伙就一溜烟从拍摄场地消失不见,电话也打不通,更没人知道他在哪里。就在松本急得发疯时,相叶忽然主动给松本打了一个电话:“松润,今天我有一点事情,你就先回家吧,抱歉~”

  “你在哪?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私自离开?你知不知道你很危险!”

  相叶根本没有把松本的怒吼听进去,他继续自顾自的说:“我强烈建议你找个机会到东京塔上看看夜景,真的特别美。”

  “你到底在哪?!你不会去东京塔了吧?你怎么——”

  “我今天自己回家啦,你不用管我,再见!”

  一串忙音,相叶挂断了电话,松本气的差点把手机扔在地上。

  “那家伙估计一定会被我气的扔手机。”相叶挂了电话笑着说,夜风吹过他的脸颊,烈烈作响。

  这是在东京铁塔的最高点的钢铁支架上,相叶弯起一条腿盘坐在上面,向下俯瞰整个东京的灯火辉煌。

  “这就是人间,”他朝着暗处轻轻地说,“你看,多美啊。”

  一只脚踏出阴影,但并没有踩在钢铁上,而是悬浮在离铁架只有几寸的空气中。相叶并没有因为这非自然的奇相而震惊,他如常的笑着说:“晚上好,nino。”

  二宫和也的脸从阴影里显现出来,他身穿黑色的羽毛大衣,样子同樱井那奇怪的梦一模一样。“ 相叶,为什么你们那么弱小,而我却从没看懂过?”他如血般红艳的双瞳似乎有些忧伤。

  “在我给你变成人的封印时我就告诉过你,”相叶因为夜风而眯起眼,“无论和人在一起多久,与他们多像,你都不可能彻底了解他们。”

  “我很后悔。”二宫自言自语般的说。

  “后悔来人间吗?”

  “也许吧,”他伸出右手解开还绑在上面的绷带,因为啤酒瓶而划破的伤痕早就无影无踪,“我后悔那天为什么没有把伊藤彻的灵魂整个吃掉,这样我就不会把它落在樱井翔身上,可当我发现这些时,都迟了。
 
  “要是我不把它落在樱井身上,我也不会为了拿回灵魂而接近他,那么他永远都不会与那些事情扯上关系。他还是那样一个特殊而平凡的人类,他会继续在他的世界活的比无数人都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如果要说真心话,那么我后悔来人间。”

  “几百年来,你第一次后悔来人间,因为一个人类。”

  “他说我无情,而我也曾是这样认为的。”二宫出神的看着夜色,“我是恶魔啊,我没有感情,更不需要感情,但现在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

  “你被我们影响了。”相叶说,“我们有感情,我们虽然脆弱,但我们有喜怒哀乐,我们是活着的。”

  二宫否认地摇头:“虽然我和人类呆了几百年,但我一直觉得人比我们复杂,凶狠,无情,而事实也一次又一次验证了这样的想法。但是我从没被谁影响过,哪怕我与你们已经很像了。”

  “那你是为什么?”

  “因为樱井翔吧。从认识他开始,我就变得越来越像人类。那天我从医院的台阶上被伊佐那的杀手推下来后,樱井扑过来抱着我。我看见他的表情,他是在为我悲伤。知道吗,从没有人为我悲伤过,他抱着我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相叶,你一直说我没有心,这不对,遇到樱井翔以后,我就有了‘心’。”

  “你把这些都告诉樱井了吗?”

  “他问我了。”二宫讥笑着摇头,“我只是告诉他我不是人类,然后让他不要再继续接近我们。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伊佐那不可能把我们灭口,但他杀掉樱井却易如反掌,我不能让他在危险中继续呆下去。”

  “那谁来保护樱井?”

  二宫笑了笑,他指着远方的夜说:“你没看到从天界来的人已经要到了吗?”

  “那个死神?!你竟然为了樱井做到如此——”相叶叹息了一声,这叹息很快就被风吹散在夜里,“如果樱井来找我,我要把真相告诉他吗?”

  “不要都说出来。”二宫凝视着城市,“你只要告诉他,我们之前对他说的都是谎话,伊佐那和我们的关系不是他想的那样就行了。对他来说,知道的越少越好。文件上的企业被伊佐那泄露给媒体了对吗?”

  “伊佐那早就知道了樱井和山本钢铁的关系,山本钢铁的不利对伊佐那来说是天赐良机。那男人可以故意给媒体警方调查证据迫使我们现身,他也可以为除掉对自己不利的事而不择手段。”

  “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樱井为什么救我,但我的确欠他很多,如果伊佐那一定要除掉樱井,我不会坐视不管。”二宫淡淡的说。

  相叶惊讶的转过头,“nino,你知道你不能轻举妄动,你知道被发现的后果的!”

  二宫“噗”地冷笑了一声:“被发现又怎么样,躲藏这么多年,我早就厌倦了!”

  “而且,”他微微闭上血红的眼,“我在人间这么长时间,终于找到了心,也不坏。”

  还没等相叶说话,他就向前俯身一跃跳下,顷刻间融入夜色。


【所以拔哥是人类啦wwww

  现在一点点抖包袱,尽量不留bug,虽然我觉得自己都搞不清剧情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祝月九高收!高收!高收!

  祝夏威夷大卖!大卖!大卖!】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