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十)

【这章大起大幅严重orz!】


广场上的人都被这一幕吓呆了,主楼前的楼梯有一百多节,从上面滚下来的二宫趴在地上,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樱井几乎是扑了过去,他跪在二宫旁边,却不敢把他翻过来,他害怕二宫的样子是他想象中那样惨,当他碰到二宫的肩膀时,他的手都在发抖。


  “nino,nino!”樱井不停的叫着二宫,费了半天劲才把二宫翻过来。让他稍微安心的是,二宫双眼紧闭,脸上却没有一丝外伤。但樱井没有去思考这件奇怪的事的余地,他把二宫的头抬起来放在自己腿上,颤颤巍巍的试了试鼻息。


  没有气息。


  樱井觉得有什么东西“咚”的击中了自己的胸口,他感到一阵强烈的恶心和晕眩,然后瞬间视线被某种雾蒙蒙的液体覆盖住。他脚一软坐在地上,此时此刻,他似乎觉得世界在崩塌。


  四周不断有人跑来跑去,但樱井觉得有一张屏障把二宫和自己与这个世界隔开,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他和二宫的种种在他脑中走马灯般的闪过。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这样?樱井想开口大喊,但他却只能像僵死的木头一样,没法动。


  “不要用那种表情对着我。”


  似乎出现了幻觉般,樱井怀里的人睁开眼,摆出他一贯嘲讽般的非笑似笑,开口说。


  “我还没死呢,”幻觉中的二宫伸手拍了拍樱井的脸,“不要一副悲痛欲绝。”


  樱井花了半分钟才慢慢相信是真正的二宫在说话。他小心翼翼的抓住二宫的手,“nino,你没事?”甚至他的脸上还挂着没来得及收回的悲痛。


  “如果你再摆姿势,我可能就有事了。”二宫挣扎着从樱井怀里做起来,“快把我扶——”


  樱井想也没想,狠狠地抱住了二宫,力气大的似乎要把二宫揉碎。二宫被樱井勒得发出哼哼声,但这回他也抱了抱樱井:“我没事啦,sho桑。”


  樱井没动,二宫叹了口气,轻轻的推了推樱井:“快扶我起来,这是在医院的广场上,我们都引起骚动了。”


  从二宫滚下楼梯到现在,周围已经围着许许多多的人,还有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从医院里出来的医护人员,也正向这里跑来。樱井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二宫。


  “我们快走。”二宫一边扶着樱井一边站起来,“要是刚才推我那人发现我没事,一定还会再动手的。”


  樱井看着一脸如常的二宫,他除了衣服上都是尘土外真的没有大碍。但樱井没空去考虑这些,因为二宫刚走了一步,就蹲下皱起脸。


  “怎么了?!”樱井弯下腰焦急地问。


  “大丈夫。”二宫揉着左腿的关节,那里有一块很明显的异常突出,“假肢被摔坏了,好像没法走路了。”


  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好像还有人报了警,场面有些混乱,继续在这里耗着显然是不明智的。樱井仅仅是思考了几秒,身体就已做出反应:他把一只手穿过二宫腋下,一只拖起他的膝盖弯,然后把二宫抱了起来。


  二宫惊叹的叫了一声,但很快就明白樱井的意思,双手配合的挽住樱井的脖子,樱井抱着二宫出人群,然后飞快的跑向地下停车场。或许是二宫比他想的还要轻,也或许樱井被激发了潜能,他们很快甩开身后的人群。


  樱井把二宫放在后座,然后坐进车里,一脚踩下油门后,奔驰车箭一般的驶离医院。他的大脑有些空白,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并不是没有接受,只是因为在过多被刺激后,他已经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惊慌失措或是方寸大乱,他的感情变淡漠了,所以现在他唯一关心的就是二宫。


  身后传来衣服布料摩擦的声音,还有金属器物碰撞的嘎啦声,樱井从后视镜看见二宫从裤腿下抽出了一节有些变形的假腿。就算是有心理准备,樱井看到弯曲的假肢时也有些不舒服。二宫把假肢丢到一旁,像是解放般叹了口气,然后对樱井说:“送我回家。”


  医院已经被远远甩在身后,樱井才发觉自己握着方向盘的手发着抖,不是因为惊恐或是激动,只是他还没有从那阵深深地恐惧里彻底挣脱。


  “nino.....”樱井看着后视镜,“刚才、我差点就以为,你.......”


  他重新吸了几口气,才说出那个词:“死了。”


  二宫静静的坐在后面,“翔,”他的语气带着樱井从没听过的安宁,“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死的。”


  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放在樱井发抖的肩膀上,樱井紧紧地攥着那只微凉的手,久久不语。我很害怕,我真的以为你离开我了。他在心里说。




  到达二宫家的公寓楼下时还只是中午,这一路上樱井的脑子乱成一锅粥,所以在扶着二宫走进公寓一层时他也没注意到电梯前贴着的一张纸。


  “牙白。”二宫抬起头读出纸上的字,“电梯故障,今明两日检修。”


  二宫住的出租公寓已经有些年头,除了这一台老式电梯外就只有楼梯。然而现在二宫不仅摔断了假肢,而且就算是有拐杖,一个残疾人也不可能自己爬六层的楼梯。


  樱井也看了眼纸上的字,他静静地想了想,然后把外套脱下来,蹲下对二宫说:“我背你上去。”


  “你说什么?”二宫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樱井。


  “我背你上楼。”樱井还维持着那个蹲下的动作,“快上来。”


  二宫扶着墙,一脸震惊。他左右摇了摇头,想要拒绝,但樱井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你要是不上来我就抱你上去。”樱井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是脱口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樱井知道自己胜利了,二宫单脚跳过来,然后趴在樱井背上,就像刚才那样乖乖勾住他的脖子。樱井两手抱着二宫的大腿,然后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在找准重心以后他用刚脱下的外套把两人绑好。


  二宫的呼吸就在他耳边,但在樱井听来却没有像现在这样更让他安心。二宫的胳膊紧紧勾着他的脖子,樱井迈开脚,一步步踏在楼梯上。樱井从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有再尝试过长时间的体力运动,虽然有时他会去健身房,但松本经常嘲笑他身上“全是装饰性肌肉”。


  老式公寓的楼梯不长,但转弯很多,樱井一边背着二宫一边在心里默默数着,可是还没上几层,他彻底混乱了。


  “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的。”二宫在他耳边小声说,樱井站在原地喘了口气,继续迈开腿上楼。他的腿很酸,手也有点疼,但他没有在意,他只是低头默默数着台阶心想:这楼梯怎么这么长?


  不知转过多少个转弯以后,樱井终于看到了“6”的标志挂在黑暗的楼道口,他一鼓作气走出楼梯间,终于走到挂着“0617”门牌的门前。


  樱井别扭地抽出手,接过二宫在手里捏了很久的钥匙,颤颤巍巍捅开门。他随便的甩开鞋,拼着最后的力气把二宫尽量轻柔的放在沙发上,才敢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Yatta!”樱井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朝二宫比了个胜利手势,“我是不是特别像yattaman?”


  “你是bagaman!”二宫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樱井觉得下一秒也许二宫会哭也说不定。


  樱井向后一躺,直接仰倒在地毯上,二宫慢慢站起来,单脚跳到卧室,随后卧室里传来一阵叮铃咣啷的声音。几分钟后,二宫走出来,看见躺在地毯上的樱井已经睡着了。



  饭菜的香味丝丝缕缕钻入鼻子,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更加勾魂。樱井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毛毯,窗外已是夕阳西下。他从沙发上下来,看见厨房里二宫背对着他,正低头用勺子搅着锅里的东西。


  “nino?”樱井试探性的喊了一声,他还有些怀疑这是一个梦,毕竟他做过的不现实的梦太多了。


  “还在那傻愣着干嘛?帮我拿碗!”二宫头也不回的说。


  太好了,樱井想,这不是梦,二宫和也说话还是凶巴巴的,他没死,他还能给我做汤。突然间鼻子就有点酸,樱井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情了?


  “慢死了!”厨房又传来一声吼。


  樱井挠了挠鼻子,“来了来了!”他笑嘻嘻的走过去,帮二宫把一盘盘香气扑鼻的菜放在桌上。黄色的小灯把这个出租屋照的比任何时候都要温软恬静,樱井坐在桌前,认真地看二宫忙活,有些入迷。


  “你先吃吧。”二宫端着一锅汤走出来,又递给樱井一副筷子,“我去盛饭。”


  樱井夹起离自己最近的土豆炖牛肉尝了尝,浓郁的肉香和土豆的糯软瞬间占领了整个口腔。好吃的恨不得跳起来,这是樱井的拙劣评价。


  二宫究竟是怎么在自己睡觉的时间变出这么一大桌各式各样的菜的,难道是用魔法?不过一想到魔法小精灵般的二宫,他反倒忍不住笑了,硬要说的话,这家伙这只能是喜怒无常鬼心思多的小恶魔。


  等等,恶魔?


  樱井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忽然间的,各种各样的事情从他的脑中浮现出来,止也止不住,一阵冰冷无端漫上他的后背。


  “怎么了,筷子都拿不好?”二宫从地上捡起樱井手里滑落的筷子,“干嘛这么看着我,怪吓人的。”


  樱井无法不把目光从二宫身上移开,他想起那一百多节长长的楼梯,想起从上面结结实实滚下来却毫发无损二宫,除非他是傻子,不然他没法用看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二宫。


  有些记忆活灵活现的从脑海中闪现,樱井无法不把二宫的种种事情以及他所知道的一切起来——


  【他们很弱小,但人类无法杀死恶魔】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死的。”


  悄无声息出现在便利店门口又悄无声息消失的身影。


  “我今年617岁,我是认真的。”


  【他混在人群里,也许你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恶魔】


  毫发无损的从一百多节楼梯上摔下来。
  

  ...............


  樱井觉得自己仿佛从来不认识二宫和也一样,忽然间他对他感到异样的陌生。他是谁,他来自哪里,他一开始的出现是不是偶然,他到底是不是人类?樱井都全然不知。


  他看着二宫,好像想看穿他对面的人一样深刻地凝视着,如果,二宫的确是“人”的话。他想发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那就试试看,他对自己说。

  
 樱井站起来,他出其不意的从刀架上抽了一把刀,然后尽量控制着力度飞快在二宫的胳膊上划了一下。尖锐的刀刺入肉体留下软绵绵的感觉,二宫白皙的胳膊上瞬间出现一道长长的血痕。


  二宫瞪大眼睛,但樱井还没来得及道歉,他就看见那道血痕无声无息地消失,转眼胳膊的皮肤表面就又恢复光滑。没有血痕,没有疤痕,就像魔法一样。


  刀当啷啷的掉在地上,但没人去管它。


  “二宫和也,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樱井死死的盯着二宫颤抖着问。


  二宫放下筷子,没有一丝惊讶,他也静静地看着樱井,房间里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两人只是在彼此相互对望。

  
  樱井知道他的问题或许不会有答案,或许在下一秒,二宫就会露出他所猜想的样子;甚至他一眨眼,也许二宫就会冷笑着消失在窗外。但他迫切的想知道这个答案,他不畏惧,甚至他有些期待,这是他跟自己打的一个赌。


  “你觉得我是谁?”二宫反问。


  “你是人类吗?”樱井抛出了最尖锐的核心,他死死盯住二宫的眼睛,迫切的期待着答案。他有心理准备,甚至准备好了最坏的结果——


  二宫牵起嘴角,露出樱井曾经最熟悉也是现在最陌生的假笑,每当二宫这样笑时,樱井都看不透他的想法。


  “我不是。”


  这就是答案。



【想打死我之前,我有一句遗言:H还有几章就上线.....】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