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七)

   又下雨了,虽然气温持续飙升,但积雨云还是会时不时笼罩这个城市。今天的雨也是来的很突然,仅仅一瞬间,城市就被水雾吞噬,像吞吐湿气的蜃,要把所有一切纳入口中。

  “为什么总是下雨?”樱井说。

  “为什么总有人死去?”松本反问。

  樱井侧身撇了松本一眼,同乘一伞下的两人一起走在路上。

  “又有人死了吗?”

  松本看着路面上的积水,“是啊,与伊藤彻相关的一切都在被一点点抹掉,包括人。”

  樱井握着伞柄的手微微用力了一些,“有一个人,”他拉长声音显得自己很漫不经心,“他可能也和伊藤彻有关系。”

  “你怎么知道?他是谁?”松本正视着樱井,眼睛灼灼有神。

  “那个模特,相叶雅纪。”樱井烦乱的回答,“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他和伊藤有关系。”

  “你不会是凭空猜的吧?”松本显然没想到樱井说的是相叶,“有什么证据吗?”

  看着松本不信任的眼神,樱井很想把他所知道的和经历的一切都通通说出来,但他还是忍住了道:“我拿不出证据,但我不是凭空猜的。你知道我不喜欢没有依据的事情。”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从一个月前开始就变成这样?你想让我去查相叶吗,我可是刑警,别让我想太多。”

  “我不是空穴来风!”樱井拔高了声音,松本皱眉,用审视着犯人的眼神盯着樱井,没有回答。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樱井别开脸低声说,“我不是要隐瞒你什么,但是相叶雅纪真的有问题。你相信我。”

  “我一直都相信你,翔。”松本扭过脸正视着前面,“从小都是,虽然你有时候婆婆妈妈很烦人,但你一直都是最聪明的。你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所以我一直相信你。我相信你不仅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也因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樱井觉得一个男人听另一个男人说话到想哭很丢脸,可他的鼻子真的有些发酸。他知道松本的意思,虽然松本从不会把温柔的话挂在嘴边,但每一次他需要帮助时,松本总会第一个伸出手。

  “我知道。”他吸了吸鼻子低声说,“所以我才告诉你。”

  松本站住脚没说话。

  樱井继续朝前走着:“帮我查一个人。他叫二宫和也。”

  “他是什么人?”

  “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残疾男生。”樱井若有所思的回答,“他是谜团的中心。”

  樱井走出公司时天色已晚,所以停在便利店的门口的银色保时捷更加惹眼,尽管驾驶座上的人带着墨镜,但在樱井还是瞬间就认出了他,顿时一阵鸡皮疙瘩。

 银色的跑车上坐着的人也看到了他,没有回避,首先开口:“樱井桑,晚上好。”

  晚上不好,樱井在心里说。这时二宫从便利店走出来,还穿着店员制服。随后追出了另一个女性店员喊到:“二宫,你还没下班!”

  “小姐~”相叶雅纪把墨镜摘下来朝女店员一笑,“您可以先回去吗?我想和你的同事说点话。”

  女店员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她没想到在路边便利店门口会出现相叶雅纪,方寸大乱。她一步三回头的蹭回店里,似乎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缓解现在奇怪到尴尬的气氛,樱井一定会不犹豫的去做。也许另外两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也样想来他倒安心了。

  沉默维持了一会,二宫率先开口说:“等我一下,我去拿包。”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似乎这个尴尬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他一手计划好的。

  “您也上来。”相叶对樱井说,“我想您有很多问题想知道。”

  “你不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樱井的口气忍不住僵硬,“你在命令我。”

  在樱井这样尖锐的语言下,相叶反倒笑了,他露出了那种电视上一贯的温和笑容,“放心好了,我不会把您打昏了拖上车的~”    樱井还是半信半疑的盯着相叶,一只手紧攥着包。

  “上去吧。”二宫穿着私服从便利店走出来,“我们不会害你。”

  心跳在加速,肾上腺分泌着。

  樱井身边坐着正在打3DS的二宫,相叶一边哼歌一边开车,但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医院那件事。”开了不知多久,相叶忽然开口,“樱井桑你那天不过是撞见了去探望我的nino,但我确实和伊藤彻的被害有关。”

  “我和nino是朋友,所以nino被盯上也是无可厚非。本来到这里,您和我们就完全没有交集了,可是那天晚上您救了nino。”

  “所以停车场的事....”

  相叶点头,“您去杂志社那天,我正好不在,从staff那里知道您在杂志社的时候我就赶紧回来了。因为您很有可能在那里被杀手盯上,是要与伊藤扯上关系,不论谁都会被灭口。”

  车子在市区里徘徊,一会加速一会减速,让人有点恶心。

  “到底是因为什么?伊藤到底为什么被害?”

  “他泄露了一份文件。这个文件很重要,虽然与我们无关,但是其中的利害关系,足够叫人杀了他,至少是叫他被封口。”

  “相叶!”二宫在后座喊。

  “既然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瞒着也没意义,而且是樱井桑自己上的车不是吗?”

  樱井知道现在自己的脸色一定很白,但他并没有那么害怕了,他张张嘴,半天才开口道:“我不知道你们哪些话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但是我可以相信你们一部分,因为我需要人身安全的保护。”

  “你有一个警/察朋友。”二宫倒是先开口说。 

  “我不能把他牵扯太深!他不过是个普通人。”

  “樱井桑,你也是普通人。”相叶直视着前方,“你有家庭、事业和比很多人都光明的未来,不要把自己放在太高的位置上。”

  樱井苦笑了一下,“说的倒是很好听。那我要问,到底是谁想杀了你们和我?”

  “伊佐那议员。”

  红灯亮了,车停在路口。樱井觉得自己听清了又没听清,不过自己真的没有什么表情和反应,只是静静坐着。

  “人心比什么都可怕。”相叶悲伤的叹气,“无论是什么样的恶魔也好,杀手也罢,哪及人心半点呢?”

  接着,他一脚猛踩下刹车,樱井被后坐力一下甩到椅子上。

  在周一晚上的东京市区,如此高的时速简直就是找死。樱井还没抬起身,相叶一个左转,他一下撞在二宫身上,二宫扶着他的肩膀把他拉起来。

  “有人在追我们。”相叶猛踩刹车,“你们坐好。”

  樱井回头,看见一辆黑色的车紧随其后。

  “这是东京的闹市啊!”

  “别管那么多了,”二宫在樱井身边小声说,“相叶,右拐!”

  相叶用行动回答了二宫的话,他的车技把跑车的性能全数发挥出来,很快就把黑色的车甩在后面。又是一番飙车后,车子开到一片居民区,相叶渐渐减速: “你们下车。”

  “你呢?”

  二宫在樱井身后一推,然后两人一起下了车。“不用担心他,”二宫拽着樱井,“我们先走。”

  
   也许是夜色的混沌,樱井任由二宫拉着他一路走着,二宫走的不快,但脚步很匆忙。直到他们重新从相叶放下他们的地方来到一片繁华的街口,二宫才放开他。

  “你走吧。”二宫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冷冷的说。

  樱井张了张嘴,挥了一下空空的两手:“我的包在车上,钥匙钱包和手机都在里面。”

  二宫愣了,这是樱井认识他这么久以来头回看到二宫做这样的表情,两人在夜晚繁华的街头互相傻站着,最后二宫说:“你今天先住我家。”

  “我没得选啊。”樱井无奈的点头同意。

  二宫带着樱井做了电车,包括票钱都是二宫掏的,“你要还给我。”二宫一面把票递给樱井一面不高兴的说。

  “我不记得你请我吃饭时有这么计较。”樱井反驳道。

  “那是因为根本不用花钱啊。”二宫也较真了,“你觉得我有钱去那么高级的餐厅吗?”

 他手里看起来像是用了很多年的样子旧背包,随着二宫的东西大幅度摆动。
   樱井脱口而出:“既然这样你干嘛不要我给你的钱?你都那么——”

 “因为我不想被人看着可怜!我也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的人!”二宫提高声音,电车里的人都不悦的看着他们。

  樱井没再说话,他现在的脑子又乱又疲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过分,一方面他心里还有对相叶和二宫的怒气,所以他没有道歉,只是站在车厢另一角跟二宫保持了一段距离。二宫这个怪怪的男生总能让樱井一次又一次突破底线。

  终于到了站,二宫下车,樱井紧随其后,两人回到地面上时四周除了路灯没有光线,他们静静地走了一段,然后到达了二宫的公寓。摁下六楼的电梯后不一会两人就到了,“0617”,这是二宫家的门牌。

  樱井走进屋子,这是一个标准的独居室。狭小,东西也不多,客厅摆着明显是二手市场上买来的茶几沙发和电视,电视上还接着一个游戏机,地上铺了地毯。但是屋子里很整洁,能看出它的主人并不因为种种原因就放弃打扫。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很有生活气息的家。

  “委屈你在庶民的家里呆一晚上了,樱井先生。”二宫的声音里带着讽刺,“这是睡衣。你睡沙发吧。”

  樱井接过二宫丢给他的衣服,这大概是二宫的某件长衫。他展开来,能闻到衣服上被人穿过的气息残留着。

  “二宫,”樱井终于叫住要回卧室二宫,“我刚才在电车上说的话有点过分了。”

  二宫背对着樱井,没回头。他不会是真的生气了?樱井有些紧张地想。

  “很久以前,我为了活下去,截掉了左腿。”二宫忽然开口,“我要很努力地活着,才能和一般人活的一样。所以我根本就不在意别人说的任何话。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是有一点,我绝不会做侮辱自己的事情。”

  他像是宣告般的讲完话,然后看也不看樱井一样,“砰”得关上了卧室门。

  樱井做了一个梦,他梦见相叶开车拉他狂飙,用时速220公里在东京闹市穿来穿去,而他没系安全带,于是他从挡风玻璃那里被甩了出去。落地后他面前站着拿刀的黑衣人,刀就要刺下来时,黑衣人忽然停手了。    

  黑衣人拉下挡脸的面罩,露出二宫和也的脸。

  “我不会做任何侮辱自己的事。”二宫露出讥讽的笑容,然后丢下刀子转身离开。

  樱井睁开眼,半天才弄明白自己究竟在哪里。睡在沙发上一夜,浑身酸痛,加上昨夜的奔波,整个人都昏昏沉沉。他扭过头,看见电视上的表显示已经是上午十点,这是他有生以来以来第一次翘班。

  屋里静悄悄的,二宫好像已经去上班了,樱井走到厨房,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张便条:  “冰箱里有早饭,你的包今早已经拿回来了。衣服挂在门后边。记得还我车票钱。二ノ。”

  他拉开冰箱,里面放着一大盘用保鲜膜蒙住的咖喱饭。樱井盯着饭看了一会,拿了一支笔,在便条的背面认真的写下了“对不起,谢谢”几个字,然后用黄色吸铁石压在冰箱门上。

【nino当然不会请客啦┑( ̄Д  ̄)┍留宿了!吵架了!(不对.....

 不涉及剧透的任何疑问我都可以回答

   大家放假快乐!在评论里安利了几篇剧情向的文大家没事看看】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