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五)

“他混在人群里,也许你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恶魔。”


  “怎么发现他?”


  “靠感觉。他身上会有不属于人类的气息。要很努力的辨别才会发现,他其实是在模仿人类的感情和举动。”


  “为什么是‘他’?”


  “因为他是男性的外表。年轻人。在咒语没有解开之前,他很弱。”


  “那他会死吗?”


  “人类杀不掉恶魔,哪怕是人类形态的恶魔。他是不死的。”


  樱井滑动着手机屏幕,反复推敲着帖子上的话。不过再怎么去想,也不过是他的推测。恶魔杀手这种事,不论现在伊藤事件被媒体闹得有多沸沸扬扬,也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从二宫和也这个人出现开始,一切都变得不对了。然而樱井没法把这些归咎给二宫,再怎么说他也不过是个平常的人类,甚至比一般人类还要没有威胁性。


  车已经停了,樱井从车上下来,杂志社的人早已迎在门口。


  今天是签合同的日子。


  一切都照着流程按部就班,樱井一面说着平时早已烂熟于心的话,一面展露着能让身边的女性都心跳加速的笑容。


  恶心。这是他心里唯一的想法。


  幸好相叶雅纪没有在,虽然樱井担心过他会出现,但从staff那里得知他今天有杂志外景拍摄并不在摄影棚,于是安心了很多。

 
  好不容易挨完所有的事情结束后,一大群人乱哄哄的,樱井倒是被冷落在原地。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落在车里,不过秘书早就去忙别的事了,他干脆自己去地下停车场。


  很快樱井有点后悔这个决定,整个杂志社大楼下都是停车场,当他发现这件事时,已经迷路了。没有保安,没有人,在这个工作时段什么都不可能有。


  感觉到身后有人时樱井正要回头,是踏地的脚步声,极速动作所带来的风已经濒临耳边,回头时,他看见一个银色的东西“唰”地刺来——


  是本能,也或者是中学时代踢足球所训练出的反应速度,樱井一个侧身,那把刀子侧着他的鼻尖砍了下去。他退开几步,看清眼前站着一个黑衣蒙面的人,手里正握着一把匕首。刚才这把刀差点就刺中了他。


  “你是谁?”


  樱井非常佩服此时此刻还能说话的自己,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与死亡这样贴近,所以他冷静的发问,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在发抖。


  黑衣人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眼神就像是看一头待宰的猎物一样,没有回答。


  “如果你要杀我、你至少要告诉我你是谁。”樱井继续说。


  与其逃,不如拖时间。黑衣人的体格和力量都比樱井强,明显是专业杀手。无谓的反抗反而会让自己更危险,而且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把自己置于死地。


  “要恨就恨伊藤彻吧。”黑衣人回答。


  “伊藤彻?他不是——”


  他没有说完,眨眼间那把刀已经在他胸口上方扬起。刺进身体里会不会很冷?樱井闭上眼想。


  然后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刺入身体。只是耳边“咚!”得响起一声巨响。

  
  樱井睁开眼,刀已经因为他的主人重重被踹飞而甩了老远躺在地上。他微微转头,一个瘦高的人站在他身前。


  “相叶雅纪!”他不自觉的喊出那人的名字。


  黑衣人从地上爬起来,直接与站在樱井身前的相叶开始肉搏。这是一场快的看不清动作的打斗,黑衣人是专业杀手,但相叶的动作一点都不比黑衣人慢。他纤细的身体爆发出的力量是压倒性的,动作灵敏的像头豹子。


  在黑衣人渐渐有些不敌相叶时,他退开几步忽然从胸口掏出一个黑色的物体——


  “小心!”


  相叶几乎没有迟疑,他右脚蹬地,腾空以人类几乎不可能的高度一脚踹在黑衣人脸上,就像一头蹬羚。接着黑衣人就翻滚了出去,重重摔出老远。


  相叶拍拍手站起身,樱井注意到他身上穿着一套暗绿色边的小西服,很明显是直接从拍摄地过来还未换下的。他捡起拿把刀和枪,然后单手把黑衣人提起来,用刀抵着问:


  “是那人派你来的?”


  黑衣人没说话,相叶也懒得再问,扔开刀一击打昏了他。


  樱井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这次他的大脑已经完全停住了思考。


  “别说出去。”相叶对他说,“不然我也保护不了你。”


  他把黑衣人拖着走到一辆车旁边,然后拉开车门把人塞了进去,车上还有一只手把昏迷的黑衣人向里拖了拖。


  “抱歉。虽然不好解释,但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了。”相叶雅纪向樱井笑了笑,然后关上车门,车子发动起来,一下就开走了。


  樱井站在原地,直到车子彻底离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低血糖?”松本难以置信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樱井,“你居然因为低血糖而被救护车送到医院了?我真不敢相信。”


  樱井躺在床上默默的看着输液管,半晌才开口道:“松润,我很害怕。”
  

  松本从门口走进来,坐在他床边。樱井昏倒在地下停车场不久被保安发现,随即送到了医院,如此已经折腾到了晚上。醒过来第一件事他就是给松本润打电话,告诉松本快来找他。


  “放心,低血糖是不会死人的。”松本叹气道,“你到底怎么了?”


  樱井惨笑了一下,“你最近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没有。我过得很好。”


  “那就好。”樱井重新躺回床上望着天花板说。


  “我说,”松本微微凑近了樱井,“你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吧?”


  “我没有。”樱井别过头,“别把我入院的事情告诉别人,包括郁月。”


  松本看起来想说点什么,但由于樱井的脸太苍白,他还是放弃了。“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等等。”樱井拉住正要走的松本,“我叫你来是因为想问问你调查的情况。”


  松本投来怀疑的眼光,“我不能随便告诉外人的。”


  “我想知道,松润。”也许是因为现在的樱井样子太可怜,松本终于松口了。


  “除了调查进展的很慢并且有个该死的家伙泄露了情报以外,没有任何实际突破。”


  “我真不明白,到底是哪个家伙把这么重要又机密的情报给媒体的?他一定是个地位很高的猪头。”松本又抱怨了一句,一旁的樱井小声阻止。


  “这么说,确实是警方从内部泄露了消息?”


  松本烦躁的点头:“虽然有排查过,但是难保这人不会继续和媒体勾结,有一份和伊藤牵扯上的企业名单,如果真的泄露出去,就是盗取机密的犯罪了,恐怕那些企业也会被殃及到。”


  “那个家伙是为了什么?”樱井问。


  “不知道。”松本揉着眉心,“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最好不要和伊藤彻扯上关系,不然一定会出事。”


  樱井不自觉的从床上撑起身体,“怎么了?”


  “伊藤彻的秘书,今天在看守所里死了。”


  即使不照镜子,樱井也知道自己的脸在那一瞬间变得惨白。他向前晃了晃然后抓住松本的肩膀说:“我要出院。”


  “你——”


  “我要回家!”樱井发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一声大吼,吓了松本一跳。


  “好吧。”松本把樱井的手拿下来放回被子里,“我去办出院手续,你等一下。”


  “现在就走。”樱井觉得自己的声音几乎带着绝望,他死死抓着松本的外套不放。


  松本叹了口气,默认般把樱井的衣服递给他,樱井胡乱的套上后他搀着樱井走出病房。当有医生走上前想阻止的时候松本干脆掏出警/察证件:“公事。”


  樱井瞪大眼睛看了看松本,他一脸如常的带着樱井走出医院然后招了辆车,把他放进去。


  “翔。”松本弯着腰对坐在车里的樱井说,“你真的没有遇到什么事吗?”


  “我没有。我很好。”


  松本盯着樱井看了一会,“如果你有事,我一定会帮你,你知道的吧。”


  樱井强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是啊,我知道。”


  松本没再说什么,只是给司机塞了把钱然后就关上了车门,车开动后樱井看见松本还站在原地,然后越来越小。


  家里没人。


  樱井打开灯,这个大房子四处都静悄悄的,他走到餐桌旁,上面有一张写着清秀字迹的纸:“回来给我打电话。郁月。”


  他掏出手机给郁月拨通了电话。


  “翔,我今天回爸爸那里去了。”郁月的声音给樱井一种安心的感觉,“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回来。”


  “有什么事吗?”


  “家里有点事。”郁月含糊的回答,“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总喝酒,按时吃饭。”


  樱井没有再多问,结婚前他和郁月曾相互约定不过问对方家里的私事,也不干涉对方的交友圈子。从结婚到现在他们都相互遵守着这一点,像两个合租者一样生活着。


  “我知道了,代我向你爸爸妈妈问好。”樱井挂断了电话。


  夜色伴着还没关上的窗户涌进这个空荡的大房子里,樱井向远处看去,东京塔还闪着红光。四周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他闭上眼睛,让夜随着呼吸渗入身体,彻底的感受起这份孤独,还有慢慢攀上后背的恐惧。



  【拔哥高帅,松润真爱!翔哥其实挺黑的.......

    人走了才好办正事(望天 

   说是剧情向,但剧情弱的要死怎么办~这文要是有肉大家会接受吗】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