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在人间 上(二)

  樱井翔在一个星期后才再约松本吃了次午饭,“胳膊这么样了?”他觉得自己还算贴心的问了一句。

  “早就没什么事了。”松本挥了挥手,“而且我也没空管它,这星期我一直在忙别的,快累死了。”

  “做什么?”

  “警方机密。”松本干巴巴的回答。

  樱井也不在意,只是随口说了句“哦”,然后继续吃自己那份牛排。

  “你要是不问,我也能告诉你,”松本忽然又来了一句,“反正这件事迟早会被媒体扒出来,太蹊跷了。”

  樱井翔擦擦嘴,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势。

  “看新闻了吧,那个伊藤彻?”松本烦躁的把牛排切的十分小。

  “我知道,他不是因为心脏病变成植物人了吗?”樱井点头道。

  “不是这么简单。”松本把肉丁扒拉来扒拉去,“那家伙根本就不是植物人,他能吃能动能拉能撒,看起来跟常人没什么区别。”

  樱井瞪大眼睛:“那为什么还说——”

  松本惨笑了一下,“翔,你知道人没有灵魂就剩躯壳是什么样吗? 现在的伊藤彻,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他的灵魂已经不在了,我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吓了一跳,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的眼睛,空洞、无神,根本看不到灵魂。”

  “怎么可能?”樱井莫名恶寒起来。

  “我也是看到他本人才敢这样断定的。”松本回想起来脸色都不禁有些苍白,“现在的伊藤彻,就是一副行尸走肉。”

  “那么,既然有你们介入,说明这件事是人为的?”樱井很快抓住重点。

  “虽然我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做成这样,但这确实是人为的。”松本揉着眉心,“要见伊藤,必须先申请访问,而且预约成功的访问会被在预约后自动记录在电脑上。电脑上显示我和你都在医院那天,一个姓中田的记者访问过伊藤,可我们根据调查后发现,虽然确有其人,但这个记者从没申请过与伊藤会面,而且当天当时他去了一个首映会,这是绝对可以作证的。”

  “那是谁?”樱井彻底打了个寒战。

  “恐怕这就是导致伊藤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的家伙。”松本叹气道,“最神奇的是,用一个记者的名义申请与嫌疑犯会面居然通过了?到底是为什么这种荒唐的事都能....”

  “现在警视厅整个都在忙这件事,真是糟透了,这根本就是非自然现象啊。”最后松本小声嘟囔了一句,捂住脸,“还好伊藤这家伙也是罪有应得。”

  樱井翔不能更赞同,毕竟伊藤的罪行在被曝光后也为国民所不耻,但他具体所掌握的机密还未被发现,就已经如此,也实在让人无法不怀疑这是刻意为之。

  但就算再怎么离奇,樱井还是推不掉今晚与S.T.O.R.M杂志的酒局。虽然他向来不喜欢这种上流社会式的联谊,但毕竟主办方是媒体界的大型集团,顶着赞助商代表的名头,他也终归认真挑了一套Amani正装在傍晚时赴约。

  说是酒局,但地点却挑在了东京都港区的高级酒店一层,来宾也是包含各界社会名流,非富即贵。被带进场子里,男男女女无不穿着华丽,“万恶的资本主义。”他忽然想起松本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拼命忍笑拿了杯香槟掩饰。

  当主办方代表一行人走进酒店时,樱井正呆在长长的餐桌旁认真挑食物,所以被四周大部分女性的叫声吓了一跳。

  “是相叶雅纪!”樱井身边一个二十岁出头穿着白色小礼服的女生一下子差点把手里的红酒甩出去,樱井眼疾手快接了一把才防止白色礼服变成红色。他把酒杯塞回已经因为激动脸色发红呼吸不均的女孩手里,然后踮起脚朝大门口看了一眼。

  虽然早已是杂志电视上无数次见过的脸,但相叶雅纪本人并没有樱井最开始认为的那样十分英俊,只能算五官端正的中上等。个子不高不矮,身材却和杂志上看起来相比更加瘦,比例良好,可以说是正宗的衣架子。 

  但相叶的笑容却有种从内到外的亲近感,让人不知不觉就放松警惕和戒备去友好的对待他。这种无形散发出的亲和力就是相叶雅纪的杀手锏,他甚至因此被冠以“邻家哥哥”的美称。

  相叶作为日本一流时尚杂志的当家模特,可以说是日本女性乃至日本国民级的名人。在樱井的认知里,长相无非就是好不好看之分,但在见到相叶真人时,樱井觉得自己的审美观受到了点冲击。这人并没有刻意耍帅,但一举一动却无不散发着让人着迷的气质。

  在整个会场里的交点都集中在相叶身上时,樱井却趁机跑到露天阳台上。郁月身体不好,他不敢在家里吸烟,而公司所在的大楼禁烟,樱井也不可能为此专门去员工吸烟区,所以难得的独处时间,他自然掏出烟点燃深吸起来。

  吹着晚风吸完第一根烟,楼下的骚动也渐渐平息。樱井趴在栏杆上,看着夜色中的酒店花园出神,顺便正要再点燃第二根。

  “一口气吸太多根烟对身体不好。”一个声音突然从樱井背后响起,他转过身看清来人,烟一下子没拿稳从手中掉在地上。

  相叶雅纪弯腰捡起烟递给樱井翔,“晚上好。”他微笑着说。

  “...谢谢。”樱井接过烟胡乱塞回兜里,一面思索为何相叶会出现在这里。

  “里面很吵。”相叶仿佛猜到了樱井的想法一样说,“没想到也有人同我一样想欣赏一下夜景,我们很有缘。”

  樱井冷静的认为,这是相叶雅纪在向自己搭讪。作为一个一线明星,竟然跟一个快三十的已婚男性搭讪,而且还是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前提下,这未免有点奇怪。

  不过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坏事,越广的人脉越有助于事业的发展,这是松本家的为人理念,如今樱井直接拿过来用了——“晚上好,我是樱井翔。”他伸出手道。

  相叶微笑了一下,然后回握住樱井的手。然而就在樱井接触到他的皮肤时,某种奇异的感觉一下子贯穿了他,就仿佛那一瞬间相叶雅纪通过那只手把他从内到外探了个清清楚楚一样,异常不舒服。

  樱井不自觉的抽回手,虽然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无礼,但他已经不想再碰相叶了,甚至他觉得相叶的目光像能看穿他的灵魂一样尖锐透彻。

  相叶没有因为樱井的举动而生气,他只是收回手,然后温和的笑着,甚至让樱井以为刚才的相叶不过是他的一个幻觉,但刻在手上的反感却又是那么清晰。

  “樱井桑对吗?”相叶把胳膊也放在栏杆上,“我知道您,您是赞助商代表。”

  “能被相叶桑记住我很荣幸。”樱井下意识和相叶保持开距离回答。

  “您和里面的人不一样。”相叶指了指大厅,“至少您是会出来享受晚风的人,这一点上就足够我记住您了。”

  他是个奇怪的人,樱井心想。他对相叶的印象定位在电视番组上的一个天然呆,然而经过今天他把原来的看法全盘推翻。

  “您看新闻吗?”

  “什么?”樱井被相叶跳跃性的发言弄得有点混乱。

  “前阵子伊藤议员心脏病复发的报道您知道吗?”相叶雅纪干脆的又说了一遍。

  “我知道,因为我妻子很喜欢新闻,所以大部分社会新闻我都看过报道。”虽然不知道相叶的意图,但这问题也不算出格无礼,樱井只能回答。只是这个问题这段时间被问的次数有点多让他略微烦躁。

  “很难以置信不是吗?”

  “还好吧。”樱井想起那天与松本在医院遇到的事,支吾的回答。

  “那天您在哪,做了什么?”相叶这个问题明显有些出格,樱井顿时心中一阵不悦,然而还没来得及去思考,他的嘴巴却已经不由自主地滑出一句:

  “和我的朋友松本在那家医院,他因为车祸胳膊受伤,所以我们正巧遇见了那阵骚乱。”

  相叶点点头,眨了眨漆黑的眼睛笑着说:“是么,够巧的。”

  樱井退开几步瞪着相叶,刚才的话他完全是没有意识就自己说了出来,因为在看到相叶的眼睛时,他像被下了咒一样听话。他无法压下对相叶的恐惧感,然而相叶却一脸平常地问:“您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对不起,我要去一下洗手间。”樱井咽了口口水,然后逃也般得夺步而去。他甚至无法涌起对相叶的愤怒,只想离这人越远越好。

  留在天台上的相叶面无表情的看着樱井急匆匆离开,忽然低笑了一声,然后对着夜景说:“找到了,就是他。”

  夜色中,传来像是鸟类翅膀拍打的“啪啪”声,随后又陷入寂静。

  【例行存稿双更 表诚意(笑 为了脑洞写文真的好开心(捂脸】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