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末】少女漫画 下(11)【完】+【磁石番外】



大野趴在直升机的玻璃上,直勾勾的看着下面的景色,“松润你快看!”他像个孩子一样叫到。

 

  松本一面应着大野,一面费力掩藏起嘴角得意的笑。做直升机飞在拉斯维加斯壮丽的大峡谷上空,俯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无疑是最棒的惊喜。

 


  大野似乎完全被风景吸引了注意力,和一大早被松本拽出酒店困得东倒西歪的样子完全不同,他兴致勃勃的坐在松本身边,笑得特别开心。

 
 

  “润,”大野转过头兴奋地对松本说,“好棒!太漂亮了!”

 
 

  松本忍不住笑出来,指着远方说,“老师,你看那边。”

 
 

  顺着他的手看去,远方一片巨大的湖,镶嵌在百里荒原之中,在午后的阳光里波光粼粼。

 
 

  “这是拉斯维加斯最大的人造湖米德湖,这个季节非常适合钓鱼。”松本在大野灼灼的目光下解释道,说话间直升机已经朝着湖边飞去,寻找降落点。

 
 

  大野摘下耳机,在拉开舱门前忽然凑到松本身前,飞快的亲了一下松本的脸。然后趁松本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灵活地跳下飞机,朝着湖边跑去,留下松本一人在机舱里回味这个突然的吻。

 
 

  樱井翔的厉害在于他不仅建议松本带大野做直升机游览大峡谷,甚至还帮松本找了一个本地的船长带两人钓鱼。当高大魁梧的船长一面吼着“Hey!”一面走来时,松本打心眼里感谢樱井,同时默默向他再次道了个歉。

 
 

  午后的阳光没有想象中那么灼热,加上湖面吹来的风,倒格外舒服。松本站在甲板上,一面听船长用大嗓门介绍鱼类(虽然都是英语),一面看大野摆弄鱼竿。

 
 

  “呀!”大野忽然急促地叫了一声,随即用力提拉鱼竿,很快一条黑色的鱼就若隐若现。大野欢呼了一声,然后把它一口气拽上甲板,肥大的鱼在甲板上跳来跳去。

 
 

  “厉害!”松本毫不吝啬地夸奖自家恋人,后者对他得意一笑。他突然想起千叶的海边,大野也是用这样的笑容把他的心一步步拉入那个魔洞。

 
 

  一个下午都泡在湖上,虽然收获不多,但两人都很开心,松本甚至有种在湖边买个别墅给两人住的冲动。下船时他们把钓来的鱼都送给了船长,船长激动得一人一个熊抱。

 
 

  “Is he your boyfriend?”船长毫不避讳的大声问松本。

 
 

  “Yes.”松本也大方承认。

 
 

  船长大力拍了松本后背一掌,把他拍的直往后退,然后大声说了句话。一旁的大野好奇的问:“润,船长桑说什么?”

 
 

  “他说,”松本揉着后背回答,“我们很配。”

 
 

  “是么~”大野发出了一声悠长的笑,“替我谢谢他,润。”


 
 

  回到市区以后松本带大野吃了当地有名的双层汉堡,大野一边吃一边抱怨和松润交往以后他胖了很多。

 
 

  松本一边偷偷伸手捏着大野的肚子一边说:“老师原来太瘦了,抱着都不舒服。”说完,用叉子插起一块肉喂给大野。然后注视着大野鼓鼓的腮,忍不住悄悄亲了亲。

 
 

  一个白昼很快就到了尾声,当夜色攀上拉斯维加斯的天空时,玩了一天的两人已经回到了酒店。浴室里有一个单人浴缸,似乎大野不准备浪费这次机会。一回到酒店,大野就脱掉衣服早早泡了进去。

 
 

  松本拉开浴室的门,大野正蜷成一小团埋在充满泡泡的浴缸深处,就像睡着了一样安静。当松本走进浴室时,大野抬起头朦胧的看着松本。

 
 

  “一起洗?”

 
 

  “嗯....”大野垂眼应到。似乎一副要睡着的表情,脸因为热水而有些发红。

 
 

  松本把毛巾放在一边,跨入浴缸,瞬间水溢出许多,泡泡流了满地。两个人一起挤在单人浴缸,不免有些挤,松本微微动了动,牵住大野的手。十指相扣。

 
 

  “智。”这样的气氛里,松本用satoshi代替了平常的称呼,一面把大野的指甲抵在自己的指尖轻轻摩擦。

 
 

  “嗯?”大野笑着问。

 
 

  松本没有回答,只是俯身倾去,托起大野的头,然后吻住他的唇。

 
 

  “我要你....”

 
 

  他用近乎窒息的吻,代替了这句话,还有这般表面下的惶惶不安。


 
 

  “老师。”

 
 

  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松本拉着大野的手,反复叫他。

 
 

  “怎么了?”

 
 

  “如果有一条路,走下去很困难,但不走又会违背自己的心,那老师会怎么样选择?”

 
 

  大野翻过手,袖口露出一条红线,上面穿着半个白色的贝壳。“很困难吗,走那条路?”他低声问。

 
 

  “我想、”松本看着窗外的云,“大概会。”

 
 

  “而且,大概看不到路的未来.....”

 
 

  他不敢去看身边的人的表情,或许打一开始大野就知道松本带他来美国的目地。但是一如既往的,这人从不会把他心底的想法吐出,无论是胸有成竹或是惴惴不安,都只是一副淡淡的平静。所以才更让人惶惶。

  

 
 

  机舱里静静的,飞机上升到平流层以后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次元,只有引擎的嗡嗡声,另耳膜鼓胀。

 
 

  “那我陪你好了,我陪润一起走。”

 
 

  松本颤抖了一下,他抬起头望着大野,那男人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表情,默默盯着飞机电视,似乎刚才那句话是松本的一个幻觉。

 
 

  他转过头,朝松本笑了笑。

 
 

  很久很久以后,每当松本跟樱井讲他和大野,他都会不断的、不断重复:“我找到了关于他的答案。”

 
 

  当走下飞机的松本看见家里派来的车已经待在接机口时,他的手微微有些发抖,身边的大野轻轻拉了拉他,“我陪你。”他听见大野在他耳边低语。

 
 

  纽约的阳光打在大野身上,闪闪发光。那一瞬,像一股洪流,冲进松本人生的长河,融入骨髓。

 
 

  【半年后】

 
 

  “所以说,”相叶雅纪在电话一头一惊一乍的叫道,“润用了半年在美国说服他父亲吗?”

 
 

  “可以这么说。”二宫把电话拉远距离,继续耐心解释道。

 
 

  “那leader呢?他不是和润一起去了美国吗?”

 
 

  “J让sho先带他回国了,因为当时松本先生真的很生气,要是把leader留在那里,松本一家有可能一怒之下真把他杀了。”

 
 

  “诶——!”相叶在电话一头发出响亮的感叹,光是听二宫讲述,他就好像要哭了一样着急, “后来呢?”

 
 

  二宫翻着大野桌上的画集,有几本被小心的包起来放在书架上,贴着紫色的标签。

 
 

  “我不知道。”他说。

 
 

  相叶“唔”了一声,好像已经开始哽咽了。

 
 

  二宫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今天sho去机场接人了。”他看着大野座位旁空空的椅子说。

 
 

  “啊?”

 
 

  相叶好像是理解了,又好像不太明白,支吾的应了一声,等待着二宫下一句话。 

 
 

  但二宫没再解释,而是把目光投在窗外被绽放的樱花渲染成粉色的校园上。

 
 

  “真像漫画一样,不是吗?”

 
 

  他轻声自语道。



 
 

  又是樱花绚烂的季节,再次踏入J大时,百年的樱花像记忆那般全部绽放。随风飘落的花瓣落在他的发上,还未等他注意,身边伸过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替他拿了下去。

 
 

  松本抬起眼,身前站着一个男人,就像第一次见到时那样,猫着背,淡淡的表情,但眼中却饱含热烈,直射入他的心底。

 
 

  两人在樱花下默默无言,时间仿佛被这深刻对视的凝固了,樱花的飘落,空气中春的浮动,都刹那间被按下了暂停。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们一起直达世界的另一端。

 

  又是一年的春季,又是一年的相遇之时。

 
 

  松本润朝大野智笑了笑。大野淡淡的点头,也露出一个浅笑。他走近大野,把他的手抓起来,紧紧握住,再放开时,指尖捏着一个小小的圆环。

 
 

  他看着大野的眼睛,里面似乎藏了星一样,流光溢彩,闪闪发光。

 
 

  大野“噗”地笑了:“这是什么?”他扬起欢快的语调,仿佛真的在认真发问。

 
 

  松本轻轻地托起大野的手,把戒指戴在无名指的位置上,与他手上那枚相同,都镶嵌着一蓝一紫的宝石。

 
 

  “这是少女漫画的标准结局。”松本轻吻了一下带着戒指的手背,笑着说。

 
 

                                                      【完】

 
 

                                               —2015.03.17—

                              

                                                     Samhain.

  

 
 

  番外【前辈与后辈的故事】磁石向

 
 

  樱井翔对二宫和也的第一印象是一个走错地方的男高生,那时二宫穿着棒球衫,背着一个蓝精灵背包,坐在杂志社会客室里认真打3DS。

 
 

  而二宫和也对樱井翔的第一印象,则是一个西装革履的正直青年,就是那种看见地上掉了100yen也一定捡起来交给警察的好青年。一个和他一定不是相同世界的精英。

 
 

  因为staff的日程安排疏忽,两个几乎毫无交集的人待在同一个会客室里,一个等客户,一个等模特。

 
 

  也许故事在二宫离开会客室时就戛然而止,然而樱井在二宫离开后很久才发现他把蓝精灵背包落在了椅子上。于是故事有了继续进行的理由,比如当晚樱井好不容易应酬完以后,从包里翻出来一张学生卡,上面写着卡主人的名字:二宫和也。

 
 

  被二宫与外表不符的年龄震惊后樱井很快发现,这个大二摄影系的男生是他同校的后辈。对后辈产生了关照感的前辈尝试拨通了卡夹里夹着的联系方式,很快有一个尖尖的声音接通了电话。

 
 

  樱井说明了身份,二宫立即说他可以在下次见面时取回包,于是就这样,两人第二次见面是在某个工作日傍晚的杂志社门口。

 
 

  二宫看见樱井倚在车旁,西装革履却认真拿着个蓝精灵包,异常搞笑。他带着这样的笑意同樱井打了招呼,并给他道谢。樱井立即表示他也是J大的学生,去年刚毕业,当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二宫立即想起了J大无人不知的校草传说。而现在,这个男人就拿着他的蓝精灵包,站在他面前。

 
 

  或许是抱着一探究竟的好奇心理,二宫和樱井互留了联系方式。不过二宫并没有认为他与樱井的交际会持续多久。因为那时二宫为了替大野找画画素材而接受杂志社的雇佣,每天拍各种各样的片子。课业和工作把他忙的不可开交。

 
 

  但后来他们频繁的在杂志社里遇到,而当校长某天把樱井叫到学校时,他看见了正在长椅上坐着的二宫。樱井自然而然地走了过去,同二宫打招呼,男生抬起脸向樱井笑了笑,也许就是那个笑,击中了樱井的心。

 
 

  他不假思索的问二宫要不要和他去吃饭,二宫笑着回答要是请他就去,于是晚上樱井开车载二宫去了桂花楼,于是他认识了相叶雅纪。

 
 

  也许就是那次酒后,两个人的关系飞速进展,看似明明不是一个世界的两人,却总能在相处时构筑一个别人踏不进的磁场,总能在奇怪的点上找到共鸣的他们,越来越近。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的,樱井翔一直这样坚信。但他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他会认识二宫和也,又为什么会喜欢他。

  

  当某一次樱井喝高了二宫正打算偷拍他时,樱井猛的抓住他的手腕,高声说:“nino,告诉你个秘密,我喜欢你。”

 
 

  二宫被樱井吓了一跳,但还未来得及反应,樱井直接凑过来夺走了二宫的初吻。气的二宫差点没扇樱井一巴掌。

  

  他选择了一走了之,扔下被他大力推开的樱井跑了出去,结果狗血的是,晕头转向的跑到马路上的二宫被一辆摩托撞断了腿。结果,是樱井陪他一起上了救护车去的医院,还垫付了治疗费。

 
 

  整整三个月,二宫都行动不便,这三个月的时间樱井翔几乎寸步不离的围着二宫,从医院到家,从学校到杂志社。没人受得住这样的温柔攻陷,哪怕是因为樱井而撞断了腿的二宫,在拆掉腿上石膏的那天,二宫对樱井说,你要对我的腿负责,因为你突然亲我,我才会跑到街上被车撞。

 
 

  樱井问,我可不可以直接对你负责。

 
 

  二宫和也点头。结果被樱井立刻抱了满怀,一通狂亲。他任由樱井乱来,心想,其实还是我赚。

 
 

  毕竟是你先喜欢上我的,虽然现在我也喜欢你了。

 
 

  他们像其他情侣一样,约会,亲吻,吵架,甚至闹分手。他们都没有想过未来,只是一步一步向前。

 
 

  他们的相遇相识都很偶然,只不过前辈喜欢上后辈,后辈也碰巧喜欢前辈。这就是前辈和后辈的恋爱故事。后来的他们一直都幸福生活在一起,再没分开。

 
 

  后记:

 
 

  首先要谢谢我的相方柿子,有她的支持和督促我才能坚持写完这篇文。但实际上,在写这篇文的过程中,我才追到她(笑)。

  少女漫画的上篇是去年夏天就已经写好了的,但当时只是一时兴起,并没有打算发出去或写完。开了LOFTER以后,抱着尝试的心理发了隔膜,没想到真的有gn支持我,这给了我极大的自信和写文的欲望。

  感谢每一个给我点赞,或是推荐我的文字的读者,虽然我文采不佳、脑洞轻奇、剧情混乱,但你们依然看了文,fo了我,我真的感动cry!

  从前我只是一个看客,现在我站在作者的角度上,去揣摩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去考虑剧情的发展,反复推敲细节。所以我想,以后我依然会继续写下去的。而且我也舍不得大家啊(笑)。

  再见。谢谢。我珍惜与你们的一期一会。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