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存在

【存稿。大概一定不会有后续,只是当时突然想到了这个设定,觉得好带感就写了。为了弥补我没有诚意的更新,放上来安慰一下】

  “呐,nino。”樱井翔把空了的饮料罐丢进垃圾桶里,“你觉得现在的我们,存在是真实的吗?”

  身边十七岁的少年头也不抬地玩着游戏机,“当然喽,不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十八岁的樱井翔咬着面包,看着眼前跑过去的一群女高生:“第几天了?”

  “快一年了吧。”二宫和也回答,“已经是2015年了。”

  没有嵐存在的世界,原来也不过如此。

  来到这个没有嵐存在的世界,原来也要一年了。

   一年前的某个星期一,结束news zero近深夜才回家的樱井翔并没有在睡觉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春季来临,为了准备上剧的两位门把,这周要去录制单曲。明天番组录制也像往常一样进行,十五周年的步伐正催促着他们。

  但一切,在第二天就不同了。

  定好七点钟的闹钟准时起床的樱井感觉到身体有点不对劲,而房间也似乎有点改变。他摸了摸自己,然后走到浴室,镜子里有一个瘦瘦的少年,眉眼中却带着成年人才有的成熟。

  十八岁的樱井翔正站在镜子前,宛如从2000年走出来一般真实。

  樱井翔下意识掐自己的脸确保这不是梦,没错,真真正正的,特有的少年感的皮肤和身体,绝非幻想。

  他冲出浴室,才发现自己并不再原来的房子里,这是他的家。

  卧室里挂着庆应的制服,书桌上摊着教科书,墙上贴着年少时最喜欢的乐队的海报,但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的确确又是2014年。

  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生活在2014年的十八岁的樱井翔,出现了。

  他走下楼,父母正坐在桌前吃早饭,还有初中的妹妹和小小的弟弟,就像十几年前一样重现。

  “sho!”母亲朝他笑着说,“快来吃早饭,上学可不要迟到了!”

  樱井呆呆地应了,然后木然的走到桌前坐下,父亲在一旁问道:“升学准备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准备?”

  真的和十八岁毫无不同,但却真的让人无法相信。仿佛那十五年,全然不存在。

  他没有回答父亲的询问,而是冲回房间,打开电脑。用雅虎颤抖着打出“嵐”,然而搜索中完全没有关于那个团体的丝毫,再换杰尼斯,一条条科目出现。他细细的看下来,但就是没有“嵐”。

  “到底.....怎么回事.....”

 

  直到他失魂落魄的走出家门,发现街道和昨天没有不同,樱井这才想起自己没有带口罩,但这次,即便是他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也没有人多看一眼。    

  校园甚至还是老样子,他凭着记忆来到原来的班级,但踏进去才发现全都是不熟的面孔。    

  “哟!早上好!”同学笑着同他打招呼,樱井连忙应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动起来,一步步走到一个干干净净的座位。这是真正属于十八岁的樱井翔的座位,就像十几年前。    

  他坐下来,头脑才慢慢平复着整理起种种难以置信的事:回到十八岁的自己,处在一个没有“岚”的世界,而这个世界,与原先的那个世界又丝毫没有不同。这不是梦,而是真真正正的现实。    

  但终究是成熟且见过世面的大人,樱井翔在早课开始前已经调整好了心情,既然世界还在进行,那么他至少应该扮演好这个世界的“樱井翔”的角色。他不是科幻爱好者,但这样的平行世界穿越,他不是没有听说过,推特上很流行的平行世界穿越传说他也是略有耳 闻,但终究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他并没有一点把握。    

  十三岁那年,自己给杰尼斯事务所寄得简历没有被挑中,于是他没有入选,没有他,岚也没有诞生,而是新的jr组成的新组合出道了。而几年以后,那个组合解散了。这世上再也没有关于岚的半分。    

  午休时樱井翔看着手机上自己查阅出来的资料,心惊胆战,原来无数次在别人口中说过的如果成真,是这样的真实。然而为什么本该32岁的自己,竟然回到了18岁,那么门把们呢?一瞬间想到这样的事的他,立即想起在千叶的相叶,至少这是现在他唯一能找到的门 把,因为桂花楼。    

  多年以来都是三点放学,他拿起书包便冲向车站,搭上总武线后向千叶奔去。

  十五年来不知去了多少次的地方再次来到时却是物是人非,这个家庭中华料理店还在,但不同的是,完全没有樱井记忆中那般门庭若市,反倒只是平平常常的一个小餐馆。坐落在街道中间。

   “打扰了...”樱井忐忑不安的拉开门,正是傍晚,但客人不是很多,一个高中男生的出现显得有点突兀。

  “要点什么吗?”服务生问道。

  “请问,相叶雅纪在吗?就是老板桑的大儿子...我...想...”

  “谁找我?嗯?”一个哑哑的男声从后厨穿出来,然后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笑容,但看着却带了几分疏离。

  “你是?”31岁的相叶雅纪一边擦着手一边笑着看向樱井翔,“找我有事吗?”

  果然...樱井翔的心凉了一半,他努力克制住不让自己身体发抖,却依然无法不难过。

  嵐,真的不存在了。

  “没什么,我认错人了,打搅了。”他这样说着,转身冲出店门。

  

  樱井翔坐在某个家庭餐馆里,默默地看着面前的水发呆,他不想回家,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母,然而他更没有地方去。哪怕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也无法一时间消化如此多的变故。

  “喂。”

  看起来像是不良少年团伙的家伙把他做的位置围起来时,樱井还在沉思中。

  “你这家伙,做了大爷我们的位置啊混蛋!”自然而然地桥段,他的领子被一把揪了起来,“以为是庆应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吗!别小看人啊喂!”

   小看的到底是谁啊...樱井任意他揪住自己的领子心想,这种时候该怎么办,要示弱虽然很好,但恐怕会留后患,果然还是——

  “放手!”

  一个尖尖的嗓音从不良少年集团后面传出来,就像他的主人一样,少年般尖锐。

  樱井翔愣愣地瞪着17岁的二宫和也,后者甚至留着那时候的夸张发型,穿着夹克和牛仔裤,双手插兜猫着背站在一旁。

  “你是谁?”

   二宫和也瞥了眼樱井翔,“把他放开啊。”

 

  不良头目看起来生气了,正要举起拳头,被他身旁的跟班拉住,随口讲了两句,结果头目狠狠瞪了二宫一眼,便转身走了。

  二宫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两眼樱井翔,后者眼睛瞪得奇大,他开口说:“我要饿死了,给我点份汉堡肉。”

  樱井翔愣愣的盯着二宫,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一瞬间他的头脑停止了转动。于是二宫径自招手喊道:“麻烦来份汉堡肉套餐!”

  “你是....nino...吗?嵐的...”

  二宫默默的喝水,他露出了那种熟悉的非笑似笑,似乎有种猜不透他想什么的感觉:“是哦,sho桑,好久不见。”

  “什么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服务员走过来,端上热气腾腾的汉堡肉,二宫立刻拿起餐具,“等我一下,我可是将近两天没吃饭了。”

  樱井又瞪大了眼睛。坐在他对面的二宫真的开始大口吃起来,看起来非常饿。因为樱井从没见过吃相如此快的二宫。瘦小的脸颊裹在体恤里,脸色憔悴,神情也很不好。

  “总之,”嘴里塞满汉堡肉的nino举起叉子,“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是一个平行世界,没有arashi存在的平行世界。而且,这个世界的我和你,是十七岁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我们来到这里充当原来的他们的角色。顺便说一句,我比你早到三个月。”

  “三个月?可是明明昨天还...”

  “来的时间岔开了,”nino转眼已经吃掉了大半的食物,“到这里以后,我也去找过门把们,利达松润和aiba我都已经发现了,在这个世界他们只是普通人,但是我并没有找到sho kun 你,所以我想大概你也和我一样穿越了,或者是即将过来。不过很巧的是,今天我也去了趟桂花楼,然后就看到了你。”

  “所以说你从千叶跟我到这里?为什么不直接找我?”樱井问,“还有你的衣服和头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nino放下餐具喝了口水:“所以说我也要有个时机才能和你搭讪啊,要不是那群不良少年我也没办法找你对不对。至于衣服和头发,都是原来的二宫和也弄得,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这家伙貌似是个厉害的家伙,附近的不良少年都蛮怕他。”

  樱井觉得脑子嗡嗡作响,他瞪着二宫的脸,终于吐出来一句:“没想到三十代的大叔也能变成这样.....”

  nino“噗”的笑了,“还好吧,虽然我也完全混乱,但是总之一定会有回去的方法啦。说真的,这几天我可过得有够糟呢。”

  吃完饭的他看起来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眼睛里又充满了灵动的光。樱井也松了口气,他现在有太多想问的,但他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好时机,以后也有的是时间。

  他拿出手机,“电话号码和邮箱说一下吧,总之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保持联络比较好。”

  不可否认,当看到二宫出现时,樱井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就好像在无人的山谷中发现同路的旅者一样安心。

  樱井翔还没走出校门,就看到二宫猫着背站在门口,虽然穿的衣服是体恤牛仔裤,但黄毛和自带的不良气质还是让庆应这样一流高中的学生避之不及。

  “sho酱。”nino招了招手,等樱井走过来,“有习惯一些吗?”

  “还好吧...只是突然做回十八岁的自己感觉怪怪的,毕竟我可是个三十代的欧吉桑啊。”对自己进行苛刻的吐槽的樱井无奈的笑着,“最糟的是同学老师都不认识,哪怕拼命记住了名字和长相也会搞混,更别提谈话什么的了。书本上的内容十几年没看,忘掉一大把,偏偏我学习还算不错的样子。总之好几次都差点露馅。”

  “噗fufufufu~”nino反倒笑的很开心。

  “笑什么啊,我这边可是很拼命啊!”樱井假装拉低了脸说。

  “和我刚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啊。”nino解释道,“遇到街上的不良少年时被称呼成老大,超级有违和感哈哈哈!”

  两个少年(?)一起笑的前仰后合,两人的气场相当融洽。就好像一个磁场,但只有他们两人才进的去。这是两人打那天后的第一次见面,之后一个星期他们都因为各自有事,只能通过手机联系,不过终于今天放学后两人约到时间见面了。

  “那天谢谢森塞请客喽。”nino抱着樱井给他买的蜜瓜苏打说。

  “嘛反正nino请客的可能性也不大。”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樱井坐在二宫旁边,“感觉很久都没有和你单独说话了。”

  “是啊,最近太忙了。”

  “一直都是啊,尤其是十五周年什么的,要去夏威夷开con....真的觉得不可思议啊,没想到嵐竟然能走到今天,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nino忽然沉默了一下,然后慢慢说:“但这个世界没有嵐啊。”

  樱井愣了一下,他身边的二宫眼瞳里有一种莫名的忧伤,让他很难过。

  “会回去的,既然我们能来,就一定有办法回去吧。”他这样安慰道。

  nino笑了笑,“真烂诶,这种安慰。”

  于是樱井接到,“既然如此那我可不管你了!”

  “不要!”nino尖尖的嗓音很是突出,“sensai请我吃晚饭吧!”

  庆应的学生和不良少年走在一起的画风很是不同,但两人的气场却十分融洽。在和家里打过电话后樱井和nino一起竟然去了原宿的CD店,两人在全是女性的Johnnys专区转来转去。

  “原来除了arashi以为都有诶.....”nino这样说着,忽然拿起一张CD,“sho kun你看,这个就是代替arashi出道后来解散的组合!”

  樱井接过CD,封面上也是五个少年,也许是因为发行时期比较早,还有些清涩,就如同那时的arashi,尽管都是毛孩子的年龄,偏偏却都拼命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男前。

  “牙白,看这样的东西真的会让人伤感哦。”他笑着和二宫说,后者却摇头。

  “其实,我以前认真想过如果我不是arashi会如何,大约就是念完高中继承家里的工厂吧。我想arashi的大家也一样,sho kun念完大学肯定就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大概会从政或者去哪个大银行上班?但是arashi的存在改变了我们有定向的人生,所以我们才是现在的我们。”

  “如果arashi不存在的话,那么我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nino最后说的这句话久久的留在樱井耳边。

  所以说,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

  坐在拉面店里的樱井翻出书包里的课本,在等菜的过程中翻着看。二宫还是玩着游戏机,不过却已经是看起来很新的款式了。

  “马上就是庆应大的升学考试,我至少也要加把劲,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题都变得很难,牙白啊.....”一边翻着书樱井一边说。

  “sho桑是要上大学的吗?”二宫问。

  “是啊,但是我也说不准会在这里待多久,至少在离开这里前,要好好做下去。”

  “真是符合sho桑。”nino从筷桶里拿出竹筷子掰开,轻声说。

  “那个时候也是吧,一起去找Johnnys桑打算说退出的,但竟然到底还是做下去了,那时候我们都是对未来迷茫的小屁孩子呢。”

  “对啊。”nino笑了起来,“你家那时真的冷的要命,糟糕透了,我还以为有钱人家的少爷住的地方对有多好,结果比我家仓库还要冷。”

  两人不约而同的大笑,直到服务员上了面才停下。

  “你想过今后该怎么办吗?nino有上高中吗?”樱井问。

  “还在原来的高中,父母的意思似乎是不上大学也不要紧可以继承家里的厂子,但我果然还是想...做点别的吧,毕竟不想只在那么小的圈子里生存啊。”

  “要不上大学吧,去上大学就好了。”

  二宫摇头,“我以前成绩就不算好,对大学也不是很了解,而且现在是高二,完全没有想法。”

  樱井叹了口气,无论什么样的内心,到了十七岁的青春期,果然还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迷茫,就算成长成欧吉桑也一样。

  “怎么办呢....”

  nino忽然笑了,“就当做是重现来过一遍啊,这不是很好吗?”

  樱井也笑了,“这是什么理。”

  那顿饭自然也是樱井结的账,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明白对方怎么样,更何况nino现在也不是很有钱的样子,樱井更不能让他掏钱。

  两个少年从店里走出来,迎着春季傍晚的风在街上聊天。和普通男高生不同,两人的行为和语言都带了于年龄不符的成熟,外加两人的外表,实在相当招惹人注意。

  “请等一下,等一下!”

  正当两人谈着平行世界的话题时,一个男人从后面追上来。

  “我是xxx事务所的本田。”男人掏出两张名片递过去,樱井先伸手接了,瞥一眼他就明白这男人是做什么的。

  另一旁的nino也心知肚明,他把名片递了回去,“不好意思我们对这个没兴趣。”

  本田一副胸有成竹的见怪不怪,“很多男生一开始也像你们这样,但只要了解一下就会发现,娱乐圈是最能让人梦想无限大的舞台。”

  无限大的梦想....在世界中心卷起暴风雨。

  那一瞬间,樱井忽然觉得眼角有些酸涩,他摇头拒绝道:“不用,我们真的不想知道娱乐圈什么的了。”

  因为没有arashi的他们,大概什么都做不成吧。并不是所有的梦都能无数次实现吧。

  告别了奇怪的男人以后两人走在路上,一时间都默默无语。太阳已经落山,路边的灯照出黄色的光,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呐,sho酱。”

  走在前面的樱井翔听见身后的二宫小声说。

  “怎么了?”

  二宫和也的眼神里带着樱井熟悉的安定自若,与那张十七岁少年青涩的颜和黄色的发有些格格不入。

  “ARASHI,”他直视着樱井的眼,“不论在什么时候都在。因为我们、arashi的二宫和也与樱井翔,就在这里。”

  樱井翔注视着二宫,“对。”他说,“一直都在。”

TBC.

【看着玩玩,毕竟设定是半现实向,太容易ooc,勿喷,自娱自乐产物。我是一个脑洞清奇且永远写不好本命cp的人】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