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末】少女漫画 中(7)

  樱井把手里的书放在松本面前,“这是Johnnys桑让我给你拿的书,跟你的专业有关系,他说希望你能在期末写一篇好的论文给他看,关于企业管理和运行。”

  松本连动都懒得动,只是翻翻眼皮表示了一下,“谢谢。”

  “你这是怎么了?”樱井抱胸居高临下的问,样子特别像松本小时候的家教,“最近我没见你仔细看过书。”

  松本想了想也觉得如此,自从从千叶旅行回来以后,虽然一星期也会上大野的课或者和他吃几次饭,但统共待在一起的时间比不上千叶一丢丢。不得不说,他现在除了大野,真的找不到提起兴致的事。

  “总之,下午你去图书馆看看书吧!”樱井一副仿佛是自己论文写不出的着急样,“专业课才是说话的证据,难道你想被无聊的记者写松本集团的继承者就是徒有虚名的少爷这种话吗?”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脸,愈发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个家教,忍不住胃疼。

  其实在图书馆也不过是抱着一群著作发呆罢了,下午坐在某个角落的松本想。他叹了口气,把身边一圈学术著作推开,起身走到杂志区,过往几期少年JUMP被整齐的码在书架底部一层。

  松本伸手抽了一本,但下层书架被堆得太满,他一使劲,一本杂志掉了出来,看起来应该是某个读者随便塞到下层去的。松本捡起来一看,《S.T.O.R.M》,封面上的当红偶像的脸占了大半。

  他知道这是一本一流时尚杂志,并且经常请当红一线做表纸,但这本杂志最受欢迎的原因在于杂志图的质量十分高。他在樱井家里见过几本,但还没看过,闲来无事他随手打开翻了翻,果不其然,杂志的图都非常漂亮。

  翻到最后一页,摄影师的名字密密麻麻一片,都是知名大家,但意外的,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二宫和也。

  的确就是二宫和也,他再三确认才肯定。虽然他想过同名同姓的可能,但是他忽然想起之前大野说的话:“他在摄影系很出名。”

  松本又从书架上另找了几期《S.T.O.R.M》,基本每隔几期摄影师名单里都有二宫和也的名字出现,幸好学校的杂志很齐,松本注意到二宫和也的名字首次出现就是在一年半前。

  一流的杂志竟然长期采用一个摄影系在校生的作品?他有点不敢相信,网络上的搜索结果模棱两可,他又试着搜了一下二宫和也,结果却大吃一惊。

  从七八年前开始就包揽青少年摄影大奖,高中开始参与各类专业比赛,甚至成为了某个高手云集含金量极高的专业大奖最年轻冠军得主,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J大摄影系——就是那个猫背青年二宫和也。

  松本草草扫了一眼二宫的作品,确实格外出彩,但并不适合时尚杂志,倒是更应作为景物摄影师,不知他为什么会为时尚杂志拍摄。

  这个问题没有搞懂,还有一点松本也格外在意,《S.T.O.R.M》的赞助商名单里有樱井家的企业,不过他实在找不出和二宫和也的联系,只能暂定为巧合。

 但松本又没法去问,因为回国后他所接触的除了樱井翔外基本没有和J大有关的人,对于大野智,松本不抱希望。左右思考了一下,他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好久不见,晚上去你那里吃饭?”

  几分钟后,一个带着颜表情的回信传来过来:“好\(^o^)/~”

  六点多时松本准时来到J大校门口,等了一会,远处传来一阵“嗒嗒嗒”的声音,他不用回头就知道是相叶雅纪。

  “哎呀抱歉润!”相叶在差一点撞到他的时候停下,“我刚从动物园过来,有点堵车。”

  “大三就要去实习了吗?”松本随口问,示意相叶坐上他的车。

  “有个导师很喜欢我,”相叶乖乖系好安全带,“而且我也想做出点事情给老爹看——他总是觉得研究动物成不了事,我才不信呢!”

  “真厉害啊aiba,我可做不到。”松本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随意的回应相叶的话,心里却想着该怎么开口询问他关于二宫的事。

 相叶得意的笑了下: “是nino告诉我,要做的话就要让人看到成绩,无论有多辛苦,大多数人也只看结果。”

  “谁说的?!”

  松本猛的一踩刹车,相叶猛的向前俯冲,又因为系了安全带被生生拉回去。

  “疼!!松润...?!”相叶捂着被撞到的头叫到。

  “谁和你说的?你说他是谁?”松本恨不得从车座上把相叶揪起来问。

  “nino....”相叶被松本的样子吓得缩成一团,像个大兔子,“是一个叫二宫和也的....我的朋友。”

  “二宫和也....”在听到相叶说出这个名字时,松本反倒有点释然的挫败,他已经彻底被这个无处不在的小恶魔打败了,如果下一秒二宫和也从车底下钻出来,松本觉得自己也许会不眨眼的绕开他开走。

  “怎、怎么了?”相叶的声音里甚至都有点哭腔,“我说错什么了?还是nino怎么了?”

  “没什么....”松本放开相叶,又给他重新系好安全带,“我只是听说他很有名,所以很激动。”

  “可是松润你刚才不太像激动的样子....”相叶小声的说。

  “总之,既然你认识他,我想问问你关于他的事情。”松本好不容易笑出来,“因为老师也认识他,我对他有点好奇。我刚才真的是有点激动,他的作品我看了很多很喜欢。”

  相叶转了转眼球,再三确认松本的表情,才慢慢相信他的话:“我和nino从小学就认识了....他是我是同一条路回家的朋友,小时候我住在老家,我爷爷管我很放的开,所以我也谈不上什么少爷。有时候坐电车就遇见nino,时间长就熟悉了。后来一直保持联系。”

  “原来如此。”松本微微惊叹了一下,“那他和老师是怎么认识的?”

  “因为我。我在大一社团活动的时候跑错教室去了美术社就认识了利达,后来让他来我家的店吃饭,正好遇见nino,他们就认识了。”相叶想了想,“说起来他们关系真的不错。”

  这下没错了,这三个人穿起来事情便渐渐明了,而且松本知道,还有樱井,但相叶不知道他知道二宫认识樱井的事情,而贸然去问恐怕什么都不会知道,因为樱井似乎在掩饰他和二宫认识的事实。

  事情看似乱成一团,却处处因为二宫而连了起来,包括他,包括大野,全部与二宫有关。若这是一部推理小说,恐怕第一个嫌疑人就一定是二宫和也罢。松本讽刺的笑了笑,心想。

 

  说话间松本的车已经开到了银座桂花楼,相叶下车后带着松本走进饭店,正是晚餐时间,处在东京中心的中华饭店生意好的不得了,尽管如此,也立即有一个领班模样的人小步跑过来站在两人身前,毕恭毕敬道:“少爷来了。”

  “嗯,今天还是去平时的房间。”相叶一边说一边示意松本跟上。

  楼上有一间房间专门留给相叶,这是樱井带松本第一次来的时候相叶就解释过的事情,这个房间除了相叶带进去的人以外谁也不能进去,可以说是专门留给他们的聚会地点。

  所以,在相叶打开门时,松本根本没有想到房间里另坐了两个人。这两人一个伏在另一个背上似乎在嬉笑打闹,直到相叶开门才一起抬头望向门口,却依旧保持着看起来过分亲密的姿势。

  “nino、leader?”相叶叫了一声,但立刻见怪不怪的笑着打了招呼。然而相叶身后的松本却心中大乱,在他最没有防备时,两个他的软肋一齐出现在他眼前,依然还是那样的让他难以置信。所以此时此刻,松本的脑子嗡嗡作响,很快濒临极限。

  但那两人却丝毫不知道松本心中的惊涛,尤其是二宫看见相叶身后的松本时,很自然的给了他一个wink:“J也来了~”

  大野看见松本后便推开二宫,朝松本笑了笑,后者毫不在意的坐到旁边沙发上玩起手机。

  “抱歉哦,nino和leader有时候会过来,介意吗?”相叶回过头向松本解释,“不过话说回来润不是认识他们吗?既然如此也不会很尴尬了,不是吗?”

  虽然是问句,但相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在意别人的反应,自顾自发表完自己的意见便走到二宫身边和他开始眉飞色舞的说话。

  松本强点了点头,努力扯出一个比哭还惨的笑容。另一边的大野总算站起来小声问:“润也经常来这里吗?”

  “还、还好。”他艰难的开口,目光却死死盯住二宫和也,恨不得看穿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或者直接揪着他的领子问为何他无处不在。

  大野智笑了笑,圆圆的脸被笑容挤成一团:“我今天和nino一起来,他说无论如何也要我来桂花楼陪他,我还在想是不是有什么事呢?原来是润要来,真是太好了。”

  松本把目光收回来盯着大野,他还是像以往一样穿着很随意。毛线长袖,里面搭配衬衫,下身套牛仔裤,和二宫站在一起两人完全都看不出年龄,就好像两个放学后的男高生。

  “谢谢老师。”松本示意大野坐回去,然后也坐在他旁边,“你们怎么在一起呆着?”

  “早上nino来找的我吧, 总之我就是来了,加上第二天也没课,就打算喝一点再回家。 ”大野有点费劲地回忆起来,却有些模棱两可,松本知道他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向来都毫无印象,记也不记。

  “太狡猾了leader!”相叶插话道。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松本扫了眼游戏打的正开心的二宫,“没关系,正好四个人凑在一起,喝酒够人数,但我开车了就先不参加吧。”

  
  “随你啦~”二宫忽然插嘴道,接着没由的笑道,“不过最好不喝,我建议。”

  

  这句话说了两个小时后,松本才明白二宫的意思。慢吞吞的吃完中华料理的四人,有三人脸色都喝的红彤彤的。正当相叶跃跃欲试还打算开上一瓶时,一声惊雷忽然响彻夜空,吓的他一哆嗦差点扔了酒杯。

  松本看了眼表,已经将近十点,雨突然下起了,而且越来越大,甚至让人怀疑季节不对。

  “所以说啊.....”二宫捏着杯子,出现绯色的脸上呈现着他招牌笑容,“不喝酒是明智的。”

  “你难道要住在这里?”松本难以置信的问二宫,“你不走了?”

  “我和相叶一起回去。 你送利达回去,他说过你知道他家 。”二宫撑着下巴笑嘻嘻的说。一点也没有因为外面的倾盆大雨而困扰。

  “真的么?”一旁明显有点醉的相叶插嘴嚷嚷道,“leader还从没叫我们去过他家呢,松润你太幸运啦!”

  大野握着酒杯,他意外地比看起来酒量大很多,所以还保持着清醒的意志,只是看起来脸变红一些罢了。听见二宫这么说,他转头看向松本,似乎在征求松本的同意。

  松本盯着大野的耳廓,因为酒精而变得有些红粉,让人有些奇妙的冲动。“好,我送老师回去。”他说,不知为何心跳有点变快。

  “谢谢松润~”大野立即笑着感谢,不小心撒了一点酒。一旁的二宫却忽然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得意笑容,松本转过头给大野拿了张纸,决定不再去看二宫。

  “那就这样再见吧,你们回家都小心,雨还要下很久呢!”相叶迷迷糊糊的拎着一把伞走到门口,想递给松本却被拒绝了。

  “风这么大,打伞没用的,开车也不需要伞。你快回去吧。”说着他坐进车里,已经在副驾驶上的大野正系着安全带,站在一旁的相叶拼命挥手,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看起来真的醉了。

  最终一直在玩手机的二宫不耐烦的把相叶扯了回去, 然后一把夺过相叶手里的伞塞硬塞给松本。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松本看见二宫对他比了一句口型:“加油。”

  大野小声笑了,松本握住方向盘,脚踩油门,车无声无息的滑入夜色的大雨中。

    

【这是过渡章,所以写的很乏味。下章会有突破性进展。

  开学了😭但这不是最糟的。自从写东西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功底有多弱,这几天除了想文的走向就是看书,希望能有点提升....从初中开始我就只喜欢看推理小说,现在发现太吃亏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