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末】少女漫画 上(1)

【又是存稿,所以其实是一口气写的上中下再分段发的,但未写完继续在lof上发发小作文....这篇真的玛丽苏严重!求轻喷】

  松本润踏入J大校园时,正是日本的四月,百年的学校,百棵樱花树全部开放,花瓣从粉色的树上点点碎碎飘落下来,铺满一地,把整个学校染上一层樱花的颜色。

  他站在劳斯莱斯前犹豫了一会,最后对自家司机说,东西你们去放,我自己熟悉一下学校。

  把墨镜摘下来,看着离开了近五年的日本的天空,松本深吸一口气,笑了笑。五年前他被父亲带到美国,刚上高一的松本对故土每天都在思念,如今终于回来,看到家乡最熟悉的景象时,满腹感情涌上来。

  J大,日本国内知名的私立大学,从办学条件到历代毕业的校友,J大都是能与庆应、东大相提并论的名校。校长Johnnys先生担任校长近三十年,是松本润父亲的好朋友,更是松本先生的恩师。去年松本在美国的商学院完成大二的课程后,Johnnys的电话直接挂到了松本先生那里,他在电话里简短的说:“YOU,让润君来我们学校接着读书,我来培养他。”

  于是在阔别这里五年后,松本终于回到了日本,顶着著名财阀长子继承人的名头,准备在J大完成他的学业。

  虽然松本并不很想惹人耳目,但是他一回国,媒体就接踵而来,恨不得把他的一切都扒拉一番,他就读J大的事情,怕是所有校友的知道了。

  人天生分三六九等,恐怕松本润一出生就是那第一等:生在名门,长了一副好模样,脑子又聪明,从小到大,他真的不知道失败是什么。

  不过现在,再怎么聪明的少爷,都得找到校长楼,虽然和普通学生比松本虽不必拿着材料在新生堆里奋力挤,但是不亲自报道就没法登记学籍。

  也许是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视线范围内没有一个人,松本找了半天最终放弃问路的打算,他也无心因为这种事情就向父亲给他安排的一干人求助,便自己随处溜达起来。

  终于走到一个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楼里,松本在一个画室前站住脚朝里面看去。

  吸引他的是画室里唯一一个正在画画的人,背对着他松本润看不到他的脸,但是青年全神贯注拿着画笔在画布上涂涂抹抹,每一笔都充满灵性,松本静静地看着青年把那副画画完,不由得真心赞扬——这个画者、真是真正的画家。虽然见过许许多多的大师,但像青年这样,作品中散发着灵性随意却不散漫的画者,松本还是头一次见到。

  松本正想敲门进去,青年竟自己转过头望着门口的他。皮肤有点发黑、猫着背、一张面包脸,表情淡淡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便是松本对青年的第一印象。

  青年淡淡的看了看松本润,表情没有一点波动,反过来松本有点尴尬,“那个,请问校长楼在哪里?”松本开口问。

  青年眨眨眼睛,放下画笔后把手随意在围裙上擦了擦,“出去向左一直走,看到白色的圆顶楼,就是校长办公的楼。”

  “谢谢。”松本润毕竟还是受了高等教育,“站在门口盯着您看真是太不礼貌了,对不起。但是您的画画的太好了,我忍不住就...”

  青年摇摇头,“哦。”他这么说着,竟把头转了回去面对着画板,重新拿起笔开始画画。

  如此就被无视掉的松本愣愣的站在门口,这样的经历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青年把头转过去后真的没再看他一眼,松本有点恼怒,就算不谈什么身份,他也觉得青年这样实在有些无礼,但松本润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刚来第一天他实在不想同人起冲突。 

  离开画室前松本又看了几眼青年,他还沉浸在自己的绘画里。松本盯着他的背影,暗自记下了这个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大概是美术系的学生吧。

  不过所幸他告诉松本的路线正确,松本还真的找到了校长那里。Johnnys先生赞许了一通他父亲、询问松本的需求,又问他有没有需要的,一大堆话扯着有点没完,在松本昏昏欲睡的时候,Johnnys忽然说:

  “松本君,你父亲不放心you回来的事情,叫我好好照顾you,但我也没有太多精力,所以我给you找了个人。”

  松本正摸不着头脑,校长室门忽然被敲响了,一个衣冠楚楚的青年一脸笑意从门外走进来,“Johnnys桑。”青年一面说着一面走到校长的桌子前。

  “you来的正好,”Johnnys说,“松本君刚到。”

  “哦?”青年转过身正视着松本润笑,松本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是谁,“自我介绍下,我是樱井翔,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樱井、翔?”

  松本润咬住名字琢磨了一会,忽然恍然大悟。“是你?!那个溜肩!”

  “喂喂…”青年有点无奈的回应,“没错就是我,好久不见。”

  松本坐回椅子上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对面站着这个人是日本国内数一数二的大财阀樱井集团董事长樱井俊的儿子樱井翔。在松本小时候,财阀们也会举办一些上流社会的集会,他认生,但偏偏有个溜肩跟他搭话。松本开始不太爱搭理他,但溜肩总是有事没事就骚扰他,一来二去松本渐渐和这个话多的少爷认识了。

  樱井翔,长得像仓鼠一样的少年告诉松本自己的名字。不知怎么的,认生的松本偏偏不怎么反感这个少年。但是好景不长,后来松本就被带去了美国,走之前也没能和那个溜肩道声别。松本有时想起自己小时候这个玩伴都有些惋惜。

  “你怎么会在这里?”松本润看着衣冠楚楚的樱井翔问,时隔这么多年,当年那个有点发育不良的豆丁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一表人才的青年。

  “校长叫我照顾你啊。”樱井翔笑眯眯的回答。

  “没错,you有什么事情就去问樱井,他是我的学生,现在已经毕业了,而且你父亲和他父亲也认识,很方便的。”

  “樱井你毕业是吧,现在在做什么?”Johnnys又冲着樱井翔问。

  “只是暂时听父亲吩咐在公司里跟着高层学习,所以还不算太忙,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松本君的。”

  不必了,你这个溜肩太婆婆妈妈,小时候我可领教了。松本这样想着,不过他没敢讲出来,只是默默吐了个槽。

  “那就这么定了。you们没有问题吧?”Johnnys一锤定音,两人也纷纷点头。

  “所以隔了这么久再见到你你就变成了我的前辈?”刚出校长室松本润便说。

  “就算是前辈你不还是喊我溜肩?”樱井翔无奈的耸肩,“难得你这么些年都没忘了我溜肩。”

  “我怎么会忘了,包括你恐高、胃口巨大、怕蛇、画画抽象…”

  “得了得了别说了!叫人听见我J大前校草的名声就毁了!”樱井翔连忙制止。

  “算了,好久不见你还是没怎么变啊樱井翔。”他伸出手锤了下樱井翔。

  樱井翔笑了下,“欢迎回来。”他也拍拍松本润的肩,“你会很快爱上这里的,我保证。”

  松本润“嗯哼”一声,他加快脚步,走进一片樱花绚烂中。

  【又萌长末又萌模特,无节操如我】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