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末】少女漫画 上(3)

【一星期后】

  松本润耐心的看了看表,教室里还是一如既往地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但不是在睡觉就是开小差,认认真真拿出教材学习的只有他。

  上课铃打响的时候男人踩着点走进教室,一如既往的像没睡醒一样,把书慢慢放在讲台上,然后慢吞吞的开口:“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西方17世纪开始的——”

  松本润注视着那个矮小的男人有点发黑的脸,上面还有疤痕。听相叶说他特别喜欢钓鱼,常常拿上鱼竿就跑到海上呆几个星期,把自己晒成煤球再回来。

  “老师!”一只手举了起来,“为什么十七世纪的xxx流派画风会改变?是因为宗教还是因为政治原因?画风的变化对后世又产生了哪些影响?”

  讲台上的大野愣了愣,似乎是他没想到会有人如此认真的提问题,停了几秒后,他抽出生徒册,找到了那个提问题学生的名字:松本润。

  “诶都....松本同学对吗?你提的问题很好...”大野智挠了挠头,“是这个样子的,在文艺复兴时期,xxx流派就已经.....”

  他用一如既往的慢语气解答了松本的问题,不慌不忙,但在松本润看来却相当厉害。其实松本为了考察大野的水平,特地查了几个晚上的书,专门找了文献上寥寥几笔提过去的东西问,但大野却信手捏来,解答的柔韧有余地,着实令他佩服。

  “老师!”像往常一样下课铃一打响,男人就似乎要逃一般拿起教材离开,早已收拾好东西的松本立刻叫住他。

  大野瘦小的身影一下停住,他回过头辨认了两三秒,才小声问:“松本...润同学?”

  松本一瞬间有点沮丧,他如此有特点的面容,竟被三番五次的忘掉。一方面,他某颗逆反的心瞬间上来了——

  “老师有空吗?可以一起去吃饭吗?我有点问题想问。”虽然是询问,但语气中却带了不可违抗的强硬。松本注意着大野的反应,后者轻轻思考了一下,便应到:“好。”

  比想象中更轻而易举的接近了他,松本却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为了掩盖这种慌乱,他立刻掏出车钥匙,示意大野做他的车。

  大野智似乎对松本润价值不菲的车毫不感兴趣,他只是慢吞吞的坐进副驾,系上安全带。当松润发动汽车时,他似乎已经陷入神游。

  松本带着大野去的是樱井有时会带他去的一家意大利餐厅,价格虽然不算亲民,但也不是过分昂贵,味道也算不错,对于师生关系的他们,反倒在适合不过。

  “老师喜欢吃什么可以随意点。”松本这样说着,却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但对面的人真的很自然地翻了翻菜单,然后认认真真的挑选出几个菜品说给侍者。

  当侍者退下后,大野突然主动开口说:“你想问我什么?”

  松润从包里抽出几本书摊在桌上,他能感觉到大野的眼睛一下子发亮了,他不禁有种猎物上钩前的窃喜。“这是我前几天买的几本画集,内容我很喜欢,但我对作者的背景实在不是很了解,我想如果不好好学习这些,或许会阻碍对画的理解。所以想问问老师。”

  大野伸出手拿起一本慢慢翻看着,松本盯着他,包括他纤细修长的手也一并看着,然后大野说:“这是我一直在找的几本孤本画集,作者都是同一个人,但是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退出艺术圈,所以具体的情况我也需要去找找以前的资料,但如果你愿意等我的话,我会下个星期给你答案。”

  他骨节分明的手划过一页页画,松本静静的看着,说:“老师方便的话,可以把画集都带回去仔细看看——”

  大野立刻笑着点头,他笑起来的样子让松本想起小孩,那种得到了自己心爱的东西的小朋友,单纯的可爱,因为小小的愿望实现就开心不已。

  那顿饭很棒,大野对上来的每一道菜评价都是“唔麦”,并且看起来他的样子也不是在敷衍。但在结账时却发生了让他意想不到的情况,大野坚持要替他结账,并且对松本那种有压迫性的反对纹丝不动。

  “你还是学生嘛,和老师一起吃饭当然是老师结账了。”他这么说着,淡淡的掏钱,付款,然后把零钱和小票塞回自己的腰包里。

  松本找不到反驳的话,但却无法甘心,有种被扳回一局的不服气感。

  但最后大野还是做松本的车回家了,出乎松本的意料,大野住的地方是市内地段很好的公寓,在上楼前大野朝松本挥了挥手,“再见。”

  “再见,老师。”松本润忽然心情好了起来,就像被风吹起来的树叶,刷的一下就上天了。 

  一周后某节课结束时,大野智主动叫住松本,告诉他今天可以解答他的问题。于是放学以后,松本被他留在空教室里,听大野用缓慢的口气讲古旧画集的作者。

  其实松本对生涩的外国人名和几个世纪前的流派并不感兴趣,他只是对大野智产生了莫名的兴趣——大概是因为,他看不透这个人,却因此更想看透这个人。自打见到大野智的第一眼起,他就这样觉得了。

  “老师,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松本润认真的在大野智停下讲解后问。

  大野依然是淡淡的点头,微笑着说:“好啊。”

  他看着那个身形上还像少年一样的男人认真扣上安全带,坐在副驾驶上。虽然相叶告诉他,大野已经28岁了,但欧吉桑身上的少年气倒是一点也不输给他。

  “为什么润kun总盯着我看?”大野转过头,正好对上松本的眼睛,认真的问。

  当事人一方面因为大野的称呼而暗自窃喜,一方面却又因为被发现窥视而窘迫。“没、没有的....”

  大野毫不在意的转过头,然后继续自己的话题:“要吃什么?”

  “刺身?”

  “好啊~”软软的语调一下上扬了,松本便知道他准确找对了点——热爱鱼的大野,对海鲜料理也一定来者不拒。

  带着他去了之前樱井帮他找的日料店,松本事前确认付款后才进入包房,大野光脚盘腿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墙壁上各种各样鱼类的汉字。鼓鼓的侧脸给人一种想要去戳一戳的冲动。

  “老师可以给我电话号码吗,我们交换一下?”松本问。

  大野从鱼的世界花了几秒才脱离出去,然后一如既往地默默点头,他似乎不会反驳别人的要求。他直起身捞过自己的布包,然后掏出一个样式不算新的翻盖机。

  松本眯起眼睛,戴着隐形眼镜的他清楚看到大野手机上贴了一个大头贴,是他和一个男孩子的照片,男孩看起来年龄不大,笑的很妩媚,皮肤很白,亲密的搂着大野的脖子,而照片上的大野也露着松本从没见过的笑容。

  松本的心猛得收紧了,一股气从他心里直窜上脑壳,他打出生来头一次感觉到东西被抢先占走的不甘心感。

  然而一旁的大野却平常的输完号码,把手机放回包里,然后吃起刚上好的刺身。松本虽然想问关于大头贴的问题,但也知道没法开口,只能讪讪放弃,心里却记上一笔。

  自那次后过了三四天,周末樱井不在,松本突发奇想去美术楼想看大野画画。

  “不要这么画!”还没走进教室,松本就听见一个尖尖的声音喊道。

  “那要怎么样?”大野用软软的语气反问,但听起来却异常认真。

  “ohno 桑应该画只鱼和他一起,这才配。”尖嗓子自顾自地继续说,松本放轻脚步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

  画室里,一个猫背的男生和大野挤在一张椅子上,两人似乎都要抱在一起,男生伸出手对大野的画指指点点,但大野智却一点也不在意,反倒认真反驳男生尖锐的吐槽。

  然而让松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男生竟就是前几天他在大野手机贴的大头贴上看到的人。

  “nino要不要试试看?”他听见大野问。

  

  叫nino的男生凶巴巴的回答:“不要!”

  大野也不生气,依然和男生挤在一把椅子里乐呵呵的画画。

  至于他们后来又做了什么,松本已经全然看不下去,在他心里,这个叫做nino的男孩基本已经算他头号不顺眼对象,抢走了他的东西的家伙。

  松本整整一天心情都因此变得很糟,他把这种情绪带到和樱井的晚饭上,让樱井摸不着头脑。

  “松润你怎么了?”樱井一边吃着蘸荞麦面一边问。

   “没怎么。”松本黑着脸回答,逗得樱井哈哈笑。

  “你就像被甩一样糟糕!”

  松本差点把自己没吃的面丢到樱井脸上,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趁着樱井去洗手间时顺走了他房子的钥匙,打算周末报复一下某个大少爷。

  【您的好友二宫和也即将上线。不是情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