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隔膜(下)

  久违的假期结束,重新站回镁光灯前的他有点略微不适应,虽然还是一成不变,可是心里总有一片空落落。

  “哈衣,请换个姿势——好~非常棒!”乖乖按着摄影师的指示旋转身体,摆出各种造型,换上各种衣服。但在补妆的空档却还是期盼的向门口望去,期待着会出现在那里的人影。

  当然,谁也不在。

  “待会S.T.O.R.M.那边有人来进行谈洽,Masa桑介意吗?”身边的小助理这样问道。

  S.T.O.R.M.?相叶雅纪一瞬间想起和樱井翔吃饭以后同松本润的争吵,那次他打了松本。现在相叶雅纪后悔的要死,松本早就离开了日本,他甚至还没有等他给他答复就这样离开了,相叶一想到这个心就痛极了。

  “谁要来?”相叶雅纪心不在焉的问。

  “听说是...主编。”小助理悄声说,“是樱井翔呢!”

  果然、相叶雅纪站起身在摄影棚里走来走去,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竹马的男朋友。真让人羡慕他们两人现在如胶似漆,相叶每次和二宫说话话里一定会出现樱井翔。

  更何况,感觉松本和樱井的关系很好呢。

  人还没走进来,先是呼啦啦一大片工作人员,相叶雅纪还以为是某个国民爱豆出场,接着才簇拥着樱井翔出现在摄影棚。

  “哟,aiba桑撒西不理~”一眼就看到自己的樱井翔迈着大步朝相叶雅纪直奔过去。相叶在心里叫不好,但表面上却只能迎合的笑着回应。

  倒不是因为他讨厌樱井翔,只是相叶总觉得这男人仿佛能看透他心里想的事情,在樱井的目光下,相叶总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嘛嘛嘛,今天的拍摄也很辛苦吧,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家?”一边拍着相叶肩膀樱井翔一边笑着说。

  “不必了吧....太麻烦了...”相叶雅纪求助的看向他的临时助理,但在樱井翔面前,整个团队都对他毕恭毕敬。

  “不麻烦,”樱井翔眼角的鱼尾纹顺着笑流出来,“正好我要去接nino,待会停车场见吧~”

  说完话以后樱井翔便和杂志社方面洽谈,相叶虽然想走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樱井翔要留他,事务所方面收工便把他留在了场地里,很快空荡荡的房间中只剩他一个人。

  在房间里带着,困顿反上来,相叶坐在椅子上不由自主的打起瞌睡。

  睡梦中能感觉身上被披上了某件衣物,这几天没有松本,相叶觉得自己快被日程烦疯了,原本他在的时候完全不必在意的问题现在倒是都成了大麻烦,好几天来相叶都是被折腾的够呛。

  “Aiba桑,醒一醒。”

  有人在推他,动作很大,相叶很快就被摇醒了。“樱井?...”刚睡醒的他迷迷糊糊得问。

  “抱歉呢,刚刚好不容易结束了洽谈我就过来了,”樱井翔一脸歉意的说,“看你都睡着了,这几天很辛苦?我送你回去。”

  相叶一边应付着起来一边掀开身上的外套,“嗯?!”

  “怎么了?”

  看到相叶露出惊异的表情,樱井翔连忙问。

  “是樱井桑给我盖的毯子?”

  “没啊,我进来的时候你身上就披着,我以为是你自己盖的。”樱井翔回答,“也许是staff?”

  相叶雅纪拿起毯子在鼻子下面细细闻了闻,“不对、这个时段staff都应该下班了,没有走的那几个应该是在准备别的拍摄,不会来这里。而且这上面...”他忽然住口愣愣的看着樱井翔。

  “这上面怎么了?”

  “松本润在哪里?”相叶雅纪瞪着樱井翔。

  樱井摆摆手,“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他不是已经去国外进修去了——”

  相叶一把抓住樱井的袖子,“不对,他身上的味道、只要和他接触过的东西都会沾上,只有我闻的出来,别骗我。”他直勾勾的盯着樱井翔说。

  樱井翔也看着相叶雅纪,两人对视了一会,樱井终究收回手笑着说,“你也不像他说的这么BAKA嘛...”

  “他在哪里?!”相叶雅纪一把揪住樱井翔的衣领。

  “地下停车场等我,我说要等他回家。”樱井翔懒洋洋的说。

  相叶雅纪放开樱井翔,撒腿就跑,一阵风一般消失在视线里。

  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消失的方向整理了一下衣服,“到底谁才是BAKA呢....”总编眼角的鱼尾纹随着笑一荡一荡。

  “还是说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吧哈哈。”

  掐灭手中的烟,但身上却已经沾上了烟草的味道,他很少抽烟,因为那人肺不大好,他害怕烟草会刺激他。

  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没关系了吧,松本润看着自己的手想。

  到头来,还不是逃掉了,在最后关头放弃、不想知道答案,所以干脆躲避起来,不知会在何时终结这终究不会有结果的单恋。

  嘛,这样也挺好。

  松本润靠在车边,微微闭上眼睛,空荡的地下停车场里只有他一人,樱井翔给他的邮件上说可能还要再拖一会,松本润便在下面乖乖等着。反正也无事可做,久违的不必每天忙的团团转,他却有些不适应。

  刚才他确实上去看了看相叶雅纪,因为樱井翔告诉他一个人在摄影棚中睡觉,松本一边对樱井说着“多事”一边上去给正在睡觉的大兔子盖上了毯子。一看就是没有好好休息的相叶雅纪有些憔悴,睡得很沉,松本润有些后悔就这样一走了之。

  但还是没勇气拍醒那人,静静地看了他一会松本润便离开了。那家伙,一定想不到自己还在吧,或许现在他一定讨厌死了这样自私的自己....

  听到身后回荡在停车场里的脚步声,松本润一边苦笑一边回头,“樱井——”

  话语戛然而止。连同脸上的表情一起变得僵硬,十分滑稽。松本润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人,整个人就好像停止了发条纹丝不动。

  站在他面前的相叶雅纪,皱着眉头看着他。

  沉默。

  “...为什么?”松本润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句话顺着还没回位的理智跑了出来。

  相叶雅纪稍微走进了一点,“你不是说、你不会逃避吗?”他的杏眼瞪的很大,他似乎有点生气。

  松本润微微侧过头,他内心很慌张——他不敢看相叶雅纪,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摇摇头说:“大概我害怕了吧,果咩。”

  “松本润!”

  相叶雅纪提高声音叫道,就算不看他的脸松本润也知道他很生气。

 

  “我不知道、在我这种类似逼问的提问下你给我的答案是不是真实的....我不害怕你讨厌我,但我害怕万一你给我的回答不是你的真正想法,而仅仅只是你一时的冲动,那么——到时后悔都没办法。”

  松本润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还是放弃吧,因为我自己都不明白我对你到底怎么想。”他费力的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甚至称不上笑的表情。

  结果,还是没能正视这家伙,松本润盯着自己脚尖想。

  “说谎。”

  “嗯?”

  一双手抬起他的脸,杏眼在身前放大——唇上软软的触感、那双眼睛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流光溢彩。

  相叶雅纪整个人倾过来把松本润压在了车上,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相叶的动作有点生硬,因为他几乎两三年没有接触过女孩子,这样的吻被他吻的很生涩,但松本润却没办法推开——这是日思夜想的人的吻。哪怕脑中有个人一直在喊“だめ!”,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却不由自主抱住那人。

  终究沦陷在他的柔光里,不能自拔。

 

  “你说谎。”从这个吻里抬起头的青年盯着松本润,“难道,这不是喜欢吗?”

  松本润觉得自己喉咙有点哽咽,他把头靠在相叶的胸口,“对不起,masaki....”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润。”头上传来青年坚定的声音,“这不是冲动、这是早就知道的答案,只不过才被我发现而已。我喜欢润,很喜欢很喜欢。”

  松本润慢慢抬起头看着相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他捧着这张有点消瘦的脸想,简直叫人想要用一生去爱。

 

  伸出手揽住他的头,然后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亲吻。但是这一次两人才相互感觉到对方——在这世上,能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情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如果说我们之间存在隔膜,一定是因为我们还没明白对方的心情。

 

  真心相爱的人,永远不存在隔膜。现在,隔膜就被打破——永不存在。

  唇齿交融里,松本润觉得眼角有泪不自觉的留下去,但还来不及拭去,就已经被笑意掩盖。他肆意的在相叶雅纪的口腔里游走,他干脆的释放自己所有的感情,那人也尽力迎合他,吻变得越来越激烈。

  “雅纪...”

  不知何时结束、松本润哑着嗓子唤道。

  “嗯?”

  这次撩起他额前的发,落下一个轻吻。“对不起。”他又重复了一遍。

  杏眼弯弯的,好像月亮。不要紧、因为我喜欢jun呢。他听到青年这么说。

   桌子下面伸过来一只手,一下一下挠着掌心,不轻不重,却挠的他心头愈发的痒。

  “润~~~”青年用撒娇的口气说,“我想和你キス~”

  “だめ!”松本润之间否定,“这里是休息室,被看到怎么办?!”

  “不会啦~敲门前分开也不算晚嘛!”相叶雅纪凑近倚在他身边,口气愈发软,“呐呐呐,jun~~求你了~我想要キス嘛....”

  松本润转过头,相叶雅纪就在他脸几寸外的地方,杏眼和菱形嘴差一点就碰到他的脸。真是不能容忍他任性、一边这样想松本润没有毅力的亲了上去。

  早就知道对方的意图的相叶雅纪乖乖任由松本润把他顺势压在沙发上,尽力回应。两人专心享受起这个绵长的吻。

  自从两个人在停车场争吵外加キス后,恋人关系便迅速确定了。甚至比松本润想到还要快,虽然为了避免闲言碎语,松本润还是过了一段时间才向社长提交调回相叶雅纪身边的申请,但这一段时间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退掉本来就离相叶家很近的租屋,两人一起住进相叶雅纪在东京闹市区买的新房子。顺带着在新房子里发生了一些现在回想起来还让人脸红的事情——滚床单什么的两人虽然是第一次,但是依然是十分美好。

  总之对两个其实已经三十代的、可能会被叫做大叔的男人来说,这些都是全新的体验,可是两人都觉得很新鲜,大概是因为,终于在人生走了三十年以后,和自己命中注定的人在一起了吧。

  就算已经滚过床单的两个人,还是会忍不住在休息室里偷偷接吻。比如现在。

  放倒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吻了又吻,才慢慢分开,相叶雅纪抱着松本润蹭了蹭小声说:“jun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想做吗?”

  “诶?”

  松本润一本正经的盯着相叶雅纪问。

  “就在这里?”

  松本润点点头,“把门锁上。”伏在相叶雅纪身上的他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就好像一只慵懒而危险的猫。

  相叶雅纪不自在点头,松本润滑下沙发,走到门前伸出手刚要扭动门锁,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两人对视了一眼,相叶一轱辘从沙发上坐起来,松本皱了皱眉头问:“谁?”

  “我、樱井翔。”

  有点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松本润惊讶了一下,随手整理好衣服把门打开,门外正站在满面笑意的总编。

  “おめでとう~”樱井翔斜倚在门口,稍微向屋里看了看便这么说道,但看起来却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松本润刚要开口,相叶便站起来走到门前吞吞吐吐的说:“翔桑...上次的事、很感谢你。”


  樱井翔随意摇头,“不必。”

 

  “什么?”松本润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们在说什么?”

  “其实...”相叶雅纪犹豫的看了樱井翔一眼,“我——”

  “你在停车场等我是我告诉相叶君的,”樱井翔大大方方的承认道,“还有,松本桑,其实我是故意带你们去喝酒的,后来给你打电话催你告白也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从一开始我就是抱着为了让你们在一起的目的接近你们。”

  “什么?”

  “别用这种看boss的眼神看我,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樱井翔笑着说,“我也是很不容易的,nino的吩咐我好不容易才全部完成。没错,就是nino,他一开始就看出来你们两个有问题了,于是和我一起为你们牵线——真够辛苦呢。不过总是在一起了,真该好好祝贺。”

  眼角的鱼尾纹再次出现,松本润看着门口的人,再看了看自己的恋人,伸手向总编溜溜的肩上锤了一下:“你这家伙真的很多事。”

  “不过谢谢了。”

  有点不情愿的承认后,松本润对樱井翔微笑道。

  “所以....樱井桑和nino都知道?”相叶雅纪才反应过来。

  “嗯哼~aiba桑回头可要好好感谢你的竹马哦。”樱井翔招招手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那我先撤了,你们继续哦~”

  “等等!樱井桑你——”

  相叶雅纪刚要追着樱井翔出去,便被自家的经纪人(?)拦腰抱住拽回休息室。

  “别追了、继续刚才的事。”

  一边把恋人推在沙发上一边脱掉外套的某个ドS用带着危险的口气说。

  “诶诶额?!”

  相叶雅纪的脸红的有些过分、整个人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不安,蜷缩在他身下。

  看到这幅样子,松本润付下身吻了吻他的额头,“别害怕...”棕褐色的眼让人深陷不能自拔,仿佛有魔力。

  “嗯。”

  外面天色渐晚,屋子里渐渐昏暗,零零散散的光照射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的二人身上,把二人融为一体。

  从今往后,我们之间、再也不存在隔膜。


  “解决了?”

  靠在车子边的青年头也不抬的边玩PSP边问。

  “嘛,当然。”樱井翔慢慢走过来,“可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

  二宫和也默默地玩着,直到游戏通关后他才关掉游戏机转头看了看樱井翔。“多谢了翔桑~”青年眨眨眼说。

  “要是nino愿意回去以后在床上报答我我会更高兴~”

  “hentai!”二宫一巴掌打在樱井翔肩上,“开门,开车!”

  “哈衣哈衣~”樱井翔笑眯眯的拉开车门,鱼尾纹里也充满笑意,“上车吧。”

  二宫和也抬头看了眼办公大楼,“两个笨蛋。”说着他猫腰钻进车里。

  “不要这么说嘛,每一个人对喜欢的人都会不自主树立一层外壳,但是是把这层壳打破或是任其变成一层隔膜就是自身的问题了。”樱井翔也看了看大楼,“幸好隔膜打破了呢。所以说还不算笨蛋。”

   希望以后也可以这样下去。送上最后的祝福以后总编和自家恋人消失在夕阳下。

  隔膜,也许从没存在过——只要你有用去触碰那一端,大概一定会传达的、你的心意。

 

                                                 —END—                                               

      

  【mini番外】

  1.【炸鸡块与世界一番喜欢】

 

  金黄色、泛着油光,一口咬下去渗出的油脂相当旺盛。“啊啊啊!!唔麦唔麦!”相叶雅纪夹起超大一块炸鸡边塞到嘴里边说。

  松本润默默吃饭,很自然地无视相叶的赞扬。

  “润不吃吗?”

  “抱歉,”松本润把筷子放下擦了擦嘴,“我不喜欢炸食,热量太高。”

 

  对面的青年一脸遗憾,“怎么这样...炸鸡是我曾经世界一番喜欢的东西。”他笑起来,嘴巴还有些泛油光。

  松本润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伸过手为相叶擦嘴,“曾经?那现在世界一番喜欢的难道是麻婆豆腐?”

  “不对不对!”相叶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我也很难比较和炸鸡到底哪一个最好吃、但是这些都不是世界一番喜欢的啦!”

  “哦,那是什么?”

  “我现在世界一番喜欢的、是润!”

  拿着纸巾的手抖了抖,松本润被这句突如其来的告白弄的有点失方寸,他目光飘忽不定,最终却还是定格在那双杏眼上。

  “バカ!”

  松本无力的反驳道,自己的脸却率先红起来暴露内心。

  “我喜欢的东西有很多,可是遇到润后我就知道,我一番喜欢的是你。”相叶雅纪认真的解释,眼睛闪闪发亮。

  “随便就说这种话,真是笨蛋!”

  一边埋怨着,一边凑过去亲了亲那张菱形嘴,松本润这样说。

  “算了,谁叫我也世界一番的喜欢你这个BAKA呢...”

  另外,忘记说,其实炸鸡块也蛮好吃的。不过,这个就不告诉你了。

  君は世界一番大好き。

 

  2.雨天🌂

  撑起那把紫色的大伞,望向天空,雨水不断的打在伞面上,然后顺着伞掉到地上摔碎。

  松本润走近美术馆,远远的就能看到人头攒动,哪怕是在这样的雨天,世界闻名的艺术家大野智个人展首日依然吸引了各界人士冒雨参加。

  他掏出手机,日程上清楚的写着今天是休日,但不巧事务所那边临时有事,松本润只能处理完事情后才赶到美术馆。

  自从上次在大野智的店里吃过饭、也是在两人正式交往后,樱井翔又带着他们去过几次,这便是相叶雅纪和大野智熟络起的原因。原本看起来闷闷呆呆不属于人类世界的艺术家意外的却能和相叶雅纪脑回路一致,两个人用了不到三分钟就相互理解对方的想法,并迅速建立起友谊。

  虽然被二宫和也吐槽是两个小朋友之间的交流,但是在某天晚上相叶雅纪欢天喜地从外面回来,拿着手里的邀请券向松本炫耀:“satoshi给我的邀请券,是他的艺术展的,我们一起去吧~”

  结果到了今天,松本润却还是没赶上大野智个站开幕,下雨天路况十分糟糕,到了美术馆开幕式早已结束。他试着给相叶雅纪打电话,却是一串忙音,松本润有点迷茫,在偌大的美术馆周边转悠不知道该去哪里。

  手中的伞又大又沉,给他稍微真实的安全感,这是交往前两个人一起外景时相叶在某个杂货店里买来的。在休息的空当相叶雅纪却一溜烟就不见了,当松本润回神过来时相叶穿着华丽的服装、抱着一把大伞朝松本润跑过来。

  “润,送给你~”

  相叶雅纪笑起来脸上有些褶子,他把伞给松本,说是他在拍街景时在杂货铺门口看到的,“马上就想到润了呢。”模特反复的重申道,生怕松本润不知道。

  于是松本润从那天起收起了他所有的伞,只用这一把从街边杂货铺里买来的廉价伞。站在紫色的伞里,松本润就能想起那个抱着伞逆光向他跑来的青年。

  单手转了转手柄,水珠顺着伞骨飞出,再次抬起时,他看到了那个站在美术馆屋檐下的瘦高青年。

  微微缩着肩抬头看着天空,大概是在思考什么,松本润一步步走过去,他没有说话,只是渐行渐近的把伞移到他头顶。

  共乘在同一把伞下,相叶雅纪转过头正式着松本润,慢慢露出一个笑容。他抓住松本润撑伞的手,把伞向下压了压,脸渐渐凑近。

  鼻尖蹭着鼻尖的距离,彼此的鼻息都能感觉到。松本润微微吹下眼帘,一动不动。

  “呐,”有点沙沙的声音就在耳边,“ohno桑告诉我这是一种打招呼方式,用鼻子蹭鼻子,感觉好不好意思呢...”

  “是么,我倒是知道一直很自然的。”

  “嗯?唔——”

  嘴唇贴在了嘴唇上,鼻尖交错,雨水落在紫色伞面上当做背景音,压低的伞挡住了外面的世界。

  仿佛世界停止。

  “你觉得呢?”放开他后松本润问。

  “啊、我——”相叶雅纪的脸有点红,“润、”

  支支吾吾半天,相叶雅纪终于自暴自弃般的把头埋在松本润胸口,“好哈子卡西啦....”

  “那就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

  松本润抚摸着他的头低声说。大伞笼罩着两人,和在雨幕中相拥的恋人一样,会得到幸福吗?

  答案是一定的吧,从今往后,我们二人一定会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这个雨天的誓言,就是我对你爱的承诺。

  相叶雅纪,我爱你。

题外话:

【蹭鼻子的梗来自14年嵐学,当时顺着就挖了个脑洞】

  谢谢坚持看完这个没有剧情,没有肉的短文的你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