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结局』

 这个梦太过于幸福,以至于在睁眼看到二宫后,樱井心中还未褪去的喜悦几乎让他以为这是在许多年前那次门口的分别。那个少年与当时别无二致,他的身影依然消瘦,他的发依旧散乱而柔软,除了那双棕褐色的眼。

 那双眼中包含着极深的恨意,其中的锋芒可以将他撕碎,于是樱井突然想起来了,这个少年早已死去,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为了复仇而穿越了宇宙,付出了生命的男人。

 而这个人,就是为了此时而重生,此刻而存在。

 “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里。”二宫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樱井猜测,这些话也许在他心中已经酝酿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

 “是啊,就在这里。”樱井环视着这个空无一人的车厢,他的手被拷在最边侧座位的栏杆上,那副手铐也应该是二宫从地下的洞里找到的吧?

 “怀念吗?”二宫问。

 “一般吧,比起你,也没有更值得怀念了。”樱井平静地回答。

 二宫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了,他穿着第一次相遇时的那件白色衬衫,单薄的身体能透过衣服看出轮廓。

 “别太侥幸,”二宫从兜里拿出了那只手机,“除非你想重新试试它,我保证你不会忘的。”

 樱井把头靠在栏杆上,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疲倦,“看来翔给你留下的不止有爱和恨,对吗?”

 “是的,他还留下了它。他告诉我,如果你要来杀我的话,就用它来击退你。你最怕的东西,你怕这个声音,它会影响你的精神系统,让你头痛欲裂,无法使用能力。”二宫轻轻地说,“这是翔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最后一个保护。”

 “到死为止,他还在保护我,他从未食言。”

 “令人感动,我的确没有忘记,它让我也印象深刻。”樱井淡淡地说,“我已经明白了,杀掉那孩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二宫眯起眼,他冷冷地看着樱井,突然笑了。

 “你不会懂得的,你这个冷血的杀人怪物。”二宫咬着嘴唇慢慢地说,“你不会爱,也不会恨,你只知道什么叫好与不好,什么是有利什么是无用,你只是一个可悲的存在。”

 樱井觉得胸口似乎有些发闷,但他努力忽视了这种感觉,他挑起眉毛说:“我只在乎终点。”

 “樱井翔,终点并不存在!”

 二宫重重地一拳敲在车壁上。

 “你以为杀死所有的自己,就能让你变得强大,变得无敌 变得永生不死吗?那是荒谬的!宇宙的能量是稳定的,当你突破最大值(max)时,别的世界会开始塌缩,宇宙崩塌的话,无论你是否具有永生的能力,一切也都不存在了!这才是真正的终点!”

 在咆哮过后的寂静中,二宫的喘息占据了所有的空间,樱井的眼睑微垂,仿佛没有听到这些话一般毫无反应。

 “没有永生的终点,没有无穷无尽,死亡才是轮回。”少年拼尽全力所构筑的面具在此刻一点点支离破碎,“就为了这样荒唐的像笑话一样的理由,你就杀了翔,真可悲。”

 二宫缄默了,他坐回座位上,深深地叹息着,这时透过这幅年轻的身体,樱井看见了一个在数十年的仇恨与痛苦中以回忆聊以慰藉苦苦支撑的灵魂。它是那样的伤痕累累,又是那样的决绝而义无反顾。

 “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樱井翔。”二宫眼神飘忽地望着车厢地板上的某处,不可见地蠕动着嘴唇,“每一个世界里樱井的死,都使那个世界流失了一部分能量,它们中的大部分来到了你的身上,而剩下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部分,则流逝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谋杀掉无数樱井翔以后,那个世界的世界线因为这些积少成多的能量而发生了小小的变化,你猜那是什么?”

 他抬起头,注视着樱井,讽刺而带着笑意地说:

 “在Ⅱ世界,诞生了一个其他平行世界里从未出现过的人,他的名字,叫做二宫和也。”

 胸口炸开的,不是惊讶,也不是痛苦,而是舒畅。

 他是必然中诞生的小概率,他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果,他是因为我才出现的存在。他是我罪有应得的结局。

 这一刻,樱井突然觉得自己格外轻松。

 “那么,”樱井听见自己说,“快动手吧,你不是一直在期待这一刻吗?”

 他平静而安定的看着二宫,如同在这趟车上初见时一般,就这样看着他。他既不惶恐,也不慌张,甚至嘴角还有一丝淡淡的微笑。

 “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了,樱井翔。”

 二宫的头靠在栏杆上,他接过樱井这样平和的目光,迎头而上,比起刚才的歇斯底里,现在的他倒是更加显得平和异常了。他们像两个久别重逢的故友,相对而坐,未曾开口,脑海中便已翻腾出往昔的岁月峥嵘。

 “你才不会是露出这样的表情的人,你和他不一样。”二宫轻轻地说,“你是能扼住命运的人....怎么会服输呢?”

 “你怎么就确定他不会呢,”樱井撇过头,嘴角的笑拉大了,“他到最后一刻,不也是在与命运而斗争吗?”

 “不要把你和他相提并论!”

 “如何不能?!”樱井陡然坐直了身子,若不是手被拷住,他已是夺步到二宫面前了,“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本来都是一样的人!”

 “啪!”

 二宫收回手跌坐回椅子上,他的脸比纸还苍白,身子像筛子般抖着,打樱井的这一巴掌似乎用尽了他浑身的力气,他狠狠地喘着气,连看樱井一眼都不愿意似的,挪动着身体像车头走去。

 “nino!!!”

 樱井再一次吼道。

 “我和他,是一样的.....”

 后面的那句话,樱井没再说出口。思绪飘远时,二宫不禁想,不论是哪个樱井,都是骄傲的不容自己低头吧?

 那一瞬间的心软,将面前的人与记忆中的他重合了,在头脑还未反应过来时,身体先向后转动了一步,于是他瞥见了樱井眼中的欣喜若狂。

 “不好——”

 潮水般的压迫力铺天盖地的袭来,二宫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一只无形的手掐起他的脖子,将他凌空提起重重甩在车门上。二宫看见樱井站起身,把支离破碎的手铐丢在一边,一步步朝他走来。

 樱井竟生生抵着声波的束缚,使用了他的能力!

 “你想死吗?!”二宫尖叫道。

 每走一步,樱井的脸色就惨白一分,从车头到车位不过十几米,他才步履蹒跚的走了半途不到,嘴角便流出血来。他们隔着一个车厢,相对而视,这一刻二宫终于在樱井的眼里读出了一句话:

 “不要离开我。”

 这个眼神,一如那年黎明他怀中逐渐离去的少年般,泫然欲泣,肝肠寸断。那是二宫永生永世无法忘怀的眼神,多少岁月流逝,多少次午夜梦回,那双眼里的不舍与哀求,都是刻在他灵魂深处的刀痕。

 那一次,他松开了他的手。那么这一次呢?

 那只放在他脖子上的手,已经松开了。二宫跌落在地,樱井吐出了一口血,他摇晃着身体,再次抬起脚朝二宫走来。

 二宫站了起来,他望着樱井,眼睛里仿佛有一种光,一种狂热,甚至能将天地点燃。他抬起脚,像迎着杀阵的将军,大步走到樱井身前,甚至都没有犹豫,少年看着那个人,目光如炬。

 二宫抱住了樱井。

 樱井瞪大了双眼,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悬在空中的手也僵持了,这时他才确定:他最爱的人又回到了他的怀中。过了许久,他才伸出手,把少年单薄的身体搂住,像是抱住生命一般紧紧的环抱着。由于太过激动,樱井竟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一遍遍的念着少年的名字。

 这一刻,对他来说,即是永恒。

 “你还会走吗,nino?”

 二宫垂下双眼,像是在细细思索着什么,呢喃道:“我是来与你道别的。”

 樱井浑身一阵战栗,像是被抽离了生命似的松开了手,他像一个失去提线的木偶,慢慢从二宫手中滑落,二宫便轻轻的扶着他,直到樱井的脸色完全变得苍白,最后跪坐在地上。

 樱井的背上,深深埋进了一把刀。

 血把周遭的衣服染成深深的红色,而他的生命从正这些红色中悄然流逝,就如同那一年的少年一样,别无二致,但搂住他的人却已是变得大相径庭。二宫伸出手,抚在樱井毫无血色的脸上,他抚摸过樱井的眉眼、樱井的嘴唇、樱井的脸庞,那是他最爱之人的面容,那是他一生所困的根源。

 最后二宫凑到樱井耳边,轻声低语道:

 “当年你插进他后背的那把刀,我一直留着,现在还给你。”

 樱井微微的抬起眼,他似乎瞬间老了,生命的流逝带走了他日积月累从他人身上夺来的光鲜亮丽,他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开口说:“就是、那把....第二次、见面时,你、带着的刀?”

 “是,”二宫把樱井额前的碎发撩到一边,低语着,“相叶捡到了它,去医院看我时,又还给了我。”

 樱井笑了一下,他渐渐把头靠在二宫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只有一次也好,被你抱住的瞬间,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刻....”他低声说,“真是,死而无憾。”

 二宫颤抖了一下,他站起身,一根根掰开樱井拽在他衣角的手指,朝着列车室大步走去。樱井奋力爬起身,他看见二宫拉开列车闸门,于是车厢启动,电车开始轰鸣。

 “去哪里....”

 “这辆电车上,装着我的时空穿梭机,来到这个世界后,我便把它改装在了车头。”二宫的声音遥遥传来,如同隔世般恍恍惚惚,“为的就是这一天,能带你去终点,真正的终点——宇宙的塌缩处。”

 樱井睁开眼,站在他身前的二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这时樱井明白了,他眼中那狂热的光,原来是能将灵魂烧干的憎恶。

 “你和他不一样,”二宫说,“因为我爱他,我不爱你。”

 他转过身,走下电车。

 当二宫回头时,他看见樱井竟攀着栏杆站起了身,他就这样站着,深深的凝望着二宫。二宫看不透他的眼神,他或许空洞,或许欣喜,或许遗憾,二宫参不透这个一生大喜大悲的人在结束时到底有何想法。他看见电车的门缓缓关闭,樱井跌坐在椅子上,他张开嘴,朝二宫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さよなら。”

 电车鸣出长长的一声轰鸣,接着开始朝前驶去,隔着车窗,二宫望着樱井,他们最后一次凝望着彼此,直到樱井越过了他的视线。一节节车厢从二宫眼前飞驰而过,掀起的风将他的发刮的狂乱。二宫扭过头,注视着那通明的车厢消失在隧道深处,直到连两盏如同眼睛的黄色尾灯也被黑暗吞没。

 最后风放下了他的发, 连声音都消失殆尽了。

 二宫把脸上的泪拭去,他听见自己说:

 “さよなら、翔。”

 黎明,即将来临。


 在混沌的深处,劈开了一条线,在虚空中,一双手撕裂了那条缝,宛如破土而出的新芽,蠢蠢欲动。

END.
2017.08.22
Samhain.



【一篇抽筋拔骨怎么也不想写完的文,写完并没有怅然若失,但总比那年写完在人间时的自己有所不同了。愿你能在这个故事中找到自己想寻找的事物,诸君,有缘再会。
 一切纯属虚构,与真实人物、团体毫无关系。
 平行世界与世界线、宇宙塌缩、世界能量守恒等理论参考作品:《命运石之门》《三体:死神永生》英剧《致幻旅行》
PS:下回不写这么虐的东西了,我自己也很难受】

【我红担朋友的微信公众号:冰冰环游记 主要介绍一些关于日本的人文风情和游记 图片非常优美 写的也很身临其境 有几篇也是由我来修改的 所以给大家介绍一下 能关注的话就更感谢啦】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