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电车终点(18-19)

【磁石】电车终点(16-17)

18.「我的人生,究竟要怎样形容呢?」

  “虽然现在谈这个不合时宜,但是,”樱井转动着眼睛,把目光从二宫拖到还躺在地上的町田身上,“先叫一下救护车吧。”

  二宫冷漠地看着樱井,一动不动。

  “你知道,我的力量是有限的,而现在已经透支使用了,”樱井捂着胸口,脸色依旧惨白,“主动权在你手里,但町田是无辜的。”

  “我现在,”二宫终于又开口了,“只想杀了你。”  

  “我以为你还想问我些什么,我知道,你不会现在动手的。”樱井无力地说,“就像我有问题想问你一样,在不知道答案之前,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二宫将目光拖动到依旧昏迷着的町田身上看了一会,他掏出手机,一面拨着电话一面用另一只手持枪对着樱井,而樱井依旧瘫坐在墙角望着某一处出神。挂断电话后,二宫走到樱井身前,揪起他的领子,两人的鼻尖几乎要贴在了一起,二宫把枪顶在樱井的额头上,说:

  “十六年前,你跟我说,你杀了翔是为了控制住你的力量。可是据我所知,在翔之前,你已经杀了近百个自己,你早就可以控制住你的力量了。你这样做其实还有别的理由,对不对?”

  樱井别过头,目光望向别处,一言不发。

  “回答我!”二宫大吼道。

  樱井仍旧没有理会二宫。

  “是终点吗?”

  樱井猛地瞪大眼睛哆嗦了一下,他扭过望着二宫,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果然是这样。”二宫的脸上浮现出了无法形容的表情,他又怒又喜,刚才的冷静荡然无存,“你想问为什么我知道,对吗?樱井翔,我告诉你,因为我是神乐龙平啊。”

  有关神乐龙平的记忆,像他的前世一样,回想起来居然带着些陌生与疏离,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二宫和也,有时渐渐想不起来自己曾作为“神乐龙平”活过十五年。十七岁时他将二宫和也这个人忘记了,成为神乐龙平,于是当三十二岁的他再次决心成为二宫和也时,神让他再次回到了十七岁。

  量子穿梭机是单程票,这一点二宫心知肚明。作为总设计师的他在设计时故意留下了漏洞方便改造,但正因如此,导致机器并不完美,但他始料未及的是自己的变化,不过都无所谓了,因为二宫已经把神乐龙平连同那些记忆一起,永远留在了那个世界。

  因此二宫做梦也想不到,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他是谁。

  下水道事件是二宫惊心布置的一场暗杀,可相叶雅纪的出现令二宫始料未及。这个青年出现在他的计划外,并且大大妨碍了他的行动,他仿佛是为了保护樱井翔而诞生的人一样,处处想方设法百般阻挠二宫。

  当时的二宫处境比现在更艰难,凭空出现在异世界的他是一个没有身份,没有钱财来源,甚至连安稳之所都没有的人,因此相叶的出现对二宫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于是下水道事件后二宫便做出了一个决定:先除掉相叶,再考虑樱井。

  然而当二宫真正见到相叶的时候,相叶竟叫出了那个名字。

  ——神乐龙平。

  通过相叶,二宫才知道自己在几百年后被人们称为“现代科学的里程碑”,他的理论在自己失踪后被公之于众,包括他的量子穿梭机改造图纸和设计模型。人类依照他的理论进行研究改进,从而得到了控制时间与空间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社会的进步,数百年后,与之相对的法律和维和组织也相应诞生,而相叶就是其中一员。

  相叶告诉二宫,樱井翔是违背宇宙法则的逆天存在,他多次打破的因果律使世界与世界间能量严重不守恒,这样下去,极有可能造成宇宙塌缩,因此未来的人类们决定回到过去的α轴Ⅰ世界,从根源上消灭问题。

  于是二宫也与相叶做了一个交易,他告诉了相叶自己想要杀死樱井的理由,但如果相叶不妨碍他,那么他仅仅只会是接触樱井,但并不危害他的人身安全。如果一切顺利,那么二宫可以与相叶一起回β轴的Ⅱ世界去。

  相叶是极度感性的人,在听完二宫的故事后,理性上已经完全偏向于他,更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二宫。对相叶来说,只是存在于教科书上的历史伟人重新出现在眼前,就已经是无比令人激动了,因此他十分激动,甚至忘记了二宫的究竟是抱着怎样的目的,才能来到这个世界。

  而二宫做的这一切,仅仅是为了今天,为了这一刻。

  “因为你,神乐龙平诞生了,因为神乐龙平的存在,相叶诞生了,”二宫把枪顶在樱井的额头,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这是因果,总该有人告诉你吧?宇宙的规律。”

  “那我也不惊讶于你知道关于终点的事了,毕竟....”樱井撇过头,“你对时间和空间的了解,应该比我更多。”

  二宫的手开始颤抖起来,“那么,你的确是为了终点,而杀掉那么多的自己吗?”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但身体已经战栗个不停。

  “是呀。”樱井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他的语气中甚至有一丝轻快,“当所有世界的力量都汇聚到唯一的我身上时,我就再也不需要被宇宙所限制了。在那时,我不必畏惧死亡,因为我是承载我自己的唯一容器,这是我奋力杀死所有自己的最终原因:用他们死亡终结我的死亡。”

  “而那时,就是我的终点。一个永生的、不死的、超越世界线,凌驾在宇宙之上的樱井翔。”

  “你,想成为神?”

  “不。”樱井微笑起来,“我只是不想死去。”

  “你太可悲了.....”

  “nino。”樱井把目光重新放在二宫身上,他看起来那么从容不迫,游刃有余,“你的一生,比我更可悲。”

  二宫瞪大双眼,他的表情在短短的一刻发生了极大的扭曲,“你有什么资格——”他尖声嘶叫道,单薄的身体像筛子般颤抖。少年的双眼通红,不知是泪还是汗的水,顺着脸颊流下,“去评价我的人生!”

  他战栗的双手终于握紧了枪托,接着他扣下了扳机。

  “喀。”

  ........

  “喀。喀。喀。”

  二宫难以置信地扣动扳机,但每一发都是空响,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慌乱地抽出弹夹,随即脸色惨白。

  “在这里哦。”

  樱井伸出手,子弹从他的指尖悉数滑落,叮叮当当得掉在地上,像玻璃小球似的,在地上四散弹开。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樱井弯起眼睛,看着面色煞白的少年,“刚才,我是装的。”

  我的人生,究竟要来形容呢?

  我聪明绝顶,是人类现代文明的伟大先驱,但我却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我机关算尽,穿越了时空,却终究没有改变结局。我这一生,究竟有多长时间是在为自己而活,又有多长时间,是为了“樱井翔”这个名字而活?我真的很可悲,像小说里惹人喜欢却一定要死掉的配角,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悲剧。

  如果这就是命运,那我真的想要低头了。

  二宫睁开眼,他发觉自己躺在床上。坐起身,他首先看到的是樱井翔。樱井穿着白色的家居服,头发凌乱而蓬松的垂下,他周身那股骇人的戾气气息消散了,这一刻,他仿佛又变成了以前那个他。

  “你醒了。”樱井说,他的口气十分温柔。

  二宫垂下眼,一言不发。他动了动手指,攥着被子的一角。

  “在我的记忆恢复之前,我一直在做梦。”虽然二宫没有理会樱井,但樱井还是继续说道,“大部分是关于我被自己所杀死的梦,小部分是我回到少年时代,与你在一起的梦。”

  二宫抬起眼,短促的扫了樱井一眼,又撇开目光。

  “我那时以为是因为我太喜欢你,才会做这样的梦,然而现在想想我才知道,梦就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所经历的事情。那些场景,那种感觉,那样的悸动,那个樱井翔的心情,我都深刻的体会了。”

  “住口!”二宫大吼一声,拳头狠狠地砸在被子上,“不准提他的事情,尤其是从你的嘴里!”

  “最重要的人,”樱井不为所动的继续说着,“相叶说的没错,果然是最重要的人。”

  二宫抄起床头的水杯朝樱井砸过去,然而在空中,杯子就已经完全停滞住了,洒出来的水以奇异的状态漂浮着,仿佛在太空中一般。

  “你所迷恋的,永远是那个孩子,但你看到我的脸,就无法拒绝我,对吗?”

  二宫瞪大了双眼,他像泄了气的气球,无力地跪坐在床上。

  “你,”樱井闭上眼,又缓缓睁开,“一直都是你,但我,不再是我了。”

  他伸出手,抚摸着二宫的发,少年抬眼望着他,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他狠狠捶打着樱井的身体,樱井便承受着,大力将少年搂在怀里。

  “nino,如果人生能重来的话....结果不会是这样的。”

  樱井低声在二宫耳边说,二宫似乎意识到樱井的意图,大力挣扎起来,但结果是徒劳的。

  门口走进来一个人,头上包裹着纱布,步履踉跄,目睹到房间里的这一幕后,他本就毫无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二宫看到他,撕喊与反抗更加激烈。

  “快点开始吧。”樱井望着町田说,“我知道你能做到的。”

  町田没有动,他迟疑的望着樱井,眼中充满了悲愤和恐惧,连身体都微微发抖了。

  “大野,”町田蠕动着干涩的嘴唇,“他不会有事吧?”

  “取决于你。”樱井抚摸着二宫的发轻声说,“nino,听到了吗?原谅町田吧,他是被逼的,别怨他,怨我吧。我是那个最恶的坏人。”

  二宫已经放弃挣扎了,从刚才开始他就已经木然地躺在樱井怀里一动不动,像人偶娃娃,连皮肤都苍白得近乎透明。樱井叹了口气,向町田招手,示意他过来,但町田还是在原地呆呆地站着,于是樱井直接挥了挥手,町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着从门口拉到了床边。

  当町田的手碰到二宫的脸时,二宫终于有反应了,他瞪大眼睛,嘴巴不断地开合,接着一滴眼泪从少年的眼睛里滚落,砸在町田的手背上。

  “我....”二宫扭过头,第二滴眼泪又滚了出来,“再让我看看他。”

  町田疑惑的撇过头,二宫看着樱井,眼泪不断地涌出,少年再次开口道:“求你。”

  樱井动了动,他的脸色比二宫还要难看,町田甚至觉得此刻要哭出来的人是他,但樱井没有,他像是拼尽全力般的张开嘴,挤出一句话:“好吧。”

  他缓缓的、几乎是颤抖着从兜里掏出了手机递给二宫,在打开的锁屏上,町田看到了那张照片,那是曾经存在过的、二宫和也唯一深爱的人。

  二宫接过手机,町田以为他会嚎啕大哭,但少年却止住了眼泪,他紧紧的,几乎是要把手机嵌入手掌般的攥着它,仿佛这就是他最后的生命。

  “回答我一个问题,”二宫低下头,用极轻极轻的声音仿佛喃喃自语般地问道,“把别人的性命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

  在漫长的沉默后,樱井吐出了他的回答:“战栗般的快乐。”

  “是么,”二宫抬起头,此刻他扭曲般的咧着嘴,泪与笑在他的脸上肆意地混合在一起,使他看起来狰狞又欣喜,“那我来试试看吧。”

  少年的拇指摁下了手机的HOME键。

  “这就是我的人生。”

19·【番外】往事

  “喂!给我住手!”

  当二宫抬起头时,被血液黏在额间扭成一团的碎发挡在他的眼前,完美的将视线遮住,更何况他的头被紧紧的扣在地上,以至于二宫只能朦胧地看到一个人影。

  “放开他!”那个声音愤怒地说。

  摁在二宫后颈上的手松懈了力气,大概是因为他的主人,那个永远带头欺负他、绰号“小刀”的混蛋野口被这个声音吸引了注意力,于是二宫慢慢扭过头,越过围着他的人群,终于勉强撇到了这个人。

   是那个转校生,叫什么?樱井翔?对,是他。二宫想起来了,那个看起来像公子哥的少爷,招老师喜欢的优等生。他怎么会在这里?

  “樱井?”看起来野口也是刚刚才想起这位少爷的名字,“你怎么在这里!”野口抛出了与二宫相同的疑问,“你小子找死吗?”

  “因为我一直跟着你们。”樱井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他的处境,他抱着胳膊,像风纪委员一样盛气凌人地瞪着他们,“放开二宫,不准欺凌。”

  野口愣了两秒,可能是因为从没有人跟他这样说过话,接着这个混混头子大笑起来。

  “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敢与本大爷这样说话!”野口挥起他肌肉发达且壮硕有力的胳膊,朝樱井吼道。

  白痴。二宫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白痴。”樱井说。

  “操!”野口彻底被樱井激怒了,以至于他忘了揍到一半的二宫,他站起身,双手扒开人群,大步冲到樱井身前,跟这个尖下巴的优等生比起来,野口就像一只大狒狒。

  野口挥起拳头砸向樱井,不难想象这一拳下去樱井的脸会变成什么样。但樱井的脸上一点惊慌都没有,他冷眼瞧着野口,在拳头快要碰到他的脸时,樱井以极快的速度侧过身子,从野口身边擦肩而过。野口晃了个大跟头,重重摔倒在地。

    野口怒吼着愤怒地站起来,制止住围在二宫身边躁动着的小喽啰们,他再一次挥起拳头朝樱井扑过去,但樱井依旧不慌不忙的躲开了。他们这样反复了好几个回合,但没有一次野口能碰得到樱井,最后野口趴在地上,气喘吁吁。

  “够了,我不想打架。”樱井整理了一下他根本就没有变化的领口,“但欺凌是不对的,放开二宫。”

  野口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像只发怒的公牛,蹲在地上,除了喘气和瞪眼别无它法。这边的喽啰早已经全部傻眼了,立在一旁呆呆地看着。

  “你小子——”野口又要站起来了,这个大狒狒怎么这么有体力?二宫翻了个白眼想。

  在这个时候,樱井突然飞起一脚,重重踢在野口的脸上,二宫能听见什么东西断裂的清脆声音,接着就是野口撕心裂肺的喊叫。

  “滚!”樱井朝围住二宫的那群小喽啰吼道,下一秒他们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野口昏了过去,地上还散落着他的几颗牙齿,樱井把它们一脚踹飞,二宫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暴力优等生?”二宫翻了个身,仰躺着对他头顶的樱井说,“还是正义的使者?”

  樱井把他一把拉了起来,“为什么不跟别人说?”比起刚才,他现在似乎更生气了似的,“为什么要白白受那帮混蛋的欺负?!”

  二宫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推开樱井。“不关你的事,少爷。”他一瘸一拐的往前走着,在路过野口时,二宫低头撇了一眼,“不过谢谢你,把野口那颗可笑的门牙踢正了,我看不惯它很久了。”

  “你就是这么对救了你的人表达谢意的吗?”樱井生气的说,他追上了二宫。

  “我又没求你来救我。”

  “哼。”樱井哼了一声,“因为求了也没用,除了我,谁敢替你出头?”

  “看来,”二宫停住脚,第一次正视着这个优等生,“你也知道你踢断了警视厅厅长儿子的牙?”

 “警视厅厅长?”樱井出人意料地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如果不是警视厅厅长的儿子,我踢他做什么?”

  “你——”

  “只会欺负弱者的人,不管他是谁的儿子,”樱井锋利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他狠狠地说,“都是混蛋!”

  野口没再来找过二宫的麻烦,但依旧没有人和他一起玩,除了樱井。现在二宫知道为什么樱井并不忌惮野口了,除了武力值外,就算野口也知道,外交大臣之子这个名头惹不起。

  樱井的确是个奇怪的人,他本可以受到更广泛的欢迎,但他却更愿意更班里那个没有人愿意搭理的欺凌对象在一起。二宫不想去揣测优等生的想法,但他觉得如果樱井可以保护自己,那么他没必要赶走这个对他有利的少爷。

  从那天开始,他们一起上下学了,每天早上樱井总是骑着车去二宫家等他,放学时他们再一起骑车回家。

  “我以为你家里会有个司机什么的。”二宫在某次放学路上说。

  “我也希望是这样,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少爷,nino。”樱井坦然道,“我爸我妈都在国外,他们没什么精力管我,我也没有必要让他们给我做什么。”

  那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大人吗?二宫心想,但他没说。他与樱井在一起,并不代表他欣赏这个男生身上有些过多的自信,还有他爆棚的正义感。

  “这家伙是不是有点自大的过头了?”樱井突然开口,二宫停下脚,瞪着樱井,“——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我没有!不要猜测我的想法!”

  “抱歉,对不起。”

  “.....”二宫一时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他们一前一后推着自行车,尴尬而沉默的走了一段路。

  “我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樱井又冷不丁地说。

  “我看,”二宫站住脚,刻薄的拉尖嗓子道,“你只是想做正义的伙伴吧?以同情弱小为荣,以此去获得别人的夸奖?”

  话一出口,二宫便后悔了。

  “我没那个意思,不过,”樱井也毫不畏惧的顶着二宫的目光,“你也承认了,你是弱小。”

  “关你什么事,樱井翔?”

  “怎么不关我的事?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野口——”

  二宫做了让他自己后悔的第二件事——他一脚踢翻樱井的自行车,随即跨上自己的,扬长而去。

  “少爷,先学好怎么和人交朋友再说吧!”

  冷战持续了三五天,但樱井像是铁了心要跟二宫做朋友似的,过了几天他又开始跟着二宫。

  “你到底想干什么呀?!别老跟着我了!”

  在这段尴尬而沉默的通学路持续了近十几分钟后,二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的“无所谓”跟樱井在一起时总是飞到九霄云外,像是正中了樱井的下怀似的。想到这一点,二宫因为激动而变热的脸更加红了。

  “我想和你做朋友。”樱井把手抄在兜里平静的说。

  “为什么是我?找找别人不行吗?”

  樱井站住了脚,“因为,如果我不和你一起玩,那你就没有朋友了。”他不假思索地说。

  “别替我决定我的想法,我不是小学生好吗?不需要别人陪着也可以回家,也可以吃饭,而且我有朋友!”二宫反驳道。

  “不和我在一起的话,野口又会揍你;野口不揍你,别人也不敢靠近你,那你还是被孤立的。”樱井说,“我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所以我要和你在一起。”

  太过于理直气壮的回答,以至于二宫愣了几秒才又开口。

  “你到底以为你是谁啊,正义的伙伴吗?”

  “可能是吧,但只要我在你身边,我就会保护你的,我保证。”

  他俩对视了几秒,接着二宫说:“随你便。”

  这下樱井笑了,这个笑容太过于灿烂,以至于二宫不得不扭开眼,他在心底说,傻瓜。

  “nino?”

  在二宫沉默了五分钟以后,樱井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像大梦初醒般的,二宫抬起头,樱井似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闪动着的泪水。

  “怎么了?不喜欢吗?”樱井慌张地伸出手抓住二宫的肩膀,这时第一滴浑圆的泪从他的眼里重重滚落,砸在二宫手中的吉他上。

  二宫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伸手抹着眼睛,但更多的泪珠从少年的眼睛里涌出,让对面的人更加手忙脚乱。

  “我我我我我错了!”樱井慌乱地翻着兜里的手帕,在那之前二宫一边流泪一边摇头,吐出了一句话:

  “喜欢,从未如此喜欢。”

  少年抓着手帕的手僵在了半空,因为二宫抱住了他,在泪砸在他的脖颈处时,比起泪的滚烫,耳边那人的鼻息更能让他浑身颤抖。

  “谢谢你,sho。”

  当目光触及他时,胸中迅速扩散的膨胀感几乎要让二宫飘飘然了。那个站立在路边的黄发少年:那个随时敢别人打上一架,却时时刻刻对他温声细语的男孩;那个耳机里听着他最爱的XJapan、白衬衫的领口露出锁骨的少年——那是他的樱井翔,他的少年。二宫凝望着他,放开车把,掏出手机摁下快门。

  “nino!”

  这时樱井看见了二宫,他胡乱的扯下耳机,撸着自己无药可救的头发,他欢欣雀跃的朝自己挥着手,在二宫骑到他身前时,他的喜悦几乎从眼里夺眶而出。

  “等很久了吗?”二宫问。

  “没有,我也才放学。”樱井攥着他刚刚拽平的衬衫,“吃饭吗?”

  “我还不饿。游戏厅?”

  樱井笑了笑,他从二宫手里接过车把,默许了少年的提议,实际上,他从没有否认过。

   在游戏厅里输了几把,又赢了几把,接着去了棒球场,其实二宫早就饿了,但他想和樱井多呆一会,哪怕他并不是个好的棒球伙伴,但是二宫愿意给他捡球。因为在那时候,他能感觉到樱井落在自己背后炽热的目光,而当他扭过身时,少年又自以为是地撇过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相比要与自己做朋友时的强硬,现在这人一点都不坦诚呢,二宫想。

  那双在他肩上停留了半天的手,什么时候能落下来?

  陷入暗恋的他,意外的很可爱嘛,二宫想着,忍不住笑了。自己真坏,明明给点暗示也可以,但却偏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在窗户纸还没有捅破的时候,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看着樱井拙劣的演技,心里得意洋洋。

  都是因为我——二宫再一次因为这种令人窒息的得意感而微微颤抖了。

  夜幕降临了,在磨蹭了三四个小时后,回家的最后一个路口,那盏时好时坏的路灯下,二宫终于听见了樱井的哪句话:

  “我喜欢你二宫和也,和我交往吧!”

  就连愣的那几秒也是他的计划,等待这句话的日子里,二宫千百次的设想过他该如何反应,是激动、是欣喜,还是惊讶?最后二宫决定,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要让那个先开始暗恋的人变成樱井,这样他就不会知道自己从头到尾注视着他拙劣的演技,也不会感到害羞——双面意义上的。

  率先喜欢上的资格,让给你好了。

  “好哦。”在几分钟的沉默后,二宫点头回答道。

  接下来的吻顺理成章,两个期盼已久的人终于得到对方时,积攒的情感可以将彼此燃烧殆尽。谁说少年承受不住如此深爱?在触碰到对方那一刻,他们都知道,彼此有多么想和对方在一起。

  “别走。”樱井拉着二宫的手,他那双看谁都含情脉脉的大眼睛在此刻几乎能把二宫吞噬,“在我家住吧,好吗?”

  “想什么呢!”二宫伸出手弹了弹樱井的脑门,“我可是要回家的,并不是谁的爸妈都在国外!”

  樱井眨了眨眼睛,那瞬间二宫心软了,但他很快将樱井的手甩开,说:“行啦,又不是明天见不到喽,快进屋吧!”

  “nino,以后我要和你每天都在一起,好吗?”

  “好好好。”

  “真的?

  “真的!”二宫忍不住笑了,“满意了吗少爷?快睡觉去!”

  樱井也终于露出了笑,他冲上前,轻轻亲吻了一下他的小男朋友的嘴角,说:“晚安,明天见。”

  “明天见,sho。”

  “知道了,再见。”

  樱井最后一次挥了挥手,再关上门之前,他看着二宫,最后一次坚定而温柔地说道:“我喜欢你,nino。”

  在那一刻,二宫无比期待着明日的来临。

【解释一下关于终点的概念,有点抽象。假设每一个世界的yjx都是一个杯子,那么翔哥做的事情就是打碎所有的杯子,由于世界的能量是稳定的,所以他认为那些失去了容器的能量只能装在“他自己”这个容器里。也就是说,他成为了独一无二的存在,宇宙需要他承载能量,因此宇宙不会允许他死去。那么他就是永生不死且强大的存在了,他把这个状态称为“终点”。当然,这些都是瞎编的,没有依据。

 关于世界能量守恒这个设想则来源于英剧致幻旅行。很有趣的一部sf悬疑剧,推荐。】


评论(8)

热度(23)